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84章两个少妇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他用力地吮吸着徐逸秋的唇瓣,将她柔软的香舌朝自己的口腔里吮吸过来,巨棒更是争分夺秒地在女官员肥美的里窜动抽动,火一般滚烫的每一下都力求进入到的最深处,恨不得插进她的里面,放射那滚烫的。

  他能感觉到徐逸秋虽然婉转承欢,媚眼迷离,但自己每一下的奋力撞击,都让她娇柔的身子一阵颤栗,在他几百下不间断的攻击之下,徐逸秋终于开始癫狂了。

  她的一双玉臂勾着韦小宇的脖子,迷离着双眼,潮红着两腮,秀发飘飞,娇躯被韦小宇撞击的激荡不住,忘情地描述起自己销魂的感受来:“美啊……好美啊……大东西就是美啊……我想……哭了啊芳儿……”

  这声音又娇又媚,又柔又酥,还带着颤音和呻吟,听的几人神魂荡漾,韦小宇便以更大的热情投入到她的来,的知性少妇欲死欲仙,尽情欢叫,似乎都完全忘掉了自己的身份和矜持,更忘掉了自己身在何方。

  背上驮着一具勃发的少妇胴体,身下压着一具的高雅少妇,韦小宇神智不清,只知道一味地发泄着兽性。

  徐逸秋本来就是知性到极致的性格,一向十分注重自己端庄的少妇形象,但此刻被小男人的大深深地了她的之中,飞速地进出厮磨,而且还有人在旁边瞧着观摩,将她的每一个放浪的表情,每一次被撞击的不堪鞑伐都看的一清二楚,将她的羞耻完全曝露在了别人的观察之中,她既感到无比的难堪,又感觉新奇别样的刺激。

  韦小宇跪起来,双手分别抱着徐逸秋的一条丰美大腿,看着自己的大在端庄少妇的毛丛中飞速地进出,每次都顶到底,自己茂盛的与高雅秋姐的芳草吻合纠结在了一起,沾上了她里带出来的乳白色的,等他又拨出时带出一圈粉红的来,心底爽歪歪啊!

  但徐逸秋虽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快感潮水,在尽情地呻吟着,却绝对不说哪怕一个字的放荡词汇出来,两只玉手抓着床单,分开着两条美腿,任由小男人用给她快乐,给她的欢愉。

  “秋姐,舒服么?是不是要轻点啊?”

  韦小宇问道,看着秋姐闭着双眼,摆动着螓首,娇脸像被涂满了胭脂一般,潮红着的欢畅,胸口两只形状饱满的高耸更是荡漾着一波一波的乳浪,他知道秋姐的性格,问她要不要大力点,她肯定是不会回答的,就算她喜欢狠狠滴她的,她也不会主动要求,他就喜欢秋姐这样含蓄矜持的时刻。

  徐逸秋自然是不会回答了,反而更加红了脸蛋,抿住了小嘴,连呻吟娇啼都不发出来了,只在喉咙里压抑着自己的快感和掩饰着自己的羞耻:“嗯嗯嗯嗯……”

  但韦小宇却感觉到了秋姐双腿夹着自己腰的力量突然加大了,心底暗笑秋姐原来并不希望自己温柔一些啊,还在鼓励自己更加大力粗暴一些吧。

  想到此,意识迷糊的他更加无所顾忌了,粗长的大狠狠地弄起西京市市委办公厅副秘长来,一时间简直床第震荡,有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气势。

  许莹莹哪里见过如此狂放的,刚才她和龙忆香都是第一次接受男人的洗礼,韦小宇多少是有所保留的,她们也有些无法承受之苦了,此刻见端庄知性内敛的徐逸秋居然能在韦小宇的撞击下没有一丝退缩,完全是一幅享受的痴醉模样,小律师不禁深深感叹:人家说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果然不假啊,自己再过几年后,难道也会渴求男人那丑陋狰狞的东西疯狂地自己的娇嫩么?

  韦小宇狂烈地干着端庄少妇,不可遏制地喘起了粗气,汗水更是直流颊背,感觉背上芳姐的一对不断摩擦的更加滑润撩人了。

  徐逸秋呻吟着,娇啼着,甚至主动地配合着抬着迎接韦小宇的每一次,表达着自己欢愉的快感。闺蜜在一边看着,她不敢睁开眼睛,更不敢用语直播自己的及时感受,但这种羞涩却有是那么容易刺激她迅速攀上极乐的高峰,快感来的好快!

  韦小宇的,不是春雨绵绵,而是粗犷的凶猛,完全不讲求柔情蜜意,只一味地将大朝身下少妇的肥美中捣去。

  王芳看着激烈战斗的两人热情似火,闺蜜的呻吟声越来越大,越来越销魂,俏脸娇艳欲滴,两只水汪汪半睁半闭的眼眸饱含荡漾的春意。尤其是她双臂挂在韦小宇的脖子上,配合着韦小宇的而调节着腰肢和娇躯的扭动迎合,一时魅力无双。

  而韦小宇更是威风八面,猛烈进攻,想趴在棉花堆上一样肆意冲刺。

  整个屋子里,都是两人声音的汇聚,哼叫,喘息,与的撞击,在里的噗嗤噗嗤之声,以及大床荡漾床垫弹簧不堪重压的吱呀声,都饱含着原始的激情,索求的狂野,完全融入到了自我为中心的境界之中,一切的世间俗世烦忧都与他们无关了。

  被韦小宇如此暴风骤雨般地了近千下,不讲求技巧,也没有温柔,徐逸秋终于控制不住那如潮的快感急剧攀上极乐的高峰,死死地抱着韦小宇的脖子,放开嗓子迸发出平生最高亢欢愉的啼声来:“美啊,美死啦——”

  王芳没有拔得头筹,心底不禁有些酸酸的味道,但抢在她之前的是自己的闺蜜,她也就释然了。

  可看着小男人如此卖力地弄闺蜜,完全不惜体力,似乎充满了从来没有过的热情一般,让王芳不服输的性格涌起了一丝妒意。

  而闺蜜又是那么的享受,虽然比不上自己时的放浪形骸,但依闺蜜的性格,这恐怕已经是做到了她所能做到的极致了。

  王律师趴在韦小宇的背上,两只发胀的都被他背上的汗水湿润了,滑溜溜的,她伸手摸着小男人前胸的肌肉,那么结实,那么有力量。她四处乱摸着,心里怦怦乱跳,心里暗忖着:这就是男人啊,虽然还没有完全长成,却是我爱的男人啊,我小的男人啊!

  摸来摸去,意犹未尽,就摸到了韦小宇上。她忍不住趴到床上,伸嘴亲吻起他的腰杆和瓣来,与此同时,两只小手也没闲着,从韦小宇摸过去,摸上了韦小宇的,又捏揉硕大的,摸索韦小宇的棒根,那手指还有意无意地碰到闺蜜徐逸秋的菊眼和,立刻引起闺蜜敏感的收缩闪避。

  随后,王芳还用自己芳草幽幽的磨着韦小宇的,不停地亲他。这一番扰使韦小宇觉得浑身发痒,恨不得长出两根来,同时弄两个女人。

  许莹莹看的口干舌燥,却浑身无力,看见嫂子如此饥渴的模样,不禁在心底隐隐替自己的哥哥感到一丝不值,毕竟王芳曾经是自己的嫂子啊,她现在却如此放

  浪了,还当着自己的面,一点也不顾及一下自己的感受,有些忍不住问道:“嫂子,你这么想要男人么?”

  王芳听了小姑子的话后,略微一愣,反倒更加投入了,红唇乱亲着,直亲到韦小宇的上,亲得那么动情,那么缠绵,只觉得这个男人的身上每一处都值得亲,双手乱摸着,感觉这个小男人现在就是自己的一切了,自己有权力任意抚摸,在听见闺蜜的一声高亢的时,她才抬眼看着小姑子,略带挑衅:“是啊,连他的大都舔过了,小菊也被他爆过了,我还有什么不能承认呢?”

  徐逸秋剧烈地着自己的臀髋,她是不由自主地在抽搐,在痉挛,感觉自己浑身所有的馋虫在这一刻都被小男人的大给碾碎了,驱散了,浑身通泰,犹如漂浮在棉花堆上一般,飘上了云端。

  与此同时,她却在强烈地忍受着排泄的紧迫,她要潮喷!

  但她却不好意思喊韦小宇躲闪开,一脚将韦小宇踢了个仰八叉,直接从床头上翻了下去,惊的王芳和许莹莹惊呼出声。

  王芳和许莹莹还在震惊徐逸秋看似端庄内敛,却能弄给出如此大的阵仗来,就见徐逸秋双腿分开蹬在床上,挺着,一道靓丽的白色喷泉划出完美的抛物线,从她芳草泥泞的里射出,直追躺地上搞不清状况的韦小宇而去。

  “啊……”

  徐逸秋惊羞万端地捂着嘴,单手撑着床慌乱不堪地站了起来,来不及跳下床便再次发,像男人一样对着床外又射出一道水线,再一道,最后淅淅沥沥地流出一些不成气候的水线,湿了芳草,也湿了两条雪白的美腿,终于挨不过闺蜜和许莹莹两女惊异的目光,跳下床直奔浴室,想想又不对,回头拉上刚站起来的韦小宇,两人踉踉跄跄地进入了浴室。

  留下王芳和许莹莹姑嫂二人目瞪口呆。

  许莹莹半晌说出一个新名词:“嫂子,秋姐了!”

  明显的,王芳更专业一些,盯着地板上的一滩水汁纠正道:“潮喷,绝对的潮喷,没想到啊,和她认识了近十五年,今天才有幸得见秋儿居然是女王,意外,太意外了……”

  “敢说出去我饶不了你!”

  徐逸秋不知道什么时候从浴室探出头来,羞恨不已地威胁闺蜜,然后关上门,却传来一声娇呼,“啊,不,不要……”

  王芳顿时来了精神,跳下床小心地越过闺蜜的水汁跑过去推开浴室的门,只见莲蓬头喷洒着水雾,两具光溜溜的在水幕中又纠缠在了一起。

  高挑丰韵的少妇面对着瓷砖墙壁双手撑在上面,两只坚挺丰翘的被韦小宇从身后伸手把握住了,一条水光可见的大已经从闺蜜后面进入了她的之中,缠绵悱恻的爱欲又奏响了。

  看见闺蜜躲避着眸光,含羞带嗲地撅着翘美的丰臀,任由小男人再次用大给予她性的快乐,女律师不禁“醋意”大发地奔过去,一巴掌拍在闺蜜的翘臀瓣上:“不干不干啦,轮到我了,该我享受啦……”

  “又……又不是我想要……的……嗯……”

  徐逸秋从来没有试过在浴室里光着身子淋浴着欢爱,水流的冲刷中,两具贴的如此之近,滑溜溜的感觉让丰美的少妇快感迅速升腾着,禁不住撩魂地呻吟起来,“哦……嗯……好……好滑……”

  听着闺蜜如此撩人的娇啼声,又看见她主动撅着翘臀迎接小男人攻击的媚态,王芳感觉自己浑身像蚂蚁在爬一般的难受煎熬,禁不住手指伸到自己的幽谷里拨弄起来,可看着那粗长的大在别人的里搅动,纤细的手指虽然灵巧贴心,却哪里能够跟男人的真相比啊?

  “快点快点,臭小子,你偏心,我等不及了,我限你三分钟不把你秋姐出来,我就再也不理你了……”

  “遵命!”

  韦小宇简直成了禽兽,几乎只剩动物的本能了,抱着徐逸秋光溜溜的胴体,是水流的喷洒中,有种如鱼得水的交融感,好几次的深入,都让他有了那些一丝想要喷射的快感一般,不禁说道,“芳姐,好爽啊,等下就在这里你好不好?”

  “你快点!”

  王芳都懒得跟他说话了,光溜溜的身子钻进了闺蜜的怀中,背部贴着墙壁一把搂抱住闺蜜,吻住了徐逸秋的唇瓣,四只丰润的两两相对地压着,磨着,水流之中的润滑和快感真是全新的感受啊!

  “嗯嗯……啊啊……”

  徐逸秋前后都遭到了夹击,一个是闺蜜充满了的同性舌吻,一个是小男人粗长的弄,更有四只手在她身上乱摸着,几乎照顾到了她每一寸的敏感地带,浴室里渐渐地响起了她销魂的娇啼声。

  啪,啪……韦小宇卖力地耕耘着,本来徐逸秋先前被动地承受自己的撞击,渐渐地感受到了秋姐主动臀部配合自己的渴望,她的娇嫩小嘴儿,吮吸的力度越来越大。

  终于,在他疯狂的几百下攻击之后,徐逸秋再次了,叉开双腿“吐”出他的,在她不可遏止的嘶叫声中,又一次潮喷了。

  “啊——”

  徐逸秋紧紧地搂着闺蜜王芳赤裸的娇躯,不堪羞愧地喷射着液,这一刻,她似乎陷入了癫狂,猛地主动吻住了闺蜜的樱唇,香舌便钻进了闺蜜的口腔之中,带着淋浴的水流,她贪婪地吮吸着闺蜜的小舌,吮吸着闺蜜的唇瓣,一双手还尽情地抚摸着闺蜜的,玉背,突然感觉自己敏感娇嫩的菊花上似乎有一条滚烫的东西在摩擦,她是又惊又怕。

  “芳儿,该你了,我你唱菊花台哦……”

  徐逸秋舔着闺蜜的耳根,抱着闺蜜的娇躯相互转了个方向,躲开韦小宇企图给她的大,将闺蜜的翘臀移到了韦小宇的,她玉背贴着墙壁,开始主动地替闺蜜撩拨起来。

  韦小宇心底却是另一番遗憾,秋姐的聪明和矜羞真是叫人欲罢不能啊,如此不动声色地就逃掉了的尝试,也许她今晚已经做到了她目前所能做到的极限了吧,如果再让自己爆了她的菊花,她恐怕都难以面对自己了呢。

  等等吧,总有机会的,他宁可相信芳姐对自己的爱有着世俗利益虚荣的成分,也绝对不会怀疑秋姐对自己的忠诚。

  徐逸秋是那种外贤内秀的女人,内心又坚韧不拔,严于律己,能够管住自己的和思想的女人。

  &n

  bsp; 她站在天朝政坛的金字塔临近顶端的位置,看到的和听到的,毕竟不是王芳作为一个律师所不能够企及的高度和深度,世间百态,人情冷暖,在官场是最能体验和感知的地方,若不是丈夫冯新民太让她无奈和无助,韦小宇又年少“可期”的话,恐怕他是不会有丝毫机会的。

  归根结底,孩子,徐逸秋想要孩子,想要做一个完整的女人,想要体验母性的光辉,所以韦小宇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是个播种的工具。

  但他坚信,一旦自己播种成功,自己“工具”的角色必定会得到莫大的转变,因为自己就成了孩子的父亲,无可争议,也不可以逃避,秋姐更不能回避。

  天伦之乐,只有母子并不完美,还需要要有父亲的位置,才是一个完整的构成……

  “进来呀,小混蛋在想什么呢,是不是还在留恋你秋姐小的温暖啊?”

  王芳突然打断了韦小宇的思绪,一只小手伸到后面来着他的大,撅着圆滚滚的,将大抵在她液涟涟的口上厮磨着,舔吮着。

  小,这个词,简直让得到两次欢愉的徐逸秋羞的无地自容,不禁捏着口无遮拦的闺蜜的两只硬硬挺挺的用力地挤了挤,一口含住闺蜜敏感的耳珠,便将舌头伸进了闺蜜的耳洞里搅动起来。

  “啊啊啊……”

  王芳没想到矜持的闺蜜居然能做出如此奔放的举动来,顿时被撩拨的娇呼连连,丰臀朝后猛地一撞,那渴望已久的大便被吞进了她的里来,满满的充实感,酸胀感,让她娇喘急促起来,迫不及待地催促道,“我,用力我,姐痒死了……啊,小混蛋啊……别……别太深了,姐受不了……”

  “满意了不芳姐,大你爽不爽?”

  韦小宇伸手去抓芳姐的,却被秋姐霸占着,他便去抓握住了徐逸秋的两只滑溜溜圆滚滚的搓揉起来,一边注意着深度弄芳姐的,一边挑逗秋姐,其乐无穷!

  “好舒服,好爽啊,妙极了,世间没有比这更美妙的事情了,我爱你的了,小混蛋,别让姐姐失望啊,你可要忍住啊,别射的太早了,姐姐这些天都在想你的大呢……哦哦……好美妙,好大……呜呜……”

  徐逸秋听着闺蜜如此放浪形骸的词浪语,端庄知性的她都替闺蜜开始感到脸红害臊了,连忙一口吻住了闺蜜的唇瓣,堵住她的小嘴,否则不知道还会听到多少叫她难堪的词汇来。

  听见浴室里大战又起,啪的撞击声,男人的低吼声,女人的声混在一起,外间床上的许莹莹忽然有些酸味。

  自己莫名其妙地就参加进入了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圈子,而且还是跟自己曾经的嫂子一起共事一个男人,而这个男人还不算是真的男人,不过是一个背景深厚的少年罢了,自己作为一个有身份脸面的律师,徐逸秋作为堂堂西京直辖市市委高官,居然心甘情愿地和这样一个顽童般的少年玩起了荒游戏,如果让妈妈知道了,真不知道她该怎么活啊?

  曾经,她憧憬过多少爱情降临的场面和方式,有过太多含春少女的梦想,幻想过自己是男朋友唯一的公主,宝贝,自己要得到他的全部的爱,甚至连别的漂亮女人都不准多看一眼的。

  可结果,自己不但要跟不知道多少女子共享一个男人,而且还一个个的都不输于自己的漂亮,各方面都令自己自惭形秽,不要说跟她们争宠了,韦小宇这个小混蛋能时时想起自己就不错了。

  落差啊,这就是梦想跟现实的区别啊!

  可转念又想,能跟徐逸秋和龙忆香这样有身份的高贵高雅女子一起共享一个男人,也是一种寻常女子所不敢想的荣幸,而且,自己就算管不住这个小混蛋,难道她们一个个的要相貌有相貌,要身材有身材,要阅历有阅历的女子还管不住他了么?嘻嘻,恐怕到时候他胆敢唧唧歪歪,大家莺莺燕燕的一群女人七嘴八舌就会让他疲于应付了呢,咯咯……

  再说了,自己也没有什么好犯酸的,如果自己是一个人拥有他,自己的小身板哪里能够承受得了他那么粗大坚硬的超级大哟,姐妹们分担下来,自己也能吃饱,而且全家不饿,咯咯,咯咯咯,到时候,要是每个女子都生下个一男半女的,洋洋洒洒一大屋子,看这个小混蛋还能不能这么洒脱,哈哈哈哈……

  “不爽啊,这地方太小耍不开啊,我们去床上!”

  王芳说完,吐出韦小宇的,拉着闺蜜徐逸秋顺手拖了一条浴巾就出了浴室,跳到大床上,正好面对小姑子许莹莹颇具玩味的眸光,她怎么也有些不好意思了,一边胡乱擦拭着身体上的水珠,一边抱住闺蜜就舌吻了起来。

  韦小宇头脑已经烧的快迷糊了,浑身湿漉漉地就跑了出来,站在床边分开王芳的两条大腿就将赤红巨大的了女律师的之中,蛮牛一般地耕耘起来,啪之声再次响起。

  他双手分别抓着女律师的两只丰满,兴致勃勃地抓揉着,看着那变换着各种形状的粉白,尤其是两颗嫣红的樱桃坚挺地伫立在顶端,刺激的韦小宇兽性狂发,将大狠狠滴在女律师的里疯狂地进出。

  这样的玩法,直叫女律师喔喔直叫,喘息声中夹杂着词浪调,扭动的幅度也越来越大,情不自禁地着腰髋,让自己的瘙痒吞噬着小男人的,那丰腴成熟的越来越需要男人的籍慰弄。

  这时候,她平时的端庄知性完全不见了,变的火辣放荡而疯狂,真正诠释了爱欲之于人类的重要。

  韦小宇还不满足,连拉带拽地将徐逸秋贴面趴在了王芳身上,让她们忘情地深吻舌吻,他一边着王芳的毛,一边抚摸着徐逸秋正对着他的丰圆白,那娇嫩的菊花,芳草凄凄的,被他连了两次而现在还有些红肿的,仍旧有些透明的在渗出,红红的,嫩嫩的唇瓣,水淋淋的,像张开的小嘴在笑,还散发着属于徐逸秋特有的气息,他禁不住一口含了上去,一顿猛烈的吮吸,砸吧着嘴赞道:“好香……”

  端庄高雅的徐逸秋再次被如此疯狂的场面所震惊了,隐隐有些痛楚的又被小男人再次侵犯,本来就酥软的身子轰然倒塌,完全匍匐在了闺蜜王芳的身上,口中嘤咛嘤咛地哼着,白花花的颤动着,浪水流个不停,一颗心都像漂浮在了空中一般,不禁学着闺蜜的情调反驳八道的小混蛋,那里……那又不是饮料,还香呢,也不嫌脏……啊哦……嗯嗯嗯……”

  韦小宇终于听到了徐逸秋的情话,激动之下,从女律师小里抽出湿淋淋的,直接了徐逸秋水

  淋淋的之中,就是一顿暴风骤雨般的,一边挑逗女官员:“秋姐,我的爽不爽,喜不喜欢我的大啊?”

  “嗯嗯嗯……”

  徐逸秋的性格怎么可能配合韦出羞耻的话来,却也不会扫了他的兴致,只是嗓子里哼哼着,像是在宣泄快感,又像是在回应小男人的问题。

  感觉韦小宇越插越猛,自己的两只跟闺蜜的重叠在一起,四团棉花在揉动着,就像一叶小舟漂浮在大海上一样,时而荡起,时而跌落,却毫无一丝顿挫感,平稳而绵柔,她却不好意思了,双手撑在闺蜜身体两边支起自己被小男人从后面弄的娇躯,试着用力朝后面去小男人那条可爱的大。

  王芳看着闺蜜两只大白悬挂在自己眼前荡漾,禁不住一手抓住一只揉捏搓弄,另一只被她含进嘴里用力地吮吸起来,同时还剩着一只手伸到闺蜜的,替闺蜜揉捏她的,几管齐下,徐逸秋感觉自己又很快到了要的边缘,里涨的不行,陡然叫了一声“来了”猛地吐出韦小宇的,翻身仰躺在王芳身边,大张着一双美腿,对着床沿外潮喷,臀髋还一挺一挺的,似乎是在尽力地将体内的液羞液全喷掉,免得让自己如此丢人出丑。

  “……啊……”

  她的声音由高亢渐渐地变得欲哭无泪的羞涩,那喷射出的羞液也越来越细小,最终消失不见,然后羞愧不胜地拉过一条浴巾掩面逃进了浴室,听见身后一串开心的笑声,不过很快就被闺蜜王芳的声代替了。

  韦小宇双臂分别挎着王芳的一条美腿,站在床边,俯压在女律师身上猛烈地着:“芳姐,你有要求你就讲啊,我一定会满足你的,你可不要给我客气啊!”

  “给我,给我,我啥也不要,快点快点再快点,我要……”

  王芳疯狂的像最放荡的女人,一双玉臂挂在韦小宇的脖子上,双腿夹着他的腰,用力地勾着他的将他朝自己的瘙痒处压来,同时还将芳草奋力地吞噬小男人的如意金箍棒,那粗长硕大的充实感,一边撩拨着她里的馋虫,一边又狠狠滴碾死他们,直叫她荡气回肠。

  龙忆香幽幽醒来,却一动不动,眼眸也是半闭着,静静地观察着眼前疯狂的交欢。也许是年纪大了,才第一次经历和男人的水融,她的来的太猛了,猛的她几乎承受不了,现在浑身没有一处不疼痛酸楚,连一根指头都动弹不得。

  看着曾经年少无知的侄子,此刻却雄风大展,无耻之尤,赤身裸体毫无羞耻之心地弄着一个个比他年长的成人,龙忆香真是有些难以接受这样的现实。

  难道人类都是虚伪的动物吗?在人面前一个个知书达理,光鲜正经,而一旦被支配后,就成了这样原始的宣泄场面,赤裸裸,直白白,礼义廉耻完全不见了,就是的展示,隐私的曝露……

  当徐逸秋羞羞涩涩地再次洗净了身子磨蹭过来坐在床边时,韦小宇已经弄了王芳一千多下,终于将这个知性的女律师送上了销魂的!

  但韦小宇的大仍旧湿漉漉的昂扬着硕大的,赤红狰狞,没有一丝的龙忆香,许莹莹和徐逸秋一阵阵心惊,暗暗焦急,她们三个几乎已经失去了战斗力,现在只剩王芳一个人了,如果不让韦小宇的话,今晚的盘缠大战就算是功亏一篑了,更重要的是,韦小宇的小命……

  女律师当然也深知其中利害,好个女律师,的余韵还没有完全褪去,便翻身起来跪在了床上,将自己丰圆肥美的朝韦小宇摇晃着挑逗道:“来吧小色狼,姐姐给你唱首……”

  如果说许莹莹刚刚破了处子之身的大姑娘的是小号的,龙忆香成熟体型的属于中号的话,那么徐逸秋和王芳这对久经考验的少妇的就是中号偏大号的,白花花的,夺目耀眼,刺激的韦小宇瞬间汗毛倒立。

  徐逸秋听见闺蜜说要开花了,疲累的将要躺下的她立刻来了精神,强撑着娇躯,含羞带涩地准备观摩闺蜜的好戏。

  王芳一边摇晃着自己的大白挑逗韦小宇,一边抹了一把自己上的涂抹到自己敏感的小菊花上,还朝闺蜜挑衅地眨了眨眼睛,其奔放豪迈的性格直叫徐逸秋都难为情。

  “你了不起……”

  徐逸秋抿笑道,是那么的矜持,那么的内敛含蓄,羞色迷人。

  说话间,韦小宇已经急不可耐地扶着大抵在了女律师抹了的菊花眼上,双手拉着女律师的大腿,开始用力:“芳姐,你真好,如果痛的话就说一声,我会轻点的……”

  “姐姐的好不好看,迷不迷人?”

  王芳嬉笑着,并非她故意放荡,而是在分散自己的注意力,毕竟自己的菊花太小,而韦了,他今晚是如此疯狂,硬的像钢钎,她多少还是心有忌惮的。

  啪!一声脆响,原来是徐逸秋按捺不住好奇心,伸手在闺蜜的上拍了一记作弄她,然后掩嘴咯咯娇笑。

  王芳也玩心大发,不禁妩媚销魂地呻吟道:“哦,秋儿,我的小甜心,你拍的我好爽啊……来嘛,再拍一下下嘛,求你了,人家好痒……”

  “啊!”

  韦小宇简直受不了了,用力一顶,硕大的便挤开了女律师的小菊花,钻进了一大半,周围的媚肉都跟着陷了进去,里面热乎乎紧绷绷的感觉,爽的他呐喊起来,“芳姐,我爱你的啊,我要烂你的啊……”

  “哦……胀死姐了……轻点些啊小色狼……”

  王芳终于脸色有些发白了,皱褶眉头强忍住小菊花里塞进来的大的粗硬,前半身瘫软在了床上,只高高地撅着丰臀,娇喘微微,准备承受小男人越来越猛烈的进攻。

  “芳姐,我爱你,也爱你的小……”

  韦小宇感觉体内疯狂运转的小宇宙在聚集成一团星云,时聚时散,似乎总是缺少点什么,达不成聚而炸裂的超脱境界。

  “要爱就多爱一点吧,姐的等着你的浇灌呢,如果嫌不够的话,姐帮你把秋姐的菊花也爆了,还有龙姨的,莹莹的好不好,都让你了……”

  “好啊好啊……”

  韦小宇的思维已经有些跟不上了,被王芳刺激的只顾开始奋力地弄她的菊花,随着的抽出,带出一圈绯红的,随着的进去,旁边的菊肉也跟着陷进去,十分迷人刺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