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79章喷薄的熟美人还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夜,还不算深。

  西京市王府区二号别墅。

  西京市美女市长陈飞扬躺在床上却怎么也没有一丝睡意,她居然可爱地在心中默数起了“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然而睡意仍旧无影无踪。

  初秋,和初春,都是宜人的季节,也是人类体质最舒展的时候,而对于一个年近四十的久旷女人来说,却是倍感寂寞难耐。

  女市长在床上坐起来,睡袍领口大大地敞开着,一片雪白丰盈的沟壑若隐若现,柔和的壁灯光中,尽显迷人的丰韵。

  她随意掩了掩胸襟,掀开轻盈的鸭绒薄被露出一双完美的小腿,被自己的一双玉足吸引了注意力。

  赤足光洁如莹,肥瘦适宜,娇美可爱,尤其是是个趾头。

  她想起了曾经无意间看到过的一则研究报告。

  人类的脚趾长度大略有三种,埃及脚,罗马脚和希腊脚,其中第2根脚趾长度比其他4根脚趾长的就属“希腊脚”拥有这种脚型的人通常四肢修长,几乎都出美女。

  埃及脚(egyian foot)脚型最普遍,大拇趾比其他4根脚趾长;希腊脚(greek foot)则是第2根脚趾比其他还长,适合穿尖头鞋,通常拥有这种脚型的人四肢修长。

  虽然拥有希腊脚的女性不一定是美女,但美女绝大多数都符合第2根脚趾较长的特征。有趣的是,纽约自由女神、希腊诸神雕像都是这种脚型……

  自己的脚趾长度正合希腊美女脚的特征,美女市长不禁怡然羞笑,玉手捧着自己的脸蛋,一幅自我欣赏并陶醉的模样,看着自己不住俏皮地动作的脚趾,她又幽幽地感觉到那种长期寂寞的苦涩感袭来。

  呼——她长长地叹了口气,赤着玉足踩在红木地板上,临近窗前,透过窗纱遥望浩空的明月,孤独,寂寞,无趣的生活突然让她感觉一阵心酸的无助,今天可谓是自己从政以来最为辉煌的战果,可她在胜利的那一刻兴奋过后,高处不胜寒的孤苦感随之溢满了她的心扉……

  人生的价值和意义,在她这样地位阅历和年纪的女人来说,已经失去了研讨的必要,她不喜欢说空话唱高调,一切为了党和人民,这已经不是现今的口号了,尽量实现个人的人生理念和需要,是人类社会进化的必然,而她,却不能轻易地将个人的需求宣诸于口……

  轻掩酥胸,走向书房,她要用工作来麻痹自己,充实自己,将那些羞于多想的念头掩藏起来……她一向都是这么做的,又似乎,书房里有某种魔力在吸引着她……

  出了卧室,站在二楼的回廊上,下面大客厅里亮着一盏壁灯,偌大的别墅里静悄悄的一片,这让丰美绝色的高贵美女市长更感落寞,她宛若仙子一般,飘进了书房,回手掩上书房门,右手打开灯的一刹那,浓浓的羞意爬上了她圣洁无暇的脸蛋,咬着樱唇愣愣地望着沙发,似乎那个坏小子正半躺在沙发上朝他邪恶地笑着,裤裆高高隆起一根令人心乱意动的擎天柱……那喷射的力量和浓烈的味道……他死皮赖脸的模样……

  呼——高贵绝美的女市长感觉自己瞬间娇躯酥软,娇喘微微起来,

  羞意和热潮席卷全身,她将自己丰盈完美的娇躯无力地倚靠在了门背后,颤栗起来……

  ***************************虞欣桐和师妹及韦小宇分别后,出了金牛大酒店,漫步在街头,太多的疑问萦绕在心头,让她无法释怀。

  高挑修长的身影,无双的冷艳气质,绝色若仙的容颜,在夜的街头绝对是一道连瞎子也无法忽略的风景线。

  挽着的发髻,高贵无匹,衬上细长白皙的玉脖,出尘脱俗的雍容和高贵,让人不敢直视,心生膜拜。

  黑色的弹力线衣,将她完美的双峰轮廓表现出来,随着她优雅的步伐而颤巍巍地跳动着,一条暗花的丝巾缠在脖子上垂下来,正好若有若无地掩饰着她v字领袒露的绝美胸口。

  丰的胸,细的腰,扭动的臀髋,黄金比例的长腿,其妙曼蚀骨的身材令人迷醉失魂。

  特别是一件米黄色的风衣,更加衬托的她高挑修长,腰带飘逸中,就算是米兰时装周里十个顶级超模的神韵叠加起来,也难以媲美她这个东方的神秘美人……

  “哇哦!”

  一个带着惊叹失魂的声音在虞欣桐的身前戛然而止,是骤然遇到惊险的倒抽凉气。

  虞欣桐驻足一看,是两个身材高大壮硕的男子,脖子上分别都戴着一条黄灿灿的粗链子,但从其气势和穿戴来看,绝对不是什么小混混,而是拥有身份和地位的人。

  虞欣桐眸光慑过,见两个男子泥塑木雕般在欣赏她的身材,而没有留意她眼眸里释放过去的警告,她也不以为意,每个人都有欣赏美的权力。

  她微微侧身想要从两人身边过去,她没有在街头闹出是非的兴趣。

  “请问,可不可以认识一下美丽的小姐?”

  刚才惊呼的器宇轩昂的男子连忙谦逊有加地询问道。

  虞欣桐驻足淡然道:“没有必要……”

  “我们不是坏人。”

  另一个男子插科打诨,抢着表白道,不能不说这二人幽默风趣并具有一定的修养和素质。

  虞欣桐倒不好生气断然拒绝了,明亮的眸子再次含着凌厉的气势说道:“请自重身份好吧,我再次明确表明我不愿意认识你们,ok?”

  两男子对视一眼,一个表示出无奈准备遗憾地离开,但另一个似乎有点恼羞成怒:“不要这样拒人千里吧,我们也是以礼相待,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

  虞欣桐完全没有听下去的耐心了,突然心生厌烦,她想到了刚才离别的两个亲近的人,师妹龙忆香和韦小宇,她现在几乎没有什么朋友,此刻却感到亲情缺失的无比孤独,狠厉地盯了那人一眼,一个字都懒得再说了,返身准备回金牛大酒店。

  那男子脸上实在挂不住了,他本不是强人所难的人,但现在一是因为虞欣桐的天姿国色不忍就此轻易错过认识的机会,二是自持身份还从来没有遇到过如此令他尴尬的时候,不禁伸手要去拉虞欣桐的手腕:“美女,给个机会……哎呀……”

  男子都没

  有看见虞欣桐是怎么就抓住了他的三根指头狠狠地一折,他就吃痛双膝一曲跪在了地上,而自己的还在随着虞欣桐的用力而反向扭曲,他痛的连连惨呼,并且意识到虞欣桐如此狠辣,仿佛一丝回旋的余地都没有,他这三根手指都有报销的危险了:“放手……放……放手……啊啊……”

  最终,男子卧在了地上,仰面打滚才能减轻手指的痛楚。

  而虞欣桐根本不看地上杀猪般嚎叫的男子,一双清亮的眸子盯着另一个器宇轩昂的同伴,似乎在挑衅:你还不准备出手吗?

  **************************此刻,金牛大酒店里的双修还在继续。

  王芳似乎和闺蜜心有灵犀,不用语也能交流,一只玉手在自己的樱唇里沾了些口水,便摸到了她自己丰满的后臀里去了,似乎那朵敏感的菊花受到了她的爱抚,这个知性端庄的女律师立刻荡漾出一幅销魂享受的模样。

  女律师半闭着眼睑,绯红着玉脸,娇喘微微,酥胸起伏,迷离地咬着朱唇,似乎在忍受着销魂的挑逗,看的徐逸秋都感觉自己的小菊花在颤抖地收缩着了……

  “来吧,小宇……”

  龙忆香绯红着绝色的脸蛋,眼眸波光荡漾,含羞不禁地扭动着完美的娇躯,一幅不堪忍耐的媚态。

  韦小宇已经被龙姨的幽谷春景迷惑的神魂颠倒了,高贵的龙姨,幽谷里的味道充满了新破处的血腥味,略带麝香的香津,嗅在他的鼻子里,尝在他的舌尖上,却是无比的香甜可口。

  这可是自己的龙姨啊,多少年来对他恩宠有加的长辈,为了他垂危的生命,竟然将她最珍贵最羞耻的一面完全展示给了他,他幸福无比,又感恩戴德,暗暗发誓一定要让龙姨体验到做女人的幸福。

  “好的,龙姨,我来爱你了……”

  他抬起脸来,嘴角上是湿淋淋的春水,还用舌头意犹未足地舔了一下,一根卷曲的黑亮耻毛沾在下唇上,看起来是那么的靡。

  龙忆香破处的,略带隐隐的痛楚,但在被侄子一番之后,阵阵无边的酥麻,奇异的快感阵阵,而且被三个各具美色的女子在旁观看着,这样怪异荒的场面,早就将她的高贵转化为“过把瘾”的渴望了。

  她丢掉了高贵,丢掉了羞耻,抚摸着侄子的头发,半睁着春眸,红唇欲滴,娇喘急促,娇躯扭动不禁,大大地劈开着两条赤裸雪白的丰腴长腿,将自己幽谧的春谷完全展示给了侄子,期待他的大来给予自己新奇的感受:“轻点……”

  徐逸秋和王芳眼睁睁地看着韦小宇托着龙忆香的两条丰腴美腿,挺着一条赤红粗长的大,鸡蛋般大小的狰狞抵在了高贵美人那两片娇嫩嫣红的唇瓣之间,就着黏黏的津,势如破竹般地挤开了春瓣,大陷入了一半。

  “哦…………”

  因为侄子跪着了,龙忆香摸不到他的头发了,双手不知道怎么放了,居然意乱情迷之中,一双玉手分别握住了自己的两只丰挺,甚至还用大拇指和食指分别夹着两颗娇嫩粉红的轻柔地捏了捏,带着满腔的期待和热情,娇啼声声,呓语连连,“你的好大……轻……轻点……哦,慢……慢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