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30章市长我的魂儿飞了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芸香太累了,所以一回到二号别墅就洗洗睡了。

  她的身体素质从小就不太好,总是多病,但龙忆香进入陈家后,教给了她一些强身健体的武艺,楚芸香也勤练不辍,柔弱的身体得到了加强,这么些年来,她已经很少生病,就连一般的劳顿也累不到她了。

  但今天早上出门前,她的生理期到了。女人月经的第一天都是很脆弱的,楚芸香也不例外,经过一天的奔波,她是真累了。

  躺到床上,她很快便进入了梦乡,但这个梦并不让她轻松,那么绮丽,那么羞涩,她居然梦见自己跟侄子韦小宇两人光着身子在浴缸里。

  韦小宇长期被龙忆香逼着练武,身体素质很好很强健,因此楚芸香的梦里,侄子结实的体魄她看的清晰无比,少年的身子带着肌肉,让她这个当阿姨的感到十分羞耻,自己怎么就跟他共浴了呢?

  这小子小时候的小鸡鸡楚芸香也是见过的,跟别的孩子没有两样,但如今浴缸里的侄子,只模糊地看得见一团黑黢黢,这让楚芸香很抓狂。

  既然都共浴了,自己胸口的两只浑圆毫不下垂的都让他看光了,甚至还被他邪恶地抓捏了两把,可自己却看不清他的,自己真是吃亏大了。

  梦里,她是有羞耻的,却不那么强烈,于是她硬侄子的鸡鸡,可侄子硬不给她看,而且还讲条件呢:“楚姨,看鸡鸡可以,你看了以后我也你的下面,而且,我也不能保证不对你做出什么过分的事情哦。”

  不知道怎么的,楚芸香居然就同意了,她心想,我看了你的鸡鸡之后,就叫人进来,看你怎么能对我过分,哼!

  可当韦小宇从浴缸里站起身来时,楚芸香顿时目瞪口呆了,好大,这么大的鸡鸡还是人长的吗?

  她的小嘴张成了o字合不拢,看看侄子邪恶的笑意,年轻的面容,又对比他茂盛毛草丛中挺立如柱的大,楚芸香心底闪过两个字:畸形。

  就在她心底恶意地嘲弄侄子的时刻,韦小宇突然发起进攻,将那硕大如鹅蛋的插进了她的嘴里,并且按住她蝶首禽兽地起来,完全不理睬她羞愤欲绝的反抗。

  楚芸香醒了,被如此荒唐不羁的春梦惊醒了,她坐起来,仍旧感到一阵脸红心跳,突然感觉自己双腿间十分潮湿,连忙下床去卫生间换姨妈巾。

  当她坐在马桶上,撕下沾在上的姨妈巾一看,红殷殷的血迹之间,居然掺和着一片透明黏稠的液体,天啦,成熟丰韵的西京市委副秘书长大人顿时羞不自胜……

  好不容易,她平静了心绪,走出卧室,准备去厨房看有没有吃的。

  正好碰到匆匆走向卧室的女保镖陈若烟,不禁笑问道:“若烟怎么还没有睡啊,还是你们年轻人精神好……”

  “啊?楚姨睡醒啦?”

  陈若烟似乎心不在焉,失去了平时对楚芸香的尊重,和楚芸香擦身而过,推开了她自己卧室的门,才回头对楚芸香抱歉地说,“楚姨,对不起,突然瞌睡挡都挡不住了,我先睡了,晚安。”

  楚芸香不知道陈若烟此刻心底在猜疑:那小子怎么进了他妈妈的书房又是半天没有出来,不知道是不是在像上次看到的那样对他妈妈使坏呢,真叫人难过……

  楚芸香走到楼梯口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犹豫着走向陈飞扬的书房,今晚不是说韦小宇那小混蛋要过来么,刚才也没有机会问陈若烟他走了没有,不知道陈飞扬还在加班没有,那么猎鹰有没有开口。

  莫名其妙地,楚芸香感觉自己的心跳突然剧烈起来,她居然放轻了脚步,加上柔软拖鞋本来就没有什么响声,她来到了书房外,将耳朵贴了上去,正好听见陈飞扬哀羞的声音“啊——别进去”楚芸香惊的差点失声叫出来,她想回避,她想逃跑,却双腿像灌了铅一样一步也走不动。

  房间里,禁忌的戏码正在韦小宇的导演下,香艳地上演着!

  “信你才怪……”

  陈飞扬羞愤万端,她怎么能相信自己的儿子呢,可又有什么办法能保证他就不得寸进尺呢,迷离之中,她微微地分开了大腿,心颤若栗地等待那疯狂一刻的到来,没想到儿子的贼手飞快地钻进了她的,两根邪恶的手指一下子就插进了她泥泞不堪的之间,哀羞不堪的女市长顿时迸发出一声销魂蚀骨的娇鸣,“啊……别进去……”

  惊叫的同时,陈飞扬用力地夹紧了自己的双腿,并扭转身子,挣脱了儿子的贼手,翻身到了沙发的那一头,抱住自己的膝盖,将自己的珍羞之谷守护的紧紧的,她还没有对邪恶的儿子破口大骂呢,却看见韦小宇盯着他自己的两根根手指,一脸迷茫之色。

  “老妈,这是什么?”

  韦小宇刚刚在母亲幽谷里扫拨湿滑唇瓣的手指此刻拉出一根的丝线,亮晶晶的。

  高贵的女市长看着儿子用邪恶的手指玩弄自己的蜜汁,一颗端庄的心都要碎了,羞愤不已之下扑了过来,想要擦掉他手上的羞液,却看见韦小宇充满迷茫的神色将手指放进了他的嘴里吮吸。

  女市长呆了。

  韦小宇一脸疑惑,品尝着母亲里流淌出来的蜜汁,酸酸的,涩涩的,略带一丝腥味,比萌儿姐的蜜汁味道浓一些,又比方晚秋的春液咸湿一些,吧唧吧唧地咂着嘴,虚心求教母亲:“老妈,这……不会是你了吧?”

  陈飞扬娇羞不堪,可见儿子如此纯真的模样,她将信将疑,自己又不能说这就是自己情动之下从里流出来的,她充满怀疑地盯着儿子的眼睛:“臭小子,你羞辱妈妈很自豪吗?”

  韦小宇忍住狂笑,邪恶的心越发的无耻了,满脸委屈,拉过母亲的小手自己的:“老妈你在想什么?我知道我错了,按你的想法就是我老想占你的便宜,可你这么美,魅力这么大,我忍不住啊,不敢去惹别的女孩子,我只能……”

  “强词夺理,”

  陈飞扬虽然如此责备着,却并没有扔下儿子的大,仍旧不紧不慢地撸动着,那滚烫坚挺的手感真让她羞不自禁,她嗲怪地瞪了一眼装疯卖傻的儿子,“你可不要跟我说你没有招惹过别的女人,一定要我揭穿你么?”

  韦小宇双手伸过去托着母亲的一对雪白大,轻柔地抓捏着,并拨弄着母亲的,十分认真地说:“老妈,没想到你从来就没有相信过我的任何一句话……”

  “哼,我还冤枉你了?你老实说,有没有对方阿姨动手动脚?”

  陈飞扬的豪乳又一次被儿子捉住把玩了,阵阵快感涌上来,是那样的羞耻,又那样的不舍。

  感觉自己如此直白地提出方晚秋,假如儿子真的没有做过,也实在对不起市委书记了。

  韦小宇心头一震,擦,老妈真是明察秋毫啊,自己何止对方阿姨动手动脚啊,还动了嘴,动了鸡鸡呢,今天中午还连她的宝贝女儿都一起动了呢……

  可这事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跟老妈坦白的,除非她拿出有力的铁证来。

  装,一定要死装!

  他不可置信地望着母亲,满眼委屈,甚至松开了母亲的豪乳,意味阑珊地坐在沙发行,一边将大艰难地朝裤裆里塞,一边叹了口气:“老妈,对不起,我真让你失望了,你早点休息吧,我先回去了。”

  说完,已经拉好了裤子拉链,但裤裆上高高地隆起的帐篷看起来是那样的猥琐。

  盯着母亲迷茫的眼神,他心底急了:老妈,赶快挽留我啊,不然我怎么下台咯!

  见母亲双手拉着崩了口子的衣襟遮掩住了她胸部的春光,韦小宇做最后的努力,一边祈祷着自己的欲擒故纵不要放飞了母亲,一边搂过母亲的身子,在她光洁如玉的额头上亲吻了一下,便站起身来,准备迈步。<

  p>

  “好吧,你走吧,别以为我会挽留你。”

  陈飞扬一双精明的眸子盯着儿子的眼睛,双臂抱着自己的酥胸,一副我都看穿了你的龌龊伎俩却不说破,你好自为之的表情。

  死皮赖脸地留下,还是义无反顾地走掉?韦小宇假装四下张望了一下,很像不情愿一般挨着母亲坐下来,自我开解道:“好吧,既然妈妈睡不着,我就再陪老妈说说话吧。”

  门外的楚云香险些噗嗤一口笑出声来,身子一动,立刻感觉小里已经一片湿润了,经血不可能来的这么快,都怪书房里不守本分的一对母子……

  陈飞扬抿着嘴,用她智慧的眼眸盯着儿子,似笑非笑,莫测高深,看的韦小宇如坐针毡。

  “妈,你真美。”

  韦小宇无话找话,并深情地伸手想要去替母亲撩开她鬓角散落下来的青丝,却被陈飞扬躲开了。

  “不要拿你的臭手来碰我。”

  女市长朝旁边挪动了一下她的丰臀,但儿子跟踪坐了过来,挨着她丰腴柔软的身子。

  “妈,你生气啦?”

  韦小宇看着自己的手指,凑到鼻子下面去嗅了嗅,“哪里臭了,要不你闻闻,还有余香呢……”

  啪,陈飞扬在他的手上拍了一下,同时胸口的一对豪乳跟着荡漾起来,见儿子的眼睛直勾勾地瞄着自己的,她又羞涩地掩盖了起来,想想实在有些羞愤,不禁伸手来拧儿子的耳朵:“叫你坏,叫你不学好,才多大就学人家招惹女人了,以后长大了还得了啊?”

  韦小宇假装躲闪,还是让母亲逮住了自己的耳朵,并不觉得母亲拧的有多用力,柔软的小手,如兰的吐气,丰腴柔软的娇躯,羞涩不堪的神态,都让他无比着迷,忍不住搂住了母亲的身子:“老妈,我真的想知道女人的身体是啥样的,求你老妈,不然我快要疯掉了啊……”

  “嘤咛……”

  儿子喷出的热烈气息让陈飞扬一阵慌乱,玉脖又被他舔吻着,阵阵酥麻的快感,刺激的浑身颤栗,不禁回报着儿子的身体,似乎在这一刻,压抑良久的实在控制不住了,她在儿子耳朵边呢喃着,“你还不懂女人的身体么,别骗妈妈了,你就是想占妈妈的便宜,看妈妈害羞,看妈妈难堪你才高兴么?”

  书房里的气氛在一瞬间便开始热烈起来,刚刚平息的再一次躁动不安,也让门外偷听的熟妇呼吸急促粗重了!

  韦小宇嗅着母亲身上迷人的体香,灵台一动,听见了门外明显的呼吸声,会是谁呢?若烟姐姐?还是楚姨?

  他懒得去管是谁了,反正无论是谁都不会去乱说的,重要的是怀中这具母亲的娇躯需要开发。

  他的手已经握住了母亲的一只,那绵软的肉团,丰肥的肉感,让他几乎要抓狂了!

  “老妈,你怎么就不相信我呢,要不我晚上回去哀求舒嫂子她们,让她们给我了解女人身体的机会好不好?”

  “你敢!”

  陈飞扬本能地喝止了儿子,才发觉自己已经落入了儿子的语陷阱里,罢了,都这样了,就不要再折磨他了,何尝又不是在折磨自己呢?

  她捧着儿子的脸,好像第一天认识儿子一样仔细地端详着,良久,她认命一般地告诫儿子:“小宇,你爱妈妈么?”

  “老妈,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如果我说我爱妈妈胜过爱我自己,你相信么?”

  陈飞扬不置可否,似乎她并不是要儿子的答案,而是在为自己找心理的平衡。

  “你真的在打你舒嫂子她们的主意吗?”

  韦小宇谨慎地点头道:“老妈,我就是想知道你们下面究竟是什么样子的,我真的没有想要破坏妈妈的清白啊,妈妈,请你相信我啊!0”“那你真的没有碰过别的女孩子?”

  韦小宇立刻摇头:“老妈,如果真碰了别人,我还来祸害老妈你么,你可是我的天我的地啊老妈!”

  陈飞扬对儿子所说的所有话都不置可否,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脸颊,欲又止。

  “妈,你要说什么就尽管说吧,我们之间没有秘密好么?”

  韦着,动手牵开母亲的两片衣襟,掩饰自己说谎的羞愧。

  两团雪白丰盈的豪乳依旧那么饱满,那么尖挺,两颗宛若熟透的樱桃,红艳艳的,娇嫩嫩的。

  “你说吧,今晚你究竟从你老妈身上想得到什么?”

  陈飞扬此刻的高贵和端庄,以及她手握权柄的俨然之态中蕴含的羞涩,能倾倒众生,祸乱天下。

  韦小宇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

  “只给你一次机会,过分了,妈妈肯定拒绝的。”

  陈飞扬此刻的颐使气指,居高临下展示无遗,令人倾倒,又叫人胆怯。

  韦小宇脑筋飞快地转动着,看来今晚要拿下妈妈是绝对不可能的了,可又不甘心她绝世的娇躯就这样逃脱自己的手掌心,一定要尽可能地欣赏妈妈的羞涩,看到她的羞婉。

  “妈妈,就请你给我讲解一下你们下面的结构和功能吧,就当是一堂生动的生理卫生课好不好?”

  陈飞扬被儿子如此邪恶的要求撩拨的心鹿乱蹦,脸颊瞬间滚烫,可自己的话又说出去了,他又说的那么冠冕堂皇,她已经无从拒绝了。

  “呼——”

  她艰难地呼了一口气,双手捧着自己烫热的脸蛋,似乎终于下了决心,义无反顾地叹道,“韦小宇,你……真是老妈的好儿子啊……”

  “老妈,你可别这样说,我会骄傲的……”

  韦小宇蹦了起来,紧握双拳,喜不自胜!

  见儿子如此真切的狂喜,陈飞扬心底涌起丝丝羞涩的感触:不知道别人家的孩子,是不是都这么邪恶呢?

  女市长此刻俨然是一个慈爱到极致的母亲,含着笑,她要将自己身为女人的妩媚都展示给儿子,她空虚太久了,她甚至都不知道自己还会不会演绎女人的柔媚娇态。

  一次次地,她被儿子诱惑着,逼迫着,她已经受够了,好几次在庄严的会议上,她走了神,眼前浮现了儿子粗大喷射的画面……今晚就结束这一切吧,将他的好奇和自己的好奇都满足了,对,就像他所说的,就当是一堂身理课,自己的老师,他是学生……

  “老妈,我帮你脱裤子吧?”

  韦小宇已经蹲在了母亲的跟前,双手扶着母亲丰腴的大腿,轻柔地抚摸着。

  “呼——”

  女市长又是呼出一口气,双手放在自己的睡裤裤腰上,盯着儿子渴望的眼睛,禁不住羞意不堪地嗲怪道,“你让妈妈情何以堪啊小混蛋……”

  “老妈,你真好,我保证,以后我对你的话惟命是从,再也不让你为难了……”

  韦小宇承诺着,也不管自己会不会遵守了,先顾着眼前再说,便伸手去替母亲脱裤子。

  陈飞扬又叹了一口气,将自己后背靠在靠背上,甚至温柔地抬起了自己的丰臀,以方便儿子脱掉自己的睡裤。她双眸盯着天花板,简直不敢看儿子邪恶的脸了,更不敢看自己缓缓曝露的。

  她在颤栗着,等待着,她甚至都不知道怎么收场,儿子会老实地听课么?真的不会动手动脚么?若果那样的话自己要不要坚决地喝斥他……

  当两条雪白丰腴的美腿

  完全袒露在韦小宇的眼帘之中后,他几乎停止了呼吸。

  白如羊脂,细如绸缎,线条完美无缺的美腿,毫无瑕疵,甚至连那细小的毛孔都看不见,一条条若隐若现的血管在皮下层里蜿蜒,为母亲的美增添了许多自然的雕饰。

  两条美腿羞涩地闭合着,以至于那双腿交叉的尽头隆起一座涨呼呼的小山丘,尽管的黑色掩映了许多潮湿的印迹,却遮不住一根调皮的芳草露出来,诱惑的韦小宇呼吸维艰。

  书房的气息的暖和的,热烈的,洋溢着潮湿的气味。

  女市长仰着脸,含着欲绽的娇羞,红润如砣。两只小拳头捏的紧紧的,像第一次上课的女教师一样,她的紧张,慌乱和羞涩全写在脸上。

  “老妈,你的毛毛真多,好茂盛哦……”

  韦着,伸手去触摸老妈涨呼呼的,隔着边,他摸到了沙沙的响声,以及母亲娇躯的剧烈颤栗。

  “你闭嘴。”

  陈飞扬坐正了身子,将自己的羞涩尽量抛弃,像一个真正的严母,严肃认真的教师。

  她自己将那最后的一层遮羞布脱掉了,然后飞快地拿过自己脱下来的睡裤垫在了自己的丰臀下,交叉着双腿伸手打掉了儿子摸过来的贼手:“你要不要认真听课,不然我可就讲解的不生动咯?”

  韦小宇听到母亲如此俏皮的话,立刻盘腿坐在了地板上,一边拉着裤裆的拉链一边说:“老妈,我可不可以一边听讲一边啊?”

  陈飞扬说出那几句话已经羞的玉脖都红透了,听闻儿子还如此邪恶,不禁伸出指头在他额头上轻点了一下嗲道:“随便你,可我警告你,再敢弄到我身上来,我可饶不了你。”

  两人不禁都回想起之前在这间书房里的旖旎场景,相视露出别样的笑意。

  “一定,我一定注意方向,开始吧老妈。”

  韦小宇掏出早就直挺挺的大,当着老妈的面撸动起来,同时伸出一只手去抚摸母亲跷在面前的玉足。

  玉足白皙玉润,无论是脚趾头还是脚弓,都无可挑剔,三寸金莲在现代社会的审美观来说并不算极致的美了。陈飞扬的玉足让韦小宇无法找到不合心意的地方,他爱不释手。

  看着儿子撸动着他的大,那硕大的蘑菇头赤红发亮,那么丑陋,又那么狰狞恐怖,她在心底不禁叹道:这厮怎么就一点羞耻之心都没有呢?

  当儿子的坏手抚摸到她的小腿上时,女市长决定彻底抛开自己的羞耻,当一会称职的人民教师。

  她分开了自己的两条美腿,却仍用小手覆盖在自己的珍羞的上,一脸的羞涩令人惋惜啊:“臭小子,你可不准笑,不然我随时终止授课。”

  “我冲动还来不及呢,怎么可能笑啊,老妈你太多虑了……”

  “给我几张纸巾……”

  陈飞扬说着,见儿子发愣,她连忙自己探身伸手到韦小宇身后的茶几上抽纸巾,但如此姿势,自己的一对豪乳不可避免地送到了儿子的眼前。

  韦小宇立刻仰头张嘴含住了一颗蓓蕾,趁机吮吸了两口。

  “嘤咛……”

  陈飞扬立刻瘫坐回沙发上,纸巾也没有抽到,她干脆放弃了,先闭着眼睛分开了双腿,让着最羞耻的时刻眼不见心不乱。

  韦小宇顿时犹如被使了定身法一般,目不转睛,一动不动了。

  只见两条雪白丰腴的大腿尽头,一片黑亮闪闪的芳草覆盖着母亲的花园,芳草凌乱不堪,隐约可见是一片湿润,根根卷丝纠结在一起,令人喷血。

  这是韦小宇见过的最多耻毛的,比秋姐和倩姐的幽谷还茂盛,是不是表明空寂的母亲其实比秋姐和倩姐更加旺盛?

  哎,母亲这些年都是怎么忍耐过来的啊?

  他说不出话来,伸手迫不及待地要去拨开那些茂盛的耻毛,一见母亲幽谷的美艳,但被陈飞扬伸手拍开了。

  “别乱动,你说话不算话么?”

  陈飞扬装出一本正经的模样,“严厉”地盯着儿子。

  韦小宇还真有点忌惮了,讪讪地笑着,心想:反正我在占便宜呢,才不跟你计较。

  似乎猜到了韦小宇的心声,女市长一边用手指分开自己的茂盛毛丛,一边自我解嘲般地说道:“不知道有什么好看的,女人长的都不是一样么……”

  韦小宇停止了撸管,捂着自己的鼻子,似乎在担心鼻血喷出来,一双眼睛一眨不眨地盯着母亲鲜嫩的幽谷蜜源。

  陈飞扬已经豁出去了,她一边在心底责骂自己威严丧失,道德败坏,一边摸索着自己的构造,给儿子生动地讲解起来,强迫自己进入忘我的境界,化身为一个好老师:“这一团毛,和你们男人的一样,叫,小肚子下面凸起的这一块叫,下面这两片能分开的肉片叫大。分开这两片大,里面这两片更嫩、更娇艳的叫小。分开小,这里有两个孔道,上面这个小口叫道口,里面是道,就是我们女人小便用的通道。下面这个稍大点的洞口叫口和,就是生小孩用的。还有这个,两片小上面会合处的这一粒呢,就叫,它是我们女人身上最敏感的地方,据说是类似于你们男人的官,不过是退化了的……好了,就是这样了。”

  陈飞扬说完,感觉自己比面对天朝最高领袖还紧张,紧紧地夹紧了双腿,张开眼睛望着儿子,似乎自己最羞耻的事情已经过去了,还还怕你不成?

  韦小宇一只手飞快地撸动着,一面好学多问的样子问道:“老妈,你那里湿漉漉的水淋淋的液体是从哪个洞里流出来的,不会真的是小便吧?”

  “不是。”

  陈飞扬答道,也不多说,准备从丰臀下取出睡裤穿起来。

  但被韦小宇抱住了雪白赤裸的双腿:“老妈,不是小便而是什么呢,是不是传说中的?”

  陈飞扬恨不得一脚踢死这个小混蛋,瓮声瓮气地回答道:“可能是吧……啊……嘤咛……嗯嗯……”

  噼啪噼啪,韦小宇的脸上被母亲的小手抽打着,但他视死如归,扑在母亲身上,用力地吮吸着母亲的红唇,而且舌头轻易地滑进了母亲的檀香小嘴,暖香,湿热,多汁的小嘴里,母亲的香舌很快也迎接了出来,不过不是来嬉戏的,而是顶着他的舌头朝外面推,搡,妄想把他扫地出门。

  但韦小宇不会轻易放弃的,舌头在母亲的嘴里四处扰,左右转动,同时一只贼手已经开始肆意地把玩起母亲的了,将那团硕大的抓捏扁,搓捏圆,还握着左右上下晃动,更不失时机地拨弄敏感的。

  陈飞扬就知道儿子不会善罢甘休,自己一定会付出更多的代价,她也不会轻易地投降的,可被儿子如此撩拨戏弄,特别是发胀的酥胸和被玩,她渐渐地抵挡不住了,香舌终于被儿子缠绕上了。

  “唔唔……嗯嗯……”

  她被自己嗓子里的呻吟刺激的不能自己,肚子上还顶着儿子的大,那么坚硬,那么烫热,像有生命力的东西一般,她终于坚持不住了。

  自己空寂了多年,一直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去,企图忘掉那些浅俗的和需要,以为自己可以坚持下去。但经过儿子的一而再,再而三的诱惑的撩拨挑逗,她想享受一下片刻的欢愉,重温一下欢爱的美好。

  不说出去,谁知道啊?

  韦小宇的舌头进过一番激烈的侵犯,感觉有些发麻了,正要退出来,却被母亲的香舌追了出来,进入了他的口腔,滑腻柔软的丁香妙舌在他口腔里大肆扫动,勾引他的舌头嬉戏玩耍。

  &nb

  sp;“唔唔……”

  “啾啾……”

  迷离的唇舌之声在书房里奏响了,两具火热的开始在沙发上翻滚,最红韦小宇还是压住了激情四溢的母亲。

  他退出舌头,喘着粗气望着身下的绝色美人。

  女市长一双美眸立刻闭了起来,结拜细腻的玉颊早已经酡红一片,娇喘急促而粗重,饱满丰厚的一对豪乳支撑着儿子的身体,她的一双手钻进了儿子的t恤,抚摸着儿子厚实的背脊,两条腿更是夹着他的一条腿,蹭擦着,厮磨着:“你还在看什么……”

  听见母亲饱含催促的询问,韦小宇又动了,激情澎湃。

  他向下滑动着身体,让自己的嘴唇刚好够着母亲的,脸颊枕着一只丰软的豪乳,嘴唇叼着另一只豪乳的,舌头挑,拨,压,顶,推,无所不用其极,最后一口含住,用力地吮吸。

  同时,母亲的一只柔荑也拽住了他的大,在充满迷情地着,撸动着。

  他也不客气了,大手覆盖在了母亲的芳草丛上,中指灵巧地陷入了那条泥泞不堪的里,一抠。

  “嗯……啊……”

  女市长的嫩唇被揉,她几乎赤裸的娇躯瞬间绷直了,剧烈地颤抖着,娇吟声中,她挺起了丰臀,似乎是要将自己痒痒的送到儿子的手中一般,那么急迫,那么渴望,“摸,摸妈妈的……豆豆……”

  韦小宇感觉自己丹田之处的星云已经在急速运转了,体内熊熊的能量需要找一个突破口发泄出来,听了母亲的请求之后,不禁邪恶滴挑逗道:“什么,豆豆?”

  他立刻感觉自己的手被母亲丰腴的大腿夹紧了,而且枯渴的母亲还前后送迎着她的,摩擦着他的手指。

  他只感觉自己的手指浸泡在一汪潮湿的水洼之中,肥嫩滑腻的多汁而温暖,好几次,他的手指都险些被母亲着腰肢吞进了她饥渴的之中,滑而过的刺激,简直让他发狂。

  “阴……蒂……”

  陈飞扬几乎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了,更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她想要的只有久渴的得到安慰和释放。

  “妈妈,你命令我吧,我不会违抗你的命令的,请下令吧妈妈……”

  韦小宇伸出舌头,身体进一步下滑,他开始舔吻母亲的了,似乎都嗅到了母亲蜜谷里散发出来的麝香味道了。

  “不,不可的,我们就这样好吗小宇,妈妈不会允许你那样的,不会,你不要试探了好么,更不要强迫妈妈,否则妈妈会永远不会原谅你的……”

  被母亲猜到了自己的企图,韦小宇不确定母亲那么坚决:“老妈,你真的不需要么?”

  陈飞扬捧着儿子的脸颊,也顾不得羞耻了,盯着他英俊的面孔,灼灼的目光,动情地说:“妈妈忍得住,这么多年都过来了,妈妈不想就这样出卖了自己啊,小宇,求你了,不要逼迫妈妈好么?”

  韦小宇一阵失落,抚摸着母亲光洁如玉的肌肤,感受着她的颤栗:“那么下一次呢,下一次我可以跟妈妈做……唔……”

  女市长主动吻住了儿子的唇,并翻身压住了他,骑跨在他的身上,两只丰软的豪乳在韦小宇的胸口推送着,厮磨着,她贪婪地吮吸着儿子的舌头,用赤裸的泥泞的压住了儿子的,“夹着”那粗长的,将大压贴在韦小宇的上,她激情难抑地用裹着前后磨动起来。

  “啊……哦……老妈,好爽……”

  韦小宇被母亲如此新颖别出心裁的“做”法刺激的几乎瞬间就,他双手托着母亲的丰臀,按肥厚的臀瓣,如缎般的肌肤,真让他魂飞魄散。

  “别说话,让妈妈疯狂一次……”

  陈飞扬玉挺的琼鼻上已经布满了细密的香汗,喘息如兰如馥,双手拉着儿子的双手,引到她的一对豪乳上,示意儿子可以肆意把玩亵渎,带着禁忌的激情,她的压着儿子的,在她的上前后推送着,厮磨着。

  高贵的女市长,此刻依旧高贵雍容,她披散着长发,披着崩了扣子的睡衣,像披风一般,骑跨在儿子的身上驰骋着,追寻着那久违的极乐境界。

  她闭上了春眸,绝美的容颜是那么的圣洁无暇,丰腴成熟的身子宛若一匹脱缰的白马,用儿子的消磨着她的!

  “嗯……”

  她始终咬合着自己的樱唇,蹙着娥眉,尽量不让自己放荡的呻吟发出声来,在她的胸腔里回荡着,像是在经受无边的痛苦一般。

  玉蚌里春水淋漓,流淌出来,随着她前后的,自动地涂抹在了儿子坚硬滚烫的上作为润滑剂,磨合剂。

  唇瓣开始发烫,早已经充血完全,在儿子血管暴起的上厮磨着,突突跳动着。

  “老妈,你真美,我……我快坚持不住了……”

  韦小宇自从双修之后,就感觉自己的大大的加强了,可面对母亲的反客为主,他发现自己有些不堪一击。

  母亲此刻的狂野奔放,实在让韦小宇无法把平时端庄高贵的铁娘子联系起来,又恰恰是这样的视觉差异,刺激着他的神经和灵魂。

  “不,别射别射,再坚持一下……妈妈很……久没有做过了,应该会……很快的……”

  说着,高贵的女市长抓着儿子的手,带动着肆意抓捏自己丰满弹软的豪乳,同时腰肢一刻也没有停歇,前后滑动的速度和频率越来越快,甚至能听见那接触摩擦的水响声了。

  韦小宇感觉自己的星云已经疯狂了,却没有一个出口释放,被自己的夹着,不能钻进她的中肆意,这对他来说,多少有些用不上力。

  “妈妈,很舒服吗,是不是很爽很爽?”

  “嗯……”

  “我想啊……”

  “不要……就这样……嗯嗯……妈妈很舒服……”

  韦小宇有点抓狂了,抓捏豪乳的力量增大了:“可我真的想的小啊……”

  “不要……不要说那么粗俗……的词……你的……你的好大,好舒服……”

  “妈妈你说什么呀,我没有听清楚呢?”

  “你的……鸡鸡好大……妈妈……好喜欢……”

  “你希不希望我的大呢?”

  “……想……又不敢……小宇……别逗妈妈了……妈妈快来了……”

  “什么快来了,小便吗?”

  “不是……是……是……”

  “妈妈你会喷水吗?”

  “别乱说……好热……”

  女市长被儿子有一句没一句的挑逗着,她雪白的丰臀前后磨动的速度更加快了,完美的娇躯开始绷紧,散乱着青丝,张开樱桃小嘴大口地喘息,准备迎接那久违的来临,“小宇,妈妈是不是很虚伪啊?不让你做,却主动这样,你是不是看不起妈妈啊小宇,快回答妈妈,妈妈快来了……刺激妈妈,快点小宇……”

  啪!韦小宇不知道母亲的喜好是什么,本能地抽出一只手狂扇母亲的丰臀,那结实的肉感,肥隆的轮廓,只可惜看不见,否则他都不知道自己已经没有。

  被儿子抽打着,高贵的女市长灵魂里的那一丝渴望被呵护被爱惜的本能被瞬间激发了,她咬紧银牙,疯狂地摇动着,驰骋着,厮磨着,终于娇躯突然一僵,疯狂的驰骋为之戛然而止,一声如释重负的羞啼:“妈……妈的魂儿都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