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85章女少校的变化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韦小宇是一觉睡到自然醒的,睁开眼睛,浑身骨骼像散了架一般的疼痛,房间里静悄悄的,窗帘外面射进来明媚的阳光,一缕缕淡雅的残留的女人香还萦绕在房间里,看来,几个大小美人都不辞而别了,留下自己一个人好好休息的。

  他美美地回忆了一番昨晚的疯狂大戏,感觉自己的身体虽然处在固精修骨的疼痛阶段,但那种“劳”过度的后继无力之感已经消失无踪了,取而代之的是正在萌发着勃勃生机。

  尤其是丹田之处,柔和地盘旋着一股星星之火,若有若无地修复着他损毁过度的年轻身体。

  他坐起来,运习了一遍古功法,才感觉肚子咕咕地叫起来,挣扎着赤条条地下了床,发现自己昨晚久经考验的身体已经被沐浴过了,看来是几个大小美人合力而为的,这让他心头盘旋起无比的幸福感。

  从裤袋里取出手机,居然早已经没电关机了,没有数据线,无奈,他忍着浑身的酸痛穿好衣服后,留恋地望了望房间,在心头盘算着如何才能够搞到一处房产,将自己的大小美人们都聚集起来生活在一起……下楼退了房,打车直奔一中。

  自己可还是个中学生呢,建后宫只是业余爱好,上课才是正经事。

  自然是迟到了,费了好一番唇舌才进了校园,拖着酸痛不堪的身体赶往军训场地,穿过一片小竹林,迎面碰上了两个令人心颤的身影迤逦而来,小姨陈飞彤和班主任杨晓菲。

  避无可避,他好整以暇地背起双手,迈着施施然的方步,像检阅后宫一样朝两个美人走过去,脸上微微邪恶,眼神颇具玩味。

  陈飞彤和杨晓菲在韦小宇出现在视线里的那一刻就双双发现了他,两颗芳心都禁不住咚咚跳动起来,却都不动声色继续正在进行的话题:现在的孩子们都太缺乏体育锻炼了……

  “嗨,首长好,老班好啊!”

  韦小宇招手示意,主动打招呼,却一点也没有恭敬的态度,一双邪恶的眼神左瞅瞅右瞧瞧,而且都是在两个美人性感吐出的部位。

  杨晓菲不知道韦小宇和陈飞彤的关系,身为班主任,她自然要责任要训斥一番这个姗姗来迟的后进学生了:“韦小宇,你倒逍遥的嘛,你知不知道你今天迟到多久了?”

  韦小宇认真地抬起手腕来,看着手腕上根本没有的手表,皱眉念道:“七点二十三分四十一秒,杨老师,我还早到了呢……啊,首长,首长冷静点啊……哎哟……我的乖乖……”

  韦小宇上挨了陈飞彤结结实实的一脚,抱着直跳,连忙求饶:“飞……小姨小姨,饶命饶命,我知错了……”

  杨晓菲正不知道如何应付这个斗胆调戏她的坏学生,见一身戎装的陈飞彤倒越俎代庖替她收拾了,明白过来他们俩关系后的风情老师,顿时在芳心荡漾出一种莫名的亲近感来:自己是韦小宇的之宾,而这个风姿卓越的女少校似乎都成了自己的亲人了一般,自己的人生似乎不再孤独了……

  陈飞彤揪着韦小宇的耳朵对红脸局促的杨晓菲说道:“杨老师你有事就请先去吧,今天我替你好好折腾折腾这个不守纪律的不良学生好不好?”

  杨晓菲还在迟疑,却看见韦小宇朝她下流地舔了舔嘴唇,一双色眯眯的眼睛像伸出两只触手一般,在她高耸丰满的胸口抚摸,顿时羞愤难当又不能发作,心底还荡漾起一圈奇异甜蜜的涟漪,连忙答道:“好的,陈少校,我还不知道他是你侄子呢,你可不要姑息他啊,那我先走了,回头我会让他打扫教室……”

  说到这里,聪敏的杨晓菲立刻意识到自己多必失,可惜已经迟了。

  韦小宇大声地接口道:“好啊好啊,我最喜欢打扫教——室了,谢谢杨老师……”

  > “那……既然你自告奋勇,就不要食。”

  杨晓菲根本不敢看自己学生的眼睛,朝疑惑的陈飞扬道了一声“我先走了再见”便快步而去。

  姨侄俩望着丰韵女老师匆匆而去的身影,直到出了小竹林不见了,才收回目光对望。

  陈飞彤看见侄子眼睛里漂浮着奸计得逞的自豪和得意,立刻明白他是在回味昨日俩人盘缠大战的绮丽场景,顿时芳心柔软起来,红着脸问他:“好了吗?”

  见小姨回避自己的挑逗,还如此关切自己,韦小宇也不好意思太不正经了,连忙收敛邪恶,拉上小姨柔软的小手,朝场走去,感受着情侣间情投意合郎情妾意的美好:“小姨,我们以后不会再分离了对吧?”

  这毕竟是校园,一个男学生如此亲昵地拉着军训女教官的手徜徉在校园,实在是有些冒天下之大不韪,但陈飞彤也想享受片刻的幸福,身为女人,将自己的身子第一次交给了一个男人后,都逃不了全身心扑在这个男人身上的定律,而且她也绝不是太在乎世俗眼光的豪迈女子,便让侄子拉着小手:“小宇,以后的事我们别想那么多好么,小姨再一意孤行,也害怕你姥爷和你妈妈的啊,再说了,小宇,我们这样不伦不类的在一起算什么呀……”

  “别说了小姨。”

  韦小宇心情沉重,自己毕竟还是个未成年的少年,社会阅历和经历都还很欠缺,这也是他的心病,和自己有了肌肤之亲的女子一个个都不是庸脂俗粉,或高贵,或高雅,或知性,或典雅,或内敛,或奔放,或贤淑,或青春靓丽,或风情妩媚,或成熟端庄,任意一个都出类拔萃不可多得,更不会舍得她们再与别的男人结合了,可自己如何才能永远拥有她们呢,永远给予她们各自所需要的追求的呢?

  见侄子突然面色凝重,又带着些茫然的彷徨,陈飞彤紧了紧侄子的手,俏皮地用小手指在他手心里画了画,抿嘴含笑,风姿卓越又不失温婉柔情,看的韦小宇深感如获至宝,难道小姨这么些年空巢以待,就是上天给自己安排的么?

  “小姨,你真美……”

  韦小宇真想伸手去触摸一下小姨白里透红的脸颊。

  陈飞彤也没有避让,却含羞望了望不远处场上做仰卧起坐的军训队伍,一双清眸含嗔带雾,好不让人神魂俱颠啊!

  “小姨,”

  今天的小姨给了韦小宇不光是视觉上更是触觉上的新奇感受,全新的面貌,一改豪放野性,成为一个风情端丽的女军官,他激动非常,“是上天把你赐给我的么,可为什么要让你孤独这么多年啊,小姨,对不起,我来迟了,你不会怪我吧?”

  “死小宇,呵呵……”

  陈飞彤捂嘴笑着,笑颜如花,声音是那么的柔媚,又是那么的清新勾魂,制服胸口更是一波接一波抖动跳跃的汹涌波涛,看的韦小宇的心也跟着跳跃起来。

  韦小宇口干舌燥,感觉鸡动又鸡痛,邪恶滴诱惑道:“小姨,我突然有好多话要跟你说呢,不如我们去找个安静的地方畅谈一番吧?”

  “真是个小流氓。”

  陈飞彤顿时羞的红霞飘飞,甩开他的手,抿嘴笑看着他的猴急,“你龙姨走的时候跟我交代了,等你醒了一定要告诉你,你现在身子还弱,要加紧调理自己,练功更不能偷懒,更不要说由着性子乱来了,否则后果比这次会更严重的……”

  韦小宇将信将疑,哭丧着脸脸说:“小姨啊,我倒无所谓,我是担心你们啊,十天半个月你们不吃点腊肠见点荤腥的话,可就……”

  “你以为都是你呀,一天不吃肉就馋得慌,咯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