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03章市委大楼里的风流事2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市长陈飞扬在书记碰头会后,赶到了芙蓉镇,参加世界五百强企业,加拿大lk公司落户北城区芙蓉镇经济开发区的奠基仪式。

  其实,就算是lk公司来头很大,进驻西京市的意义也相当重大,但也用不着副部级的高官西京市市长亲自参加的,分管工业和商业的副市长参加就已经达到规格了,但陈飞扬却要亲自参加,还是因为lk的落户,有新任镇长冯新民的莫大功劳,而且冯新民又是陈飞扬一手提拔,算是自己人,需要给自己人长脸,顺便告诉区里和镇里,冯新民有她这个市长撑腰,企图想给他下绊子的人最好先掂量掂量。

  冰山美人陈若烟车技不凡,载着市长陈飞扬和市长大秘,市政府办公厅副秘书长兼副主任楚芸香,以及办公厅秘书科分拨的一个女翻译三人平稳到达了芙蓉镇经济开发区,区镇以及开发区管委会三级班子主要领导早已经翘首期盼。

  虽然美女铁娘子市长出任西京已经几个月了,但大多数不够级别的各级官员都是只闻其名未见其名,基本上都是在电视里见过其风采。

  今日美女市长莅临开发区,在大多数为官者都为男性的天朝,多少人企盼亲眼得见凤毛麟角的美女高官的心愿,终于得到了满足,而陈飞扬一行又掐准时间到达,真是调足了众男女粉丝的胃口。

  没有警车开道,陈飞扬的黑色奥迪打头,市政府保卫科的帕萨特紧随其后;没有特权,陈若烟将奥迪停在了一片新区管委会停车场的最边上,一行人才陆续推开车门走下来。

  早就等在管委会大门口停车位虚位以待的众多官员顿时发愣,还是冯新民反应最快,也不管区委和区政府的头头脑脑了,更没有顾忌镇委书记鄙夷的目光,首当其冲快步迎了过去,在他心目中,美女市长才是他真正的领导。

  但陈飞扬微微蹙眉地望着冯新民意气风发地迎上来,用只有她自己和楚芸香以及冯新民能听得见的声音严肃地告诫道:“小冯,你还需要沉稳一点。”

  冯新民满脸的喜色顿时一挫,继而恭敬地颇为艺术地将伸出去的手一挥,侧身向着不远处一群金发碧眼的外国投资者朗声说道:“市长,欢迎莅临……”

  然后陈飞扬带领着一众官员朝lk公司迎上去……

  另一方面,韦小宇正在西京市办公厅副秘书长的办公室里“恐吓”这个年轻的少妇女高官,时间有限,一切从简从激烈。

  他已经解开了皮带,半分钟之内就将自己脱了精光,健壮的身材,硕大紫红的,是那样的性感,那样的无耻。

  徐逸秋只瞟了一眼那根超级大,就羞不自胜地别了眼睛:“每次……每次都吓……人……”

  “嘿嘿,秋姐的小妹妹恐怕更喜欢他呢,是不是啊,秋姐,让我来问问你的小妹妹好不好?”

  韦着,就半蹲下去,瞅着两条丰腴雪白的大腿尽头,那胀鼓鼓的像肉包子的幽谷,口水都要流出来了。

  “别弄……那么多花样了……”

  徐逸秋见这小子对自己最羞密的部位充满了兽性的渴望,尤其是他那双绿油油的眼睛,就像饿狼一样,更像一双忒坏的贼手在拨弄她的花瓣一般,撩拨的她春心激荡不已。

  听着徐逸秋如此说法,韦小宇知道她是在羞涩地提醒自己快一点,要干嘛就利索点,一会

  市委书记方晚秋还要见呢,但羞涩的少妇是不是也在表达另一层意思呢:小混蛋,秋姐想要你了,来呀,给秋姐……

  想到此,韦小宇盯着两条白花花的大腿尽头那胀鼓鼓的肉馒头,春水已经流淌出来了,浸润了白色的底襟,里面隐约呈现出黑黝黝的芳草印迹,一道肥美的竖着的小嘴轮廓都大体曝露了出来,看的他鸡动难耐:“秋姐,你的小妹妹想要大了是不是啊?来来来,张开你的双腿,让我好好欣赏一下你的小妹儿,你这么美丽含蓄,小妹儿应该也是最美的吧?”

  说着,就双手抚摸着徐逸秋平滑丰腴的大腿试着用力分开。

  徐逸秋敏感的大腿内侧被小男人爱抚着,麻麻酥酥的,每一寸的抚摸似乎都摸揉在她的心尖上一般撩人,感觉里一缕一缕的完全控制不住地流淌出来,如此明亮庄严的办公室里,视线如此之好,自己的所有羞涩和羞耻都无处遁形,被少年看的一清二楚,简直羞的她无地自容,却又欲罢不能。

  也许,这个邪恶的小男人就会是自己孩子的父亲呢,想想就令含蓄知性又端庄温良的少妇女官员升腾起奇妙的冲动来,轻抬丰臀,让小男人轻易地脱下了她被湿润了的。

  但应该是嗓眼里还是要表达自己的羞涩的:“不要……不要……不好……”

  不过她的婉拒和反抗的无力的,甚至欲拒还迎,十分微弱,韦小宇毫不费力地打开了她丰腴性感的雪白大腿,眼珠子都几乎要夺眶而出了,一眨不眨地望着那最美的风景。

  只见雪白的一片平坦的下面,黑森森的是一丛芳草,黑白映衬,色调分明而性感,绒毛卷曲而精致,一根根发亮,包围着肥嫩的。

  微微隆起,两个肉片合成的一条缝隙此时微微打开着,粉色的,嫩嫩的,下边诱人的小口正流着口水呢,将微褐色的菊花都弄湿了。那菊花也同样娇小,细嫩,令人惊艳的一圈皱肉辐射开去。

  多么美丽的啊,即使凑上去吮吸,也不会令人反感的。

  韦小宇看得双眼发直,露出兽性的光芒,激动的几乎要嗷嗷叫,双手并用,推开了徐逸秋的胸罩,顿时,两团白花花的饱满便跳了出来,荡漾着沉甸甸的乳浪,特别是两颗嫣红的已经高高挺立,昭示着少妇已经全身心地准备好了要与他共赴极乐的高峰了。

  徐逸秋羞得恨不得捂起脸来,她知道韦小宇这个小混蛋已经窥探到了她的渴望,她最隐密的地方这算是第一次被一个异性如此看的仔细清楚,她羞得说不出话来,想并上腿遮住自己的羞涩却也做不到。

  韦小宇由衷地称赞道:“秋姐,你这小妹儿长得跟你漂亮的脸蛋一样好看,我爱死你了。”

  “瞎说,这里……有什么好看的,又脏又丑……啊哦……”

  韦小宇已经将她的两条玉腿分得大开,然后兴高彩烈地俯,把嘴凑了上去,他把全部的热情和激情都倾注在心爱的少妇的。

  他用手指拨弄着红润挺立的小豆豆,那是很娇嫩的一个点。他伸长舌头,在她的花瓣上津津有味地舔着,不放过一个角落,偶尔还用嘴夹一下。那新鲜的感觉,以及少妇的气息使他发狂。他象吃面条一样,大口吸着,亲着,品着,轻咬着,发出嘶嘶的吮吸声,象是发了疯。

  他有时还把舌头伸进沟缝里划动,戳,这一系列的动作使徐逸秋难受的要命,浑身颤抖。她受到的刺激之

  大是可想而知的,双手使劲抓着办公桌的桌沿,腰使劲扭着,红唇张开,压抑而娇婉地啼叫着:“小宇……那里脏,不要再舔了,再舔下去,我都喘不过气了……来嘛,快点,时间都过去好久了……”

  韦小宇自然不会轻易放弃,他抬起湿淋淋的嘴,说道:“好秋姐,既然是玩嘛,那就要玩个痛快,我可不会敷衍了事的,一定要让我的秋姐爽歪歪呀,让自己的女人享受到快乐的真谛,才是真正的好男人嘛,你说是不是?而且你这里不脏,香甜得不得了,是我吃到的最好的大餐呢,啊呜……啵啵,嘶嘶……”

  徐逸秋颤抖着,爱水流个一塌糊涂,她被吮吸的全身都发软,那滋味儿真是又痒又舒服,她感觉自己全身的毛孔都打开了,似乎唯有小坏蛋那根粗大的子才能消除她浑身的瘙痒一般,却说不出口。

  韦小宇自己也受不了了,又在她的菊花上亲了几口,亲得菊花直收缩。然后他直起身,两眼发红地瞅着女官员说道:“秋姐,准备好了吗,我要你咯?”

  徐逸秋半睁半闭着美目,羞婉万端:“你干嘛要说出来呀……都羞死人了……要干嘛我还能阻止你么?”

  韦小宇趴上去,双手揉捏着少妇的两只丰满,亲吻着她羞怯滚烫的俏脸,说道:“不说出来,不能表达我的激情啊秋姐,再说了,我最想看你害羞的表情了,简直是世间最美妙的画卷呢,嘿嘿……”

  说着话,手持,将大顶在湿漉漉的口上,拨弄着那两片充血红肿的玉瓣,感受着少妇的在主动地厮磨自己的,心底更加得意又张狂了。

  感受着少年的巨大和坚硬,少妇的心都提到了嗓子上了,里已经痒痒的难以忍受了,可这个的好“让自己的女人快乐是男人的责任”可他却不住地挑逗自己的而不立刻进去填补她的空虚,给她充实的感觉,真是个小坏蛋。

  既然这已经不是第一次跟他水融了,少妇已经被烧坏了思想,一双柔臂紧紧地勾着小男人的脖子,用自己发胀的酥胸去蹭他结实的胸口,两条修长的丰腴美腿夹着他的腰和,同时用自己肥美湿漉漉的朝他套去,两人的第一次单独欢爱,她不想再顾忌羞耻了。

  “小宇……”

  她几乎是用银牙咬着他的耳朵,像是在埋怨,又像是在催情,“进来……嘛……”

  韦小宇听的血脉喷张,立刻去看少妇的表情,她的眼里含着羞涩的春意,她的脸蛋绯红,她的娇喘声是那么的急切而短促,完全是一幅发情难耐的样子了。

  他怎么能够放过如此难得的调情机会?

  “秋姐,你说什么呀,再说一次好吗?求你了,我想听你主动说要啊……”

  韦着话,大在花瓣之间上下划动,沾满了女官员里流淌出来的春水,始终在洞口徘徊,就是不一触而就。

  这种无耻的勾当,折磨的徐逸秋又羞又急又恨,但要叫她再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说出“我要”更不是她的性格所能做到的,澎湃之下,禁不住用玉掌在韦小宇的光上羞恨地拍了一记,同时用自己肥嫩的朝前一挺,似乎是用小嘴去叼小男人的肉肠一般,其渴望的程度简直令人心醉啊!

  韦小宇知道不能再挑逗秋姐了,不然效果恐怕会适得其反,亲吻着少妇娇嫩的脖子,嗅着她迷人的体香,讨好道:“秋姐,那我就进去了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