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93章寻找小痣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关向东的菊花很痛,他感觉自己的下面是一片血腥的湿腻,无论是踩油门还是啥车,只要腿一动,菊花就牵扯着钻心的痛,但更痛的是心。

  他怎么也不曾预想到,踌躇满志的自己,一个成年人居然被一个小屁孩整的这么惨,这么窝囊,这么憋屈。

  他真想放声大哭一场,将心中的愤懑发泄出来,将自己的不甘和不服宣告全世界。

  但他却没有一滴眼泪,有的是满腔的怒火,能将韦小宇那个小王八蛋炸成碎片的愤怒!

  将车子停在地下停车场,他一动不动地在血泊中坐了半个小时,脑子里一团混乱,手机响了又停,停了又响,终于他让自己冷静下来,掏出来一看,是母亲梁仲英的来电,眼泪瞬间满了眼眶。

  “妈……”

  关向东听见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

  “怎么回事,我打了这么久……”

  国家统战部副部长梁仲英的声音出奇的柔润,一点也不像一个即将过第四个本命年的中年妇女。

  “刚才洗澡,有事吗?”

  “你情绪不太高?”

  关向东努力绽放出一丝笑容:“妈你真是明察秋毫,放心吧,我没事的,工作上一些烦心的事……”

  “你还跟妈打马虎眼了?什么工作上的事,能让你烦恼吗?是不是还在想怎么对付人家?向东啊,妈工作正在交接,下周三就要到西京了,你不要让妈难做好吗?”

  “妈,你直接说我只能给你添乱好了,”

  关向东听见自己的口吻里透出一丝心灰意懒,但小小的挫折是打不垮他的,“放心吧妈,我知道分寸的……”

  听见儿子在敷衍自己了,梁仲英突然感觉有些无助:“好吧,你答应妈,遇到利害相关的事情都跟妈通个气好不好,别让妈心里替你担忧……”

  这简直是对自己儿子能力的极度讽刺嘛,听在关向东的耳朵里是那么的刺耳,他不禁有些反感了:“好了,妈,我吹头发了,万一感冒了……”

  “哎……”

  挂了电话后,梁仲英有些颓然地躺在沙发上,正好看见丈夫从外面回来,肥滚滚的矮胖身躯像个球一般滚进来,趔趄着差点把门边摆放的青花瓷缸推倒了,梁仲英厌恶地“哼”了一声,一不发地经过酒气熏天的丈夫身边,上楼休息去了。

  佯装深醉的关天翔目光有些畏惧地望着妻子丰韵不减当年的背影,特别是那肥硕的丰臀,随着她扭动的腰肢而微微颤荡着,关天翔情不自禁地咽了口口水,直到妻子的身影消失不见了,他才稳稳当当地坐到沙发上,掏出手机来,面露色容,开始回短信。

  虽然没有真的醉,但毕竟是喝了不少酒,如今随着年纪的增长,越来越不胜酒力,关天翔给新挑选的小秘书忘乎所以地互致问候和安慰,顺便你侬我侬地打着情骂着俏,全身心都沉浸到了年轻貌美的小秘书的挑逗之中,完全不知道什么时候,梁仲英已经站在了他跟前。

  “仲……英……”

  关天翔脑子里只嗡的一声,在那一瞬间,他知道了什么叫心脏骤停的感觉,什么叫世界末日的无助,而他,却完全没有反抗反驳的余地……

  西京,某偏僻街道,人迹罕至。

  “烟姐,我……我好难受……”

  一辆挂京牌的白色宝马车厢中,韦小宇无赖的声音还装着纯真。

  陈若烟滚烫的脸蛋更加炽热了,她在电视里,中看到太多这样的情节,每当男主角说出这样的话来,她都忍俊不住,这些男生真不要脸:你难受关我们女的什么事啊,活该……<

  br>

  可听到韦,冰山美人却有另一种感触,她有责任不让弟弟难受,她立刻被融化了,颤着嗓音:“要不……姐让你……让你找小红痣……”

  韦小宇的思维也在这一瞬间停滞了,突然遭受猛烈的幸福,是个凡人都难以消受的,一种若有若无的心悸感升起,有些熟悉,有些慌乱。

  “让你找”和“帮姐找”其意境简直就是千差万别啊!

  让你找,就彷佛姐姐主动撅着香臀让你看到她隐秘的私隐,主动满足你的好奇心和禽兽。

  而如果说“帮姐找”就彷佛是姐姐给了你一个艰巨的任务,给你添麻烦了,谁叫我是你姐姐呢,你就受点委屈吧。

  前一种说法貌似带着请求的意味,而后一种说法的话,反而是命令的口吻,这又恰恰将两人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蒙上了一层诱人的面纱,几多撩拨,几多诱惑,叫人心痒,又令人汗颜。

  又是那么直白地揭露了韦小宇这厮狼子野心的企图,冰山美人这句话的技巧和犀利,简直是让人叹为观止啊!

  韦小宇无耻丑陋的灵魂像被剥的精光的人丢到大街上去一般,相当难堪,何其窘迫:“咳咳,姐,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擦,这厮还算良心发现,也知道羞耻了,回答的也是如此精妙绝伦,叫人拍案叫绝,逗的冰山美人犹如绽放的雪岭寒梅,羞的她嗤嗤抿笑,端的是红梅枝头春意闹,羞媚不禁溢车厢啊!

  “那算了……”

  冰山美人的羞涩,经过自己那句大胆而豪放的表白后,浸润出了馥香的涟漪,表明心迹之后的她,倒抛开了一切,再无后顾之忧了。

  心底一种熟悉的心悸,让她感到莫名的慌张,难道,妈妈就在不远处吗?

  韦小宇怎么可能让自己的假客气成真呢?

  他连忙补充,既歪腻,又无赖:“姐姐,好姐姐,难道你真不想知道自己是否就是虞阿姨的女儿么,难道你真不想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是谁么,难道……”

  “那你究竟愿不愿意帮姐姐咯……”

  陈若烟心底还在猜疑着神秘的母亲是不是就在近处,可一想到上次自己苦追了那么久,她却残忍地离自己而去的决绝,冰山美人孤傲的性子激起了她楚涩的忧伤:你不认我,我何必要认你呢……

  韦小宇强忍着心悸:“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有那么艰险么,小坏蛋……”

  冰山美人几乎已经笃定母亲就在近处了,而且开始怀疑是韦小宇跟他的虞阿姨在合谋验证她的身份,心底不禁傲然想到:好吧,等验证了我就是你的亲生女儿,我看你怎么办?

  听冰山美人此刻一迭的精妙语句频出,韦小宇不得不重新认识怀中这个冷艳却又无比柔软的女保镖了,心猿意马地紧了紧怀中这具温香软玉,软的噬魂,香的醉人。

  他的迫不及待来的很直接:“姐,我们不要耽搁时间了,你先把椅子放平吧。”

  可真要光着臀儿让韦小宇察看自己羞密的臀缝,让冰山美人阵阵心颤的羞涩,娇躯紧绷着一动不动,咬着唇瓣不吱声。

  “姐,其实你闭着眼睛一会就过去了……”

  “你先让我看一下你的……”

  “没问题,不过,让我先想想,有没有把擦干净……嘿嘿……”

  冰山美人的粉拳直接招呼在了他的大腿上,羞笑淙淙,气氛渐渐变的轻松了不少。

  说动就动,韦小宇打开了车内灯,小小的空间突然变亮,映照着冰山美人绯红羞涩的脸蛋,特别是那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含嗲带嗔,情意款

  款,唇红欲滴,韦小宇看的几乎抓狂,恨不得三下五除二将这具芳香的处子扒个精光,尽情地欣赏她无边的羞涩。

  韦小宇被如此清纯高洁的冰山美人盯着,居然感觉有些不好意思了,但怎么能妨碍他脱下自己的裤子呢?

  飞快地解开皮带,将长裤腿到了脚边,黑色的四角裆部高高隆起一根擎天柱,看的冰山美人双手捂着惊讶成o字形的唇,羞媚的眸子既想看又不敢看,那羞惊不禁的模样,真是诱人啊!

  “不要……”

  冰山美人惊呼刚出口,就看见韦小宇好爽地将褪到了膝盖上,一条青筋暴起的超级大弹了出来,充满力量地摇晃着。

  茂盛杂乱的丛中,直端端地竖立着一根满血状态的大,黑红的茎干,赤红狰狞的大,硕大饱满的,在无耻地亵渎着冰山美人的圣洁,更是强烈地诱惑着冰山美人潜藏了二十五年的性趣本能。

  车外伫立良久的绝美圣姑虞欣桐险些惊叫出声,这个该死的小混蛋哟,陈若烟可能是自己的女儿呢,让她这个可能是她母亲的情何以堪啊?

  她不是第一次见到这条熟悉又陌生的大了,可再次看到,而且可能是跟自己的亲生女儿一起欣赏,多么难堪,多么惊世骇俗啊!

  她好不容易忍住了拉开车门,将这个人小鬼大的邪恶少年拉出来暴打一顿的冲动。

  车内,冰山美人眼眸含着羞,却并没有别开,充满着好奇,惊讶,不解,诸多她自己也说不清的感情。

  她从来没有见过真正的“成年”,当然地认为男人的这玩意儿个儿都这么大,这么粗长,这么丑陋,在丑陋中闪耀着诱人的猥琐。

  妈妈,你有没有想到你拜托的小混蛋现在在你女儿面前耍流氓呢,如果你正在看着这一幕,你怎么不阻止呢?

  韦小宇被冰山美人盯着自己的傲然凶器,见她羞涩迷离中美眸一眨不眨,似乎被惊呆了,似乎在一一印证她对男人的想象,其惊愕和迷茫的神态真是叫人爱怜不已。

  他心念一动,让大点了点头。

  冰山美人立刻从震惊迷茫中惊醒过来了,连忙别开眼睛,羞媚不堪,软语似蜜,娇喘微微:“嘤咛……不了……”

  韦小宇知道必须适可而止了,如果再继续耍流氓的话,恐怕会鸡飞蛋打一场空的,一边拉起,一边不甘心地说:“姐,想不想摸一摸?”

  想,冰山美人却不能承认,一边将自己的座椅放平,一边声音如蚊蚋般地说:“你快点……”

  韦小宇还在疑惑这个“快点”是什么意思时,就看见冰山美人默默地转身趴在了放平的躺椅上,一双柔荑摸索着,极其难为情地开始解腰间的皮带。

  借着灯光,韦小宇口水涟涟热血沸腾地欣赏着眼前这修长妙曼的横陈娇躯。

  职业西服套装包裹着的冰山美人,骨架的纤细使得她看起来略微清瘦,但韦小宇知道她浑身无一处不柔软又富有肉感。

  此刻,虽然看不到赤裸如莲藕的玉臂,也不能欣赏到白花花的性感长腿,但那合身的西裤后臀,早已经勾勒出了处子翘臀的诱人轮廓。

  没有母亲的臀形那么肥美,却圆嘟嘟,翘美耸立,结实,全是肉啊!

  他一边放平自己的座椅,一边双眼放着绿光着盯着冰山美人释放出她的羞涩,她不可示人的销魂香臀,心都提到了嗓子上。

  虞欣桐的一颗心也提到了嗓眼上,天啦,这个傻丫头到底要干什么呀,你难道不知道这个小混蛋是多么的邪恶吗?

  她暗暗地捏紧了手指,暗忖着,一旦发现她不能容忍的事情发生,她就要提出这个邪恶少年好好地修理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