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200章王玉静水中耍诈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媚儿姐,小宇求你一件事好不好?”

  “不准捏人家的屁……股……”

  御姐在他怀中扭动起来,“你求的事情准没有好事,我才不干呢……”

  确实不是“好事”他拉着御姐的一只手,来到水中,按在自己的泳裤上:“你摸摸看,这样子我怎么见人呀?哎哟,要断的……”

  “咯咯……”

  御姐狠抓了一把那可恶的铁棍儿,“就让你出去丢人现眼,坏家伙……”

  “可是,不能让你妈妈看到了呀?”

  韦小宇抱着温香软玉转过身,望向远处开始仰泳的未来岳母,那一对玉女神峰漂浮在水面上,若隐若现,好不撩人。

  “那该怎么办呢?”

  御姐已经隐隐地猜到,自己可能要吃亏了。

  “你帮我让他软下去好不好?”

  韦小宇像个欺骗小红帽的坏叔叔。

  “怎么弄呀,我也不知道……”

  御姐柔柔地说,声音低不可闻。

  “我教你……”

  韦小宇乐为人师,将御姐放回水中,看着沙滩走的已经差不多没有人了,在水中干脆将泳裤褪带膝盖上,毛躁地拉着御姐雪白的小手握住自己的铁杵,前后撸动起来。

  享受了人生第一次后的御姐,觉得自己已经和韦小宇算是为一体的了,一颗芳心再也没有了别的男人。跟前这个男人所做所说的一切都是对的,于是她将粉脸埋在他胸口,握着那铁棍子起来。

  可是随着她前后滑动的小手居然在那铁棍儿上前摸不着头,后也摸不着根,而且越来越硬,越来越粗,她心惊胆战起来。毕竟堂堂大学生了,已经不是一个完全对男女之事一窍不通的无知御姐了,知道这东西会在某个合适的时间和合适的地点插进自己的小身体里去的,可手中这热乎乎的棍子究竟有多长啊?

  她羞涩地听着韦小宇喉咙里“哦哦”舒服的呻吟,一边觉得自己好有成就感,一边又忐忑不安地往水中望去,可是只看见一丛乌黑浓密的水草飘荡在水面下,她干脆握着那东西拉出水面。

  “啊……”

  御姐惊惧的不行,紧紧地抱住韦小宇的身子,语无伦次,“小色狼,你好坏,长这么条恐怖的东西,我好痛,要破的,我不要,我不要嘛……”

  “人家求还求不到呢,”

  韦小宇无比自豪,“好姐姐,等你知道了他的妙处了时候,我保证你会爱不释手的,嘿嘿……”

  “才不要呢,你就是想刺穿人家,啊,都是你这个坏人,引诱人家说这么羞人的话……”

  御姐是不讲理的。

  韦小宇差点喷了,刺穿你?

  “快点呀,好姐姐,弟弟求你了,把他弄软下去啊,你看你妈妈好像要游过来了,我怎么见人啊?”

  韦小宇又拉着那只柔软无骨的小手握住自己起来。

  “真麻烦……”

  御姐一边缓缓地动着,一边望向母亲那边,母亲并没有要过来的样子,心想他真会骗人,可是为爱人服务的幸福感迷醉了她,她心甘情愿地帮助他。自己的心上人出丑了,自己脸上也无光啊!

  “好姐姐,你太慢了,”

  韦小宇盯着她那浑圆挺拔的一对玉女峰,不怀好意地说,“让弟弟摸摸你的胸好不好,我保证摸着她们,他很快就会软下去的,这是最好的办法了……”

  “……”

  御姐盯着他的眼睛,粉面红霞滚动,“不准伸进去,嗯……你把人家的便宜都占完了……”

  韦小宇低头一口

  含住了御姐的樱唇,一只手隔着那薄薄的泳衣,握住了御姐一只娇嫩的,着腰,让那神龙在她的小手中快速地抽动起来。

  “嗯……”

  御姐被他忘情地攻击,体内欲火也渐渐升温,初试销魂的御姐如何能经得住他如此粗野原始的攻击,很快就被他疯狂的激情感染了,娇喘吁吁,“嗯嗯嗯……”

  “好姐姐,我爱你,爱你的香舌,爱你的奶奶,爱你的圆……”

  “小宇,摸……摸我的屁……股……哦哦哦……”

  御姐完全沉浸到了无边的中去了,“又……又要————了……”

  一阵癫狂的颤栗中,御姐握紧了小韦小宇,韦小宇似乎闻到了一股味儿,再也把持不住,连忙抓住自己的神龙,将鸡蛋般大小的头抬出水面,抵在御姐柔软的上,扑扑喷射起来。

  刚刚余韵还没有过去的御姐,突然见到那狰狞的东西居然喷射出浓浓的白浆,一股股有力地打在自己的上,热乎乎,粘腻腻……她惊呆了……

  说出了经典的话:“小坏蛋,他喷鼻涕了……”

  “……”

  韦什么呢,只能紧紧地搂住无邪的美御姐,经受那喷射后被抽空了身子的美妙感觉,心中却在思考:这算不算呢,算不算违背了龙姨的“不近女色”戒条了呢?

  “啊,小宇,你看,你看我妈妈,快你救我妈妈呀!”

  御姐突然指着不远处一双胡乱挥舞的手,推着韦小宇。

  只见五十米开外的水面上,一双玉手在胡乱挥舞,美妇人王玉静已经不见身影了。

  抽筋,还是体力不支了?

  韦小宇毫不迟疑,以最快的速度游去。那不但是岳母,更是一个万里难挑一的大美人,绝对不能出事!

  终于赶到了,韦小宇从水面下抓住了那只雪白娇嫩的小手,然后闭气沉入水中,拦腰将美妇从鬼门关前拉回来,再也无心享受怀中这团温香软玉了,一个声音在心底大叫:我绝不会让你出事的,我还要给你无法享用的幸福!

  但这团本该奄奄一息的温香软玉突然活了过来,在水面下矫健地翻转了身子,柔臂缠住了韦小宇的脖子,两条有力的大腿夹住了他的腰,然后两片微凉的唇瓣印在了他的嘴唇上。

  韦小宇的脑子瞬间一片空白,等他回过神来时,才发现绞缠的两人已经沉下去了好几米,连忙双臂划水,双腿一蹬,朝水面冲去。

  艳福好消受,可是小命更要紧啊!

  在两人浮出水面的那一刹那,美妇的香舌还没有来得及撬开韦小宇的嘴唇,她带着惊慌,遗憾,混乱的冲动,松开了他的嘴唇,大美人鱼头也不回地当先朝岸边游去。

  韦小宇停在原处,看见岸边小爱人高兴的又叫又跳,望着前面玉臂翻飞的未来岳母,百感交集。

  王玉静思绪一团糟,自己刚才怎么这么冲动,这么不守礼教了?居然佯装溺水,诱惑未来女婿过来救自己,怎么就鬼使神差地强吻了他啊?

  是因为自己干涸太久了,还是因为看着他正在一步步将自己的宝贝女儿侵犯的嫉妒和不舍?又或者是因为自己还认为他只是个懵懂的小男孩,自己一个成年人“欺负”了他,他不会说出去?

  上了岸,王玉静独自一人已经进了不远处的更衣室,苏寒媚忧郁地走过来拉住他的说,犹豫地问:“小坏蛋,我妈妈怎么不高兴的样子啊?”

  我去谁问啊?

  韦小宇揽住爱人的香肩,决定实施一个长远的计划:“因为我救她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不该我碰的地方,我不是故意的……”

  “你没有错,小坏蛋,”

  御姐善解人意,玉臂也揽住心上人的腰,“我想象得到你情急之下也绝对没有别的念头,是我妈妈多心了,你放心好了,我会跟妈妈解释的

  ”

  可御姐的芳心却是异常苦涩,自己的母亲她还不了解吗,会是那样不通情理的人么?不是自己的小坏蛋撒谎了,就是另有隐情。

  一边是自己芳心牢系的心上人,一边是生养自己的亲爱母亲,御姐柔肠百结……

  “妈妈,你为什么生小坏蛋的气呀?”

  回到西京市以后,等在客厅的女儿再也忍不住了,水汪汪的大眼睛浮现出了一层水雾,望着从洗手间洗了澡出来的母亲,“他绝对不是故意的,你该知道的呀,他不是为了救你吗?”

  美妇用毛巾擦着湿漉漉的长发,神色一愣,盯着忧郁欲泣的女儿,坐到她身边:“他都跟你怎么说的呀?”

  “他说,他也没有具体说,只说碰了你不该碰的地方,妈妈,是哪里呀,你那么生他的气?”

  御姐注意地观察着母亲的神情反应。

  这个臭小子,还真会胡诌,倒是个天衣无缝的好借口啊。

  美妇伸手梳理着女儿的秀发,将她揽进自己的怀里,将她那尖削玉润的小巴放在女儿的头发里轻轻地摩挲着,真实地说出了自己的嫉妒:“妈妈没有怪他,而是生我女儿的气呢。你只顾着跟你的小情人在那里卿卿我我,把妈妈一个人丢那么远,也不怕妈妈一个意外被河伯拉去当媳妇了,咯咯……”

  说是假来,假也真;说是真来真也假。

  合理的解释吗?御姐将信将疑,但她也深知玩心眼绝对不是母亲的对手,此刻不就是故意和自己亲昵,不让自己看到她脸上的表情么?

  但有其母必有其女,御姐也不是那么好糊弄的,乖巧地仰躺到沙发上,头枕着母亲那健美圆润的大腿,仰面望着母亲的眼睛:“妈妈,告诉媚儿,那死家伙都碰你哪个地方啦?是不是这里?咯咯……”

  御姐突然伸手一把握住了母亲的,还轻轻地揉捏起来。

  “你……”

  美妇一阵心颤,三年多不曾被人揉弄的娇乳,就算是自己的女儿来捉弄自己,她的一颗芳心也险些飞出胸膛,瞬间绯红了脸蛋,有其女必有其母,美妇人也不忌讳了,小手一伸,握住了女儿胸口毫不设防的一对尖翘玉兔,突然多了一个心眼,“死丫头,开你妈妈的玩笑,不怕妈妈把你心上人抢走了啊?”

  “咯咯……”

  御姐左躲右闪,始终还是无法逃脱母亲的搓揉,“妈妈,我错了,我错了,别摸了,难受,要是你喜欢那个小色狼,我让给你好了,他那个……那个好大哦,咯咯……”

  好大?听见女儿如此口无遮拦地“出卖”她的小情人的本钱,撩拨的美妇人好气又好奇,恐怕是女儿没有见过男人那玩意儿,所以看到的就会觉得好大吧,才怪呢,那厮就是个小少年,再大又能大到哪里去?

  美妇人不敢在女儿面前愣神的,知女莫若母,她知道女儿的聪明,稍有不慎就会被女儿看穿心思的。

  “也不害臊,光天化日之下就跟他乱来,也不羞人……”

  美妇捏了捏女儿的鼻梁,放开了女儿,神色一凛,“好啦好啦,谁跟女儿抢女婿啦?死丫头,有了情人忘了娘,居然跟妈妈兴师问罪来了,可惜妈妈这么疼你呢。”

  “呵呵,妈妈,别生气,媚儿以后一定孝顺你,你想要什么,只要女儿有,绝对不藏私,都可以拿出来跟你分享的,好啦,妈妈,笑一个。”

  你会跟妈妈分享你口中的小色狼么?美妇芳心紊乱。

  “好啦,妈妈相信你了,我女儿很孝顺,”

  美妇刮一下女儿的鼻子,无限怜爱地望着这张绝美的脸蛋,“告诉妈妈,你们先前都在干嘛呢?”

  “嗯——不说不说,我不知道,妈妈真坏……”

  御姐娇羞不堪,双手遮住自己羞红的脸蛋,在母亲怀里扭动撒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