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87章同学家你懂滴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滕氏姐妹这一周因为参与了对西京各娱乐行业的整顿工作,夜以继日,只在白天分别回家来取了换洗衣服,所以没有跟在上学的韦小宇碰上面。

  为了以后更多的性福,韦小宇也克制自己过起了两点一线的安分日子,学校——家里,家里——学校。

  小姨陈飞彤和班主任杨晓菲都没有再出现在他视线里,王芳,徐逸秋,许莹莹等三女也默契地保持着没有联系他,而韦小宇只能每天早上去隔壁敲门,带着顾嫣然小晨跑,偶尔惊鸿一现地在门缝里瞄一眼在阳台上锻炼的女神赵玉琪。

  身体恢复的很快,精神头也越来越足,跟之前的自己比起来,真正有了脱胎换骨的感觉,走路轻盈起来,无论是爆发力还是耐力都今非昔比。别的同学叫苦连天的军训,在他看来,其强度简直就是毛毛雨小菜一碟,他的轻松惬意,引起了两个同学的注意:王冲和许枫叶。

  又是整整一个小时的军姿后,大家都拖着精疲力尽的身体躲到树荫下休息,韦小宇却拿着手机拨了堂妹丝雨的电话走到一边。

  “哟哟哟,骗子哥哥怎么还想得到妹妹啊,在西京逍遥快活腻了,才想起老朋友了啊?”

  丝雨的口气,哪里像一个十三岁的。

  “咳咳,妹儿,最近身体发育情况如何啊,哥哥想死你了呢……”

  “我了个去,”

  丝雨听着电话,走向教学楼走廊的一头,一面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微微隆起的小胸,脸蛋红扑扑的,“就不告诉你,快说,无事献殷勤有什么要求我的,姑奶奶我可是要上课了。”

  “妹儿,哥哥最近手头很紧,你看是不是……”

  “哟,你自己不知道取吗,这种小事还要跟我汇报啊,怎么变得这么尊重我了?”

  “我一向很尊重敬爱你的好不好?可你也知道,我这边一取,你那边就立刻跟大家通报金额,哥很忧郁啊……”

  “管家不都是这么当才算称职的么?”

  “额,妹儿,哥对你怎么样你说?”

  “你还好意思问这个问题,也不脸红,奉送你两个字,大——色——狼!”

  “这是三个字好不好?”

  “重点不在几个字上面,而在于……”

  “好了,我懂了,看来指望我亲爱的妹妹是没希望了,我只好跟我同学周济一下了……”

  “男同学还是女同学啊?”

  “嗯……咳咳,重点不在男女上,而在于……”

  “信你鬼话才怪,你才去几天啊,就能有同学借给你钱了?你这个大骗子色狼……”

  韦小宇鼻子不是鼻子的,这小妖精依然是这么精明呢,他转脸四处望望,目光正好逮到了一双慌忙躲避的眸子,不禁一荡,计上心头,朝那双羞眸的主人招手道:“枫叶,枫叶,过来一下……”

  此刻,正有两三个许枫叶的爱慕者围在新晋校花身边无事献殷勤套近乎,听见韦小宇突然这么亲昵的称呼,众皆以仇视的眼光像标枪一样投向他,恨不得大声警惕许同学“枫叶,不要过去,他是恶魔”在众人惋惜哀叹声中,许枫叶同学居然只有略略的迟疑,一身略显宽松的迷彩服便移向了众矢之的韦小宇,小碎步,嫣红脸,马尾辫,看的众牲口心碎了无痕。

  韦小宇也发愣,自己不过是借用许同学女性化的名字来刺激一下堂妹而已

  这许同学看似一幅秀秀柔柔的样子,居然如此娇憨,当众给了他这样大一个面子,岂不是以后要将他置于水深火热之中么,牲口们必将对他恨之入骨的啊!以后还怎么保持低调?

  一缕挟带着微微香汗的幽香来到韦小宇跟前,韦小宇真有点措手不及了。

  “大色狼,你玩真的啊,你还想不想要动你的账户啊?”

  丝雨在那边发飙了。

  韦小宇连忙朝羞羞涩涩的许枫叶挤眉弄眼,一边对着手机说:“枫叶,这是我美若天仙的堂妹妹,最近我手头比较紧,所以,我想跟你借……”

  许枫叶见韦小宇的表情,已经明白了他的用意,不禁微微有些失望,倒也配合地说:“好的,没有问题,要多少,一会下午我去给你取?”

  韦小宇朝许同学竖起大拇指,对着话筒说:“丝雨,你……”

  “韦小宇,你敢真借什么疯子的钱,我跟你没完!”

  疯子?韦小宇一脸黑线,连忙借坡下驴:“好吧,丝雨,我怎么敢惹你不高兴啊,我就要五十万,你跟他们通报说是五千……”

  “哼,你账户总共就二十多万好不好,想跟我开口还不敢直说,你有必要找个莫须有的女朋友来玩刺激么,幼稚,鄙视你!”

  “嘟嘟嘟……”

  韦小宇一脸黑线地看了看手机,又看了看抿嘴偷笑的许枫叶同学,恨不得找个地缝遁走。

  许枫叶是个善解人意的好姑娘,小声替韦小宇解围:“我有两千多元的私房钱,要不,放学后我取给你?”

  “啊……”

  韦小宇又惊又喜,面前这个粉脸绝美的少女实在是叫人怜爱啊,结结巴巴地说,“不,不用了,太……太多了,不过我还是很谢谢你,等下次周转不灵的时候再问你借吧,谢谢,许同学……”

  许枫叶绞着手指,咬了咬花瓣一般的红润下唇,极羞娇地瞟了韦小宇一眼:“周末……我想去新华书店买点资料……”

  韦小宇面部表情十分精彩,愣愣地看着这个释放“善意”信息的花季少女,正在思考,如果少女主动提出邀请的话,自己要不要矜持一下,可少女却丢下半截话扭身跑开了,望着他宽松迷彩裤里若隐若现的翘嘟嘟的香臀,他咕噜地吞了口唾沫。

  “韦小宇。”

  一个声音突然在他身后响起,韦小宇转身一看,王冲同学,苦恼地指着王同学:“你……你你,是你把她吓跑的?”

  王冲的行举止总是比较另类,嘴角吊着一颗草根,眯着眼睛四十五度角望着蓝天:“手头很紧是吧,不妨跟我去我家,我妈不缺钱……”

  韦小宇认真地打量着王冲同学,想确定他是不是脑子坏了。

  但王冲确实很正常,将目光从苍穹里收回来,郑重地望着韦小宇,机警而殷切地小声问道:“韦小宇,你能不能告诉我,你妈妈就是陈市长?”

  韦小宇连忙朝后面蹦开一步,但王冲又跟上来。

  “我没有恶意,甚至还自身难保,”

  王冲不再耍酷,急切地说道,“小宇,求你了,是你就点个头,不是你就直接否认好了,但从你现在的表现来看,你并非想否认,只是在思考承认后可能的后果,对吧小宇?”

  “别这么肉麻,还是叫韦同学吧。”

  韦小

  宇左右地上看看,也捡起一颗草根吊嘴上,“就算我是她儿子,可我不是市长哦?”

  “这就够了。”

  王冲喜形于色,三五两口将草根咬碎吞肚子里去了,伸手拉着韦小宇的手臂走到离人群稍远的地方,阳光底下,“顾伟刚是我爹,而我是他的私生子……”

  “慢慢慢,”

  韦小宇也学着咬草根,但这口味实在太那啥了,连忙吐掉,“呸呸呸,呸呸,就是说,你妈是顾伟刚的情妇咯?”

  王冲连忙伸手去擦汗。

  “额,对不起,不过我算是懂了,你继续。”

  韦小宇望了望刺目的太阳光,擦了擦汗,心底疑惑:瞧王冲这小白脸的样子,他妈绝对差不到哪里去,再说了,顾伟刚是曾经的西京市长,等闲女人他能看得上眼吗?我呸,自己想哪里去了……

  但他望向王冲同学的眼神,却无法控制地变的羞愧起来……

  王冲并没有将韦小宇带到他们洛河别墅区的家中,那里因为是西京市人大主席顾伟刚意外身死的地方,所以王晓霞带着儿子现在住在离市一中就近的一套新开的楼盘里,顺便照顾儿子的学业。

  因为大树已倒,西京市东源小商品批发市场的承包商王晓霞最近的日子不好过。

  她已经被专案组限制了人身自由,不得离开西京,手机二十四小时开机,随时汇报位置。

  出事后,她只去批发市场管委会办公室简单交代了一下工作,便无心去打理了,但近几天,聘用的经理汇报她,市场里有一些商户似乎在串联,而且对管委会的管理表示了不同程度的试探性抵触。

  虽然她因为顾伟刚的关系,拿到了批发市场十五年的经营权,而且一切手续都合法,齐备,当初的竞标价格也并不低,所以她并不担心陈飞扬的新政府班子会翻她的老账。

  但现在顾伟刚已经不在了,真的有人要找茬,比如煽动商户捣乱拒缴租金,或者工商,环卫,税务,公安各部门来今天查查,明天坐坐的话,也不是她王晓霞能应付得了的了。

  她本想就此抽身,可一切的一切又哪里是那么简单的呢?

  昨天,儿子王冲回来后,突然跟她说,他有一个同学肯定非富则贵,因为他是来自京城的转学生,开校典礼后就收拾了飞途实业的纨绔二公子涂贯,居然让飞途实际当家人邹桂芝亲自出马了,而且还和蔼可亲地带着他出了校园一点事都没有,最重要的是,这家伙姓韦,而王冲在上很容易就查到了,在天朝具有非凡能量的就只有京城的韦家,市长陈飞扬正是韦家的媳妇。

  所以线索结合起来一分析,韦小宇就是韦爵爷了,八九不离十。

  王晓霞这段时间并非没有走上层活动的路线,却所有人都退避三舍,儿子提供的线索实在太及时了。

  “冲……冲哥,你……你扶我一下……”

  当韦小宇一眼看见替他拉开门的王晓霞时,顿时浑身发酥,站立不稳了,朝王冲身上倒去:嘎嘎,不知道这样下流无耻的表演,会不会有意外惊喜呢?哼哼哼……

  靠,这厮如此健壮结实。王冲扶着韦小宇,倒退了二步才站稳,心底又惊又悔:这厮明知道是我妈,还这种无良的反应,实在太危险了啊!

  王晓霞脸上和善如春风的笑意,也被韦小宇如此夸张无礼的反应凝结了:这……这眼神儿,哪里还有一点少年人的纯真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