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99章水中潮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扬离开后,方晚秋久久地回味西京市铁娘子含沙射影的话,越想越觉得难堪,感觉陈飞扬已经完全知道她这个西京市委书记已经跟她的养子发生了不伦丑事一样确凿。

  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方晚秋并非寻常家庭主妇,而是堂堂副部级高官,所以自责、退缩、悔恨这样的情绪并不能左右她的思想,而让她无比纠结的是,韦小宇这个小坏蛋口口声声地说他跟他母亲已经怎么样了,可方晚秋并没有证据啊。

  如果她有了陈飞扬已被她的养子怎么样了的证据,方晚秋就不会这么被动了,任由陈飞扬含沙射影地戏谑而不敢反驳还手了。

  有句老话叫:五十步笑一百步。大家都沾上了污点,还怕谁笑话谁呢?

  西京市委书记站到窗口,望着斜对面的政府大楼,虽然因为角度的问题她并不能看到陈飞扬办公室窗口的情景,但她心底总觉得此刻陈飞扬就站在窗口面带胜利的微笑,这让方晚秋越想越不自在。

  她拨通了韦小宇的手机,但总是无人接听,她陷入了失落和纠结的彷徨之中……

  同一时刻,被西京市市委书记恨的牙痒痒的韦小宇,正搂着泳装苏老师轻薄着。

  “苏老师,你这么美若天仙,又温情可爱,我能不喜欢你到要发狂吗,你教我?”

  韦小宇反问着,肆意轻薄的劲头一点也不收敛,用自己的胸去挤压老师柔软弹性的双峰,一双坏手抓捏揉搓老师翘美的香臀,嘴唇像饥渴了千万年一般,在苏老师的颈脖子上亲吻吮吸着,同时让自己硬如金箍棒的神龙死死地顶在老师的上,几管齐下,简直要让年轻的苏老师软成一滩泥……

  苏老师在迷离之际,始终盘桓在心头的一个疑问不禁脱口而出:“那你……的朱老师呢?”

  苏寒媚明显感觉到顶在自己上的坚硬铁棍瞬间开始减弱力度,昭示着韦小宇这厮在胆怯我愧疚了,芳心不禁浮现出一丝忧伤。

  尽管她早已经猜到韦小宇和朱倩倩不会那么清白的,可真的从韦小宇这里得到确定的答案后,御姐的心不免阵阵酸楚。

  然而,又有另一种奇异的念头折磨着她:自己哪里比朱倩倩差了,她不过是有两只子么,又不能当饭吃,自己的胸部也不小啊,而且胸型的坚挺浑圆在同学中可是无出其右者呢,玩起来怎么也不会输给那两只大球球的……

  争强好胜害死人啊!

  “真没出息……”

  苏寒媚见韦小宇好几秒钟都没有反应,不禁又羞又急又鄙夷,好生失望,挣脱他的怀抱,雪白娇嫩的双臂朝水中一扎,像条矫健的美人鱼一般游走了。

  韦小宇还在惊疑中发愣,看着苏老师两条玉臂在水中翻动,两条赤裸雪白的美腿拍打着水面,那妙曼的线条,那隐约浮出水面的两瓣浑圆翘美的臀瓣,让他不禁狠狠滴咽了几口涎水,他朝岸上稀稀拉拉的游客看了一眼,便朝大小美人鱼的方向追去。

  没有想到,这对美人鱼都是泳坛健将,韦小宇自诩曾得到过高人指点的泳技一定能大显身手的,却没有想到,他居然沿着海岸线追出近一百米才追上小美人鱼,奋力和苏老师并驾齐驱,一边大声讨好解释:“苏老师,媚儿姐,你听我解释啊……”

  “无耻,混蛋,离我远点,我不想看见你……”

  苏寒媚一边骂着,一边暗暗发力,想要甩开这厮。虽然她明知道是徒劳的,但就是冥冥中希望这厮能不输给自己一个女流之辈,否则,他怎么可以保护自己呢?

  韦小宇连忙跟上去,口中叫道:“…

  …听我解释啊……”

  “那你就解释啊!”

  苏寒媚累了,停下来站在水中,望了望仍旧在水中徜徉的母亲,不无鄙夷地瞪着韦小宇,“你不要跟我说你是无辜的,被她勾引的!”

  “额,我,我有这么无耻吗?”

  韦小宇站在水中的沙砾上,望着近在咫尺的苏老师,水平面漫在以上,面前一身湿漉漉的御姐是那样的清纯脱俗。

  “这个世界上还能找到比你更无耻的人吗?”

  苏寒媚不禁伸手在他胸口上一推,没想到因为反弹力和水的浮力,她在水中站立不稳,朝水中沉去,都忘掉了仰泳,一声惊叫,“呀,啊……”

  她居然喝了一口苦涩的海水。

  韦小宇连忙扑上去在水中捞着了苏老师的身子,但苏寒媚不想这样“得救”然后和他“和好”本能地开始挣扎翻滚,突然就静止不动了,因为她发现自己突然酸软无力起来,才意识到自己的一双柔软挺拔如雨后春笋般的尖翘玉兔被韦小宇把握住了,还无耻地揉了揉,捏了捏,那一紧一松的感觉,直让从未经历过的御姐愣住了,继而迸发出一声娇软撩人的娇啼:“嘤咛……啊呜……”

  一口又咸又苦的海水淹进了她的嘴里,叫她又羞又气,又瘫软无力。

  久藏的珍宝失窃了,冰清玉洁的身子已经不再只属于自己一个人了,她再也不是白璧无瑕了,甚至想到了洞房花烛时面对新郎的娇羞,难道自己已经属于这个无耻贪色的小男人了?

  她慌乱了,不能就这么轻易让这厮得到自己的,她的一双手伸到后面去抓,就像溺水的人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她终于抓住了一根结实的稻草,从而稳住身子站在了水中,却看见韦小宇一张异常痛苦的脸。

  “啊,小色狼……”

  御姐连忙松手,因为她不可能不知道手中抓的究竟是什么玩意儿,粗硬异常,非常吓人,但就在她惊呼的瞬间,樱唇被强吻住了,像那次一样,她毫无防备,“嘤咛……”

  从未有过的迷醉,让御姐的娇躯瞬间瘫软,将自己湿漉漉滑溜溜的身子完全依偎进了韦小宇的怀抱,悠悠地闭上了眼睛,甚至都没有想到挣扎一下,柔软的上正好顶着那根坚硬如铁的棍子,那么坚挺,那么令人安心。

  搂着御姐柔软的身子,柔软香甜的樱唇被韦小宇含在嘴里吮吸品尝,他的激情瞬间爆发。

  怀中滑不留手的娇软玉体,充满着性的挑逗和刺激,诱惑着他的荷尔蒙打量分泌,真恨不得将这具温香软玉揉碎。

  他轻易地就撬开了御姐的樱唇,舌头滑入了那香甜温暖的檀香小嘴里,寻找那香软的丁香小舌。

  “嗯……”

  一声销魂蚀骨的娇啼第一次从瘫软御姐的喉咙里发出,娇羞不胜的她用一双柔软的玉臂环住了心上人的腰。她怕这个夺取她珍贵初吻的家伙突然离去,甚至不惜不顾羞涩地配合他。

  既然自己沦陷了许多阵地,自己就已经是他的人了,还有什么需要羞耻的呢?

  但上火热如铁的,却让她想到了很远……这么粗大的,要是插到窄小的里去不知会是什么样的感觉,一定会很痛的吧?……

  香舌终于落入了敌人的把握,百般调戏,尽情戏耍,御姐晕眩之中,只觉得自己口中的香津大量地流失,就连自己的香舌都快被他吸进嘴里去了,微微的痛楚中,饱含着让自己迷醉的气息,她幸福的想哭,爱情原来是这么甜蜜销魂啊,自己为什么不早点让他多占些便宜呢?

  她大胆地将自己柔软的顶上去,借着那微微的酸痛来缓解自己体内左冲右突找不到宣泄的激情……微凉的河水也无法浇灭她体内熊熊燃烧的火焰,她觉得自己要了。

  紧紧地被压在他结实胸膛上的一对娇嫩玉兔变了形,让御姐有种窒息的错觉。丰臀上突然一痛,自己娇美肥嫩的股瓣也让这个小色狼轻薄了,那有力的大手竟然用力地抓捏着她们,似乎是想把她们揉碎一般。

  真不知道他们男人怎么喜欢揉人家的屁屁,管他呢,自己感觉无比的舒服就好了。

  天!他居然扣着自己娇嫩的臀瓣就把自己抱起来了……不要,不要让那根铁棍儿离开自己的,自己已经迷恋上了他的坚硬火热。

  “嗯……”

  又一声更加销魂蚀骨的娇啼爆发出来,御姐要晕眩了,那铁棍儿居然在自己宝贵珍藏的花园外面厮磨起来,自己都感觉得到那娇嫩柔软的花瓣被他磨的火辣滚烫起来,一种简直无法控制的电流飞速地传遍了自己的娇躯,随着一阵不可遏止的颤栗,御姐一口咬在了年的肩头,“不要……不要……姐难过……”

  韦小宇哪里听得这样的话,何况那娇婉的声音是那么的销魂蚀骨,那就让你死个透吧!韦小宇更加卖力地起来,用铁杵肆意地隔着两层布片厮磨那御姐娇嫩的蜜园,同时一口含住嘴边御姐那晶莹剔透的耳珠,忘情地品尝起来。

  随着两人身边的河水泛起一阵唧唧呱呱的声响,荡起一圈圈狂野的波纹,御姐紧紧地咬住心上人的肩头肉,玉臂箍紧了他的脖子,用自己挺翘娇嫩的玉女双峰抵在他结实的胸膛上,一双美腿更是情不自禁地夹住了他的腰,用尽全力来抵抗娇躯里那难以控制的一股暖流的飞窜……她羞涩地预感到,一旦让那飞窜的暖流爆发出来,自己一定会糗大了的……

  可是,那暖流最终还是关不住了!

  “小宇……小宇……”

  御姐急切地叫起来,几乎一口气回不上来。

  然后韦小宇就感觉到怀中意乱情迷的御姐突然搂紧了自己,猛地一颤,就如剧烈的激灵一般,自己的铁杵跟着一热,然后在少女打冷颤一样的激灵之中,一股一股又急又猛的热流冲出她花园外薄薄的布片儿,浇灌到自己的上。

  “呜……”

  消停了的御姐终于禁不住哭了,一只小拳头捶打着韦小宇的背脊,不胜羞怒,“让人家出丑,我恨死你了,呜……”

  潮喷!我的老婆中又多了一个潮喷娇娃!

  “我要幸福死啦——”

  韦小宇抱着装腔作势捶打自己的御姐在水中旋转起来,喜不自胜,几乎晕眩。

  “变态!”

  御姐紧紧地搂着心上人的脖子,娇脸儿贴着他的耳朵,用手掐着他的手臂,不胜羞愧,“人家了你,你还高兴成这样,真变态……”

  “……”

  韦小宇一时都布知道怎么跟她解释,和她一起分享这样的幸福了,只好摩挲着她浑圆玉润的臀瓣儿,逗弄她,“媚儿姐,刚才是不是很舒服呀?”

  “都怪你,都怪你……”

  御姐想起刚才自己那似乎掏空了五脏六腑的销魂,就禁不住羞涩难当,可心里却甜甜地感谢心上人,是他让自己享受了那样蚀骨滋味的,“我跟妈妈说,让她训你……”

  韦小宇鼻血都,差点愉快地叫出“好啊好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