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75章喷薄的熟美人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扬在床上假寐了几分钟,就被手机铃声吵醒了,她立刻精神抖擞地坐起来,睡袍领口半敞开着,一道诱人的深深的在月色中是那么的迷人,胸口两团浑圆挺翘的荡漾着销魂的浪涛。

  “市长,驻军来了。”

  是周丛林兴奋的报告。

  “好,”

  陈飞扬硬着窗纱里透进来的月光下了床,赤着一双玉足走到窗前,云鬓散落,更添了几分雍容高贵的妙曼,“你带着我的指令,在驻军带走江楠的同时,也一并带走秦策和几个证人,你带了多少特警?”

  “三十,全副武装。”

  周丛林志在必得地汇报道。

  陈飞扬露出慎密的笑容,轻松地问道:“周局,不知道你还有没有精力兼顾一下政法委那边的日常工作啊?”

  周丛林自然听得出,他现在还没有资历兼任政法委书记,不过主持日常工作的政法委副书记已不是他曾经想过的了,压抑着激动:“市长,为了党和国家的稳定大局,为了西京人民的安康,我老周当鞠躬尽瘁。”

  “那好,担子重了,须有如履薄冰之感才行,如今的各级政府机关里,腐化浮躁的情绪必须要压一压了啊,希望你这个老同志能为我分担一些。”

  陈飞扬这是在对周丛林进行履职告诫了,暗示周丛林一旦坐上了市委政法委副书记的宝座后,一定要配合她进行西京的政风整治,否则,他就有可能被整治下去。

  “竭尽全力。”

  军人的作风,便是绝不拖泥带水,周丛林目光如炬,挂了电话,直奔东桥分局局长办公室。

  陈飞扬真想好好地跟人分享一下胜利者的喜悦,可惜这个胜局早已经在丈夫的预料之中,更不放在父亲和公公的眼中,那么,她现在便想到了儿子,那个不把她当母亲“孝顺”反倒还觊觎她这个养母身体的邪恶儿子。

  臭小子,你今天都在干什么好事啊,连电话都不给妈妈通一下,妈妈还想问问你究竟跟你方阿姨中午在房间里说了些什么,做了些什么呢?

  赤裸的玉足踩在红木地板上,初秋的季节已经微微有些凉意了,却凉不到陈市长的心扉里,她火热的心扉飞出了窗户,飞向了皎洁的月亮,想到,他的妈妈又要在一张硕大的床上,度过一个孤枕难眠的清苦浓夜……

  ************************金牛大酒店,香艳接力即将上演。

  “不……我是你龙姨,不要啊,以后我可怎么见人啊?”

  龙忆香不由衷,简直都不敢看王菲和徐逸秋的眼神了,可身子却不听使唤,完全忘记了逃跑了,眼眸也不知羞涩,盯着侄子湿漉漉的大一眨不眨。

  “龙姨,救救我吧?”

  韦小宇的一只手已经钻进了龙忆香的领口,摸到了一团又弹又软的把玩起来。

  可龙忆香还无法冲破被两个外人眼睁睁地看着她和侄子之间发生辈分的丑事来,一边抵抗着侄子把玩她的酥麻之感,一边努力地在心底劝说自己就疯狂一回吧。

  “是啊,小宇都到了这一刻了,不能见死不救功归一篑啊!”

  王芳添油加醋,唯恐天下不乱。

  经过这一番现场观战,徐逸秋的矜持也被弱化了许多,也跟着劝慰,不过立意却新颖充满诱惑力和说服力:“我们都是女人,女人又怎么会为难女人呢?何况是救人一命,难道哪个女人真愿意保守节到另一个世界去么?那还算女人么,应该是尼姑了……”

  高贵不可方物的龙忆香被比这尼姑,这完全触动了她的痛处,明显的徐逸秋已经在心底埋怨她这个当阿姨的为了顾及颜面而不顾她们小男人的死活,没有把她比作“老”已经是很客气的了,再说了,她这个当阿姨的献身之后,才能轮到她们两个久等的少妇呢,可不能耽搁人家的好事。

  哎,性,咋个就这么叫人纠结啊?

  “先……洗洗……这个……”

  龙忆香投降了,盯着韦小宇直挺挺的沾满了许莹莹的。

  王芳用浴巾随便遮了一下羞就跳下床,赤着脚跑到浴室,拿了一条拧过水的面巾来了,本想亲手替小男人擦拭的,却又想看看龙忆香的羞涩,便递给了龙忆香。

  原来,不光是男人喜欢亵渎高贵,女人也不例外啊!

  既然已经松口了,龙忆香自然不能再反复了,暗嗲王芳捉弄人,却拿着面巾展开,一把包裹住侄子的大棒,那坚硬毫无一丝下垂的状态,虽然隔着毛巾,却也让龙忆香心旌摇曳了:“一会你可要轻点……不准像弄你莹莹姐那样用力,知道了不?”

  韦小宇还没有开口,王芳又说话了:“恐怕一会我们的龙姨会主动叫‘大力些,不过瘾’了,咯咯咯……”

  龙忆香正要反驳,却被韦小宇跳下来,拦腰抱起来丢到了床上,一个饿狼扑食按住了他觊觎已久的龙姨:“龙姨,是我替你宽衣解带呢,还是你自己主动啊?”

  这话,叫高贵如仙姑的龙忆香如何回答?她羞愤浓浓,闭上眼睛不说话,但那急促的呼吸,殷红的脸蛋,剧烈起伏的高耸酥胸却在暗示侄子亲自动手丰衣足食。

  “秋儿,来,我们帮这个小混蛋把他的龙姨剥成大白羊。”

  王芳呼唤闺蜜帮忙,毫不迟疑地隔着衣服,就用一双玉手抓握住了龙忆香高贵的酥胸,十指一收,叹道:“哇,好坚挺,等下一定要吸几口才甘心……”

  “我们一人吸一边,咯咯……”

  徐逸秋也被闺蜜的狂野感染了,跪起来将小手钻进了龙忆香的衣领里,像抚摸自己的身体一样轻车熟路,贴着龙忆香保养良好的润滑肌肤,带着一路的烫热握住了龙忆香的,一下就捻住了那颗早已经硬挺的捏了一下。

  “嘤咛……”

  龙忆香被同样身为女人的徐逸秋捏的啼叫出声,却也不反抗,只是绷紧了身子,承受着这同性的抚慰,将脸蛋别到一边,似乎不忍心看着自己保养了四十年的乳珠被轻薄。

  已经被王芳和徐逸秋合力放到大床另一边的许莹莹,此刻似乎从剧烈的晕迷中苏醒过来了,却浑身像散了架一般无力,睁着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看着她们疯狂,后的痛楚一时也过不去。

  韦小宇来得十分直接,骑到龙忆香身上,动手将衣服从她头上取了下来,龙姨雪白的上身袒露出来,

  一件象征着高贵的紫色胸罩也被他推了上去,两团粉嫩浑圆又坚挺高耸的双峰跳了出来,像两只硕大的果冻一般,颤巍巍地荡漾着诱人的波浪:“哇,龙姨,龙姨啊,我终于可以跟你了,我快要幸福死了啊……”

  “你……”

  龙忆香被侄子如此粗俗不堪的话刺激的浑身发颤,“你这个恩将仇报的小混蛋……”

  听见龙忆香如此羞嗲的回应,逗的王芳和徐逸秋咯咯娇笑不已,连一边的许莹莹也讪笑起来,被韦小宇看见了。

  他膝行到许莹莹边上,轻抚着女律师光洁的脸颊,充满爱怜地说:“对不起莹莹姐,刚才让你受苦了,以后我一定补上,让你好好享受一番鱼水之欢好么?”

  “就一番么?”

  许莹莹眨了眨大眼睛,自负又傲气的女孩子十分懂得维护自己的利益,既然什么都让几个女子看见了,自己才不会压抑自己的闺房情趣呢。

  “额,一千番,一万番,爽的你一番又一番好不好?”

  韦小宇真有点忍不住想要掀起许莹莹身上的浴巾了,这个刁蛮的小女人真是个要命的小妖精啊。

  王芳和徐逸秋听了两人热辣的对话,都不禁心痒不已,却又不能宣诸于口,好期待一会与这个小混蛋的颠鸾倒凤啊!

  “哇,龙大美人,你流水了耶……”

  王芳掀开了龙忆香的裙摆,看见大美人两条丰腴的大腿之间,那隆起的肥嘟嘟上,紫色的已经一片深色,不禁逗笑起来。

  龙忆香连忙双手抚下裙摆遮住自己的羞处,一针见血地揭露了王芳:“你还不是在催促小宇快点完事了,你好跟他……那啥呢……”

  王芳顿时绯红了脸,也不否认了,反手过去抓住韦小宇的大:“臭小子,你听见没有,芳姐跟你秋姐已经等不及了,你还在磨蹭什么呀?”

  “咯咯咯……”

  徐逸秋,许莹莹和龙忆香都禁不住娇笑起来,房间里一时弥漫起一种异样的幸福感:要是以后大家都住在一起,和这个邪恶的小混蛋不时地这样欢聚一次,倒也是不枉今生啊……

  “哪里等不及了,是不是这里?”

  韦着,一边在床上站起来,趁王芳不留意,将自己的大猛地塞进了女律师的小嘴里。

  “啊……呜呜……”

  王芳只有那么一刹那的不堪,便不再反抗了,双手握住小男人的大,香舌不住地开始在大周围绕动起来,虽然这上还带着小姑子里的体味,带着麝香气息的春水和血的腥味,但这正是此刻乱不堪的真实写照啊!

  许莹莹,徐逸秋和龙忆香都静静地看着王芳给韦小宇卖力地,看着她经过这一阵子的折腾有些散乱了的云鬓发丝随着她螓首的而摇曳着,看着她的口腔被一条大塞的满满的,连两腮都鼓了起来,甚至能看到那老鼠一般的大在她嘴里运动的轨迹,兹兹有声。

  时而王芳吐出,伸出舌头,系带,或者将大向上压到他的上,用香舌去顺着他的一直舔上去,猛地含住大,来一个类似深喉的动作,可惜她并不是钟敏,能将这条超级粗长的尽根吞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