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06章市委大楼里的风流事5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个臭小子怎么还没有上来,该不是猜到了自己的心思而在摆谱吧?

  西京市市委书记方晚秋将自己热燥的身子丢到沙发上,心底暗暗嗔怪着,一想到自己位高权重,却还要为一个邪恶少年牵肠挂肚望眼欲穿就鄙夷自己,此刻的自己简直都成了一个饥渴难耐的放荡女人了……

  可越是鄙夷自己,越不能扑灭心中燃烧的那团欲火,和一个少年鬼混,是一件多少刺激又荒唐的事情啊,而恰恰人类的神经,就是经不住这样荒唐刺激的折磨。

  就这一次了,无论如何不能再有下一次了,纸是包不住火的,最近陈飞扬意气风发,改革激进派抢权夺利的脚步越来越快了,而自己所在改革保守派里几个大佬已经颇为不满了,正在准备对激进派展开一定的阻击,这次自己借进京的机会,派系里的大佬们就是要跟自己讨论衡量是否跟梁系合作的事情。

  梁系骨干梁仲英即将出任西京党群专职副书记,成为西京第三号人物,三个女人一台戏,不知道自己这个班长能不能镇住局势。

  明年初,就是换届了,各系派都在全力争取自己的利益,而改革激进派如今咄咄逼人的态势,让别的派系都颇为忌惮,也都在暗暗较劲下绊子,却不能达成真正的联合起来……

  桌上的手机在震动着,方晚秋没想到自己居然从沙发上弹了起来,几步过去拿起手机一看,是女儿刘萌儿的来电。

  “喂,萌儿,有事吗?”

  方晚秋对自己这个女儿最近生疏了起来,盖因为她发现了母亲跟一个邪恶少年的丑陋勾当,身为母亲的自己不洁身自好,使得她在愧对女儿和丈夫,自然气短了一截。

  “妈,我跟你一起回京城玩一趟吧,反正店面还在装修,以后就要忙了没机会了……”

  “这事就不要征求妈的意见了吧,你自己决定就行了啊。”

  “妈,你别这样好不好啊,我都说我没有介意了,你心中还芥蒂那事,你让女儿反倒难过了……”

  “好了,萌儿,别说了,妈羞愧……”

  “我真后悔,不该揭穿……”

  “还有别的事吗,妈手头还有些工作……”

  “那……妈你忙吧,你一直也永远都是我敬佩的母亲,女儿以你为傲。”

  方晚秋盯着嘟嘟传来忙音的手机,久久放不下去……

  刘萌儿愣愣地盯着窗外枝头上的麻雀,有一个大胆疯狂的念头在她的心底盘旋:色诱韦小宇,和母亲赤诚相见,能不能消除母亲心中的阴影和芥蒂呢?

  如果韦小宇这厮能知道一对性格鲜明的母女在打他的主意的话,不知道会不会兴奋的晕厥过去,不过,此刻的他已经快要晕厥过去了。

  徐逸秋已经算是完全看透了这个小色狼了,总是要做出令人最难堪的事情来他才高兴,罢了,都跟他这样了,还能顾忌什么呢?反正没有旁人,就放荡一次吧。

  “是啊,不敢了么?别以为我不晓得,你刚才差点就缴械了,还说什么换姿势,咯咯……呀,轻点呀小色狼,痛呀……”

   

  ; “秋姐你……”

  韦小宇恼羞成怒,双手死死地抓捏着秋姐的两瓣,将大抵在秋姐的小菊花上用力一顶,他并不是想要今天采摘秋姐的菊花,不过是被说中了难堪要教训吓唬一下秋姐罢了。

  感觉小菊眼受到攻击,因为有春水的润滑,徐逸秋并没有感觉多么难受疼痛,而且居然有些隐隐的酸胀的痒痒,她连忙夹紧了双臀,阻止那硕大的给自己的菊花:“不行的,绝对不可以的小色狼,我不是你芳姐,我接受不了……”

  韦小宇趴到秋姐玉背上,双手从她腋下伸过去分别抓住了一只丰满捏揉起来,大顺着股沟下滑,终于抵在了一个凹陷的小坑里,他轻柔地一顶,大便顺利地在充沛爱水的滋润下进入了少妇的,势如破竹,插到了:“秋姐,你的小真紧真软啊,水水儿这么多,好舒服啊,我进来了就不想出去了呢……”

  徐逸秋又感受到了那种满满的充实感,胀满感,身心都陷入了美美的享受之中,娇喘着说道:“你怎么这么邪恶啊……总要说这……哦……些叫人羞耻……的昏话……啊,轻点……太深了……”

  “嘿嘿,秋姐不喜欢我邪恶吗?不是男人越坏女人越爱么?”

  “呸,你也算是男人么?不就是一个小屁孩罢了……啊,别……秋姐错了……”

  韦小宇动了起来,双手抓捏着少妇的,火热的大在少妇的里进进出出忙碌起来:“被小屁孩逼是不是感觉很刺激啊,秋姐,过不过瘾?”

  少妇撅着的跟瓷器一样细腻润泽,充满了丰美的弹力,每一下的撞击,都有一波迷人的臀浪朝前滚去,消失在她纤细的腰肢里,越发的诱惑着韦小宇卖力弄。

  “嗯……真……美……”

  少妇光着身子,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撅着羞耻的姿势,扭腰摆臀,哼哼唧唧,呻呻吟吟,完全不顾自己是一个端庄贤淑的有夫之妇,更忘记了自己是一个女官员,她迷失在了里,迷失在了被一个少年的大弄之中,她说出了她的渴望,“小宇,给姐一个孩子……求你了……”

  父亲?当父亲?韦小宇也不止一次这样幻想过,可自己还是个不折不扣的孩子,怎么给别人当父亲啊?

  可这是心爱的秋姐的要求,如果不是因为她想要个孩子,自己还不到她这样销魂的小呢,他只能“勉为其难”地满足少妇的请求了,是男人就要当父亲的嘛,不就是早一点迟一点罢了。

  “秋姐,你放心好了,我会给你一个大胖小子的,我会圆你当母亲的梦想的,我会把你的小射的满满的,最好生出双胞胎,龙凤胎好不好?”

  说着,韦小宇越干越爽,越觉得刺激强大。

  他已经不满足于追求单纯的了,如此端庄贤淑又知性权重的少妇,可不是一般人能降服得了的,而且还能如此百依百顺地将全身心都附在他身上,他有无边的幸福,更有强烈的责任感,要给她快乐,给她满足,圆她母爱的夙愿。

  他开始追求的变化了。

  在他猛烈地激情四溢地了几百下之后,突然将抽到,就在少妇扭腰摆臀渴望被的关头,又猛地一插到底,欢喜的少妇娇躯剧烈颤抖。

  几十下之

  后,他干脆将完全抽出来,用湿漉漉的大抵在少妇的股沟和菊花上厮磨乱戳一阵后,又捅入她的。

  少妇感受着少年的宠爱,觉得新鲜,时而快如闪电,大气磅礴,时而慢如龟爬,慢条斯理,她真是大长见识了,享受到了男女的诸多好处和美妙,此刻是她至少在上已经完全被少年征服了,不禁又抒发自己的感受来:“小宇……你真行……一次比一次让姐更舒服了……我……我感觉我快……离不开你了……”

  “是离不开韦小宇这个人呢,还是离不开韦小宇这根大你的小呢?”??这些荡的字眼,又一次将少妇的知性击的粉碎,她的端庄,她的雅致,都被,,,这些字眼亵渎了,但她却一点也说不出厌恶的话来。

  “只要你给姐一个孩子……姐……姐就一辈子让你……让你……啊啊……”

  说出如此词来,少妇立刻受不了这种刺激,发出哭泣般的娇啼来,娇躯猛地绷紧了,即将来临,她又要了。

  她是个端庄贤淑的少妇,高雅知性,以前想到,都是用文雅的词汇,比如云雨,欢爱,,,房事,绝不能接受“”“干”这样的字眼。

  可自从和小男人成了好事之后,她总是听到这样粗俗不堪的市井俚语,而现在她听着这些粗俗的词汇,不但没有了反感,反而感觉十分刺激,也很有味道,富有内涵,恰到好处,十分形象。

  小男人正在自己,而她,正在挨,被一根粗大无比的超级大着瘙痒的小,天啦,谁叫自己是女人呢,没有那么个丑陋又令人心颤的大呢……

  韦小宇到少妇终于吐出了“”这个字眼,瞬间便激动的控制不住了,抓紧时间猛烈地了几十下,再也把持不住,喷:“秋姐,我!”

  少妇也正处在潮喷的临界点,突然感觉小深处的大猛地暴涨,狠狠滴喷射出一股强有力的来,击打在她的宫颈上,触发了她潮喷的按钮,她一面大大地分开双腿,一面感受着除了的滚烫之外,还隐隐有一股新鲜的力量在钻进她的自宫,从扩散开去,溢满全身四肢百骸,从来没有过的舒畅,就像极乐死一般,无法用语形容。

  “啊——”

  徐逸秋被这种极乐的体验几乎窒息了,不顾一切地起来,小里还塞着一条发射的,她就了,而且是超过以往任何一次的猛烈,一道淡黄色的水柱,从她的丛中喷,击打在地板上,水花四溅……

  资料室里装模作样看书的方芸儿被斜对门徐逸秋办公室里的一声高亢的啼叫吓的从椅子上弹了起来,心底首先就想到了,一定是韦小宇那个邪恶的纨绔子肯定兽性大发,对高雅端庄的徐逸秋做出了惨绝人寰的无耻勾当,她有责任和义务去解救姑妈的秘书。

  女保镖一个箭步冲出了资料室,再一个弹射来到了徐逸秋的办公室门口,举手就要敲门,突然想到,这可是在市委大楼里呢,几米外就是市委书记姑妈的办公室啊,一旦徐逸秋办公室的丑行被揭发,虽然能抓到韦小宇那个千刀杀的小混蛋的丑行,可也要败坏徐逸秋的名誉啊!

  犹豫之际,女保镖被好奇心所驱使,将耳朵贴到门板上聆听,紧张的面色渐渐滋润潮红,返身就要逃走,可脚下却像生了根一般抬不动,而且像灌了铅一般沉重,最后一双手情不自禁地捧住了自己潮红发烫的脸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