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22章母羞女媚终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御姐被爱人的勇猛简直惊呆了,也为母亲短时间内就经历了两次而感到骄傲:我的爱人才有这样的能力!

  韦小宇正准备再让岳母飞一次,结果被无论如何也不配合的熟妇双脚乱蹬,将他踢了“出去”然后瘫软地拉过被子,遮住自己还在经历余韵的娇躯。

  望着母亲额头鬓角湿漉漉的被汗水浸湿了的发丝,御姐自己也抹了把额头上的香汗,飞快地仰躺在母亲身边,豪迈地大张开一双雪白健美的长腿,袒露出自己蜜汁横溢的御姐:“宇弟,我要,快给我,我什么也不怕了,妈妈,妈妈,看看女儿啊,女儿要变成女人了啊,妈妈……”

  “妈妈看着呢……”

  高贵熟妇虚弱地喘着气,禁不住瞟了一眼带给自己欲死享受的小女婿,苍白的脸蛋上终于浮现了红晕,伸手抚摸着女儿娇嫩的脸蛋,伸嘴在她光滑的香肩上亲了一口,“小宇,怜惜你萌姐,千万不要像对……阿姨……那样……她受不了的……”

  说到这里,极度满足的熟妇好生幸福,但想到为了自己一己私欲,却让亲生女儿也陷入了这的漩涡,自己的有罪的……为今之计,母女都要落入他的魔爪了,天可怜见,但愿这小子别是个无良之子啊!

  “哼,难道只有妈妈勇敢么?我也要学妈妈那么……那么享受……那么……忘情……”

  御姐真是勇气可嘉。

  “死丫头,就知道你要嘲笑妈妈……”

  方阿姨简直哀羞难当,生出这样的女儿,难道怪得了别人么。她抬眼真好看见韦小宇诡异地望着她,那眼睛里似乎都能喷出火来了,就在熟妇预感到不妙之时,韦小宇行动了。

  “阿姨,学学小电影里的情景好不好?”

  他从床上站起来,扶着自己的大,就一把拉过熟妇蝶首来,将那还沾满了她的就抵到了她的樱唇之间,“阿姨,尝尝你蜜汁的味道吧……”

  “啊……呜……”

  熟妇几乎是在失措之间,糊里糊涂半推半就地就张开了小嘴,含住了女婿的大,一股潮湿的腥味儿十足的靡味道熏的她几乎迷醉。

  这就是自己身体里流出来的啊,现在被女婿霸道地又送了回来,一只小手不由自主地就握住了那粗壮的茎杆,湿漉漉黏糊糊,毫不滑腻。

  一次疯狂,就彻底地沉沦了,熟妇闭着眼睛,思维混乱,想想自己四十年一帆风顺的生活从此增添了异样的色彩,想想自己一个高贵端庄的正部级高官,现在却被女婿“逼”的完全失去了羞耻之心,还如此心痒痒地做出如此惊世骇俗的靡勾当来,而且是当着亲生女儿的面。

  罢了,既然已经掉下了悬崖,还能阻止自己堕入深渊么?

  她跪起来,一手抱住女婿粗壮的大腿,一手握住那粗长滑腻的,小嘴里塞着那只硕大无旁的,螓首开始前后起来,只听到呱呱的水声渐渐响起:自己一个共和国凤毛麟角的女高官,居然恬不知耻地给一个男人,这世界上,恐怕也只有这厮有此福气了吧,真便宜他了。

  然而,上天在自己已经四十多岁的时候,才给自己降临了这么一根超级神龙来让自己享受,自己完全没有了拒绝推脱的理由,机会不多了!

  如今通讯何其发达,尽管方阿姨高贵端庄,那种欧美或者小日本的小电影她也是看过的,曾为那里面荒诞无稽的原始场面而感到不可思议,现在自己却一点也不感到意外了。情到浓处的时候,看来人是可以创造许多奇迹的。

  她鼻子里嗅着自己里蜜汁的靡味道,舌头在他那硕大的上打转亲舔,小手在女婿的光上尽情地抚摸抓揉,将手指在他那男人的菊花眼上轻扣慢撩,感受着女婿被自己荡无耻的挑逗弄的像只哼哼的猪,她得到了极大的满足,而且很骄傲!

  自己一个半老徐娘了,仍旧能让出身不凡的少年男孩如痴如醉,如此迷恋,几乎让她觉得自己的人生第二春来了一般。她狂野起来,感觉到自己的蜜汁又在流淌了,吐出,拉过目瞪口呆的女儿的小手,凑到自己的花园中:“萌儿,帮帮……妈妈……”

  御姐看着爱人又一次在母亲身上寻找快乐,本来还有一丝不满,见母亲如此主动疯狂地请求自己帮忙,才发现自己原来并

  不是多余的,可以为母亲和爱人之间的疯狂靡行为锦上添花。

  也不迟疑了,这热烈疯狂的一幕刺激的她欲罢不能,小手一翻,回忆着自己曾经深夜情动时自慰时的情景,由己推母,认为母亲的会很敏感的,于是用指头按住了那颗比自己更粗更大的母亲的花生米,飞快地揉捏起来,立刻听见了正在舔吻爱人的母亲剧烈地颤栗起来,口中还荡地欢呼着,御姐被母亲的激情感染了:“妈妈,我也的小比比……”

  “插吧,插吧,妈妈早已经没有脸面了,哦……”

  高贵熟妇香汗淋漓,分开双腿,方便女儿的指头自己的又开始瘙痒空虚的,“萌儿,再进去一根……手指,哦,快……快一点儿,呜呜……”

  韦小宇双手扶着岳母蝶首,疯狂地前后推送着她,让她那销魂的小嘴给自己无边的快感,望着岳母樱唇边口水横流,那雪白的腮帮子鼓起瘪下,嗓子里还呜呜有声,他几乎要喷。

  再看见御姐跪在母亲身侧,一只小手几乎消失在她母亲的两条雪白大腿之间那丛茂盛的芳草之中,飞快地进出,有声,夹杂着靡的呱呱水声,他一把将熟妇推到,抬起她的双腿,挺着超级神龙,就又一次了女书记的之中,猛烈地起来,同时含住了御姐伸过来的香舌。

  御姐几乎瞬间窒息,捧着小爱人的脸和他深吻起来,半闭着羞眸,吻的荡气回肠。

  “小宇……疯子……求你了,不要了,阿姨够了……啊啊……”

  高贵熟妇又一次接受了少年的鞑伐,那粗大的飞速地在自己瘙痒的中进出撞击,水声和肉声齐鸣,她近乎癫狂了,大大地分开自己的双腿,让他尽情地冲刺。

  疯狂的一幕持续了一分钟,就听见女书记一声闷哼,自己的被紧紧地夹住了……

  已经精疲力竭的高贵熟妇一只雪白的手游走在女儿的娇躯上,无限怜爱地望着女儿:“萌儿,妈妈有点害怕……”

  韦小宇有点迷茫了,事情都这样了,说害怕有用么?只有大家守口如瓶地保守秘密了,难道还能让心怀叵测之人知道么?

  “害怕什么呀?”

  御姐似乎猜到了母亲的心思,朝蹲在母女脚边狐疑的韦小宇勾勾手指头,然后拉着韦小宇的手,又伸手牵过爱人仍旧挺立如柱的大,“妈妈,别担心,如果你什么时候想要宇弟的大了,萌儿会让他来安慰你的……”

  “死丫头,妈妈羞死了……”

  熟妇紧紧地并着一双雪白美腿,双手捂住了自己的娇羞无限的脸蛋:天啦,自己在想跟女儿争食么?

  “妈妈,有什么害羞的,你不知道你刚才多放浪呢,萌儿都学不成了,要不要你教教我呀?”

  萌姐的一只小手一直在爱人的粗长上,那沾满了母亲的真是太可爱了,似乎也不那么丑陋了,既然能让母亲那么快乐,自己一定就会很难受么?

  “嗯……”

  熟妇终于睁开了眼睛,却正好看见韦小宇在直勾勾地注视她,无限的羞涩更甚了,偏过脸对女儿说,“哎,我们这对母女哟……”

  “咯咯……”

  御姐准备平躺下来了,“都是宇弟这条大怪物给迷惑的,咯咯……妈妈,教我……”

  熟妇不得不跪起来,感觉浑身酸痛,却看见女儿将她雪白小手中的大怪物递到自己手中,连忙不好意思地握住了。天啦,有这么大的东西也就罢了,经过这么久的弄,却还是如此硬挺粗壮,真是个天生的魅惑女人的家伙。

  “妈妈,来呀……”

  御姐还是紧张起来,双手死死地拉着母亲的小腿,眼睛几乎不敢看那硕大如鸡蛋的了。

  韦小宇趴到了御姐的两腿之间,望着那大分开的妙美花园,的真是诱惑啊。

  柔软黝黑的芳草并不是很多,本来整齐有序的倒三角,此刻已经被丰富的沾染了,一缕一缕的布在那肉嘟嘟的阴埠上,好不迷人。

  两片鲜红娇嫩的御姐充血微微分开,露出里面鲜红的,尤其是那颗半透明的,在爱意的沾染下闪耀着勾魂的光芒。

  的口上,有一圈环形的团,中间一只细小的肉孔,汩汩地吐露着透明的,已经益处了花园,流到了那只可爱的褐色小菊眼上,形成了一汪清澈的潭水。因为御姐的紧张,那小菊眼颤抖着一收一缩,煞是可爱。

  “萌儿,放松点儿呀……”

  高贵熟妇握着少年的,将那硕大的凑到了女儿娇嫩的之间,上下厮磨蹭擦,粘足了女儿的,她便将按紫红色的大抵在了女儿的口上,抬眼望着英俊的少年,“慢慢地进去吧,唔……”

  韦小宇一口吻住了细心的准岳母,就是一阵激烈的热吻,让御姐的注意力稍微一分散,便微微一挺腰,硕大的带着势如破竹的气势和强横,硬生生地分开了御姐的,进去了半只。

  “啊……停停停……呜呜,妈妈,好痛……”

  御姐的眼泪立刻就出来了,娇躯也跟着朝后缩。

  “傻孩子,一痛,二麻,三痒,然后就会舒服了呀……”

  女书记将嘴凑到女儿的胸口上,含住了女儿娇嫩嫣红的。

  当韦小宇终于将了御姐的最深处时,那种无边的销魂,几乎使他把不住了。

  御姐的坚强,让他感动,御姐硬是在整个过程中没有叫一声痛了,虽然雪白的娇躯一直颤栗着,但牙关紧咬,母亲先前那销魂的放荡让她坚持了下来,期待像母亲那般满足的享受,支持着御姐勇敢地将自己升级为女人了!

  过程是艰苦的,但也是美妙的。十分钟的断断续续后,御姐还是无法适应韦小宇的大,她流着泪说:“妈妈,女儿是不是不中用啊,还是痛啊……”

  贵为正部级女高官也没有办法了,她已经将自己所知道的一切经验告诉了两个儿女,但这样的结果是她不甘心的。自己鸠占鹊巢地享受了韦小宇的尽心安慰,怎么能让女儿这个正主儿失望?

  “萌儿,放松,放松啊,你再忍不了的话,妈妈真把你男朋友抢了哦?”

  熟妇使出杀手锏了,“再说,我们女人总是要走过这一步的呀?”

  韦:“萌姐,都怪宇弟,长这么大的……”

  “宇弟,别说了,也别管萌姐,吧,我想要那激烈的冲击……”

  御姐也豁出去了,并忍着剧痛主动地起美臀来,去吞纳那巨大的。

  熟妇也朝韦小宇点点头,别无他法了。

  男人之让女人所迷恋的,是强壮,霸道,力量,勇敢,强悍,无所顾忌的雄性象征!她也期望韦小宇能表现出他强悍的雄性一面,来征服女儿,让她冲破恐惧。

  韦小宇试着开始小幅度起来。

  “快点,猛点,我要激烈的……”

  御姐疯狂地摇摆着螓首,以求摆脱那持续的疼痛。

  唧唧呱呱的水声渐渐响起,韦小宇闭上眼睛,不去看御姐那忍痛的表情,开始尽力地起来,感觉那大在那紧窄的御姐中艰难地进退,被那一圈圈一层层的环所厮磨的快感。

  他完全趴到了御姐的身上,激烈地热吻着她的樱唇,撩拨着她的小舌,津液往复中,终于听见了御姐一声闷哼:“额,好舒服……”

  真的假的?

  韦小宇就当是真的了,飞快地放开胆子弄起来,深深地感受着御姐对自己的迷恋和挚爱,他开始集中精神享受御姐的温情和包裹,当他看见身下御姐的脸蛋又苍白渐渐红润,跟着潮红迷醉之时,在她那一声悠扬婉转的娇啼声中,他喷发了,一道道有力地射进了御姐紧窄的,击打在她最敏感的之上。

  “哦……妈妈,妈妈我成功了,飞了飞了……”

  “今天!萌儿,今天你安全么?”

  方阿姨首先想到的是可不能在现在让女儿怀孕啊。

  “没事吧……”

  御姐在的余韵中……

  韦小宇被市委书记赶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