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26章书房温情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麻雀和小猫趁乱逃了出来,带着那只装了五百万现金的皮箱,遵照猎鹰的指示,来到了檀香苑,他们的目标是韦小宇,韦家的苗子。

  他们这个级别的国安局特工,基本上触及不到政治倾轧的内幕,明知道国安局特情一处的处长陈浩扬便是韦小宇的舅舅,但他们的上司却明确无误地告诉他们,要对处长的外甥不利,他们必须遵从。

  一句话,他们自己从来就有“我只是一杆枪”的觉悟。

  猎鹰还说了,不管事情成功与否,他们都要跟另外三个外围的同僚联系,而且三个同僚应该在青山脚下的某处秘密所在。

  但他们也知道,西京的青山,是军事重地,甚至有可能是总参谋部的地盘,根比他们国安局还硬。

  麻雀和小猫不知道另三个同僚的任务是什么,但多年的特工生涯的历练,使得他们并非仅仅是一杆枪,也是有思想的,会思考、联系,对蛛丝马迹做出猜测和判断。

  难道,国安局和总参某部存在着不和谐?

  猜测归猜测,完成任务才是当务之急,两人看天色还早,无法开始针对韦小宇的劫持行动,便试图先联系青山下的三个同僚,一直无果,这让二人越来越狐疑。

  但二人都没有表露出来,多做少说是铁律,再说了,他们手中还有五百万现金呢,就算一人一半远走高飞,也不愁没有活路的。

  金钱让他们镇定,也促使他们走上了不归路。

  他们不知道一起同生共死好几遭的上司猎鹰现在情况如何了,是否逃出了包围,但他们无法主动联系,只能等待猎鹰联系过来。

  他们到了檀香苑,麻雀还机灵地帮助一个大婶拧东西而跟着进入了大门,门卫毫无警惕。

  他在小区里转了几圈,熟悉了一下地形,并默记于心,找到了一个夜间潜入的入口,最后才仔细观察了一番韦小宇所在的那栋楼,因为没有电子门卡,而且时间紧迫,还要与小猫商议具体行动方案,所以他最终没有“考察”楼层,便出了檀香苑,和小猫在大门斜对面的超市买了水解渴,一边跟小猫描绘讲述在里面的所见所思。

  他们不知道,在他们畅快喝水的时候,已经被他们这次行动的苦主发现了,尽管韦小宇并不知道有大祸临头了,但至少在潜意识里有了警惕之心。

  而且,他们更不知道的是,如今的韦小宇小屁孩经过双修之后,神功正在潜移默化地悄然臻进,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罢了,今晚,两个身经百战的国安局特工功亏一篑,韦爵爷对自己所爆发出来的能力自己都要大吃一惊的……

  夜幕终于降临了,西京市迎来了灯红酒绿的喧嚣之夜,几幕好戏也拉开了帷幕!

  王府街二号别墅主卧浴室。

  “妈……妈……”

  韦小宇用尽了浑身力量才吐出这两个字,甚至都不敢去偷看母亲胸前水面下若隐若现的,他感觉自己太荒谬无耻,太过邪恶禽兽,是在对高贵绝伦的母亲的无耻猥亵,他不配。

  “不逗你了,没出息的小混蛋,咯咯……”

  陈飞扬拉过一条浴巾,覆盖在了水面上,将她完美至极的胴体完全遮掩了起来,但一双眼波流转的眸子仍旧似怜似嗔地盯着

  他,穿透了他的心,他的魂,“去,我会很快的。”

  韦小宇被母亲柔惑的眸光盯着,感觉浑身都洋溢着温馨的舒畅,他很不舍得此刻的美好,十分流连此间的温情,却又感觉此刻的自己还不足以与绝美高贵的母亲匹配,自己还赖着不走的话,只是亵渎,完全没有征服的成就感。

  “妈,你快点哦,我也有很多话想跟你说。”

  他听话地点点头,扶着浴缸好不容易站起身来,犹豫再三,终于还是忍住了一把揭开那浴巾的冲动。

  是自己的终究是自己的,不是自己的强取豪夺过来也就变了味道。

  他推开玻璃门,强忍住没有回头去再望母亲一眼,他怕自己会改变主意。

  出了母亲馥香盈盈的卧室,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突然,他感觉自己似乎在成长了,已经褪去了许多急躁,心性已经有所稳重了,这真是个巨大的进步啊。

  趴在回廊的扶手栏杆上,竟然看见客厅的一角,一个妙曼的身影在壁灯下吃着水果,是冰山美人,若烟姐姐。

  冰山美人一头长发高高地翘在头顶,沐浴后的女保镖穿着清凉,宛若现代的仕女。

  短袖的月白色睡衣睡裤,俏皮地蹲坐在沙发上,手中拿着一只苹果,玩着手机,手机屏幕光反她绝美的脸上,那么认真,那么投入。

  “嘶——嘶——”

  韦小宇被冰山美人的娇态迷惑了,但在母亲的眼皮子底下,他还是不敢造次的,按捺不住,不禁发出老鼠般的声音,逗引女保镖的注意。

  陈若烟的警惕之心异于常人,立刻望了过来,看见二楼栏杆后面,韦小宇笑容灿烂,用双手比了一个“心”形手势,见她看过去,那厮还嘟起嘴巴,隔空抛来一个飞吻。

  冰山美人顿时听见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了,抿着樱唇,笑颜如花,又羞媚可人,但最让她心扉噗通的还是,韦小宇的灰白色休闲裤的裆部正好从栏杆间挺出来,斜斜的一条大虫的轮廓十分明显,那么邪恶,那么轻佻。

  自从自己的珍羞臀缝被他忽悠着饱览之后,冰山美人的一颗芳心再也容纳不下任何一个男人的位置了,心上人最丑陋的一面,在情窦初开的冰山美人心目中也是优点。

  既然自己已经准备将全身心托付给他了,女保镖的爱情逻辑便是只要他喜欢的,自己都不会再拒绝他了,只有他实在太过分的时候,自己才会出声提示或者温相劝。

  比如现在,他就有点过分了,怎么能在他母亲的官邸里站在高处曝露猥琐的轮廓呢?要知道,虽然二楼是禁区,但官邸的一楼还有保卫科的后勤人员和安保人员呢,说不定什么时候转出来就看见了,多伤风雅啊!

  冰山美人的人生历程决定了,她外貌体征冷艳绝伦,但内心思想却是少了平常女儿家的细腻和羞涩,属于粗线条型的巾帼女子,于是她不假思索,便伸出露出可爱的厌恶表情遥指心上人的裆部,示意他“收敛”一点。

  但两人相距二十多米的距离,无声的交流明显不够清楚明白,两人好一番指指点点,浓情蜜意,韦小宇最终才明白过来,若烟姐姐羞婉不堪的原因,立刻更加心猿意马了,更加收敛不住,似乎要破裆而出。

  他自然不会主动收敛的,恨不得越过栏杆跳下去,

  扑向绝色雅美的女保镖,但母亲卧室里传来的拖鞋声音阻止了他,他做了一个深情的飞吻便飞快地钻进了母亲的书房,留下冰山美人羞甜地回味。

  陈飞扬手中拿着手机,包裹着湿漉漉的长发,穿着包裹严实的睡衣出了卧室,见冰山美人蜷在大客厅沙发上玩手机,那温驯的娇态,投入的认真,让陈飞扬有那么几秒钟的出神。

  见陈若烟望过来,陈飞扬和煦地笑了笑,拨通了周丛林的加密手机,一边推开了书房的门。

  见母亲打着手机走进来,韦小宇准备好的突然袭击失去了发挥的机会,无奈地替母亲关上门,孝顺地扶着母亲柔软又丰腴的香肩将她“安置”在沙发上,捧来泡好的红茶香茗,挨着母亲坐下,嗅着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沁人体香,欣赏着母亲工作时刻的威仪,心跳叮咚。

  “老周,有什么进展吗?”

  陈飞扬对于儿子屁颠屁颠的伺候看在眼里记在心上,却对他不假颜色,看这厮还能弄出什么花样来。

  韦小宇哪里是闲得住的人,将红茶放在茶几上,穿着袜子站到沙发上母亲的身后,双手像模像样地替母亲按揉起肩背来。

  小混蛋真没安好心……高贵的女市长不动声色地听着西京公安局局长周丛林的汇报,感觉自己沐浴后已经恢复了不少精力的身体在儿子的按摩之下又陷入了舒服的慵懒,自然而然地,她将自己的背部贴在了儿子的膝盖上,主动地借助儿子的膝盖按摩自己的背脊。

  芳香盈鼻,手感酥软,母亲丰腴成熟的娇躯依托于他的膝盖,主动蹭揉的温情,让韦小宇浮想翩翩,热血流窜,巨物不知不觉地又翻身站起,在裤裆上顶出一个高高的帐篷,就高悬在母亲的头顶。

  咕噜!他艰难地咽了一口口水,他的手开始朝前移动,翻过母亲的肩胛骨,来到了迷人的锁骨窝,那里是人类不可轻易触摸的敏感禁区。

  高贵绝美的女市长感觉到了阵阵酥痒,沐浴后的清凉娇躯有了发烫的迹象,她缩起了细长的脖子,将儿子的坏手夹在了自己的脖子里,却并没有别的婉拒行为。

  她感觉到自己的身子在颤栗了,而儿子的手也在颤抖,她的耳朵里,除了周丛林的汇报之外,便是母子俩压抑的沉重的呼吸声。

  书房重地,曾经逾越母子伦常的地方,留下过两次禁忌之乐的是非之地,氤氲着令人窒息的气息,两颗猛烈跳动的心渐渐地在走向共鸣!

  “老周,辛苦了,耐心一点,一旦他开口了便通知我,无论多晚。”

  高贵的女市长,上位者的威严,垂青又不容置疑的口吻溢于表。

  将手机放到茶几上,美熟无双的女市长闭上了眼眸,取下头巾,将自己蝶首后脑缓缓地舒服地放置在了儿子的双腿之间,一双纤细修长的雪白玉手轻柔地按捏着自己的两鬓,轻启朱唇:“儿子,最近没见你人影,都在忙些什么事呢,要不要跟妈妈说道说道?”

  “军训累死我了啊老妈,再说了,我整天往你这里跑,你会疲于应付的嘛,嘿嘿……”

  看着妈妈湿润的黑发,韦小宇试探着按摩母亲的锁骨窝,虽然隔着睡衣,但也能深深地感受到那肌肤的柔嫩,在淡雅迷人的芳香之中,他真恨不得将自己的帐篷放在母亲的后脑上,让她惊羞,看她嗔怪的娇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