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88章同学家2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靠,这厮如此健壮结实。王冲扶着韦小宇,倒退了二步才站稳,心底又惊又悔:这厮明知道是我妈,还这种无良的反应,实在太危险了啊!

  王晓霞脸上和善如春风的笑意,也被韦小宇如此夸张无礼的反应凝结了:这……这眼神儿,哪里还有一点少年人的纯真啊?

  房子的装潢可谓富丽堂皇,却并不显得铜臭的庸俗,富有格调,一如茶几对面并腿端坐的美妇人。

  如果说母亲陈飞扬的美是高屋建瓴、高瞻远瞩、高不可攀,虞阿姨的美是高深莫测、高风亮节、高岸深谷的话,那么王晓霞的美就是高山流水、高情远韵、高雅逸态,高贵却平易近人。

  波浪的长发,焗成了橘黄色,十分风情,配着她典雅的五官,叫人移不开眼睛。

  身材高挑,丰韵而圆润,无论是赤裸的玉臂,还是短裙下袒露出来的一双美腿都浑圆富有肉感,却绝对不臃肿富态。

  特别是无袖t恤胸口若隐若现的,那高高隆起的一对女性象征,让最近熟络了女性身体的韦小宇充满了期待,不知道揭开庐山真面目之后会是怎样的丰满坚挺。

  腰肢细而圆,一看就是富有韧性……

  总之,高贵的美妇浑身无一处不象征了圆,润,丰,而又是那样协调完美。

  品着香茗,置身于高格调的装潢之间,聆听美妇人的涓涓道来,韦小宇不禁在心底拷问自己:如果自己不姓韦的话,焉能有如此逍遥自在?如此极品美妇焉能对自己毕恭毕敬?

  “……当时,我作为中北师大的学生会副主席,在校庆三十周年主持了盛大的校庆典礼,而顾伟刚那时候正好作为主管副市长莅临了典礼……”

  王晓霞一双修长的玉手把玩着手中的一只碧绿的翡翠手镯,从追忆之中自,望向自己的儿子,“小冲,其实这么多年来你爸爸都不让我给你解释什么,他宁愿自己被你误解,他说,现实中太多的例子只会让解释变得苍白无力,欲盖弥彰……”

  王冲的行总是让人感觉怪异,他仰望着水晶顶灯:“妈,我不是他已经走了,什么恩怨都是浮云了,重要的是现在我们母子怎么脱离困境。”

  他的话说完,见韦小宇和母亲都愣愣地望着他,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话有点不伦不类,起身朝自己房间走去:“你们谈吧,吃饭前叫我。”

  王晓霞目送着儿子的背影进了他自己的房间,心中感叹转瞬间儿子都成大小伙子了,能替自己分忧了,虽然自己的男人已不在,但还有儿子,还有未来,不禁稍稍安慰。

  回过眸来,王晓霞用修长的玉手撩了撩耳际的发丝,正好遇到对面韦小宇躲避的眼神,似乎还微微有些脸红的局促,高贵的美妇不禁心头一颤:自己还能让这个身份特殊的英俊红四代害臊脸红?

  她一双富有智慧和韵味的眼眸垂下眼睑,感觉浑身忽然之间洋溢起了一种好久都未曾有过的自信,而气氛略微尴尬之际,她起身伸过手去拿电热壶,口中说着:“小宇,阿姨帮你加点水吧……”

  “啊,不用客气,王阿姨,我自己来就……哎呀,不好意思,王阿姨,”

  韦小宇瞅准时机,鼓足勇气,伸手出去正好“无意中”覆盖在了高贵美妇的柔荑上,甚至还按捺不住别样的刺激轻轻地捏了捏,才又连忙松开,十分迁愧地抓着脑袋,腼腆得很,“还……还是我自己来吧,我跟冲哥又不是外人。”

  &

  nbsp; 一只手压着无袖t恤下摆,前倾着上身的王晓霞被少年“天真烂漫”的羞涩逗笑了,手中提着电热水壶,咯咯轻笑起来,高挑丰韵的娇躯颤抖的厉害,都加不了开水了:“咯咯咯……这么懂事,你一点也不像纨绔子弟呢……”

  不像纨绔子弟的韦爵爷却笑的十分狰狞,双目放光:“阿……阿姨,我……我家教有方嘛,还……是我自己来吧……”

  王晓霞颇有范地“瞪”了他一眼,其韵味百媚顿生:“看不出来你还会说笑话儿呢,好了好了,别客气了,不就续杯水么?”

  “那好吧,阿姨人美心更善,放心吧,我会力所能及地替阿姨分忧的。”

  韦小宇感觉浑身徜徉着一股涓涓细流,在对自己的五脏六骸进行了温补修缮,鲜活的力量在自己体内回荡往复,而这一切都来自他眼目所及的美景。

  因为王晓霞前倾着上身,v字形领口的t恤被她胸口的两座高峰所倾压而大幅度地敞开着,一道雪白幽深的粉嫩便直勾勾地展示在了韦小宇的视线之中,甚至还随着她咯咯的娇笑,两团雪般玉透的神峰悠悠地颤荡着,跳跃出令人心颤的波浪……

  而她,居然是同学的妈妈,别样的尝试,异样的刺激,怎么不叫韦小宇心怀叵测呢?

  “现在的孩子都早熟呢,也懂得美不美了,”

  王晓霞聪慧地化解了韦小宇的讨好,重新坐下,双手拢了拢波浪的长发,掩饰微微的不自在,“你的身体素质比小冲好多了,这些天军训下来,他都唉声叹气的,阿姨看你倒精神不错嘛。”

  “阿姨,我是练过的,嘿嘿。”

  韦小宇如坐针毡,因为对面美妇的坐姿令他心生觊觎却不能得逞,诱惑的他心痒难止。

  王晓霞两条雪白丰腴的美腿并着斜斜地偏在一边,而那微微露出的一丝缝隙,若隐若现着大腿内侧的白皙丰美,让韦小宇恨不得扑过去扒开,尽情地欣赏那裙底的美景。

  望着被军训晒的有些黝黑的青春少年,他应对自如的见识,略显羞涩的表现,都让王晓霞大生亲近之感,长辈的宠爱之情油然而生,颇为开怀地笑道:“练过的就了不起啊,肯定不是什么强身健体的目的,一定是为了好勇斗狠是不是?”

  “哎呀,阿姨,你可冤枉小宇了,”

  韦小宇拍着大腿站起身来,绕过茶几坐到王晓霞身边,撩起短袖,曲起手臂,大老鼠一般的肱二头肌滚滚而动,嗅着同学母亲身上散发出来的缕缕体香,感受着丰腴躯体隐隐的肉感,他感觉自己心跳在加速中,“阿姨,看,虽然我这么健壮,可从来不欺负弱小呢,不信你问冲哥。”

  韦小宇如此自来熟,让王晓霞倒有些忌惮了。

  如果韦小宇再小二三岁,她自然会当他是个顽皮的小男孩,不用忌讳什么。可他现在的年龄正是介于男孩和男人之间的非常阶段,而他还有一个普遍名声不好的红四代身份,而自己更是一个风情的美艳妇人,第一次见面太熟络的话,总有点心底没谱的担忧。

  韦小宇坐的如此之近,都可以嗅到他身上隐隐的“男子汗”味道了,而滚动的肱二头肌,是力量的象征,是坚强的证据,是男人的标签,让王晓霞恍惚中觉得有种被“挑逗”的错觉……

  呸呸呸,自己真是为老不尊了,都想什么去了,人家红四代的眼神多少清纯无邪啊……

  是的,韦小宇满脑子都荡漾着无耻

  的念头,但眼神却是清澈的,因为他坐到王晓霞的身边后,极品美妇身上似乎散发着一种净化心灵的无形力量,让他不得不羞愧地压制那些禽兽的想法,而心生敬畏,仰慕,甚至愿意匍匐到她的裙下膜拜。

  一个不和谐的声音挑衅地从王冲的屋子里传出来:“妈,你可别听他胡诌,什么不欺负弱小,开学典礼那天他就把邹桂芝的儿子揍了呢。”

  “咯咯咯……”

  王晓霞听儿子揭露了韦小宇,不禁咯咯娇笑起来,双手遮着唇齿,一双美眸望着他,充满了怜爱,娇宠和包容。

  韦小宇简直如沐春风,虽然被王冲损的一脸菜色,却受到他母亲圣光的环绕,真是痴呆无比,望着美妇傻笑起来。

  气氛是愉快的,和谐的,相谈甚欢,并不算真正自来熟的韦爵爷也努力让自己和这单亲之家打成一片了……

  ********************王芳家里。

  许莹莹很没有淑女风范地仰面躺在沙发上,一条黑丝美腿跷在沙发靠背梁上,一条腿搭在茶几上,牛仔短裙被撑到了最大限度,裙底粉色一览无余。

  “嫂子,姓李的昨晚又给我打电话了,要约我过去详谈,详谈个头啊,还不是要给我下最后通牒,我该怎么办啊?”

  王芳拧着两只冰淇淋走过来,眼睛望着小姑子裙底粉色小紧紧包裹的肉嘟嘟的,又好气又好笑,忍不住逗笑道:“人家说姑娘家的两腿肯定是并的紧紧的,只有初经人事的女人才会随时张开腿,看来这话不假啊,是不是在想那个小坏蛋的大棒槌了啊,哈哈……”

  许莹莹可不怵嫂子的调笑,接过冰淇淋,有些郁闷地说:“想了又能怎么样呢,他不是暂时风流不得吗?切,我倒无所谓哦,倒是嫂子你一天不吃肉就饿得不行吧……”

  “想得多,也就能忍得多,你嫂子可就是这么过来的,”

  王芳一坐到小姑子手臂边,“他今晚去同学家了,可能有什么事情,过一会我们给他打电话,你的事不能再耽搁了。”

  “嫂子,你说他能帮到我吗?”

  “你是怀疑他的能力还是真心?”

  “额……都有吧,毕竟他才十几岁啊……”

  “后悔你黄花大闺女的身子了?”

  王芳伸手拍了一下小姑子的腿,盯着她的眼睛。

  许莹莹倒不好意思地红了脸,伸出红嫩嫩的香舌舔了一下冰淇淋,似乎找到了措辞:“事情要是办好了我自然会感恩戴德的,可要是真办不好,再捅出什么篓子的话,你说我能不后悔吗?”

  王芳想起了上次韦小宇在酒吧逞威风的场面,那一会的小男人可不是平时嘻哈打闹色眯眯的小混蛋,那肃杀的果断简直不像一个孩子,拉风,相当拉风……

  “嫂子?”

  “你放心吧,嫂子对他还是有信心的,”

  王芳宽慰,“要不,我们一会叫上你秋儿姐一起吃晚饭?”

  “你该不是在安慰我吧嫂子,我可真不想我妈妈无端被发配啊?”

  “我不也还得叫一声妈吗?”

  “嘿嘿,那我错怪你了,好吧,一会叫上秋儿姐,我请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