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24章羞愤的女神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女神的芳心那么容易赢取,也就不是女神了嘛,韦小宇告诫自己耐心一些,酒是越酿越醇香的啊,于是回答道:“阿姨你但说无妨,能帮上忙我绝对争取,今晚我会过去我妈妈那里的,想必你也主要是想让我给妈妈传个话对吧?”

  赵玉琪抱着西瓜转过身来,颇为诧异地望着他,出如此情理相通的话来,倒了嘛……

  大西瓜,哇,三只大西瓜堆在一起啊!

  只见赵玉琪胸前抱着圆滚滚的一只大西瓜,正好夹在两只丰满胸乳之间,挤压之下,宽松的无袖棉质上衣绷紧了,肥美的两座峰峦轮廓叫人热血涌动。

  赵玉琪当然看见了韦小宇的丑态,那双灼灼的目光投在自己的胸部,仿佛一双邪恶的魔爪在抚摸一般令她羞愤,可她又无从谴责,转身一边朝厨房走去,一边挖苦道:“是不是你们韦家的小孩子个个都这么会揣摩人意,全都懂得人情世故啊?”

  韦小宇目不转睛地盯着女神肥美臀瓣微微颤动的臀浪,反对道:“谁是小孩子啦,我吗?阿姨,我都十六岁了呢,要是放在旧社会,恐怕都是三两个孩子的爹了呢……”

  这话太轻佻了,而且身为学生,在自己教导主任面前说这样的话,无疑有挑逗惹事之嫌,可他实在是被那颤动的肥美臀浪迷死了,所以口不择。

  赵玉琪真是后悔不跌啊,怎么就请来了这尊混神咯。

  她将大西瓜放在砧板上,提着雪亮的刀,将西瓜看成是外面客厅那个无耻小贼,手起刀落:“大不惭,爹也是你能当得了的……”

  “咳咳。”

  赵玉琪没想到这假咳的声音几乎就在耳边,本能地扬着刀转身,韦小宇倚着厨房门框,面含和煦的笑容反问道:“阿姨,你为什么就知道我当不了爹呢?”

  赵玉琪一只纤手按在自己高耸的胸口,惊魂未定的样子狠狠地瞪了他一眼,似乎真生气了:“懒得跟你胡说八道,没大没小的,别以为我不敢找你家长。”

  韦小宇见女神恢复了她的冷艳雅致,连忙做出害怕的神态求饶道:“阿姨饶命,我错了……”

  “少来这一套!”

  赵玉琪打断他,凤目泠然,气质冷绝,似乎又觉得自己反应过度了一些,缓和了一下口吻,带着些长者的语重心长,“韦小宇,你出身不凡,一出生就口含金钥匙,高人一等,富贵几筹,但别用你的天资聪明视别人为无物,以你的桀骜不驯当潇洒好吗?人与人是平等的,我有求于你家,但并不等于我可以以一个长辈的身份甘受你的戏弄……”

  韦小宇盯着女神此刻倾城的冷艳之美,灵魂都受到了震动,刚才一腔的沸腾热血渐渐陷入了冰窟,“出道”以来还从来没有受过如此鄙夷臭骂,而且是自己心目中的女神亲口训斥,老脸渐渐有些挂不住了,但女神还没有骂舒畅。

  “……做人低调一些的好,政治斗争,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风云变幻之后,谁能笑到最后还未可知,未雨绸缪居安思危这些道理我想你绝对不是不懂,只是一味地倚重家族作威作福,迟早总有叫你心寒心凉的时候,”

  赵玉琪越说越忧郁,联系到自家的残酷现状,不禁悲从中来,霍然背转身,盯着被剖开的西瓜红瓤,“否则,我也不会有今天请你过来相求的事情了……”

  韦小宇默不作声,女神的一席话可以说没有给他留一点情面,他确实也十分难以接受,但却无论如何也做不到拂袖而去。

  他真的舍不得啊!

  不要说近在咫尺还有一个迷死人不

  偿命的小妖精了,面前这丰韵无双不假辞的大妖精更是他的病灶,从见到的那一天起,他就已经将她纳入了自己的后宫了,这已经不仅仅是面子问题了,更是牵扯到了他的心头肉。

  看来,只能徐徐图之了啊!

  盯着女神高挑丰韵的完美身材,几乎跟母亲陈飞扬有得一比了,试想,假以时日,终于将女神推倒之时,她被自己压在身下婉转承欢的羞态,再对比今日骂的自己狗血淋头的惨状,擦,说不得自己必须要拿出浑身解数,鞭策得她死去活来一再求饶,那时候自己再问她还记不记得今日骂他的快感,嘎嘎……

  所以,自己一定要忍辱负重啊,狠狠“鞭策”女神的机会必须要保留住滴,最好大小妖精一起收拾,嘿嘿,看谁狠!

  “好吧,你走吧,我是咎由自取,没事了,不麻烦你了。”

  赵玉琪想到自己母女如今的处境,突然心灰意冷,挥手让韦小宇自便。

  “阿姨,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吧……”

  “你走吧,我心情不好。”

  “俗话还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呢……”

  韦小宇的声音听起来已经很沉痛了。

  “……”

  “阿姨,我还小,不懂事,你骂的对……”

  “你太谦虚了,刚才不是口出狂能当爹了吗?”

  赵玉琪说完,才意识到自己将话题又拉回了原地,却也来不及了。

  “哪能啊,还要有劳赵主任诲人不倦,教学生怎么做人呢……”

  做人?这小混蛋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你走不走?”

  赵玉琪扬着明晃晃的刀,冷艳保持不了了,倒有些耍无赖的调皮,真叫人目瞪口呆。

  “……”

  韦小宇半张着嘴,愣愣地盯着女神迷人的凤目,要是能流出一点涎水的话,就更形象了。

  “信不信我劈了你?”

  赵玉琪骑虎难下,上前一步,如果自己偃旗息鼓的话,不知道会被这厮怎么羞辱呢,所以她不得不佯装强硬,“哪怕你妈来了,我也敢劈了你,别以为你妈不知道你是什么德行……”

  “阿姨,算了吧,嫣然还在家呢。”

  韦小宇伸手去拿赵玉琪手中的刀,开着玩笑,“她见你舞刀弄枪的,不知道会留下什么阴影呢,来,刀给我,杀西瓜我最在行了。”

  赵玉琪似乎被韦小宇提醒了,自己鬼精灵的女儿还在家呢,说不定还在偷听,她亲爱的妈妈居然跟她的学生置气,不知道会怎么猜疑自己。

  可她看着韦小宇这厮胜券在握的死样子就不甘心,难道真要劈了他吗?当然不可能的。

  “这次你不帮我,看我怎么报复你。”

  赵玉琪终于憋出一句善罢甘休的话,尽管心底百般不甘心,低声说完后,还是让韦小宇抓住了刀柄,却没有想到这厮如此无耻,居然连带自己的纤手一起握住了,还不撒手。

  “阿姨,我不帮你们还能帮谁呢?”

  韦小宇捏了捏女神柔软的纤手,感觉裤裆里瞬间硬了。

  嗅着女神身上淡雅的清香,看着女神羞愤的眼神,却不敢高声喝斥的慌乱,那美艳的神韵,真恨不

  得一把将她丰腴熟透的娇躯搂进怀里,永远不要放开她。

  这高耸的酥胸离自己的胸膛仅仅只有二三寸之近,自己只要再大胆一些再无耻一些,向前一倾,便可以感受她峰峦的饱满和丰圆了。更要人命的是,此刻羞愤不已的女神随着她急促慌乱的呼吸,这对西瓜一般浑圆丰满的酥胸一起一伏,跟自己的胸膛若即若离,却始终保持着一丝距离,韦爵爷几乎要发狂了。

  赵玉琪百般羞愤,却拿这个无耻小贼毫无有效的压制办法,一边提起脚,一边咬牙切齿地愤恨低语道:“好,男子汉大丈夫但愿你说话算话,不扁了你。”

  “哎呀……嘶嘶——”

  韦小宇正看见女神巍峨的一对酥胸猛烈一跳,立刻感觉脚趾一阵剧痛,他正要不顾一切地耍流氓,女神已经将刀柄塞进他手中,娇躯一扭,逃出了厨房。

  他痛的蹲了下去,回头去看时,女神优雅的步姿已经走到了客厅中央,志得意满的神韵叫人暗赞不已。

  同时,小妖精顾嫣然听见韦小宇的惨叫立刻拉开门走了出来,似乎早就等候多时的样子,令人忍俊。

  “才要去叫你吃西瓜呢,你自己倒出来了。”

  赵玉琪平静的语气,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又在韦小宇心底增加了一分以后一定要狠狠鞭策她的“仇恨”,死了再死,拒不受降……

  这边,韦小宇和赵玉琪及顾嫣然吃着冰镇西瓜,听赵玉琪讲述她的出生,她的婚姻,另一边,陈飞扬坐在西京市公安局第一会议室里,密切地关注围猎行动的最新进展。

  猎鹰突围了,乔装改扮后的资深特工艺高人胆大,居然在周丛林还没有完全部署到位之际突围了,虽然一班干警终于还是发现了猎鹰,但猎鹰鱼死破地选择了开枪,三发子弹,打残了三个干警,他是故意不取人性命的,以此震慑追兵。

  他知道天朝的公安养尊处优惯了,极少见识过这样的火爆场面,只要毫不手软地先来个下马威,一个个的都会成为熊包的,他没有猜错,在非洲枪林弹雨中生存下来的超级特工,应付投鼠忌器的公安还真不在话下,他逃的很从容,很得意。

  第一声枪响时,周丛林正在跟知遇之恩的女市长陈飞扬汇报围猎计划,他的得意之作,万全之策,居然被刑警队长打断了,而且坏消息一个接一个,猎鹰的手下也跑了,而且不知道逃跑的方向,甚至是几个人都不确切,警犬在地窖里找到了顾先成的尸体,还有狙击枪等。

  在铁娘子市长的坐镇下,周丛林强作镇定,有条不紊地派出了特警,对事发街区进行戒严,对各分局下达了全力围捕的命令,请求市长让各大汽车站,火车站,机场,出租车公司等单位给予配合……

  陈飞扬神情十分凝重,看得出铁娘子憋了一肚子火暂时没有发着,高挑丰美的身姿在会议室里走来走去,时而发出画龙点睛的疑问,几个老公安噤若寒蝉,也大感羞愧,这个大事件是对他们应变能力和统筹力的极大讽刺和考验啊!

  “别憋着了,想抽烟就抽烟吧,虽然我很不满意,但结局还未可知,胜负未明之前,希望抽根烟能让诸位冷静,抽吧,别想多了,更不要太顾及我的感受,如果不是要忌讳一个身份问题,我也恨不得能跟你们一起抽根烟呢,呵呵……”

  高挑绝美的女市长一席话,让周丛林等更为脸红,纷纷掏出香烟来点上,殚思极虑,希望能修补纰漏,一时间,会议室里烟雾缭绕,熏的楚云香逃了出去。

  突然,会议桌上周丛林的加密手机震动了,局长大人福祸不知地拿起来接听,一丝笑颜爬上了眉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