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04章市委大楼里的风流事3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委书记方晚秋在自己的座位上已经呆不住了,随着时间一秒一秒地过去,感觉韦小宇那个小没良心的一步步地靠近自己,离自己已经开始舒缓发热的身体越来越近了,她站起身来,在庄严肃穆的办公室里来回踱步。

  办公桌上,有两面交叉着的小红旗,一面是镰刀斧头的党旗,一面是五星红旗的国旗,而自己却在舒张着空虚寂寞的身子等待一个邪恶少年的到来,这荒唐可耻的反差念头,让很强的党性武装的正部级女高官脸颊发烧。

  但她表情依旧,不以荒谬的思想矛盾而动容,她是拿得起放得下的女高官,西京之地就是她的天下,她是太上女皇,为党为国辛勤劳的公仆,难道满足一下自己的身理需要也是大恶不赦吗?

  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是人类原始的,是基本的需求,是她能以更饱满的积极情绪投身到党国事业中去的保证!

  “扑哧……”

  她被自己心中强词夺理的辩解逗的笑了起来,眼眸禁不住朝自己套间休息室的门望了一眼,长长地舒缓着压抑的气息,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更告诫着自己:一会那个小没良心的到了,一定会挑逗自己,自己一定要沉得住气,不被他的糖衣炮弹和巨大肉炮所蛊惑了,诱惑了,而自己要有女皇的样子,将事情的发展进程牢牢地掌控在自己的手中,顺着自己的喜好和思路发展,不能让一个少年牵着鼻子走的路程……

  咦,这个小没良心的怎么还没有到?

  部级女高官已经隐隐感觉自己的在变硬了,儿已经变得火热,似乎在冒着热气,一丝丝液流在渗出……可恶的小混蛋,你姗姗来迟,这算是在间接地挑逗阿姨么?

  可恶……

  方晚秋不知道的是,可恶的小混蛋正在一房之隔的办公室里,对她这个部级女高官的秘书进行着无耻的撩拨。

  “秋姐,你说什么呀,再说一次好吗?求你了,我想听你主动说要啊……”

  韦着话,大在花瓣之间上下划动,沾满了女官员里流淌出来的春水,始终在洞口徘徊,就是不一触而就。

  这种无耻的勾当,折磨的徐逸秋又羞又急又恨,但要叫她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出“我要”更不是她的性格所能做到的,澎湃之下,禁不住用玉掌在韦小宇的光上羞恨地拍了一记,同时用自己肥嫩的朝前一挺,似乎是用小嘴去叼小男人的肉肠一般,其渴望的程度简直令人心醉啊!

  韦小宇知道不能再挑逗秋姐了,不然效果恐怕会适得其反,亲吻着少妇娇嫩的脖子,嗅着她迷人的体香,讨好道:“秋姐,那我就进去了咯……”!这个字眼,听在端庄知性的徐逸秋耳朵里,无疑跟诱奸的效果差不多,但她不能也不敢说一句话,甚至一个字,否则以后都可能成为这个小男人取笑自己的凭证和借口。

  啪!少妇副秘书长没有再矜持,玉掌又在少年的光上拍了一记,正好韦小宇的大抵在她的唇瓣之间,似乎应声而入。

  “哦……”

  硕大的,犹如鹅蛋般大小,坚硬无比,冲破了她紧窄的进入了她瘙痒的,舒服的少妇紧紧地拥着少年,迸发出一声满足而欢快的娇啼,娇躯剧烈地颤抖着,表达着她激情的渴望终于得到了一丝籍慰,那满满的充实感,如铁的坚硬质感,破开身体的满足感,直让这个值得怜悯的少妇清泪盈眶。

  “哇……”

  韦小宇也激动的浑身发抖,大进入了一个温暖湿腻的紧窄羊肠小道,像婴儿的小嘴包裹住了一半,像技巧的小手握住了一般,爽的他真想大声喊出来。

  但他不能呐喊,这是秋姐的办公室,是庄严的市委办公

  大楼,他不能因为自己的一时之快而毁坏了秋姐的声誉。

  他双手紧紧地抓着少妇丰隆的香臀,将一分一分地朝少妇湿滑的里戳去,那一圈圈时紧时松的媚肉包裹着他,诱惑着他勇往直前,一插到底。

  少妇娇喘着,承受这渴望已久的充实感,那满满当当的终于得到了填充,微微酸楚的肿胀感代替了挠心挠肺的瘙痒,她欢畅地调动里面的媚肉,贪婪地享受着这一刻的无尽快感,爱由心生,小坏蛋投之以桃,她也要报之以李,说一点他喜欢听的话儿,让他得到他应该得到的满意。

  她颤栗着轻启朱唇,凑在少年的耳朵上娇婉地说着:“好……大……好舒服……”

  “是爽还是舒服啊?”

  韦小宇立刻就像被打了鸡血一般,感觉里那团流转的星云骤然暴涨,像小宇宙一般扩散开来,又汇聚成一道能量流注入了。

  徐逸秋只感觉自己小小的里那条坚硬的大突然又大了一分,使得她都感觉到了一丝酸楚的痛觉,但接踵而来的是更加充实的满足感,就像挑逗出了她的瘙痒,又能在一瞬间消失无踪,如此反复之下,她的一颗心儿都几乎要跳出嗓子了:“爽……真爽……哦……动……动一动嘛……”

  如此羞耻的话,从端庄知性的女官员口中说出来,证明的浪潮已经将她的所有羞涩压倒了掩盖了。

  韦小宇双手搂着坐在桌沿上的迷离少妇,一手勾着她的腰肢,一手在她的玉背上抚摸着,爱抚着,来到了丰隆的上,多肉,肥美,感觉销魂。

  他开始有节律地起来,让大在少妇的里抽动滑动,摩擦出爱的火花,感受着少妇八爪鱼一般纠缠在他身上的亲昵和渴望。

  他亲她的脖子,咬她的耳朵,抓揉她的翘臀,听着少妇越来越剧烈急促的喘息声,绷的越来越紧的娇躯,韦小宇开始用力地耕耘饥渴的少妇了。

  同时,一只手转到了少妇的胸口,抓住一只高高鼓鼓的肥兔搓揉,抓捏,那弹软的沉甸甸的,给了他更多爱的:“秋姐,让我看看你的眼睛吧,我想看看你动情的模样……”

  “你……嗯嗯……怎么……这么多要……求啊……”

  徐逸秋的空虚一旦被填满,矜持含蓄也跟着的步姿走了,酥胸被抓揉,被弄,这一切羞人的勾当,在这一刻都是那么的美妙,能带给她美好的享受,而出来的挑逗的话,又是如此叫人哀羞交加,却也愿意丢下矜持配合他,便将自己如丝的媚眼让他瞧,甚至都没有刻意去掩饰自己的和情动。

  这可能是自己孩子的父亲呢,自己还用掩饰自己么?

  韦小宇看着美丽的少妇,一刻也没有停止,甚至更加用力动情了。

  羞媚的眼眸荡漾着如潭的春水,高高挺挺的鼻梁上布着几粒细密的香汗,春红如坨,银牙羞媚地半咬着朱唇,鼻息咻咻,似笑带欲,令人癫狂啊!

  “秋姐,你真美,我都有点舍不得你了呢……”

  “嘤咛……”

  徐逸秋再次将自己羞媚的面容藏到小男人的脖子上,情不自禁地用柔荑去抓捏他的光,“不准说……”

  “那我要说什么呢,说干,说日?”

  韦小宇双手开始兜着少妇多肉却绝对不腻的丰臀,让大三浅一深地她湿漉漉的,却要尽量不发出肉与肉撞击的声音,力度把握的恰到好处,技巧越来越纯熟。

  “讨厌……”

  徐逸秋被小男人三浅一深的弄的神思涣散,但娇羞不胜之下说出来的话仍旧充满了矜持的良淑,“要说

  ‘爱’……小宇在爱姐姐……”

  “额不行,就是,是日,小宇在秋姐的小妹儿,在日秋姐,这样才带劲……”

  韦小宇将无耻和邪恶发挥到了极致,“我韦小宇好幸福,居然能在市委大楼里我的爱人,在她的办公桌上她的小,哇,好爽啊……”

  “不要……不要这样说……”

  尽管徐逸秋被韦小宇戳中了顾忌的羞耻感,却没有一点点胆怯,反而更加受到了怪异的刺激,越发的疯狂了一些,主动去亲吻韦小宇的肩头,爱抚他厚实的背部,自己的腰肢,用自己娇嫩的儿去小男人的大,一次次地用身体去感受小男人的热情和,她能为品尝到如此另类的大感到窃喜,癫狂,“哦……小宇……秋姐好舒……服……啊,怎么啦?”

  韦小宇心头想起了龙姨的告诫,他矛盾着,不知道自己现在和秋姐发生关系之后,自己算不算破戒了,对自己以后的身体有没有损害。

  但少妇如此奔放,挥洒着激情,自己难道能半途而废吗?

  他突然停了下来,让大浸泡在少妇温暖的里,盯着少妇疑问的眼睛请求道:“秋姐,说‘小宇你的姐姐好爽’,好不好啊?”

  “不要,不好,我不会说的……”

  徐逸秋无边的羞涩写在了脸上,羞媚的眸子里全是羞急的嗲怨,柔荑掐着少年的背,双腿更是紧紧地夹着他的腰,似乎要将自己的哀羞全部表达出来。

  “秋姐,求你了啊,秋姐,好秋姐啊,我又不会跟别人说的,你担心什么呀,难道你一点也不喜欢我吗?”

  他一边无耻地“威胁”女官员,一边强忍着冲动居然一点点地要拔出大。

  感受到里满满地充实开始恢复空虚,那巨大的在逃离自己的,端庄的少妇知道少年不过是在逼她就范说那种想想都羞死人的话,再加上少年一幅哀求的模样实则坏透了的嘴脸,徐逸秋真是百般无奈,破天荒地撒娇般扭动自己的腰肢,感受那大还在自己的里的真实,一把紧紧地搂着少年的脖子,娇喘微微,欲罢不能地企图蒙混过关:“小色狼,要不……这次饶了秋姐……下……下次秋姐就……依你的……”

  韦小宇的大被秋姐娇嫩的浸泡着,轻柔地吮吸着,他差点都忍不住又要发动新一轮的进攻了。

  但听得出也看得出,秋姐不过是在等待自己的再次软语相求,就会满足他的邪念的。

  “秋姐,求你啦,说几句话就这么难吗?”

  他猛地抽出,双手推举着少妇的两条修长性感美腿,将她最羞美的完全曝露出来,一口亲了上去。

  “呀……”

  少妇双手连忙撑在身后才没有躺下去,被小男人分开了大腿,将最羞的完全展示给了他,而且还就着她充沛的吮吸的她的唇瓣,她的小豆豆,无边的再次被推向了云端,她迷离不堪地投降了,“小宇……小色狼……别……别舔了,……吧,秋姐……”

  韦小宇简直受不了了,立刻放下少妇雪白丰腴的双腿,扶着大,将湿漉漉的大抵在那泥泞不堪的口上,一挺腰,听见“噗嗤”一声,紫黑色血管暴起的大立刻没入了一大半,双手抓着少妇的两只饱满,就紧锣密鼓地起来:“秋姐,秋姐你真是太好了,我爱死你了……”

  “爱我就……我吧……”

  徐逸秋情不自禁地说出了如此颠覆她端庄形象的情话来,顿时被自己的话挑逗刺激的摆动起螓首,双手拉着少年的手臂,丰厚的肉臀支撑着自己的身子,朝少年的腰肢,用自己的主动而狂野地少年的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