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14章母羞女媚2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赵玉琪自从京城回来后,情绪便陷入了低落,刚刚她接到了父亲的电话,顾嫣然便看见母亲脸色苍白,连手机掉沙发上了都没有意识到一般双目空洞。

  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父亲告诉女儿,女婿顾先成死了。

  似乎这个结局早在赵玉琪的预料之中,她和丈夫的婚姻是政治联姻,从一开始赵玉琪就没有幸福,顾先成何尝又不是感觉味同嚼蜡。

  顾先成的性格走暴敛霸道路线,行事做人蛮横无理,得罪了太多人,同时也助长了他自己嚣张跋扈的官二代本色,迟早不会有善果的。

  而赵玉琪的母亲曾是书香门第淑媛,从小受母亲的熏陶,赵玉琪性格内敛温婉,透出书卷气。就算之后出任一中教导主任,职务职责决定了她必须用严厉来伪装自己,可骨子里却是多愁善感,时代的发展,和女儿是教育,又赋予了她这个美貌的少妇端庄贤淑的贤妻良母气质,时尚又果断。

  但如今听闻丈夫已经死了的讯息,虽然赵玉琪和顾先成的婚姻早已经名存实亡,可毕竟有夫妻的缘分一场,女儿还是他的骨肉呢,顾家就这么完了,赵玉琪怎么可能淡然处之?

  “妈妈,你怎么啦?”

  顾嫣然挨着母亲坐下,抱着母亲的手臂,青春美少女也隐隐感觉到了母亲的忧伤和彷徨,最近家里出了这么多事,她已经不再是一个贪玩不懂事的了。

  赵玉琪感觉自己的嗓子哽咽的厉害,要不要现在就告诉女儿她父亲的噩耗,她承受得了吗?

  为人母亲,赵玉琪现在唯有女儿一个生存的寄托了,父亲那个层面的政治纠葛她并不感兴趣,而且她也隐隐感觉父亲在丈夫的死上,多少有先知先觉的能力,却最终告诉了她丈夫的死讯,而没有尽力的挽回,这让赵玉琪心灰意冷。

  政治家的勾心斗角她从来都不感兴趣,否则,以她的平台不可能是现在这个成就的。

  婆家陷入了政治漩涡,父亲似乎还自身难保,而夫家更是家破人亡,相依为命的母女俩,必须要重新规划生活了……

  反手将修长柔软的女儿搂紧,赵玉琪亲吻着女儿光洁如玉的前额:“乖女,告诉妈妈,韦小宇有没有欺负过你?”

  顾嫣然完全没有想到母亲居然问出这样的话来,顿时脸红心跳,在母亲博大柔软的胸怀里挣扎,羞涩不堪:“妈——妈,你都说些什么呀,人家还这么小……”

  “丫头,你别动,听妈妈说好吗?”

  赵玉琪一脸凝重,以手代梳,替女儿梳理刘海,望着女儿红润羞美的脸蛋,最后盯着她的丹凤眼问道,“丫头,如果妈妈告诉你,爸爸去国外了,再也不回来了,你会怎么想?”

  顾嫣然出奇的平静,绞着修长的白皙玉指,似乎这个问题早就已经思考过一般,但说出来的话却带着成熟:“妈妈,爸爸是爱我的,我一直都懂……”

  “妈妈没有否定他很爱你啊,”

  赵玉琪感觉自己的眼眶有些湿润了,“可他有他的计划,他不得已的苦衷呀,也许不想打搅我们母女的平静生活,也许他自身有违法乱纪的事情,不得不躲的远远的,我们俩以后就只能相依为命了,嫣然,我们该如何面对呢?你能勇敢地跟妈妈一起努力吗?”

   

  ; 顾嫣然没有立刻点头支持母亲,却突然想到了什么似的,盯着母亲的眼睛惊异地问道:“妈,那么你的工作……”

  赵玉琪欣慰地点了点头,女儿已经不是完全懵懂无知的小姑娘了,已经依稀懂得了社会的严酷:“所以,妈妈为了我的嫣然,为了我们母女的未来,必须要学着建立人情关系了,而韦小宇的妈妈就是陈市长……”

  “你是说……”

  顾嫣然似乎领悟到了母亲刚才提到韦小宇的意图了,顿时又红润了绝美的脸蛋,将螓首钻进母亲丰满柔软的怀里蹭动着,是那么的舒服,那么的安全,“妈,我懂了,可是……我们都还小……”

  说道最后,小的声音几乎抵不可闻了,让赵玉琪不禁在心底叹息:如今的孩子都太早熟了,似乎,都完全不用当母亲的潜移默化了……

  韦小宇要是知道此刻又有一对极品母女花在打他的主意了的话,不知道会不会瞬间发射。

  此刻,他被一对母女花用赤裸的夹在中间,享尽了齐人之福,得意又张狂。

  母女两人的心思变化,他并不是不能猜到几分,眼见方阿姨要说话了,而且肯定是阻止背后这个意外收获的御姐未婚妻,他怎么能够眼看着肥美的鸭子飞了呢?

  所以在女书记开口之际,便更加如暴风骤雨般猛烈地了起来,每一下的,都恨不得全根而入,每一次的抽出,都退到了口上,如此长行程的,怎么不叫高贵美熟妇荡气回肠,语不成句呢?

  他是要让这个成高官全身心享受的愉悦,不让她坏了他的好事,而且,一想到母亲知道了她邪恶的儿子不但征服了她的顶头上司兼派系对手,还收了她的女儿,铁娘子恐怕惊愕的合不拢嘴吧,趁机,自己是不是就可以掏出大鸟,再让母亲大人一品玉箫呢,嘎嘎……

  刘萌儿深深地感受到了韦小宇的力量和疯狂,那刚猛的撞击,的脆响,她真替母亲娇小的身子感到担忧,更替母亲那娇嫩的感到揪心,自己双腿间一股一股的热流从儿里涌出来,甚至在顺着大腿根朝下流淌了。

  “妈,你舒服吗?”

  刘萌儿终于问出了一个她渴望了解的问题,一只手忍不住钻进了他们俩人紧贴的之间,摸到了自己曾经吮吸过的,那柔软弹绵的手感,带着禁忌的异样刺激,御姐激动的浑身发抖。

  “别……嗯嗯嗯……别问啦……”

  方晚秋哀羞欲绝,身为女人,她深知处子之身的女儿,此刻看着她的母亲和一个少年交欢的活色生香的场面,而且还参与其中,一定早就奔流了,可她又毫无办法。

  “萌儿姐,阿姨下面的小嘴在嘬我的鸡鸡呢,一收一缩的,好舒服啊……”

  韦小宇替哀羞的美妇给她的女儿述说体会,感觉背上被两只浑圆尖翘的揉蹭着,上甚至还感觉到了御姐平坦滚烫的下那丛芳草的摩擦,一时间激情万丈,用出了吃奶的劲,来征服身下这具销魂的。

  狂猛的,让方晚秋渐渐忘掉了羞耻,忘掉了自己高贵的身份,忘掉了自己是这个邪恶少年的长辈,她奋力抬起丰臀,回应着少年钢钎的,再也不想压抑自己了,开始狂放地吟叫起来:“小宇……再……快点,快点,深……深一点……阿姨……阿姨要来了……”

  “哦……妈妈……我也好想要了…

  …”

  听着母亲近乎娃一般的索求,刘萌儿一边替母亲感到难为情,同时也刺激的她娇喘咻咻,禁不住抓揉母亲的,用自己的乳鸽在少年汗津津的背部左右上下蹭揉厮磨,还挺起臀髋,用芳草凄凄的处子去摩擦少年结实的,一时间,小小的休息室里充满了迷离不堪的呻吟,此起彼伏。

  听见女儿如此直白的表达,方晚秋心中一边哀叹,一边陷入了癫狂之中,她感觉自己的腰已经快要断了,快要跟不上少年的疯狂节奏了,那极致美妙的还不来到的话,她怕会半途而废了。

  突然,她感觉里疯狂窜动的大猛然传导出一股热辣的力量,渗透进了她的,迅速传遍全身百骸,就像一阵剧烈的狂风,将她漂浮在半空中的灵魂吹拂到了云端,小混蛋舒爽感觉又汇聚到了自己的颈上,绵绵不断地从少年的大上传递回去,这是一种新奇的体验和享受,高贵的美妇人那根绷得紧紧的极乐之弦终于被撑到了极限,即将崩断!

  “小宇小宇……好美……哦哦哦……你是怎么弄的,阿姨要到了,快点快点再快点……用力……”

  方晚秋的索求是那么的紧迫,声音是那么的美妙噬魂,那股奇妙的力量在两人身体里来回反复,她终于朝那缥缈的云端飞升了。

  刘萌儿也紧张起来,她有过多次自渎后的体验,却从来不知道别的女子是怎么的反应,更不可能知道亲生母亲的快感是什么样的。

  现在即将亲眼看见了,她如何不激动难平?

  禁忌的之旅啊,母女共事一男的不堪啊,让被诱惑的欲罢不能了!

  “妈妈,你叫的好诱人啊,真有那么舒服吗妈妈?”

  刘萌儿侧身躺在了母亲身边,直勾勾地盯着母亲的眼睛,伸手替母亲抹去额头和脖子上的香汗,问的是那么的单纯,那么的天真。

  “我……”

  方晚秋用出了最后的力气,紧紧地抱着韦小宇,双腿将他夹的死死的,等待那销魂的一刻到来,再也不忌讳母女的禁忌了,疯狂地叫起来,“是的是的,妈妈好爽好舒服,像一朵云一样要飘起来了,啊——小宇,韦小宇,你弄的阿姨快要死了,要——死——了……”

  韦小宇丹田的星云像泄漏的激光一样,源源不断地钻进了美妇人的体内,收集了一番美妇人体内的阴柔之气又返回来构筑加强星云,在美妇人最后的激亢关头,他飞速地了十几下,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被痉挛抽搐的女书记顶了起来,他再也忍不住了,浓烈的倾泻而出,数十发子弹统统射进了女书记的最深处,他叫了起来:“阿姨我也——啊——”

  但方晚秋已经听不见他的嚎叫了,精力消耗过度的美妇人被强烈的快感送入了晕厥,一股停留在体内的异性星云驻扎在了她的阴潭里,滋润她的身体,但她香汗涔涔的身体还在本能地痉挛着,抽搐着……

  这是惊世骇俗的性,发射完后的韦小宇浑身是汗,惊愕不定地望了望一动不动的美妇人,再望向一脸愕然的御姐刘萌儿。

  刘萌儿手掌捂着自己的酥胸,不可置信地看着母亲被击昏,只有那仍旧在剧烈起伏的酥胸证明了母亲的生命体征,她被眼前的一幕大战震撼了,正好遇到韦小宇投过来的眼神,她再也别不开脸了,似乎自自语,又似乎自告奋勇地喃喃说道:“我也要,我也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