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12章妈,我要嫁给他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刘萌儿一愣,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所做的一切努力,都忽略了母亲此刻羞愧的心境,看着母亲脸上的泪痕,她咬了咬牙,决定用自己的行动来证明,女儿并没有作践嘲弄母亲,更不是在看母亲的笑话,而是在全心全意促成母亲的欢好。

  她站了起来,感觉自己眼眶里泪花在闪动,双手抓住自己的t恤下摆,干脆利落地从头上取下了t恤,她一边看着惊异的韦小宇和母亲,一边义无反顾地双手伸到背后揭开了黑色胸罩的背扣,将一对粉嫩翘美的玉兔大方地展示给了赤裸重叠的二人,并绽放出一朵醉人的羞笑,那样勇敢,那样决绝:“妈,我要嫁给韦小宇。”

  说完如此惊世骇俗的话后,刘萌儿根本不关注母亲和韦小宇的惊愕,开始低下头解开自己的皮带和裤扣,坐回床上,脱下了七分裤,当她将两条修长白净的美腿完全袒露出来时,方晚秋再也忍不住了。

  “萌儿!”

  女书记压制不住心中的惊怒,双手去推压在自己身上的小男人,但韦小宇却纹丝不动,还故意乘机了两下,官摩擦的快感让羞怒的女书记顿时瘫软,推搡的力量化成了软绵绵的欲拒还迎,娥眉还微微蹙着,似乎在忍受强烈的刺激,禁不住用柔绵的嗲怪呵斥这厮,同时去掐韦小宇的手臂,“你……不能停一会啊?”

  此话一出,方晚秋自己也觉得无地自容,女儿立刻扑哧一口笑了起来,胸口两只粉白娇嫩的玉兔顿时跳动起来,青春洋溢的美感,令人羡慕又嫉妒。

  韦小宇的一双色迷迷的眼睛当然不会放过任何引人入胜的美景了,直勾勾地盯着主动求嫁的御姐,他此刻的灵魂都是激动的,每一个毛孔都跳跃着被幸福无端砸中了的激亢。

  莫名其妙地,自己就这么得到了一个未婚妻了么?

  那么自己自然地要好好地仔仔细细地欣赏一下未婚妻的一切了,不管韦家和老娘同不同意,这门亲事究竟能不能以圆满的句号结局,至少现在,他可以心安理得地窥视未婚妻的裸体了。

  更叫人感觉荒唐又刺激的是,自己此刻可是还压着未婚妻的亲妈,硕大的还插在未来丈母娘的里啊!

  咕噜咕噜!他狠狠滴咽了两口口水,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刘萌儿深得方阿姨的真传,面貌五官几乎没有可以挑剔的地方,而且因为青春灵动,时尚豪迈,那眸子里流转的眸光更具野性的魅惑,摄人心魂,叫人血涌。

  御姐的身材不算夸张,却在中规中矩中令人挑不出不是来,是一种完美的搭配,极品的契合。

  无论是两条纤细袅袅的玉臂,还是雪白如玉的美腿,都毫无瑕疵,白净如雪,散发着瓷器般的光辉。

  玉脖细长,锁骨窝性感撩人,最是那胸口两只粉嫩乖巧的翘美玉兔,不似一般女子那般分列于左右胸,而是紧紧地并列在一起,孪生而出,粉雕玉琢,无比的可爱。

  御姐处子的尺寸并不丰盈,却涨勃勃粉嫩嫩饱满丰翘,令人不得不由衷地感到,在这种尺寸之下,已经无法找出更完美的了。

  “小色狼,好看吗?”

  御姐刘萌儿毕竟是受过欧美艺术气息熏陶的女子,一旦做出了决定,尽

  管带着些冲动的不冷静,也能很快进入角色,双手托着自己的一对处子,略带诱惑地捏了捏,那不用触摸也能感受到的弹力和柔软,令人血脉喷张,加上她故意露出的媚态,直让方晚秋感觉自己里的大又粗大了一分。

  “好……好看,你看我都……哆……哆嗦了……”

  韦小宇还不敢当着方晚秋的面去捕捉未婚妻的椒乳,毕竟方晚秋的态度绝对是否定的,不会赞成这门荒唐的亲事,所以他一边意着未婚妻的,一面双手就近抓住了方晚秋的两只雪乳把玩起来,像揉面团一般,亵渎着高贵女官的羞耻,并禽兽一般地用起女书记的来,带着若有若无的“噗嗤噗嗤”的水响声。

  “萌儿!”

  方晚秋已经忘掉了眼泪,初期的羞愧和绝望被眼前和谐的场面所感染了,两个新时代的后辈在她的眼前展示另类的幸福,同是从京城出来的红色后代,比一般家庭的孩子见识过听闻过更多离奇的事情,他们能将如此大事视如儿戏便不难理解了,可方晚秋身为此间唯一的长辈,而且是大权在握的部级女官,她怎么可能保持清净的心境啊?自己已经为老不尊了,还要被后辈唾弃么?

  她呵斥女儿,但女儿不为所动,似乎咬定青山不放松的架势,今天一定要挑战人伦和道德的底线一般坚决。

  要是换了平时,方晚秋不信自己降服不了自己的女儿,可今天先错在她自己,做出这样伤风败俗的事情来,被女儿逮住了现场,她怎么有脸去真的呵斥女儿啊?

  可她又怎么能任由两个离经叛道的后辈在自己面前互相挑逗诱惑呢?

  她深深地了解到了女儿的意图,女儿是以清白之躯风险给正在和自己欢爱的韦小宇,换取她这个不自尊自爱的母亲释怀的,身为人母,她不能允许这样的丑事发生。

  她只好将满腔的纠结发泄到韦小宇身上。可这厮的邪恶简直是无敌的,非但不替她这个大情人排忧解难,还火上浇油,用大继续她的,摩擦她脆弱的官,进一步地挑逗她的,撩拨她的羞愧,有那么一刻,她简直都不要活了!

  “小宇!”

  女书记让自己的声音听起来很威严,同时去拨弄他把玩自己的坏手,却不知道,自己奋力做这些事想要挽救那么一丝丝颜面,却引发了更加羞耻的后果。

  “在!”

  韦小宇应声答道,色迷迷的眼睛却更加邪恶了,不无销魂地赞道,“阿姨,你夹的我好紧啊,舒服极了……”

  啪!刘萌儿不服气了,更看不下去了,这厮也太得意忘形了吧,几巴掌拍在他的上,替母亲训斥他:“不准嘲笑我妈妈,当心我叫你生不如死!”

  “啊……哦……”

  韦小宇被拍的夸张地呻吟起来,一脸陶醉,起落的速度和深度都加强了,趴到女书记身上,去亲吻舔舐她细长的脖子,噗嗤噗嗤的水响声在房间里奏鸣起来。

  “啊……萌儿你……哦……”

  方晚秋真是羞闷不已,女儿看似在帮自己,可她每拍一下韦小宇的,韦小宇这厮就趁机插自己一下,那羞耻的春水响声,简直叫她羞的恨不得扒开地缝逃走,怪异的快感在攀升中,她情不自禁地

  呻吟起来,尽管咬紧了银牙,声声娇啼仍旧迸发了出来,“嗯……嗯……嗯……”

  看着母亲蹙着眉头在嗓子里低吟,紧闭着樱唇和眼眸,似乎不堪承受此刻的快感,刘萌儿感觉自己早就淋淋的里又淌出了一股黏黏的热流,粉红的也挺立了起来,隐隐发胀,浑身洋溢着奔腾的热血,她莫名其妙地站起来,走到门框边开了灯。

  顿时,小小的休息室里一览无余了,所有的羞涩和耻辱都无处遁形了。

  方晚秋沉浸在绝望的快感之中,也懒得去呵斥不听话的女儿了,一双柔臂挂在韦小宇的脖子上,双腿也不顾羞耻地再次圈住了少年的腰,无法挽回,就顺应环境吧,脸都丢了,自尊也没有了,沉浸官场多年的女书记可不会做无用功,矫情造作地再去挽救什么了。

  的水声,母亲隐忍不禁的呻吟声,邪恶少年的喘息声,舔舐声,交织在一起,刘萌儿感觉自己的手都在颤抖。

  回忆之前混乱的场面,母亲的羞愧绝望,自己的忐忑冲动,暗暗后怕。

  要是刚才有一丝不慎,恐怕就不是此刻这样和谐的场景了。

  但尽管如此,母亲也似乎消除了顾虑,在平静地享受,可她了解自己的母亲,她不是那么轻易能被左右思想的人,还不知道会有什么不可预知的后果在等着自己呢。

  从的两人身后,她能清晰地看到韦小宇大的不像话的在自己母亲的里快速地有节律地着,发出叽呱叽呱的水声,每一次的,都将母亲周围的肉带了进去,陷入许多,她真替母亲感到心惊肉跳,那么大,在母亲的小里进出,真的不酸胀难受么?

  那巨大的每一次的抽出,都带出了一圈鲜红的翻出,一股黏稠的流淌下去,在母亲褐色的菊蕾上汇聚起来,看的御姐娇喘微微。

  最是少年那丑陋的大,毛草密布,卵形的沉甸甸的,在母亲的菊蕾上拍打着,一丝丝被沾在了他的上,拉出连绵不断的丝线,多么靡啊!

  御姐感觉自己的脸滚烫,心鹿都跳到了嗓子上,未经人事的儿流出了更多黏稠的热流,那颗俗称的豆豆更是突突跳动不止,这比看h片不知道刺激多少倍啊!

  她无力地倚靠在门框上,一只手轻柔地捏着自己粉嫩的玉兔,一只手情不自禁地贴着紧绷的向下,隔着湿漉漉的底襟,就着润滑黏稠的,纤细的手指按在那颗调皮的豆豆上左右上下揉动起来,顿时,那熟悉的电流瞬间传遍了全身,她禁不住哆嗉了一下,一声若有如无的呻吟传了出来:“嘤咛……”

  眼睁睁地看着那粗硬的子猛烈地着母亲的,那里可是自己曾经诞生的地方啊,现在居然被一个无耻的家伙霸占着,羞辱着,弄着,御姐缓缓地迈动了步子,今日恐怕是自己见识到的世间最羞耻的场面了,还有比这更羞耻荒唐的事情吗?

  就算自己和这厮完成了夫妻洞房的美事,也不能跟眼睁睁地看着亲生母亲被男人弄更羞耻了吧?

  她突然很想要了,一切的羞耻和道德顾忌已经不复存在了,就像以前自己喝醉了酒一样,那种强烈的身理需求变的那么的势不可挡了!

  她想和母亲,享受这销魂的之美,就在今天,就在母亲的办公室套间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