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28章市长哀羞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玉静今天和朱青竹面谈了,关于京洛会所经营权转让的意向,两个女子近处了初步接触。

  即将出任西京人大主任的朱恒以自己的政治前途换取了儿女的平安,当即之下,他严厉告诫一对儿女,要将他们手上那些见不得光经不起查的产业全部尽快出手。

  朱青松不甘心自己在西京经营这么多年的根基就此销毁,跟父亲闹翻了,他也将最扎眼的经络会所丢给了姐姐朱青竹,暂时不知道他在谋划什么。

  臭名昭著的经络会所,在西京的知名度,并不比覆灭前的天上人间在京城的影响力差,绝对是烫手山芋,必须出手,改头换面。

  王玉静要逃离西部,落户西京,寻求人生的又一个归属,那么融入西京社会便是她势在必行的任务。

  女儿和西京市市长的儿子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这给了王玉静落户西京多一些的方式选择,作为外来户是安守本分做一个普通商贾呢,还是攀附权贵以图更上一层楼呢?

  在水中佯装溺水而莫名其妙地吻了韦小宇,也许就是她不甘心本分行商的一个小小投资吧……她自己也说不清楚,毕竟挑逗女儿的男朋友是为道德所不能容忍的,可,作为当朝权倾一方的韦家子孙,韦小宇怎么可能循规蹈矩对女儿从一而终?

  所以,自己不去撩拨他,并不代表他不拈花惹草,自己不过是投其所好罢了,再说,自己真的算是一个不守妇道伦理的女人吗?绝对不是,丈夫去世已经整整四年了,自己从未越轨过。

  和朱青竹分别后,回宾馆的路上,王玉静扪心拷问着自己的灵魂。

  自己必须承认,自己绝不是一个轻易会安于现状的女人,好胜之心生来有之,自己不算太老,才四十多岁,而且一直不遗余力地保养和修生,经常被看成是女儿的姐姐呢,这是她的骄傲,所以更没有平庸一生度过的理由。

  韦小宇的家世,他个人的外貌体征,古灵精怪的性格,放眼整个天朝都是凤毛麟角,趋炎附势之辈有若过江之鲫,自己和女儿既然手握先机,自己会容易让机会溜走么?

  自己太工于心计了?出租车到了宾馆,王玉静付了车资后进入了大堂……

  此刻,韦小宇对西京女市长的亵渎正如火如荼。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陈飞扬对于儿子的企图,她心中矛盾百结,投降呢,还是顽抗到底啊?

  “我们小心一点就是了啊,老妈,身为儿子,我是不会忍心看着你就这样孤独寂寞一生的啊……”

  韦小宇也不急于将母亲的遮羞睡衣立刻脱掉了,双手抚摸着母亲光滑雪白的玉背,而她的睡裤腰口,隐隐露出一边黑色的,明显的,这让他的更加坚硬了,狠狠滴顶着母亲的肚子,迫使母亲的防线崩溃。

  “我心甘,我愿意,这个责任不是你应该揽身上去的……”

  陈飞扬执拗地跟儿子唱反调,就连她自己也听得出,自己的防线离崩溃已经不远了,望着儿子阴谋得逞后的得意模样,手握重权的

  女市长突然无法接受自己被脱的光光的让儿子亵玩的羞耻了,一把推开儿子,抢过睡衣背身对着儿子穿上,颓然坐在沙发上,手捧自己的脸颊,半晌无语。

  正进行的如火如荼,却突然被终止了,韦小宇却冷静不下来,搂抱着母亲丰腴的身子,气喘吁吁,又蹭又拱,而陈飞扬始终抱着自己的酥胸重地,不让儿子轻易得逞,也不说话,含着矛盾重重的羞涩瞪他。

  “老妈,长时间这样,会对我的身体健康不利的啊……”

  韦小宇拉开拉链,掏出巨鸟来展示。

  大腊肠一般的,通体紫红,血管暴起,鹅蛋般大小的赤红狰狞,在灯光下闪闪发亮,上已经有了黏黏的水迹,看的陈飞扬倒抽了一口凉气,儿子粗若儿臂的,像一个趾高气扬的大将军一般,不可一世,君临天下。

  女市长听见自己的喘息声急促而迫切,酥胸剧烈起伏,浑身洋溢起一层灼热的渴望,她双臂一展,搂住了儿子的脖子,将自己绯红的脸颊藏在了他的脖子上,以颤栗的呢喃对儿子说:“你不能这样,儿子,我是你妈妈,我们再也不能这样下去了,快收起来,妈妈有话跟你说……”

  市长母亲的期期艾艾,哀哀怨怨撩拨的韦小宇欲火高涨,感觉简直就像烧红了的钢钎,又像见缝便想钻的泥鳅,炙热发烫,而母亲的身子,有太多可以替他发泄欲火的妙处了,比如小嘴,丰软肥美的双乳,幽谷娇嫩的,诱人的菊花,甚至玉足,腿弯……

  “妈,让他安静下去好吧,求你了啊,亲爱的妈妈啊……”

  韦小宇一边亲吻着母亲雪嫩的玉脖,贪婪地呼吸着母亲领口里散发出来的醉人体香,抱着她柔软丰腴的娇躯,拉母亲的手来安慰自己的。

  但市长母亲被道德束缚了,执拗地搂着他的脖子,缩着玉颈抵抗着他的亲吻撩拨,用只有儿子能听得见的声音谆谆教诲着他:“儿子,听妈妈的话好吗,别让妈妈为难了,妈妈再也做不出那样的事情了,难道你希望你妈妈是一个不知廉耻的放荡女人吗,儿子,饶了妈妈好不好,妈妈给你讲条件的机会可以么,只求你不要让妈妈难堪,好么?”

  “老妈,你当你儿子是什么人啦?”

  韦小宇捧着母亲的脸蛋,两人四目相对,望着母亲眼眸里浮动的绮丽,难的羞涩,他一翻身,将母亲压在了沙发上,双手准确而充满激情地抓捏着母亲胸口的一对豪乳,颤抖着声音,“妈妈,难道你不想么,你真的不想么,老妈,你可以欺骗你儿子,你可不能欺骗你自己啊!”

  “放手,别……嘤咛……”

  高贵无双的女市长推着儿子的身体,可这小子年纪不大,身体却如此沉重有力,她根本推不开,反而感觉自己的挣扎,撩拨的夹在她双腿间的更加的坚挺如铁了,可怜的铁娘子突然感觉自己的蜜谷里淌出了一股羞耻的,顿时娇躯颤栗着迸发出一声哀羞的娇啼。

  这一声羞婉蚀骨的呻吟,刺激的韦小宇瞬间兽性大发,他认为母亲用这声哀鸣回答了他“难道你不想要么”欣喜若狂之下,一把揭开了母亲的睡衣下摆:“妈妈,我要你……”

  “不要不要,不给,我不会给你的…

  …”

  陈飞扬慌乱地反抗着,企图拉下衣襟遮盖住自己袒露的玉腹春色,只听得蹦蹦蹦几声,睡衣的扣子全崩掉了,自己上身的无边春色完全曝露在了禽兽儿子的视线之下,顿时掩耳盗铃般地捂住了自己的脸蛋,以为自己看不见,儿子也就看不见,哀鸣不已,“小混蛋哟,妈妈被你害死了……”

  韦小宇感觉热血盈头,眼冒金光,浑身剧烈颤抖着。

  只见母亲胸口一对高耸饱满的像两座动荡不已的山峰一般,完美的轮廓犹如一只排球被一剖为二,倒扣在母亲的胸口。

  雪白,丰盈,毫无一丝塌陷,左右对称,随着她扭动挣扎,两座雪白丰软的山峰犹如硕大的果冻,颤巍巍,荡悠悠,令人窒息。

  色泽如莹,形状完美无缺,隐约可见几根暗色的血管,像蚯蚓一般蜿蜒着汇聚到那催人喷血的峰巅。

  峰巅风光无限美好!两枚嫣红的,银钱般大小,点缀在两团肥美的之巅,微微有些小小的颗粒成圆圈拱卫着两颗小巧殷红的樱桃蓓蕾。

  雪白的豪乳,嫣红的,殷红的,相映成趣,完美搭配,令人晕厥。

  突然,韦小宇脑海中灵光一闪,母亲如此尖俏的,小巧而精美,简直宛若少女的乳鸽,跟市委书记方阿姨的大为不同。

  方晚秋哺乳过萌儿姐,那略长,色泽也稍暗,一看便知道是符合熟妇体征的。

  而母亲的,居然跟跟萌儿姐,倩姐和莹莹姐她们的一样,属于少女的娇嫩,难道,母亲没有给自己哺过乳汁?

  这个惊人的发现,让韦小宇想起了上次,自己玩笑说自己不是女市长的亲生儿子,母亲异样的表情以及楚姨震动的娇躯,天啦,难道自己真的不是市长妈妈的亲生儿子么?

  他呆了,脑海里一片汹涌,盯着母亲袒露的胸怀一幅失魂落魄的模样。

  羞婉不堪的女市长突然感觉跨骑在自己身上的儿子没有了动静,不禁从自己的指缝里望去,儿子呆若木鸡,直勾勾地盯着自己完美的眼睛一眨也不眨。

  她不知道是该骄傲于自己的豪乳,还是该被儿子的痴呆相感到自豪,但自己一向铁腕行政,现在却被自己少年的儿子压在身下,潜意识里的高高在上的性格促使她飞快地拉着崩了扣子的衣襟一拢,将自己胸腹上的春色遮盖住:“好了,这下你满意了吧,臭小子,下去呢……呀……”

  韦完,他发疯一般再次掀开了母亲的衣襟,双手分别抓捏住了一团豪乳,带着禽兽般的力量,捏的母亲感到痛觉。

  同时,他趴在了母亲的胸口,张开嘴巴一口含住了母亲的,入口时宛若一粒樱桃般,带着母亲的气息和体温,他伸出舌头一拨。

  “哦……”

  铁娘子敏感的被挑拨,多年未曾受到的刺激让她忘掉了羞耻,迸发出了似怨似嗔的娇吟,剧烈地颤栗着娇躯,两条长腿情不自禁地夹住了儿子的腰,双手抚摸着儿子的头发,陷入了羞婉的矛盾之中:反抗?还是放弃?继续压抑?还是顺势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