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74章熟美人接力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倩倩和朱青青两姐妹坐在市内的一家咖啡厅里,进行了一番坦诚的对话。

  姐姐朱青青从下午古天华的事和陈飞彤的到来中,已经意识到了一些她难以想象的可能,自己这个妹妹恐怕是遇到了贵人了。

  吃过了晚饭,朱倩倩带着姐姐逛了西京两个高级商场,购买了一些衣物,然后找了一间咖啡厅休憩。

  “他叫韦小宇,应该是现任市长陈飞扬的儿子,”

  朱倩倩说着,神色却并没有应该的兴奋和炫耀,倒有些忧虑,也不回避姐姐的眼神,“他快十六岁了,是苏寒媚家教的高中生,我不过是代替寒媚去做家教的,结果……姐,不是我没有脑子,实在是我从来没有遇到过他这样邪恶的男孩子,而且,也许我真当他是个小孩子吧,所以,所以警惕性下降了……”

  “做了?”

  朱青青似乎很关心这个,同时感觉自己问出这样的问题,有点不像是个做姐姐的,而且,彷佛很好奇一个大姑娘和一个少年上 床到底会是怎样的场面啊?

  朱倩倩咬着樱唇辩解说:“姐,你是没有亲眼看到,他那个……根本就不像是一个小孩子的玩意儿……”

  似乎感觉自己有点不知羞耻,豪乳美女捂嘴笑了,不敢看姐姐的眼睛。

  “这借口你也好意思说出来?”

  朱青青对妹妹的说辞嗤之以鼻,她可是过来人了,不光研究过自己已经死去的丈夫的那玩意儿,还横向比较过诸多毛片里的成百上千条,一个少年男孩的再大,能跟黑人比吗,能跟那些经过挑选的白种人比么?

  “好吧,算我春心荡漾了好不好,是我自己忍不住了的好不好,这下满意了吧?”

  朱倩倩抿了一口咖啡。

  “少给我来这一套,”

  朱青青在桌面下轻踢了妹妹一脚,“女孩子什么最重要你知道吗,还要我说?算了,懒得管你了,你有的权利了,只是你以后还要嫁人的,你不知道那些死男人自己一个个拈花惹草,残害,却要要求自己的老婆是黄花大闺女……”

  “奶奶的,哪个敢这么要求我,老娘一脚踢他到地中海去。”

  朱倩倩打断姐姐的说教。

  朱青青盯着妹妹半响无语,她经常这样被妹妹打败,猛地喝了口咖啡,另起话题:“那你以后打算怎么办,马上毕业了,是留在西京还是会江南?”

  这话真问到了朱倩倩的痛处,她收了笑容,望着窗外熙熙攘攘的人流陷入了沉思:我只是那小子众多情人中的一个罢了,而且他还正值年少,等他到了二十多岁时,自己已经人老色衰……

  ****************************金牛大酒店。

  “啊——”

  韦小宇突然大叫起来,一把推开徐逸秋,双手按着许莹莹的赤裸光滑的香肩开始了一轮疯狂的攻击。

  只见他双脚分开着许莹莹的两腿,半跪在年轻女律师的双腿间,对着小律师肥嘟嘟翘生生的圆就是一顿紧锣密鼓的,每一下都尽根而入,带着肥美的陷入之中,每一下抽出,几乎将都了,连带里绯红的也卷了出来,一股带着血丝的乳白色液低落在床单上,啪的撞击声,响亮地响彻房间,令人瞠目结舌,心惊胆战。

  &n

  bsp;“啊啊啊……”

  初次的女律师哪里经受过这样猛烈的,略显较小单薄的身子几乎有散架的趋势,马尾辫狂烈地摇曳着,粉嘟嘟的泛起一波波迷人的臀浪,哀鸣声叫人垂怜不已。

  啪!龙忆香一记玉掌扇在韦小宇的光上,娇声喝斥:“小宇,小宇,你醒醒啊,这样子小许受不了的!”

  王芳和徐逸秋看的不知所措,可怜许莹莹却又不能以身代替,看看眼睛赤红的韦小宇,又望望毫无经验的龙忆香。

  龙忆香也有些六神无主了,按照师姐的描述,韦小宇此刻还完全没有达到那种采阴的境界,只是一味地在发泄兽性和,要是许莹莹承受不了了的话,谁来代替?

  想到这里,龙忆香心底腾地升起一丝希冀,又对自己不顾廉耻的想法否定了,真是让她左右为难啊!

  韦小宇完全听不进龙忆香的提醒,只感觉自己浑身有用不完的力气和发泄不玩的兽欲,与此前的后继无力大相径庭,这柔滑的,紧窄的,温暖的浸泡,畅通无阻的舒爽,使得他完全停不下来,挥舞着大疯狂地蹂躏着不堪鞑伐的女律师的娇嫩。

  “嫂子,嫂子……”

  年轻女律师的注意力分散失败,她只感觉自己的里一条火龙在窜进窜出,先前那种舒服的清凉感完全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粗暴的摧残,她只能无助地呼喊嫂子。

  “没事没事,等下就舒服了,”

  王芳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小姑子了,只好责骂韦小宇,“臭小子,你真发狂了啊,你说说,你现在是什么感觉,说呀?”

  龙忆香听王芳这样说,豁然开朗,是的,主他们此刻有什么感受,她才好根据师傅当年所说的和师姐先前的描述来应对。

  “舒服,爽!”

  韦着,一刻也不停歇对许莹莹的鞑伐,感觉这个姿势有点吃力了,飞速地推出自己湿漉漉的的带着血丝的大,将许莹莹翻了个身,立刻扑进她,扶着大进入了女律师血丝殷殷的之中,双手抓握着女律师的两只坚挺粉嫩乳鸽,便用力地捣腾起来。

  “莹莹,你呢,你什么感觉啊,除了痛……”

  “不痛了……”

  许莹莹坦诚了自己的感受,苍白的脸色反倒还红润了不少,似乎有舒爽的迹象,“就是……就是……他……他太……用力了……那里不痛……可浑身……痛……”

  “额,就这些?”

  徐逸秋也急着问道。

  “有……有点……麻……”

  许莹莹是闭着眼睛说的,一双柔荑也情不自禁地勾住了韦小宇的脖子,两条小腿也跷起来夹住了韦,她是用行动在表述自己此刻的羞涩心理。

  王芳和徐逸秋心有灵犀地对视一眼,皆看到了对方眼中的如释重负,开始羡慕年轻女律师此刻所承受的狂烈弄了,如果换了是自己的话,不知道该有多舒服啊……

  “老实话!”

  龙忆香对韦法不确信。

  但韦小宇的话却令她羞愤不堪:“龙姨,等下莹莹姐受不了了,我再你好不好?”

  “你……你这个混球……”

  龙忆香情急羞愤之下,完全丢

  掉了自己的高贵。

  王芳和徐逸秋掩嘴偷笑。

  韦小宇斜睨着春情荡漾的王芳,狰狞地说:“芳姐,我还要的菊花!”

  王芳瞟了一眼龙忆香,又瞄瞄闺蜜徐逸秋,风情妩媚地揶揄他:“来呀,只怕有些人了他的龙姨后就没了力气了呢,咯咯……”

  龙忆香真是躺着也中枪,却又拿这个风情的少妇没有办法,别开脸嘟哝道:“他敢,我不废了他……”

  “嘴硬……”

  这话居然是矜持的徐逸秋说的。

  相对来说,龙忆香对徐逸秋这个气质和内涵更和自己接近的少妇亲近一些,却被她嘲弄,也不好板脸喝斥,真是羞急的指着徐逸秋说不出话来。

  “嫂子,嫂子,我……”

  许莹莹被韦小宇疯狂的进攻终于弄到了那种渴望的舒麻感觉,脸颊上浮现着两朵绯红的云朵,娇喘也咻咻起来,半睁半闭的眼眸里荡漾着迷离的波光,完全是一副欲来风满楼的表现。

  “是不是很爽了啊,嫂子没有骗你吧?”

  王芳调笑道,话里有说不出的羡慕之色。

  “嫂子,亲亲我,哦哦……”

  许莹莹居然将羞红妩媚的脸蛋转向嫂子,伸出袅袅的红舌头,请求嫂子吮吸她的香舌。

  龙忆香和徐逸秋已经对此刻酣畅淋漓的男女之爱震撼了,即将再次见证女女之间的亲昵,这种离奇的经历,撩拨的她们充满了别样的期待。

  要说刚才主动和小姑子接吻是龙忆香的要求,那么此刻再和小姑子舌吻的话,就完全是的表现了,这让王芳有些犹豫。

  “嫂子,快点,我要来了……”

  许莹莹不饶过嫂子,伸手去揉捏嫂子的饱满的丰挺,还用拇指拨弄嫂子早已经挺立的殷红。

  “唔唔……”

  王芳情动了,对同类的女人情动了,一口含住了小姑子的香舌吮吸起来,并且迷离地发出诱人的娇啼声。

  韦小宇看着亲吻的两个女人,他突然感觉大被一股强烈地吸力吸住了,让他的每一下抽出都异常艰难,不禁大呼出来:“龙姨,我的被吸住了……”

  龙忆香连忙从王芳和许莹莹的舌吻中惊醒过来,终于听到了符合师姐描述的情况了,当即在许莹莹和韦小宇的左脚脚底涌泉上用重手法点了三下。

  “啊……”

  许莹莹吐出嫂子的舌头,猛地痉挛了,感觉自己的深处一股源源不断的暖流喷发了,她不知道这就是的,她终于被韦小宇采取了至阴之物,“嫂子,……高——潮,啊……”

  说完,年轻的女律师头一偏,陷入了昏迷。

  龙忆香也顾不得羞涩了,连忙问韦小宇:“小宇,你要吗?”

  “龙姨,我要你!”

  韦小宇像被充满了电一般,一跃而起,伸手拉住了龙忆香的衣服就朝床上拽,指着大上透明的说,“我要,我还要这个,只有你有了……”

  王芳和徐逸秋望着羞急不甘的龙忆香均想:真要熟美人接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