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81章两个少妇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美女市长出了卧室,站在二楼的回廊上,下面大客厅里亮着一盏壁灯,偌大的别墅里静悄悄的一片,这让丰美绝色的高贵美女市长更感落寞,她宛若仙子一般,飘进了书房,回手掩上书房门,右手打开灯的一刹那,浓浓的羞意爬上了她圣洁无暇的脸蛋,咬着樱唇愣愣地望着沙发,似乎那个坏小子正半躺在沙发上朝他邪恶地笑着,裤裆高高隆起一根令人心乱意动的擎天柱……那喷射的力量和浓烈的味道……他死皮赖脸的模样……

  呼——高贵绝美的女市长感觉自己瞬间娇躯酥软,娇喘微微起来,羞意和热潮席卷全身,她将自己丰盈完美的娇躯无力地倚靠在了门背后,颤栗起来……

  她想逃离这叫她思绪翩翩的书房,但双腿却迈不动,更有一股热潮从腿间升起,双颊感到潮热无比,芳心也像突然启动了马达一样咚咚地跳起来。

  该死的臭小子,占了老娘那么多便宜,老娘想你了却又消失的无影踪了……陈飞扬心头忍不住嗲怪着,却又被自己如此悖理的思想撩拨的心跳耳热,作为人母,怎么能如此“为难”养子啊?

  可高贵端庄的铁娘子仍旧满腹不平,既然你这个臭小子不顾道德来撩拨人家,可占了便宜就玩消失,怎叫人不母威发作心生怨念啊?

  老娘虽然不是生你的母亲,却是养育你的妈妈,而且你这个臭小子现在长大了,也放肆了,敢一而再地揭露妈妈的寂寞孤独,此刻你又在哪里呢?

  铁娘子走到书桌跟前,用那部红色的保密电话拨了儿子的手机,听着听筒里传来悠扬的音乐,她突然很紧张,很羞涩,很慌乱,似乎害怕听到臭小子那邪恶的声音,连忙扣上了电话,玉手抚着高耸起伏的酥胸,久久不能平静,却又不舍地望着红色的座机,彷佛在等待那个臭小子回电话过来。

  高贵无双的铁娘子一时间真是牵心挂肠又患得患失,好不羞婉,失德的母爱,已经在她高贵的心房里生根,发芽了……

  **********************同一时刻,韦小宇的另一个母亲虞欣桐一只拧着失态的男人的手指,根本不看地上杀猪般嚎叫的人,一双清亮的眸子盯着另一个器宇轩昂的同伴,似乎在挑衅:你还不准备出手吗?

  男子在最初的惊诧之后,反倒冷静了下来。街头已经有人在驻足观望了,他可是有身份和地位的人,会给人以两个大男人欺负一个女流之辈的恶劣印象,再说了,自己的兄弟已经被瞬间制住了,自己虽然是以跆拳道起家的名流了,这些年少有亲自动手的时候,所谓三天不练手生,拳头早已经生锈了。

  但叫他轻易服输却是大大不能的。男子权衡再三,实在被地上哀嚎的兄弟搅乱了心神,丢不下面子,不禁喝道:“给点教训就行了吧,何苦要弄到大家难堪的地步?”

  虞欣桐心有所挂念,也不愿意多生事端,一不发地放开了地上男子的手指,转身想回到金牛酒店,她很想看看将要来参与救治韦小宇的都是些什么样的女子,似乎在心底,她不愿意那些女子是庸脂俗粉……

  “海哥,就这么算了?”

  虞欣桐听见身后被自己修理了的男子爬起来在跟同伴说话,她不以为意继续前行。

  叫海哥的阴冷着眼神,盯着绝色美人迤逦而去,掏出手机来拨了一个号,通了,他说:“小易,速度过来,我在……”

  虞欣桐拐过两个街角,看到了金牛大酒店的门脸,却驻足在对面街边,回头盯着一辆缓缓而行的

  黑色丰田凯美瑞,一动也不动,似乎露出似笑非笑的表情,继而别开眼睛,望着金牛大酒店门口镀金的一头牤牛,久久不动。

  “海哥,这娘们美的真他妈的要命啊……”

  匆匆驾车赶来的小易咽着口水赞道。

  海哥没有理会小易,却问身边坐着一直倒抽凉气的兄弟问:“大洪,你确定她是凭出其不意的技巧制住你的,而没有力道?”

  “海哥,我大洪再不堪一击,寻常练武之人也不可能瞬间制住我无法还手啊,你不知道她出手的准和狠,其实在她手臂翻动的瞬间我就在反应了,哎,可惜实在太快……”

  海哥透过玻璃窗,凝视着街边风姿卓越的绝色美人,既充满了万千的欲占有而快之的渴望,又哀叹看得着却吃不到的酸涩和挫败不甘:“大洪,你给王局去个电话……”

  “海哥,”

  小易忙打断老大,“你还不知道今晚东桥分局出事啦?”

  海哥和大洪都齐刷刷地望着小易。

  小易便将听来的消息如实禀报,东桥分局今晚突然被两卡车驻军包围了,而且都全副武装,端着乌黑发亮的半自动步枪,据说市公安局的周老大都来了,也无济于事,被驻军强行带走了扣押的嫌疑人,而嫌疑人就是今天下午在京洛会所杀人的主,后来,周老大也带走了另一个杀人嫌疑犯的同伴,以及一群目击证人,连王局都灰溜溜地跟着走了……

  海哥和大洪听的张大了嘴巴,半晌合不拢嘴,还是海哥沉稳一些,问出了两个关键的问题:“朱少有什么动静吗?蒋老大怎么也没有一点动静呢?”

  朱少自然就是西京第一衙内朱青松了,而蒋老大,便是海哥的结拜大哥,西京大二杆子蒋中杰。

  小易讪笑道:“朱少有什么动静又不是我这样的喽啰知道的,嘿嘿,不过,有人看到蒋爷带着他的车队出城去了,也不知道是避风头还是在回避什么……”

  海哥和大洪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惊异。

  滴滴滴,车窗突然被敲响了,车内三人又是一惊,才发觉车子两边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各站着一个黑风衣的青年男子了。

  三人有些发蒙,小易按下车窗还没有来得及说话,就被伸进来的一只手抓住胸口衣服猛地从车窗里拽了出去,刚要大叫,似乎肋骨被重击了一下,干咳着叫不出声了。

  海哥和大洪恐怕是有生以来,第一次惊见如此二话不说就下重手的场面,而且干净利落,毫不拖泥带水,正惊慌失措又无计可施之际,想见一只黑洞洞的枪口伸了进来,同时一句冷厉的责令:“想死你们就喊出来。”

  车厢里两人顿时噤若寒蝉,但海哥自忖自己怎么也算是一号人物,更不想在兄弟和小弟面前露怯,冷汗涔涔地试探着问道:“请问你们是……哦……咳咳……”

  枪口直接在他右胸口狠狠滴戳了两下,正好是胃部,海哥立刻浑身无力,胃部疼痛难忍,恍惚间,他似乎看见街边的绝色极品美人优雅地穿过马路,走向了金牛大酒店,若有所悟,又悔不当初……

  **************************金牛大酒店里,另一个高贵神秘的成熟美人正临界喷薄的边缘。

  韦小宇一听,顿时精神一震,准备为了龙姨的性福死而后已也在所不辞:“快点干嘛啊龙

  姨,是不是快点你,你想要爽死啊?”

  “你……”

  龙忆香似乎不堪忍受这种即将达到高峰的折磨,咬了咬朱唇,狠狠滴吻了一下侄子的嘴唇,勇敢地表述道,“是的是的,快点……小……啊……小没良心的……我不会放过你的……啊——”

  听了龙姨的要求,韦小宇立刻快马加鞭一轮猛攻,感觉龙姨的越来越紧,她两条夹着自己腰的大腿也越来越用力,刚才柔软似棉花的娇躯也渐渐地绷紧了,似乎山崩地裂已经到了临界点。

  龙忆香被侄子这一轮猛烈的攻击送到了云端之上,感觉小小的犹如储存了千万吨级的tnt炸药一般,要将侄子堵塞自己力量的大炸的尸骨不存,浑身疯狂地循环着一股乱窜的力量,五脏六腑无一充斥着裂开的劲道,知道自己一直暗暗运行古功法替侄子疗伤的成效要体现出来了。

  她双臂紧紧地勾着侄子的脖子,双腿更是夹着他的腰,他的光,承受着他的大在里面横冲直撞,而他的眼睛呈现出了赤红的光芒,她连忙大声告诫叮嘱道:“运功——赶快!”

  韦小宇正值喷射的边缘,龙姨的像一张贪婪的小嘴一般,吮吸着他的,撩拨着他最敏感的神经,他已经是强弩之末了,拼着最后的意思神识在开发龙姨的高贵和羞涩。

  突然听见龙姨如此吩咐,他挥汗如雨之中连忙默念口诀,喷薄的时间来临了,他已经来不及,只捡重点诀要一气呵成之际,已经完全把持不住自己了,猛地将自己的大狠狠滴深入到龙姨的,感觉的顶端抵在了一团本来柔软如棉此刻却发硬的妙处,狂吼起来:“啊——龙姨——”

  一股抽空浑身所有精气的从里要狂喷而出,因为古功法的口诀调动,感觉四肢百骸有一波一波的力量在聚集起来,汇聚到他的之上,似乎在准备迎接和抵御某种未知的力量一般。

  龙忆香被侄子的大狠狠滴抵在颈上,铁一般的给了她痛并快乐的极品体验,她感觉自己的幻化成了一个小宇宙,包容一切的原子黑洞,并且猛地爆开了,一股带着她处子精魂的朝侄子的上灌溉上去。

  “啊——”

  龙忆香感觉小宇宙了,修长妙曼的身子猛地拱起来搭成了一座拱桥,将侄子也顶了起来,紧窄的瞬间收缩,紧紧地包裹着侄子的大不让其逃脱一般,宛若紧箍咒,颈口张开了,喷洒的同时也将侄子的吸进了自己的自宫里包裹起来,酸胀,无边的销魂迸发了!

  “啊,龙姨,龙姨放开我,放开我的鸡鸡啊!”

  韦小宇大惊失色,在喷射的边缘却被被龙姨的禁锢了起来,被死死地扼在了他的春丸中,而龙姨滚烫的一遍一遍地浇灌着他,似有武侠中“渡功”的情景发生了一般,他的和被唤醒了,绵绵不断的力量从上传导他体内,在他体内和神识中渐渐地形成了一个光亮的小宇宙,越来越大,越来越疯狂,终于炸裂而开,源源不绝的小宇宙碎片又通过进入了龙姨体内,修补着她的,修补着她体内流逝的精魂。

  这一切惊心动魄的交织,看似漫长,却是在数息之间完成。

  “啊……”

  传说中双修的关键环节就这样完美地结束了,龙忆香最后声嘶力竭地娇啼了一声之后,白里泛红的妙曼身子搭成的人体拱桥轰然倒塌,绵软无力地坠在了床上,高贵神秘的成熟美女管家陷入了气息渐匀的休憩昏迷之中,脸色红润滋亮,安详而益发靓丽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