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20章母羞女媚8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晓霞听着从听筒里传过来的声音,她脸色渐渐煞白。

  来了,终于还是来了,也躲不过了。

  “给我两天时间,钱不是问题,哪怕我舍了我的身家,但你们绝对不能伤害我儿子,”

  王晓霞毕竟见多识广的女强人,商海拼搏了这么些年,遇事反倒沉稳了,她深知,自己露了怯非但于事无补,说不定还要搭上自己唯一的儿子,“刘通,你老实告诉我,你现在回来了,仅仅是为了钱吗?”

  对面沉默了,王晓霞的思绪回到了十多年前。

  那时候,她还是中北师大的校花,学生会干部,被一个出生并非豪门高官的师兄刘通看中了。

  刘通的父母是普通工人,后来还下岗做起了小生意,却总是遭受不公平遭遇,最后莫名其妙地死于非命,据刘通后来跟王晓霞所说,他父母应该是因为下岗时工龄买断得到的钱太少了,于是一直跟厂里的领导过不去,多方去检举上访,对方不胜其烦而动了杀意的。

  可刘通当时正在上大学,而且是中北师大的风云人物,校学生会主席,只能怀疑,而没有证据。

  刘通从小就聪明伶俐,年少老成,俗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刘通很早就看透了这个社会,深谙人情世故,这也就是他的学生生涯总是得到老师和学校的着力培养。

  而就在他大学临近毕业之时,父母双双去世,他成了孤儿。父母的死因也一直没有一个说法,这改变了刘通的一生。

  刘通在校时几乎已经要将王晓霞追求到手了,但他早王晓霞毕业一年,毕业后便消失的无影无踪了,这曾让动了真心的王晓霞颇为失落过一段日子。

  但就在王晓霞正式成为顾伟刚的情人后的一年,刘通出现在了王晓霞的生活里,而且是以台湾商人的身份出现的,来西京投资。

  西京当时除了王晓霞势在必得的东源小商品市场外,还有一个帝豪国际商贸城在建,都是政府牵头的为民工程,但两个市场的经营模式却不一样。

  东源市场由西京市政府独资投资十八亿建成,在顾伟刚的作下,由王晓霞注册的东盛经贸有限公司经营,无资产抵押,更无资金投入,却手握经营权,按三十年的合约向西京市政府缴纳总计五十亿的红利及税费。

  而帝豪国际商贸城,则是西京市政府和帝豪国际投资有限公司共同投资二十三个亿建成,帝豪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为了尽快回笼资金,而西京市政府也是欠了一的债务,在东源市场已经和东盛签约后,帝豪国际和市政府都迫不及待地要将商贸城出手,完全以产权过户的模式摆脱窘境。

  刘通出现了,是以台湾首屈一指的投资大鳄日月潭公司投资顾问兼大陆地区副总经理的身份出现在王晓霞面前的……

  许久,也不见母女俩过来,韦小宇有点担忧了:毕竟方阿姨跟自己欢爱被刘萌儿逮住了,那是在意料之外,来不及,现在疯狂的御姐真要玩母女共事一夫的3p好戏,恐怕方阿姨是怎么也不会同意的吧,也许此刻正在规劝女儿别再疯狂了呢。

  他有些呆不住了,嘴边的肥肉可不能就这么飞走了,他一跃而起,跳下床拉开门,看见御姐抱着方阿姨的手臂在朝他招手:“宇弟,过来呀,人家一个人请不动……”

  天,我的萌儿姐啊,你明显是个打死不吃亏的主,怎么变成了如此吃力扒外了,你叫方阿姨一个正部级大官情何以堪啊?

  但韦小宇顾不得了,母女兼收的刺激让他已经管不了那么多了,就赤条条地跑了过去:“萌姐,这……不太好吧?”

  说完,便偷偷地观察方晚秋的反应,这一看,真是百味杂陈啊。

  高贵女官员方晚秋此刻一脸落寞的绝望,眼神都有些令人心碎的涣散了,愣愣地和韦小宇对望着,里面充满了不可诉的哀怨和沮丧,似乎在柔肠寸断地说:混球,你高兴了吧,你满意了吧,阿姨已经悔恨的肠穿肚烂了……

  “妈已经对我们的事表示了无奈的沉默,就让洪水滔天吧,开弓没有回头箭了……”

  御姐的话简直就是一个吃里扒外的小贼一般,充满了不理智的混乱。

  但韦小宇望着方阿姨毫无生气的眼睛,一时又软了心肠,下了不决心,纠结地有一下没一下地撸动着自己的,本能地让兄弟保持抖擞的精神。

  一时无语,三人都保持着默契的缄默,但一对母女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聚焦在了韦小宇的,空气里渐渐地听见了急促的娇喘声,此起彼伏,带着颤抖的撩拨。

  啪!

  “死东西,你害的我好苦!”

  方晚秋突然伸手在韦小宇光上狠狠滴拍了一记,将一个出格女人的懊悔和羞愤全写在脸上,我见犹怜啊!

  韦小宇摸着被书记大人拍打过的地方,看见刘萌儿却抿嘴偷笑,完全跟她母亲是另一种态度,顿时有些感概:这女人啊,是给男人们一生最大的课题啊!

  “阿……阿姨,”

  韦小宇难得地双手捂着自己的大,不让这尴尬的气氛变的色情不堪,支吾着说道,“都是……我的错,我不该强迫你,更不该耍无赖坏了你的清誉……”

  “闭上你的臭嘴!”

  方晚秋压抑不住的懊悔,却被果敢决阀代替了,“我方晚秋是推卸责任的女人吗?我是那种敢做不敢当的人吗……”

  说道激动铿锵处,女书记站起身来,推着韦小宇赤裸结实的胸膛,一步步紧逼着他,似乎开始发泄女高官的愤懑来:“做都做了,玩也玩了,我还怕洪水滔天了?天下熙熙,不知道藏

  匿了多少乌烟瘴气男盗女娼,我就做了又怎么样?我就伤风败俗了又如何?人生疯狂几次又有何妨?你怕了是不是,你胆小了是不是,你怕你妈妈责怪你是不是,你怕陈飞扬鄙夷你了是不是?说啊,哑巴了?”

  高贵的市委书记突然发飙,陈述心中的幽怨和憋屈,这让韦小宇和刘萌儿都愣神了,看着这个手握权柄的熟美妇人一幅天不怕地不怕的气势,两人不约而同地心生敬佩。

  是啊,做都做了,再假惺惺地忏悔,会为人所不齿的!

  “阿姨,阿姨你别激动,”

  韦小宇一把搂住发飙的女书记,却没有想到自己的也同时被女书记一把抓住了,还用力地扯拽着,他祭起星云,便非但感受不到疼痛了,反而还很爽很舒服,“我韦小宇是怕事的主么?当然不是啦,又不会有第四个人知道,我干嘛要怕——哦,阿姨,轻点好吗,他不能断,还有用呢——再说妈妈那边,我是那么下流的人吗,会把这样的事情去告诉她?那我还是人吗我,不经过你们的同意,我才不会拿你们的名誉去显摆的嘛……”

  “住嘴,住嘴!”

  方晚秋丢掉手中的火热坚挺的,仿佛嫌弃一般还用双手在裙子上擦拭着,挣脱了韦小宇的搂抱走向休息室,转身之际有意无意地望了眼女儿,“随便你们怎么瞎胡来,我管不了了,也不想管了,我累了,要休息一会……”

  韦小宇和刘萌儿四目相对,都从对方眼里看到了一丝惊喜,也有几多担忧,双双不约而同地追上去,分别拽住了方晚秋的两只手臂,异口同声地说道。

  “妈,我不会呀,要不……你……教教女儿?”

  “阿姨,我们啥都不做了,也不疯了,我们就陪你休息吧。”

  方晚秋一不发,拽着两个没羞没臊的晚辈,来到了小床前,颇具玩味地不动了。

  韦小宇和刘萌儿心领神会,便一起要替方晚秋除衣解带了,没想到方晚秋猛地挣脱了,一咕噜就躺到了床上,拉过毡毯将自己裹了起来,背朝外侧身向里蜷成了一团。

  刘萌儿长长地嘘了一口气,似乎在回味今天中午这一幕幕荒唐不羁的场面,犹如过了几个世纪那么漫长,用眼睛询问韦小宇。

  “萌姐,我有一个主意,要不……”

  韦小宇拉过御姐柔软的小手,就放到自己直挺挺的上,等她羞涩地握住了,便凑到她雪嫩的耳垂边建议,“等下你当你阿姨的面给宇弟吹吹,看阿姨她还忍不忍得住,好么?”

  御姐绯红了小脸,望望手中爱人这条超级的庞然大物,那茂密漆黑的杂乱无章,似乎还粘着自己的,更加显得靡不堪了。硕大紫红色的,丑陋无比,狰狞又恐怖。儿臂粗长的血管暴起,像一条条蚯蚓一样,不知道自己的娇嫩后,会不会也感受得到那轮起的纹路?

  上也毛茸茸的,像只硕大的米口袋一样,里面两只椭圆的,不知道充满了多少充足的子弹……

  让御姐柔软的小手牵着,韦小宇揽着御姐光洁柔滑的香肩双双跪到了小床上,看着这具柔美侧卧的妙曼身影,他知道方阿姨其实心底并不拒绝的,但还需要一把猛火点燃她的激情,抛开一切世俗的束缚,彻底来个母女同事一夫的香艳好戏。

  “阿姨,”

  韦小宇用力将熟美女书记的身子扳转过来,看见一双乌溜溜的眼睛直愣愣地盯着他,一眨不眨,一双雪白的小手却紧紧地拽着被子,他突然有些内疚,居然把这个端庄高雅的熟妇逼到了这样的地步,一切都是惹的祸啊,他无耻地握着御姐的柔荑着自己的大,“阿姨,我爱你。”

  熟妇鼻翼颤抖,却仍旧不说话,也不看女儿,就直愣愣地盯着他的眼睛。

  御姐也被韦小宇的话镇住了,羞涩地放了他的大,踢掉了鞋子,越过母亲的身体,躺到了她母亲的里面,揭开被子从后面搂住了母亲的娇躯:“妈妈,别怪我了好不好,女儿不是怕痛么?”

  “阿姨,小在这里发誓,一生都会对你们母女好的……”

  韦小宇盯着熟妇越来越绯红的脸蛋,的速度加快了:我做出你还无动于衷不?嘎嘎……

  熟妇终于动了,却是拉起被子,将自己连头都遮住了,传来瓮声瓮气的话:“你们俩个,真要让我羞愧去死么?”

  “妈妈,都是女儿不好,你别生气了好么?”

  御姐小手扒拉着母亲的被子,用眼神示意韦小宇帮忙,两人一起揭开了方晚秋的被子,但娇羞无限的熟妇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绯红的脸蛋,饱满的胸脯起伏不停,御姐将自己的小脸贴到,母亲的鬓角边,“妈妈,算女儿求你了好不好?”

  “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啊?”

  熟妇踢着两条美腿,裙裾卷到了大腿上,白晃晃的两条毫无瑕疵的美腿是那么的夺目耀眼。

  “还不,还不都是因为你先给宇弟……那样了才这样的呀……”

  真是女生外向啊,御姐说完,朝韦小宇眨了一下眼睛,一只雪白的小手便搭到了母亲饱满的上,并缓缓地合拢了雪白修长的五指。

  天啦,自己的亲生女儿居然跟母亲做出这样的动作了,但熟妇胸口上传来的快感还是那么真实,她面临了崩溃的边缘,一侧身将女儿紧紧地抱着了,声音中充满了无尽的挣扎和顾虑:“萌儿,萌儿哟,别人会怎么看我们母女呀,会骂我们无耻荡的,你爸爸如果知道了,我们还怎么能见人呀……”

  “为什么要让他们知道呢?”

  御姐也拥紧了母亲颤抖的身子,凑到母亲的耳朵边,“妈妈,我们不让爸爸知道就行了呀,其实,爸爸也希望你身心快乐的啊……

  ”

  “你别说了,别说了萌儿,妈太羞愧了,无地自容啊……还,还害了你,我,我哪里还是个合格的母亲啊……”

  韦小宇一脸黑线,合着我就是害人精了,害了你们一对母女了,你乐翻天的时候怎么不说这话呢?但他是不会生气的,能得到一对母女的身心,比做什么都有成就感啊,哦不,是幸福感!

  “没有没有,妈妈,你没有错,都是宇弟的错,”

  御姐瞟眼瞪了韦小宇一样,雪白的小手抚摸着母亲衣服里的背脊,“妈妈,其实,我从书上看到,抛开世俗和伦理的偏见,我们跟宇弟好了以后,从身体和心理上,我们也会达到很多别人想象不到的享受啊……”

  “不准说了,傻丫头,也只有你才这么想的开,妈妈给你羞死了……”

  熟妇投桃报李,也在女儿光洁的背脊上轻轻地摩挲起来。既然话都说到了这个地步,如果再瞻前顾后忸怩作态,并不是自己的性格,也会让等候期待的女儿和女婿失望的。

  决定了就要做,太拖拖拉拉地矫情,会将这个好不容易营造起来的气氛破坏的,显然,高贵端庄又聪明绝顶的女书记不是前怕狼后怕虎的女人。

  “妈妈,要不要先让宇弟跟你一起给萌儿示范一次呀……”

  御姐从母亲肩头望过去,见爱人居然百无聊赖地用手握着那粗长的是空中挥舞着圆圈了,不禁芳心颤栗,娇喘更加急促起来,媚眼如丝地嗲瞪爱人一样。

  “不,妈妈做不到,”

  尽管已经在心底说服了自己,但真要把那羞人荒唐的事情说明了说透了,端庄的熟妇还是不能立刻入戏,“妈妈教你怎么做就行了,好吧?”

  “嗯,可是,妈妈,宇弟的那么大那么粗,萌姐好怕……”

  母亲跟爱人的欢好憧憬,已经折磨的御姐欲罢不能了,那该是怎样的一番血脉喷张啊,她一定要说服妈妈先给自己演示一次,就着那热血沸腾的时候,再让宇弟的大刺进自己的,肯定会减少血多心理阴影和痛楚的,“如果妈妈都怕,萌姐就不敢了……”

  御姐见韦小宇朝她竖起大拇指,不禁娇羞不限地朝她嘟起小嘴,好不妩媚。

  这个傻丫头哟,方晚秋真不知道该怎么说自己的女儿了,古灵精怪地硬要把妈妈先“出卖”了,要知道韦小宇那超大的刚才已经给了自己的快乐了,此刻身子还在发酸呢。

  她脑海里又浮现了跟韦小宇瞎搞胡混的香艳场面,那刺激的快感现在还能让自己蜜汁横流,罢了,女生外向,亲生妈妈都不疼她,还能指望谁怜惜她呢?

  韦小宇么?他想怜惜也不成啊,那么大的东西能缩小么?

  “萌儿,你……你不准笑话妈妈,嘤咛,真没脸见人了……”

  熟妇将滚烫的脸蛋埋到女儿的胸口,芳心剧烈地跳动,一想到马上就要在亲生女儿面前跟她的小夫君交欢了,那种羞涩放荡能有几个女人能承受得了?可自己的蜜源中却不争气地汩汩流淌那羞人的,空虚瘙痒的厉害,胸口一对也跟着肿胀发痛起来。

  这可怕的啊!

  “妈妈,女儿怎么会嘲笑妈妈呢,女儿还要虚心向你学习应付大……鸡鸡的经验呢……”

  御姐干脆将话说的更加露骨,以挑逗母亲的脆弱神经,让自己也更加亢奋起来,一边朝早就跃跃欲试的韦小宇勾勾指头。

  “萌儿你真……”

  熟妇说不下去了,那三个字重重地击打在她心房上,禁忌的刺激已经够难承受了,没想到的女儿居然已经被荒唐的蛊惑到粗话也说出来了,她正要用手轻轻地拍打一下不知羞耻的女儿的玉背,突然一只沉重有力的大手搭到了自己的肩头上,来了,终于来了,熟妇几乎瞬间窒息,本能地忸怩起来,紧紧地抱住女儿的娇躯。

  “阿姨……”

  韦什么了,将自己躺到熟妇的身后,用自己的硬邦邦的顶在她那肥美的圆臀上轻轻地曾擦,一只大手从她腋下伸过去,握住了未来丈母娘的,入手处饱满柔软,好不销魂。

  “嗯……”

  熟妇情不自禁地发出了一声娇婉的呻吟,只忸怩了一下,就任由未来女婿揉捏起自己的来,去了的又来了,熟妇禁不住娇喘急促,喷出一浪一浪的滚烫气息喷到女儿的胸口,紧闭着双眸,静静地感受这禁忌的抚弄。

  御姐被母亲的迷情也感染了,一只雪白的小手情不自禁地抚摸起母亲的耳朵和脖子来,那滚烫柔滑的肌肤,阵阵魅惑的气息,耳朵里母亲情动的呻吟娇喘,这一切都刺激的御姐跟着娇喘起来,胸口一对玉兔酸胀生痛,中一团炽烈的火焰开始升腾,尤其是那娇嫩的花园中,红豆突突地开始蹦跳,两片鲜嫩的更是微微地张来了,露出里面鲜红的,还有那止不住流淌的从那痒痒的里渗透出来。

  御姐情难自禁,抬起脸来,趴到母亲肩头上,嘟着红唇跟母亲身后的爱人索吻。

  一对雪白的娇嫩御姐就凑在母亲的脸上,那柔软滑腻的感觉,压迫着熟妇的鼻子和嘴巴,尤其是那颗硬硬的嫣红的,撩的母亲琼瑶小鼻痒痒的,不时地在她那两片红唇上擦蹭,她真恨不得一口含住女儿的娇嫩。

  御姐一边和爱人热烈地亲吻,津液往复,啧啧有声,一边用心地感受母亲的反应,她可是故意将自己的娇嫩凑到母亲脸上去的呀,想想十几年前,伟大的慈母给自己哺育,如今自己长大了,也要反哺母亲了。

  这可是多好的主意啊,造物主的杰作,可以让母女俩都长成一对柔软的来,真奇妙!

  当御姐又一次故意将自己硬硬的凑到母亲嘴唇边

  时,熟妇意识到了女儿的企图,一阵说不出的怪异刺激,让她也不管了,轻启朱唇,含住了女儿的,那带着女婿口水味道的,犹如含有催情剂一般,顿时让一对母女都热血狂涌起来,双双娇吟声声,此起彼伏,听的韦小宇几乎化狼了。

  再也不顾及准岳母的娇羞了,双手拉着她的上衣就朝头上翻卷,熟妇只是稍稍挣扎了一下,便让女婿脱掉了她的衣服,却不敢回头看他,紧紧地将脸蛋埋在女儿的胸口,一种和女儿争食的怪异感受,臊的她心痒难止。

  此刻的禁忌之爱,与之前的纯粹越轨之举更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别样刺激,那时候她只仅仅是韦小宇的阿姨,她生母和养母的姐妹,她养母的政治对手,是长辈,而此刻,她还具有了韦小宇未来岳母的身份……天啦,春水怎么这么多啊?

  已经被母亲含着自己的放浪行为刺激的欲罢不能了,用小手托着自己的椒乳,揉着自己雪白粉嫩的,将那还闪现着母亲口水的亮晶晶塞进了母亲的樱唇:“哦,妈妈,萌儿好舒服,帮萌儿吸吸好么妈妈……”

  “嗯……”

  熟妇似呻吟,又似在应答女儿的请求,模棱两可地又含住了女儿的,用香舌在那硬硬的突起上舔两下,然后紧紧含住,甚至用银牙轻轻地咬了咬。只有女人对女人最了解,知道如何做才能让对方更舒服。

  “哦,妈妈,好舒服,你比宇弟还会舔……”

  御姐匍匐在母亲的脸上,伸出舌头来,让爱人也含含。

  韦小宇已经完全被御姐无师自通的挑逗所迷惑了,连忙含住御姐递过来的香舌,呜呜地又亲又舔。一双手还还在脱身下岳母的贴身内衣,终于她上身最后的遮羞布被除去了,一具白皙夺目的熟妇上体展现在了一对青年情侣眼帘之中。

  雪白,仍旧饱满浑圆,微微有些深色的,已经硬挺起来,端正在站立在那两团雪玉般的之巅。

  熟妇终于在女婿和女儿面前袒露了自己的身体,不禁娇羞无限,想要用手去遮掩,却立刻被一双儿女一人一只,张嘴含住了自己的两只,双管齐下,默契地又拱又舔,一声无比销魂的娇啼回荡在了温馨的卧室里:“哦……”

  熟妇一双雪白的玉臂,左右各揽住一个孩子,让他们尽情地享受自己伟大的哺育。四只贪婪的手,在她光滑的身体上忘情地抚摸,揉捏,房间里一时春光明媚,娇喘和呻吟齐响。

  当女儿和女婿齐心协力地拔掉了熟妇的裙子和后,一具完全毫无一丝遮掩的娇躯展露出来,熟妇捂住了自己的脸蛋,任由他们研究自己的身体。

  “宇弟,弄妈妈吧,我好想看看。”

  御姐抓住爱人的超级,爱不释手地一阵后,就自作主张地牵引着,凑向母亲双腿之间的泥泞幽谷。

  韦小宇其实还想让岳母再给自己一次的,但不想让御姐失望,双手分开了岳母的两条雪白大腿,只见那松蓬蓬的一丛茂密之下,水光闪烁。两片微微褐色的,已经充血自动分开了,在那的交汇处,一颗花生米那么大小的,直挺挺地矗立着,闪耀着靡的光芒和挑衅的意味。

  御姐的小手来到了母亲的,轻轻地扒拉着母亲的,用双手尽量地分开母亲的花园,望着那水淋淋的,她趴了下来,伸出小舌头,在那矗立的上轻轻一舔。

  “哦……”

  母亲猛地抬起上半身,居然看见女儿在为自己,顿时五味杂陈,这也玩的太彻底了吧,她想夹住自己的,但女婿牢牢地固定了她的双腿,她只好绝望地仰躺下去,“萌儿,别,别舔了,妈妈好难受……”

  “那让宇弟来爱你好吗妈妈?”

  御姐嗅着母亲中略带味儿的味道,最后小嘴一张,在母亲的上深深地吮吸了一口,听着母亲几近哭泣的呻吟,她得意地抬起脸来,将自己湿漉漉的嘴唇凑到爱人眼前,一把吊着爱人的脖子,就着母亲的和爱人热吻了起来。

  良久,韦小宇趴到了岳母身上,握住她那一对浑圆潮红的,凑到她嘴边轻声说:“阿姨,我来了……”

  “轻点,你的好大……”

  方阿姨还是不忘了提醒女婿,见女儿毫不给自己喘息的机会,又将她的雪乳凑到了自己的眼前,一把将女儿搂住了,准备承受女婿的侵入。

  韦小宇扶着自己的,在岳母那泥泞的花园中粘足了滑腻的,便顶在了那柔软温暖的口上,他感觉到了熟妇的颤栗和期待,腰一挺,只听的扑哧一声,硕大的进入了岳母的,立刻被紧紧地包裹了,几乎难得前进一分。

  母女俩同时叫出了声。

  高贵熟妇是被女婿那硕大的撑痛了,而女儿是被母亲的牙齿咬痛了。

  “妈妈,痛么,涨么?”

  御姐双手揉搓着母亲的,眼睛却盯着爱人的母亲连接的地方。

  只见那粗长狰狞的东西只进去了一个头部,还有绝大部分露在外面,似乎寸步难行。

  “宇弟,别伤了妈妈……”

  御姐伸手去摸那焊接的部位,轻柔地抚摸母亲湿漉漉的,让母亲放松,以方便爱人的。

  “没事,萌儿,过来,让妈妈亲亲……”

  熟妇忍住那一开始的疼痛,接着一种容纳巨物的快感和充实感,让她醒悟过来:自己可不能给女儿留下心理阴影啊。

  母女俩居然毫无顾忌地,第一次接了吻,看着那四片如饥似渴的樱唇交缠在一起,啾啾之声不绝于耳,韦小宇看的几乎呆了,直到腰间熟妇的一双大腿轻轻地夹了夹他,似乎是在邀请,他才回过神来,再无顾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