后宫春色 第232章同学妈妈相邀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韦小宇刚刚走出王府街市委院大门,手机响了起来,一看是母亲陈飞扬,他疑惑满腹地接听了:“喂,老妈,是要我折返回去……”

  “你出了大门了吗?现在外面有流窜犯,你等着,我让侯斌去送你。”

  侯斌是二号楼的保卫人员。

  韦小宇朝左右一看,在西京市常委大院大门左右一百米的地方,都有警灯在闪烁,不禁问道:“老妈,今天发生什么事情了,全城戒备的样子?”

  “你不要管这么多,自己小心点,要不……你回来睡?”

  韦小宇不禁心底一哆嗦,但一想到刚才和楚姨相视一笑之际,楚姨眼眸中流露出的些许嘲弄和讥诮,不禁为母亲一阵担忧,当下想起了隔壁女神赵玉琪的托付,忘了一眼大门口值班站岗的战士,稍稍走开几步说道:“不了,老妈,我已经很满足了,再说了,你还要给楚姨交代呢,今晚我就不打搅你了……”

  “……”陈飞扬坐在书桌后面,看着坐在沙发上吃点心的楚云香,被儿子少年老成的体贴触动了心扉,不禁柔声道,“好吧,你小心点,侯斌去取车了……”

  “老妈你先别挂,我问你个事情。顾伟刚的儿子顾先成已经死了你知道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陈飞扬见楚云香投来关注的目光。

  “他妻子告诉我的,叫赵玉琪,就住我们一层楼,也是我们学校的教导主任,据她说,是她父亲告诉她的。好了,侯哥来了,我先走了,老妈,我想你能找个合适的时间跟赵阿姨见一面吧?”

  “我知道了,”陈飞扬沉凝一下接着说道,“你可别给我狐假虎威啊,让我知道你……嘟嘟嘟,这臭小子。”

  楚云香吃好了点心,用纸巾擦了擦嘴唇,用询问的目光望着陈飞扬。

  陈飞扬不知道想着什么,好一阵才对楚云香说了儿子的“禀告”……

  侯斌送韦小宇到了檀香苑,两人一路谈笑风生,临下车的时候韦小宇突然问道:“猴哥,先前你在老妈房子有没有听见什么呀?”

  侯斌一愣,茫然摇头,突然惊异地问道:“小宇,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听见了异常的响动?”

  “哈哈,没事,猴哥你太警惕了,拜拜。”韦小宇丢下满腹疑云的侯斌进入了檀香苑大门。

  此刻,已经是凌晨零点过了,小区里的高楼上,偶尔还有些灯光,除了路灯幽幽的灯光之外,几乎是一片寂静。

  他一路回味着和母亲的疯狂,一个重大的疑问盘旋在脑海里:我究竟是不是妈妈亲生的儿子呢?

  也许楚姨是个突破口,但怎么才能突破圆滑世故的楚姨呢……他绞尽脑汁地这样想着,突然感觉灵识一阵悸动,敏锐变态的听觉听见脑后生风,不禁大骇。

  初次遇到这样诡异的遭遇,他甚至想到了像电影里武侠高手那样低头躲避,但最终的反应却是朝前扑倒,同时听见一声诧异的叹息“咦”。

  靠,真遇到流窜犯了吗?韦小宇狼狈地扑倒在地,粗糙的柏油路面手感十分不好,而且他不能就这样趴着,毕竟看不到袭击他的人,自己很吃亏,甚至都不能应对,于是他在双手一挨上地面便朝一旁翻滚开去。

  当他翻滚之间,仰面朝天之时,借着路灯光看见一个方方正正的箱子一般的东西朝自己面部砸来,凌乱中,他不敢用双手去抵挡,只能继续翻滚,本能地一个蝎子摆尾,感觉自己的脚踢中了一只皮箱,但他都来不及翻身站起,就看见斜刺里一根棍子劈脸朝自己挥来。

  我了个擦,都是些什么人啊,出手就朝死里整,但几乎是这几息之间,他发现自己丹田的星云居然飞速运转起来了,强悍的力量在一秒钟之内就在他体内循环了一周,他的四肢百骸立刻犹如充足了电一般,需要发泄了!

  偷袭他的两个人配合默契,而且时机把握的天衣无缝,韦小宇躲无可躲,只能仓促曲

  起双臂,硬生生地受这一棍。

  只听得“哐”的一声沉闷的响声,韦小宇不知道这一棍的力量有多大,反正他的手臂是没有断,却在瞬间完全失去了知觉,不禁在心底哀叹道:老妈,我命休也!

  “咦!”又是一声惊异的嗟叹,这次是挥棍的小猫,他没想到自己浸格斗近十年的全力一击,非但没有将一个少年的手臂折断,自己反倒险些握不住棍子了,双手发麻。

  首先发动攻击的麻雀心中的震撼并不比小猫少,他狙击手出身的性情本就冷静沉着,为了完成老大交代的任务,他和小猫已经在小区里筹划了好久了,务求一击必中,结果居然失手了。

  下午,晚上他们二人再次回到檀香苑后,大约在九点左右,他们潜了进去,两人将密码箱藏好后,艺高胆大,在准备的攀岩准备的帮助下,顺着下水管道爬到了三十层的顶楼,静候良久,里面居然没有动静,于是用特有的工具和技术,撬开了阳台的窗户潜进去一番搜查,人影子都没有。

  二人本来打算就在房间里等的,但又怕韦小宇不回家了,到了白天反而不利于隐藏身份,于是又爬下来,再次联系猎鹰,仍旧毫无消息,又联系青山下的同僚,依旧没有回音。

  敏锐的嗅觉让他们猜到一定有什么情况发生了,可猎鹰交代的任务又不能置之不理,就算两人分了箱子里的现金,以他们对猎鹰的了解,迟早某天他们会被猎鹰找到的。

  无奈之下,两人合计一番,再等等,如果等到了韦小宇,他们必然出手将其制住,若有反抗或者出了什么纰漏的话,他们务必要让自己全身而退;如果韦小宇真的不回来了,他们也就成了无处可去的人了,分了行李各奔东西。

  眼看着时近凌晨,他们提了皮箱正准备撤走,却发现韦小宇居然优哉游哉地回来了。两人看着韦小宇那厮志得意满春风满面的鸟样,顿时气得不打一处出,靠,这官二代真活的他妈的滋润啊,小小年纪不知道在哪里风流快活回来,害的老子们苦等这么久,一定要给他一点教训,打折他一双腿一双手什么的断了他风流的本钱,气死他。

  麻雀首先动手,从藏身的人高的垃圾箱边转出来,手刀劈向韦小宇的后脑勺,力求一击制敌,却没想到这厮居然后脑长了眼睛似的就朝地上扑,麻雀急了,生怕韦小宇叫喊,也顾不得箱子里的五百万了,此刻权当是沉重的武器了,劈脸就砸过去,也被那厮化解了。

  小猫从小路对面冲出来,照脸就是一棍子,用出了他平生的力气,他只求赶快解决这个害人的官二代好分钱走路,也不管这一棍下去会造成怎样的后果了。

  小猫两手的虎口还在酸麻发愣之际,麻雀又扑了上来,他没有贸然虎扑韦小宇,因为他看得出韦小宇这家伙是个练家子,而且身手似乎还不错,于是选择了滑铲,照着韦小宇的肋部踢去。

  韦小宇不知道还有几个人藏在一边准备对他杀人灭口,他首要的任务就是让手臂恢复知觉,在麻雀滑铲过来的瞬间,他挥动麻木的手臂,用一招海底捞月,将失去知觉的手插进麻雀的铲过来的小腿下面,就在麻雀的脚踢中他肋部还有十分之一寸的瞬间,他朝上一挑,麻雀的腿从他身上踢了过去,而韦小宇的手已经直捣麻雀毫无遮挡的裆部。

  “哇哦……”麻雀的惨叫十分凄厉,恐怕已经不是蛋蛋碎了那么简单,抱着裆部失去了战斗力。

  小猫完全没有料到两个在炮火之中出生入死的特种兵居然收拾不了一个养尊处优的少年,而麻雀的惨叫惊醒了他,在一秒钟之内,他想到了单独逃走。

  不过这个念头只是一闪而过,特种兵的尊严不能就这么丧失了,他再次举起了棍子,改劈为捅,直捅韦小宇的肚腹。

  尼玛哦,老子遇到的都是什么人哦,这哪里还是普通的劫匪流窜犯啊,简直就是武艺高强的杀人狂魔嘛。韦小宇又一次面临了无可躲避的处境。

  看着那棍头朝自己的部捅过来,他甚至都想到了自己肚破肠穿大粪一地的惨状。

  给老子顶住!他在心底哀呼一声,将浑身的精气都朝聚拢

  在万分之一秒之间,就发现丹田处的星云运转的如一只陀螺,一只风火轮了一般,还没有等到他享受灼热的快感,就感觉星云在棍头捅中了他的瞬间凝滞了。

  痛,绝对是钻心的痛,韦小宇都感觉自己浑身被一层汗水浸透了。可恶又可怜的国人啊,你们难道没有听见那厮的惨叫声吗,你们喊几声都是救人一命啊!

  他却没有想到,自己大喊几声的话,也许早就有效果了呢。

  但小区仍旧静悄悄的,就剩麻雀捂着裆部奄奄一息的喘息声。

  而韦小宇正在绝望,又发现停滞的星云猛地运转起来,钻心的疼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四肢百骸又一次的得到充沛的力量。

  “啊!”他狂吼一声,感觉双臂不再麻木,伸手抓住棍头一送一拽。

  小猫的世界观碎了一地,这厮还是不是人啊,就算是一头陈年的老母猪,也会被自己的这一棍捅破肚皮吧,这厮居然还能夺自己的兵器,他连忙死拽,可他已经被韦小宇突然爆发出的一声怒吼吓的神经衰弱了。

  在韦小宇一送一拽之下,小猫健壮的身体不由自主地跟着两个踉跄,棍子被夺走了。

  只见韦小宇将棍子杵地,一个乌龙绞柱攀着棍子潇洒地站了起来,也没有注意旁边几户人家受到惊动出来关注了,抱着棍子包地叫了一声“我打”,棍子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带着呼啸的厉声,正中欲逃的小猫的背脊。

  只听得一声闷哼,小猫就像被拦腰截断一般,颓然萎顿于地,抽搐了两下便不动了。

  擦,不会出人命了吧?韦小宇气咻咻地杵着棍子,眼睛扫向麻雀,掏出了手机,拨了妈妈的手机号。

  麻雀依旧冷静沉着,已经坐了起来,漠然地望着小猫,无神的眼睛里透出绝望。

  等母亲接电话的空闲,韦小宇冷冷地盯着麻雀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麻雀不鸟他。

  韦小宇朝两边楼上望了望,紧了紧手中的棍子冷厉地心道:妈的你们要老子的命,老子为什么不可以要你们的狗命呢?

  “……”

  韦小宇听见母亲接通了电话,似乎感觉此刻对自己实在不知道说什么,于是在等他先开口,哎,可爱的妈妈哟。

  “老妈,你听我说,我受到袭击了,就在我们楼下……”

  “……”陈飞扬心头颤动,却并没有打断儿子,她知道儿子虽然贪色邪恶,但遇到正事的时候还是得把他当做男人看待的,静候他说完。

  “我没事,你放心,我甚至已经收拾了他们了,你安排吧,快点,我还要享受平静的生活呢……”

  “你别异动,有人靠拢你随机应变,我马上安排,最多十分钟会有人赶到,你暂时别暴露自己的身份,切记,我挂了。”陈飞扬冷静地叮嘱儿子,然后一边拨打了市公安局交巡警总队总队长的电话,一边跟楚云香说,“快叫起若烟,我们赶去檀香苑,小宇收到袭击了——喂,李总队,赶紧通知檀香苑附近的警力进入檀香苑,一个少年受袭了,火速,我马上赶过去!”

  “是是是,陈市长,我马上照办!”李总队李克成挂了电话,一边十万火急地让手下通知檀香苑就近的警力,一边暗忖:靠,这是什么少年啊,市长大人这么紧张,还说要亲自赶过去。擦,自己还呆着干嘛,表现的时刻到了啊!

  韦小宇把玩着棍子,紧盯着地上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麻雀,他在心底纠结:是一棍子下去呢,还是一棍子下去啊,老妈会不会责怪自己太残忍了呢……

  裤袋里的手机响了,他连忙掏出一看:王冲老娘。

  怀着许多猜想,眼前浮现着一张漂亮风情的脸蛋,韦小宇接了电话:“喂,王阿姨你好啊?”

  “小宇,”王晓霞有些哽咽,“王冲被劫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