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27章书房迷情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将手机放到茶几上,美熟无双的女市长闭上了眼眸,取下头巾,将自己蝶首后脑缓缓地舒服地放置在了儿子的双腿之间,一双纤细修长的雪白玉手轻柔地按捏着自己的两鬓,轻启朱唇:“儿子,最近没见你人影,都在忙些什么事呢,要不要跟妈妈说道说道?”

  “军训累死我了啊老妈,再说了,我整天往你这里跑,你会疲于应付的嘛,嘿嘿……”

  看着妈妈湿润的黑发,韦小宇试探着按摩母亲的锁骨窝,虽然隔着睡衣,但也能深深地感受到那肌肤的柔嫩,在淡雅迷人的芳香之中,他真恨不得将自己的帐篷放在母亲的后脑上,让她惊羞,看她嗔怪的娇态。

  尽管儿子又没羞没臊地挑逗自己了,女市长仍旧强迫自己镇定自若,今晚她不想与他有什么暧昧的行为,一是身子真的疲累了,二是周丛林那边还悬而未决,她不能做到全身心的投入。

  既然与养子已经发生了不可逆转的越轨行为,果断杀伐的女市长也不打算吃后悔药了,但将两人之间的暧昧不清控制在一定的范围之内,是她这个做养母的必须要遵循的原则。

  是什么?是臣服于道德框架之内的需要,而且自己的身份地位,都被赋予了高贵不可亵玩的因子,收之东隅失之桑葚,世上没有完美的人生。

  丈夫的半身不遂不能人道,政治的联姻,注定了自己不能生养一男半女,基本的原始更是不能像正常女人那样享受片刻,作为女人,她有太多遗憾了,可这么多年自己也度过来了,残缺的人生未尝就不美。

  习惯了,成自然了,她认为自己可以抵御那偶尔袭来的身理需求,尽管之前跟儿子稀里糊涂地做出了越礼的丑事,也勾引出了自己潜藏的,但尔后也就那样过去了,她认为,今晚自己也可以做到。

  所以,她不接儿子的茬,准备用自己的母爱光辉来净化儿子邪恶的心灵。

  她逮住了儿子企图钻进她睡衣胸襟的贼手,像一个慈爱的母亲那样轻轻地揉捏着:“儿子,妈妈没有多余的心思照顾你,请你理解和谅解,身在这样的家庭,肩负着很多无可奈何的责任,妈妈也想像寻常人家那里,让你享受家庭的温暖和温馨的呀……”

  韦小宇预感到事情不妙,母亲这是在给自己洗脑呢,连忙打断她:“妈,我懂,也支持你,身为铁娘子的儿子,我不会给你丢脸的,可是你太辛苦……”

  “你能这么理解妈妈,妈妈就很欣慰了,”

  陈飞扬也适时打断儿子,将他“体贴”娘亲的话堵回肚子里,“嗯,别说给妈妈争气了,你能顺利健康成长,妈妈以后能看着你成家立业,不要说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了,你幸福快乐,妈妈也会替你高兴的……”

  “妈,你说的太远了,”

  韦小宇赶忙掐断母亲的话头,反手握住了母亲的柔荑,他在母亲身后坐了下来,毫无顾忌地用自己趾高气扬的巨物顶在母亲的丰臀上,环抱住了母亲成熟丰韵的娇躯,将脸放在母亲的香肩上,嗅着迷人的体香,看着母亲近在咫尺吹弹可破的脸蛋,努力为自己争取“福利”“我还太小,什么道理都不懂,也暂时还不想懂,只想安逸地呆在母亲的羽翼下,让妈妈伟大的胸怀关爱呵护,我要充分享受少年

  的快乐,成长的乐趣,妈,我不过分吧?”

  “哎,”

  感受着儿子巨物的坚硬和硕大,娇躯被搂着的温情款款,高贵美妇无奈地叹息了一声,像个慈爱的母亲一样,用自己的脸颊去碰触儿子的额头,轻柔地厮磨着,“那你告诉妈妈,母亲和自己的儿子之间,该不该有……我们之前发生的那些丑事呢?那算不算过分?如果你回答错误,没有按老师教的道德伦理来要求自己的话,妈妈可是要给你上政治课的哦。”

  韦小宇感受着母亲脸蛋的如玉润滑,母爱的万丈柔情,娇躯的柔软无骨,话里行间透出的婉拒与教诲,他非但无法约束自己的禽兽思想,反倒变本加厉地感觉到兄弟的蠢蠢欲动了,他准备尝试挑战母亲的权威:“老妈,你先诚实地告诉我,之前我们在这间书房里发生的那些你所谓的丑事的过程中,你有没有感觉到愉悦快乐,我是说抛除那些什么狗屁的道德伦理,你的身心真的极度厌恶反感吗,一点也不舒畅?一点也不值得你回味,并且再次尝试么?妈,别骗我,我会伤心的。”

  沉默,暧昧的沉默,空气中蠕动着香艳的禁忌之趣,悖伦之乐。

  母亲感受到儿子搂抱自己的力量加强了,那么紧,那么有力,热辣的呼吸扑打在她的粉颈上,那么撩人,那么痒麻,充满了迷情的痴恋,她怎可能做到身心不荡漾?

  可,不能再更进一步了,只要没有水融的合体,她就认为自己和养子还是正常的,守礼的。

  她扭过脸,望着儿子英俊的面孔,轮廓分明硬朗的五官,还有他眼睛里热辣辣的迷情,情不自禁地嘟起红唇,在儿子光亮的额头上蜻蜓点水般地亲吻了一下,略带羞涩的慈爱:“好吧,妈妈承认,你都说中了,那么现在你该回答妈妈的问题了,如此下去,妈妈就会堕入无底深渊了,你愿意看着妈妈被道德和世人唾弃吗,忍心看着妈妈身败名裂吗?诚实回答哦,否则妈妈也会伤心的。”

  盯着母亲醉人的明眸,高贵的气质蕴含着绝美柔情,浅笑妩媚之中是若即若离的揪心矛盾,韦小宇心都紧了,感觉自己的大隔着几层衣服都在母亲丰美的香臀上刺出了一个小坑,可母亲仍旧不予理睬,这让他兽欲奔腾,却也无可奈何,因为他是不会强迫母亲的。

  盯着母亲润泽欲滴的红唇,散发着诱人气息的如兰清香,他恨不得一口吻上去,品尝母亲口中津液的香甜,香舌的柔滑。

  咕噜咕噜,他狠狠滴吞着涎水,让自己的不住地搏动着,撩拨母亲矛盾的情怀。

  “老妈,我承认我说不过你,更不愿意看着你受到道德和伦理的煎熬与谴责,可,儿子在尊崇敬爱你之际,却无论如何也解脱不了拥有妈妈的渴望,妈,我该怎么办啊?”

  他捉着母亲的柔荑规矩地环抱在她纤细的腰肢上,此刻再也忍不住了,手臂向上抬,去触及母亲胸口沉甸甸的那两只豪峰。

  陈飞扬用手肘压制着儿子的手臂,终究力有不逮,自己的双乳被儿子托起来了,虽然隔着睡衣,她仍旧感受到了儿子勃发的邪恶。

  她放弃了阻止,因为她感受到了和养子逗情的乐趣,而且欲罢不能,为什么不能抛弃道德呢?

  她轻轻地在儿子的

  额头上敲了一个爆栗:“那么你告诉妈妈,妈妈哪里做的不端不庄了,让你有了这样的坏想法的?”

  “老妈,我可以这样吗?”

  韦着,盯着母亲羞婉的眼眸,一双贼手突然抓住了她胸前两只完美豪乳,肥美饱满的手感,浑圆挺翘的轮廓,激动的他浑身颤抖,“好大,好圆……”

  “嘤……咛……轻……点儿……”

  高贵绝美的女市长被抓捏的瞬间便哆嗦了,娇啼幽婉声中,无骨的娇躯瘫软在了儿子的怀抱中,娇喘微微,引颈呻吟,一双玉手紧紧地抓着儿子的小腿,抗拒着这瞬间袭来的刺激。

  “妈妈,你不知道你是最美的吗?你不知道你是小宇心目中至高无上的的女神吗?”

  韦小宇双手一刻也停歇不了,隔着睡衣将母亲的一对完美豪乳揉捏成团,成峰,肆意把玩,尽情搓揉,说完后,一口亲吻在了母亲的玉脖上。

  “不要!”

  陈飞扬蜂蜇般地脱离了儿子的搂抱站了起来,一双玉手按在自己高耸完美的双峰之间,努力地平复着自己的气息。

  韦小宇在沙发上跳起来,居高临下重新搂住了母亲的娇躯,偏着脸察看母亲的玉颈:“老妈,别担心,我不会亲出吻痕的……”

  女市长转过身,仰望着绝美的脸蛋,盯着儿子深情的眼睛,儿子的眼睛是那么的纯真,又那么的邪火滚滚,她终于无力地倒进了儿子的怀抱,将自己的俏脸贴在儿子结实的胸膛上,听着他剧烈的心跳声,她哀诉着:“儿子,我们会下地狱的,不要害妈妈了好不好,妈妈承受不起……”

  上压着母亲的一对完美豪乳,自己的顶在母亲的肚子上,韦小宇低头亲吻着母亲湿润的黑发,摩挲着母亲平滑的背部,偷偷地朝上拧提母亲的睡衣下摆,看着母亲浑圆肥美的后臀挺翘着,一片雪白如玉的玉背渐渐地露了出来。

  他知道,母亲并非没有察觉他的邪恶行动,只是包容着他,迁就着他的兽性罢了,这让他对母亲又敬又爱又不忍心,却欲罢不能。

  “妈妈,你会把我们之间的秘密告诉别人吗?”

  韦小宇问道,同时,抓住母亲睡衣的下摆,试图将睡衣替母亲从头顶上脱去,示意母亲抬起双臂来,他好完成夙愿。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陈飞扬对于儿子的企图,她心中矛盾百结,投降呢,还是顽抗到底啊?

  “我们小心一点就是了啊,老妈,身为儿子,我是不会忍心看着你就这样孤独寂寞一生的啊……”

  韦小宇也不急于将母亲的遮羞睡衣立刻脱掉了,双手抚摸着母亲光滑雪白的玉背,而她的睡裤腰口,隐隐露出一边黑色的,明显的,这让他的更加坚硬了,狠狠滴顶着母亲的肚子,迫使母亲的防线崩溃。

  “我心甘,我愿意,这个责任不是你应该揽身上去的……”

  陈飞扬执拗地跟儿子唱反调,就连她自己也听得出,自己的防线离崩溃已经不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