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94章确实有颗痣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刘萌儿这一周过的很充实。

  自从发现了高贵的母亲跟韦小宇发生了悖伦的事情后,母亲方婉秋似乎在刻意回避她这个女儿了,母女俩之间曾经亲密无间情同姐妹的关系出现了若有若无的隔阂。

  母亲感到了羞耻之心,毕竟她是共和国屈指可数的女高官,无论身份地位,还是辈分道德,她都不应该做出那样的事情来,至少,不该让她这个当女儿的发现。

  刘萌儿的思想并不守旧刻板,同样身为女性,她能理解母亲的苦衷,人生一世草生一秋,都在过着只争朝夕的生活,偶尔出格一下,而且是为了七情六欲的本能,她可以释怀的。

  在当初求证到了母亲出轨事实后的短暂报复快感之后,刘萌儿陷入了自责之中:不知道这样下去,母亲的心态随之转变,会不会影响到她的人生,她的工作和事业啊?

  刘萌儿苦思了一夜,想出了一个缓解的办法:自己要表现出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有滋有味地规划自己的人生,做出有意义有前途的事情来给母亲看,表明自己真的没有介意什么。

  她是学油画的,却无意成为一代女大师,而在国庆临近的季节,国人结婚扎堆,她看到了街头巷尾到处都有婚纱摄影摆设的宣传点,画画和摄影,都是对自然美的彰显,有着共通之处,她不禁灵台一动:办一个摄影工作室。

  说动就动,对于西京市委书记的千金,要办一个规模不需要太张扬的摄影工作室并不算难事。

  请了专业的团队筹划,选址,开始装潢。

  而在今晚,她终于在母亲沐浴的时候从她的手机里找到了韦小宇的手机号,银牙咬的嘎嘎响:哼,臭小子,看姑奶奶怎么折磨你吧……

  韦小宇当然不知道刘萌儿要寻他晦气了,他一边放平自己的座椅,一边双眼放着绿光着盯着冰山美人释放出她的羞涩,她不可示人的销魂香臀,心都提到了嗓子上。

  虞欣桐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眼上,天啦,这个傻丫头到底要干什么呀,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小混蛋是多么的邪恶吗?

  她暗暗地捏紧了手指,暗忖着,一旦发现她不能容忍的事情发生,她就要提出这个邪恶少年好好地修理一番。

  “姐,你这么难为情,要不我帮你脱裤子吧?”

  韦小宇古道热肠,好心地想要给烟姐解围。

  似乎冰山美人正在等这句话,自己主动脱裤子让人欣赏自己的香腚,总比别人动手多了许多羞耻的。

  “你可不准……摸……”

  陈若烟说出此话,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啊。

  “你放心好了,我韦小宇是什么人,难道烟姐还不相信我的人品吗?”

  韦小宇搓着手,居然有点不忍亵渎圣洁的罪恶感了。

  “谁能相信你,还不如相信母猪能爬树呢,吃吃……啊,你……”

  啪的一声,韦小宇隔着裤子照着那圆嘟嘟的翘臀就的一巴掌:“烟姐,这么粗俗的话从你嘴里说出来,小宇很震惊啊,以后可不能这么说咯。”

  陈若烟将自己的脸蛋深深地埋在自己的一双玉掌里,掩耳盗铃地认为,自己就感觉不到羞耻了:“快点儿,说不得一会楚姨要打电话来了……”

  “好的好的,既然烟姐你这么迫不及待,我一定手脚快点的,烟姐,你朝中间移一点好吧?”

  韦完,见陈若烟不情不愿地趴在了两个座位并排搭起了躺椅中间了,立刻双腿一叉,跪在了冰山美人的膝盖两侧,一双手颤抖着钻进了美人的西服下摆里,发现皮带早已经松

  开了,甚至连前面的裤扣和拉链都打开了,毫不迟疑地拉着西裤裤腰,朝下面脱裤子。

  虞欣桐差点惊叫起来了,连忙用手掌捂住樱唇,不可置信地盯着车内令人遐想的一幕,女儿啊,你究竟在想什么呀,难道我们母女俩都要被这个臭小子欣赏后臀春色么?你妈妈可是被逼的,可你倒好,也不知道这个臭小子给你灌了什么甜蜜语,你居然像只小绵羊一样主动让他轻薄你啊……

  “烟……烟姐,你……你的边真……真好看……”

  韦小宇浑身都颤抖着,声音也跟着抖抖索索了,盯着呈现在自己眼帘中的黑色紧身边,那紧绷绷的圆弧,和腰肢里雪白粉嫩肌肤相映成趣,简直叫人血喷啊。

  “不要……说话……你还嫌人家不够羞耻么?”

  陈若烟感觉自己的脸蛋都快要羞出水分了,情不自禁地夹紧了两瓣翘臀,自己想想也对此刻自己的羞态感到难堪至极。

  “烟姐,可我忍不住要赞美啊……”

  韦小宇半坐在了方向盘上,将冰山美人的西裤拉到了小腿上,看着这具完美无缺的玉体,他感觉自己脆弱的心脏都要爆裂了。

  圆圆的翘臀,活像半只西瓜扣在上面一样,被略显保守的边平角包裹着,肥嘟嘟,翘生生,隐约看见中间一道裂缝,将这半西瓜剖成完美的两瓣半月,是那么的勾人,那么的诱惑。

  两条紧紧并拢的大腿,雪白浑圆,性感又圣洁,在大腿根与臀瓣相连接的地方,微微折出一个皱褶,线条却是那样的突兀勾魂。

  韦小宇自然不客气了,如此丰美肥嫩的肉团,早就撩拨的他忘掉了自己的人品,一双魔爪对着两瓣丰美翘臀抓了上去,带着邪恶的力量,充斥着他满腔的浴火,入手处一团结实弹韧,他邪恶的力量如泥牛入海,消失的无影无踪。

  “啊……你……”

  冰山美人香臀被袭,那被抓捏的轻微疼痛,完全抵消不了初次被心爱少年撩拨的向往和快感,所以她只象征性地忸怩了一下,便让韦小宇轻薄自己的翘臀了。

  “烟姐,真美啊,我完全是情不自禁的……”

  韦小宇松开魔爪,只见两瓣翘臀立刻荡漾起颤悠悠的臀浪,宛若柔嫩的果冻。

  “别玩了……快点看吧……”

  冰山美人羞不自胜,再次催促心爱少年察看自己的幽私。

  这个“玩”字,实在是太传神了,韦小宇没想到一贯冷冰冰的女保镖今晚每一个词句都这么富有神韵,让他喜出望外。

  “好的,烟姐,你撅起来一点好吗?”

  韦小宇双手抚摸着圆嘟嘟的臀瓣,游走到两条白皙性感的大腿上,立刻感觉正在撅起的冰山美人不胜撩拨差点扑倒,按捺不住邪恶的心,一双贼手来到滑溜溜的大腿内侧。

  “嘤咛……”

  冰山美人敏感的大腿内侧被抚摸,那麻麻舒舒的快感,直撩心扉的舒服,立刻让她娇躯瘫软,趴在了躺椅上,却撅翘着圆臀颤栗,好不诱人灵魂。

  韦小宇毫不迟疑地拉下了美人的,顿时眼前一亮,鼻血涌动,蛟龙翻滚。

  只见两瓣白玉锦团雪白如莹,突兀地连接着纤细的腰肢和性感的大腿,均匀而勾魂地呈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

  肥嘟嘟的臀瓣毫无一丝瑕疵,宛若精工塑就的艺术品,白花花,粉嫩嫩。

  中间一道迷人的裂缝幽谷,姹紫嫣红,春意盎然,几丝卷曲的芳草探出头来,似乎在嘲弄韦小宇的失态。

  “咕噜咕噜

  ……”

  韦小宇大口地吞咽着涎水,激动的浑身发抖,一双罪恶的魔爪颤颤栗栗地朝那圣洁的臀股伸去。

  冰山美人的臀沟裂缝,是那么的精巧,中间镶嵌着一朵迷人的小菊花,微微地一收一缩着,表露了她主人欲说还休的羞耻。

  菊花精致,妙不可,特别是那一丝丝朝四周辐射的花丝,时而紧凑,时而松弛,娇美撩人。

  而在菊花朵的斜侧面,赫然一颗小小的黑痣,刺激的韦小宇再也不能装绵羊了。

  魔爪分别抓捏住了美人的两瓣香臀,用力朝两边扒开,那娇美的小菊花顿时裂开,露出粉红鲜嫩的来,诱惑的韦小宇恨不得一口吻上去。

  而无限风光在幽谷。

  菊花下面,芳草菲菲的掩映之中,两片肥肥的之间,水光粼粼,晶莹剔透,两片粉红娇嫩的小藏匿其中,微微露出一丝唇叶,浸润在水汪汪的沼泽之中,一只微微凹陷的小酒窝,鲜嫩潮湿,吐着芳香扑鼻的甘露,那是清泉之源,生命之源,销魂幽洞,的所在!

  被他扒开的峡谷,完全曝露了女子最隐私羞密的,高雅冷艳圣洁无比的冰山美人,人生第一次被一个异性男子看到了她的圣洁之户,顿时羞尽不已,摇晃着自己翘美无比的香臀,一双玉手抓紧了躺椅,无限哀羞地娇啼求饶:“小宇……啊小宇……不……不要……姐……姐要羞死啦……”

  韦小宇感觉自己的已经坚挺到快到刺破了,眼前的美景,如此的气氛,狭小的空间,暧昧的关系,诸多因素加起来,刺激的他不禁低沉地狂吼起来:“嗷——烟姐,你是我的,我再也不会让你跟别的男人了,啊,烟姐,烟姐我爱你,爱死你了……啊呜……”

  他一口凑到了冰山美人娇美的小菊花上,贪婪而粗野地吮吸了一口,带着丝丝异味的菊瓣,是那么的滑润可口,他狂放地伸出舌头,情难自禁地抵在小菊花上撩拨。

  “啊啊……”

  冰山美人彻底被融化了,两声无比撩魂的娇啼声迸发出来,娇躯颤栗抽搐不已,敏感撩心的小菊花本能地收缩,将坏弟弟企图钻进自己菊眼的坏舌头挤了出去,正有一种怅然若失的空虚,自己水蜜桃一般的儿又被他含住了,钻心的舒痒,酥麻,酸胀之感,折磨的冰山美人娇吟连连,似泣似怨,“啊——不要啊不要啊……姐姐好难过啊小宇……求你啦,别弄姐姐啦,好脏的呀坏家伙……啊啊啊……”

  最后这三声紧迫急促的啼声是因为韦小宇的舌头卷成筒状在奋力要钻进她的儿,但没有成功,却急的他一口含住两片娇嫩敏感的唇叶猛地吮吸,像喝蜜汁一般,吸力惊人,连带唇叶都吸进了他的嘴里含着。

  处子如玉,敏感非常,融化了的冰山美人无比敏感的身子,就在坏弟弟的口舌轻薄之下痉挛了,啼声戛然而止,随着剧烈的抽搐之后,她完美敏感的身子瘫软在了躺椅上,像咽不下最后一口气一般,时而抽搐一下。

  疯狂的韦小宇简直不知道自己都干了什么,脑子里乱哄哄的,极度的亢奋让他彻底失去了理智,将褪到膝盖上,扶着赤红狰狞如铁的大,就将朝暂时休克了的冰山美人那妙美不可诉的臀股幽谷之间刺去。

  烟姐是我的,再也不能有别的男人沾染了,迟早都是我的,何不趁此机会让烟姐早些享受人间极乐呢?

  他一只手再次扒开那春光妩媚的幽谷,舔着嘴唇回味烟姐幽谷里迷人的芳香,将大抵在了烟姐粉红多汁的儿口上,嫩嫩柔柔的触觉,刺激的他浑身发抖。

  他正要挺身进入,突然灵识一动,还没有等他反应过来,车门被打开了,一只纤纤的玉手闪电般地伸了进来,抓住了他的t恤,然后就感觉自己的身体被一股强大不可抗拒的力量扯出了车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