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96章王玉静,意料之外的轻薄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周日一早,韦小宇就自然醒来,打坐一番后,洗漱打扮,也不去找隔壁小顾嫣然晨跑了,直奔王玉静所住的宾馆。

  是一家三星级的酒店,看来王阿姨并不是一个高调的富婆,很会精打细算的,这给了他一个好印象。

  按了门铃,里面一个瓮声瓮气的声音问着“谁呀”拖着拖鞋过来开门。

  韦小宇听得出是苏寒媚的声音,也许在吃着什么东西,于是答道:“媚姐,是我啊,小宇同学。”

  于是这门就珊珊打开,一张纯美迷人的脸蛋一闪即逝,韦小宇连忙推开门跟进去,一边反手关门一边贪婪地欣赏着苏老师牛仔短裤里紧紧包裹的翘和两条白嫩嫩的美腿,马尾辫还没有扎起来,一头飘逸的发丝披散在肩头后背,好不靓丽。

  但最诱惑韦小宇的还是,苏老师穿着一件女式黑色背心,两条莲藕般的玉臂十分夺目,那纤细的腰肢,热辣的打扮,很是让他充满了兴趣。

  这是套件,卧室带客厅卫浴。

  走到客厅,韦小宇看见一个略显娇小的美妇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打量着他,睡裙下摆里露出两截白皙小腿,赤足套着一次性拖鞋。

  “阿姨,早啊,吃过了没有?”

  韦小宇开始有点拘束了,看了看茶几上摆着的几样早点,故意咂了咂嘴,似乎是被精明美妇那精明的眼眸给震慑了的。

  “油腔滑调,没吃吧?赶紧,吃好了我们去游泳。”

  王玉静无论是神态和口吻,像极了慈爱的长辈。

  “天气……”

  “今天气温三十多度呢,我都查好了,去海涛滩露天浴池。”

  海涛滩,是西京临海的海滨城市怒海的一个浴场,远近闻名,车程一个多小时而已。

  “我的地盘……额,呵呵,阿姨既然已经决定了,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韦小宇没有继续贫嘴,坐下来狼吞虎咽,一边饱餐对面含笑而坐的准岳母,一边风卷残云,说着不由衷的话,很快一扫而光。

  “你这头贪吃的猪啊,我和妈妈都还没有吃好呢……”

  苏老师对韦小宇怒目而视。

  韦小宇迎接着苏寒媚的眸光,接收到的却是宜嗲宜怒的绵绵情意,干笑着摸着肚子站起来:“早说嘛,我还怕我吃不完浪费了呢,现在都‘提倡节俭,浪费可耻’的光盘倡议……”

  “你还要不要补课啊?”

  苏寒媚打断他。

  在这里,自己本来是他的家庭教师,本该端起老师的架子,可母亲在此,她的地位被压制了,再说,自己的初吻还被自己的坏学生夺取了呢,这让她既羞恨又心怀异样。

  “补,怎么不补了?”

  韦小宇义正辞,然后又邪恶一笑,“不过,苏老师你有空的时候再补,可不能耽搁了你的正事……”

  “不要叫我老师!”

  韦小宇立刻接道:“那……叫什么呢?”

  “……”

  苏寒媚一个不慎反倒着了坏学生的道,一时无语,羞恨地瞪了他一眼,起身气呼呼地进了卧室。

  韦

  小宇的目光追逐着苏老师圆圆的翘,恨不得眼睛里能伸出一只手去抓捏一番,目光游离,正好遇到王玉静似笑非笑的眼睛,顿时尴尬,搓着手:“阿姨,要不我们出发吧。”

  王玉静经过简单的观察后,对韦小宇这厮的品行和特征算是有个大概的了解了,心中有数,坐在沙发上伸手一边收拾着茶几上的狼藉,一边回道:“急什么,现在才几点,上午我们去转转商场购置泳衣,中午之前我们赶到怒海吃午饭,下午才去海涛滩,天黑之前赶回来,跟上你们上自习就行,这样安排还行吧?”

  将狼藉放进旁边的垃圾桶,却没有听见韦小宇回应,王玉静不禁抬头一看,顿时脸颊上红霞飞舞,连忙用双手掩住敞开的睡裙领口,朝卧室望了望,羞恨万端地瞪着韦小宇,几乎是用唇语在责骂这厮:“真没想到你是这么个小色狼……”

  韦小宇连忙走向窗口,压抑不住心中的激动,眼前似乎还巍颤颤地恍惚着美妇领口里两颗嫣红樱桃的影子,那两团雪白的,虽然不是很丰满,却绝对尖翘,根本不像大多数熟妇下垂的,还充满了生机和活力。

  他想起了方晚秋,那个性格看似平和却异常火辣的重权美人,她“诱奸”自己时的疯狂和奔放……

  “哎呀,咝——”

  韦小宇突然感觉手臂疼痛,却不敢大声呼痛,因为是王玉静走向卫生间擦身而过的时候,揪了他的手臂。

  “看什么看,阿姨不能掐你啊?”

  王玉静眸翻莲花,异常撩人,成熟丰韵之中略含精明火辣,别有一番醉人的风味。

  韦小宇揉着被捏痛的手臂,也不说话,却有意无意地将目光投向成熟阿姨的胸口,立刻惹的丰美熟妇返身朝他腿上踢来。

  韦小宇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错了,弯腰伸手一捞,便将王玉静的小腿抄在了手中,王玉静毫无防备,身体失去重心,情急之下又不敢惊叫,一双玉臂本能地勾住了韦小宇的脖子,两人顿时不期然而然地贴在了一起。

  韦小宇只感觉一阵清香迎面扑来,然后便是一具丰腴柔软的肉弹砸在了他身上,那弹软的感觉,爽的他直想哼哼。

  玩过火了么?瞬间发生的一切,完全不在王玉静的计划之中,尽管她总是自诩聪慧,对世事把握游刃有余,但仓促之间发生的事情,她也无暇思量,就将自己几年未曾和男人如此亲昵的身体投进了一个邪恶少年的怀抱,这让她不甘,不服,又恐慌。

  自负傲气的她,尽管丈夫已经去了几年,但一心将事业放在第一位,个人问题简直无暇考虑。她现在的情况有些尴尬。

  年龄已经四十好几了,虽然姿色丰韵犹存,而且还生活富足,同样年龄段的男子就算找也是会找更年轻靓丽的女子。

  再说了,她挑剔的眼光能看中的合适的男子,也是凤毛麟角,自然不可能跟一个年轻人谈情说爱的,女儿都二十多岁了啊。

  所以,不经意之间,被一个跟自己女儿接过吻的红四代搂在了怀里,而且他的一双手正好托住她肥美的臀部,两人四目相对,气息急促之间,王玉静久不曾波动的心湖荡漾起了一圈颤荡的涟漪。

  小色狼眉清目秀,英武不凡,尤其是那略带邪气的眼神,撩动了成熟美妇的心田,更是那双贼手,似乎还在若有若无地抓捏自己的丰臀,她羞耻地感觉到,自己在这一刻,居然不可遏止地被诱发了潜藏已久的……

  她羞恨不已,不甘心,不服气,又恐慌,因为女儿还在卧室里呢,被她撞见了,自己还不如去死

  了算了。

  莫名其妙的,她对这个小色狼又恨又有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羞涩,她一口咬在了韦小宇的肩头上。

  韦小宇在这一刻,也是心潮澎湃,大骂自己禽兽。

  对人家的女儿是志在必得,却又无心插柳地跟阿姨搞成了这般状况,难道真是想母女双收么?

  俗话说,贪心不足蛇吞象,迟早自己要玩的个臭名昭著才罢休么?

  可怀中这具温香软玉,尽管比自己妈妈还年韵犹存,更有一种成熟妇人的独特魅力,叫人垂涎迷恋。

  无论是这高傲不屈的眼眸,还是手中这两瓣弹力十足的,都是他追求的渴望的。

  最让他欲罢不能的还是,成熟美妇略带野性的性格,活像方阿姨,喜欢掌控人,不愿意任人摆布的倔强,像胭脂马。

  这不,她应该是心乱如麻了吧,还张嘴咬自己的肩头呢,虽然痛,但韦小宇猜到成熟美妇的心湖已经乱了,他有机会了。

  你还学人家咬人了是吧,那么我为什么就不能赤裸裸地轻薄你的身体呢?

  韦小宇也就毫无忌惮地用力抓揉美妇的浑圆了,丰满的肉感,销魂的体验,全新的刺激……他痛并快乐着……

  “妈,我还是不要穿裙子了吧,好久没有穿牛仔裤了呢……”

  突然,从卧室里传来苏寒媚的声音。

  被肆意轻薄着的美妇简直羞恨到了极点,在这个可耻的年猛地搂紧她的身子朝他怀里贴进并让她真切地感受到他凶器顶在了她上的同时,女儿的声音不合时宜地响起,让美妇心中充满了冒险刺激的体验,她想到了一个词语:欲罢不能……

  猛地推开可耻的年,美妇迅速朝卫生间走去:“你随便穿咯,又不是去参加选美……”

  咦,妈妈的口吻怎么变了味了?苏寒媚提着牛仔裤疑惑地走出房间,只看见韦小宇背对着她弯腰在嗅盆景,而母亲的声音进了卫生间。

  韦小宇知道自己邪恶的脸正发着烧,裤裆里更是一柱擎天,绝对不敢面对老师的,所以艰难地转过脸来朝苏老师谄媚一笑,又装模作样地嗅盆景了。

  苏寒媚朝着这个强取豪夺走了自己初吻的纨绔子弟的背影,鄙夷又俏皮地瘪了瘪嘴,返身回屋梳妆打扮去了……

  卫生间里,盯着镜子里双颊涂红的自己,王玉静百般懊悔,万般羞愧。

  双手撑着盥洗台,睡袍的领口敞开着,一道粉嫩雪白的是那么的诱人。在这之前,如此春光外泄的情景,并不会让这个成熟的美妇有一丝别样情绪,但此刻,她似乎才真正地体会到了,自己虽然人到中年了,但保持良好的身体还是十分具有诱惑力的,甚至跟青春纯美的女儿比起来,还多了一些世事历练的豁达世故之美……

  坐到马桶上,无意之间看见褪到膝盖上的底襟上,居然有了那么一小片的湿润,赫然是一小汪透明的,羞的自命端庄不凡的美妇双手捧着自己滚烫的脸颊,掩耳盗铃地认为,这样看不见自己的羞态,自己就没有出丑了……

  阳光果然明媚,秋老虎在施展着一年中最后的疯狂。

  出了酒店,韦小宇屁颠屁颠地主动“尾随”在一对母女花的身后饱餐秀色,二美挽着手臂勾在一起,交相辉映,吸引了无数谄媚垂涎的目光,其中,尤以韦爵爷最为豪放,无所顾忌,大吞涎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