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71章啊,嫂子救我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索然无味的催眠进行了大约一刻钟,韦小宇都有点要打哈欠的意思了,突然看见许莹莹长长的睫毛一合,两行豆大的泪珠滑下了白皙的脸蛋,不禁大为吃惊。

  “莹莹,别伤心,”

  龙忆香悠悠地呼唤道,“我们睡觉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来,我们脱衣服……”

  韦小宇听见自己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龙忆香立刻用眼睛狠狠滴制止他,他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屏住呼吸,不发出一丝异响,惊愕地看着许莹莹开始解浴巾。

  但许莹莹刚才一动不动的身子却渐渐地扭动起来,似乎在挣扎什么束缚一般:“姐姐,我们一起脱吧……”

  龙忆香不禁蹙眉,见韦小宇亢奋地憋着笑,她真是又羞又恨,用眼睛望了望水晶吊灯,示意韦小宇去关掉,又望望床头墙壁上的壁灯,示意他打开,才回答许莹莹说:“好的,妹妹你先脱,姐姐马上就脱……”

  韦小宇不敢弄出一点声音,轻巧地下了床,蹑手蹑脚地先打开了昏暗的橘黄色壁灯,再关吊灯,都是捂着开关尽量不发出一丝异响,房间里顿时洋溢起一片暧昧的光线来,可当他从床边的许莹莹跟前走过的时候,他腰间的浴巾居然松开了掉了下去,那条黝黑丑陋的巨物垂悬着晃来晃去,十分猥琐。

  许莹莹本来就被灯光的转换惊扰了注意力,此刻眼前又出现了一个赤裸裸的男人,新鲜事物进入了神识之中,她几乎要从催眠的状态下醒过来了,直溜溜地盯着韦小宇的肉肠,居然伸出纤纤玉手去触摸:“这……是什么……”

  韦小宇捂着自己险些惊叫出来的嘴巴,用眼神询问龙姨该怎么办。

  龙忆香真恨不得飞起一脚废了他的玩意儿,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又被蓦然出现在眼帘中的丑陋挑逗的呼吸急促起来,朝那厮点头示意:让她摸吧,还能怎样?

  得到指示的韦小宇,简直是求之不得,还挺着腰,将自己的兄弟送到了许莹莹的手中,那黑黢黢的肉肠还没有落入年轻女律师的手中便摇摇摆摆地要站起来了,芊芊玉指刚触摸到他正在充血涨大的,便嗖地弹了起来,被玉手抓了个结实。

  龙忆香看到这奇妙又精彩的一幕,简直被男人那玩意儿的无耻和猥琐折服了,完全经不住诱惑的玩意儿,从垂头丧气到雄壮坚挺,只需要瞬间的功夫,她惊叹的居然发现自己都腾地升起了一团火焰。

  “真大……好丑……好烫……”

  许莹莹的称赞令人很是怀疑她究竟有没有被催眠,刚才白皙的脸蛋在迅速变得潮红妩媚,一双本来痴痴的眼睛也浮现了蓬勃的神采,小手略带生涩又充满好奇地捏揉着这条具有旺盛生命力的,“啊姐姐,你也来摸摸……”

  韦小宇咬着自己的手指,一幅不堪挑逗的窘迫,求助地望着龙姨。

  龙忆香怀疑地望了望许莹莹,说出了一句令人喷血的话来:“忒丑了,你自己玩吧……”

  “扑哧……”

  许莹莹再也装不下去了,蜂蜇似地缩回手,捂住小嘴,却意识到不对,将抓握过韦小宇的小手放到浴巾上去厌恶地擦拭,笑的倒在了床上。

  龙忆香一脸无奈,只恨恨地瞪了一眼韦小宇,抿嘴笑而无语。<

  p>

  王芳和徐逸秋一直在倾听卧室里的动静,此刻听见许莹莹欢唱的笑声,便都跑进来,又一起掩嘴嗤笑着逡巡在门口不进来了。

  韦小宇赤身裸体,还挺着一条狰狞赤红的大,一脸黑线,被四个女人如此嘲弄,他感觉自己简直就像一个被肆意戏耍的猴子一样无辜,老羞成怒之下,扑到了许莹莹身上,毫不怜惜地上下其手起来。

  “啊,嫂子救我……”

  许莹莹呼救的声音非但没有哀怨委屈,反倒充满了挑衅的意味,刺激的韦小宇狂性大发。

  她一把就扯开了许莹莹的浴巾,两只粉嫩白花花的乳鸽惊鸿一现又被哀羞不堪的许莹莹趴到床上遮住了,却将自己雪白的玉背和翘臀露了出来。

  啪!韦小宇一巴掌拍在许莹莹翘嘟嘟的左臀上,立刻出现了荡的几根手指印:“还没跟我洞房呢,就拿我开心了,今天为夫不好好收拾你,看你还皮痒痒了!”

  “嫂子,嫂子……”

  许莹莹娇羞不堪,试图拉被单来盖住自己的春光。

  但另外三个成熟世故的美人都看得出,这个是在求救,倒不如说是在撒娇,挑逗,演绎着闺房之事的情趣,都不禁在心底暗愧不如,一会自己该怎么表现才好呢?既想端庄贤淑,又要放荡狂野,这个度可不好把握啊……

  龙忆香也被许莹莹刚才忽悠了一把,此刻见韦小宇惩罚她,自然也不会援手的,但也不好意思眼睁睁看着韦小宇赤身裸体地和另一个白花花的身子打情骂俏,走向门口的王芳和徐逸秋:“看来一会小宇会很发狂,你们俩有把握能制服他吗?”

  王芳和徐逸秋都听得出龙忆香所说的“制服”是指的什么,不禁羞涩地望着对方,等对方表态。

  “我说的可是严肃的事情……”

  龙忆香强调,她很想回头去看床上的两具胴体究竟到了什么程度了,却不好意思回头,好奇心真是折磨人啊。

  “龙姐你又是身具武功的,我们实在坚持不住了,不是还有你么?”

  王芳揶揄起来,说完,搂着闺蜜徐逸秋咯咯娇笑,又禁不住去偷看床上的战斗。

  “叫我女士或者跟着小宇叫阿姨吧,”

  龙忆香置身事外一般地纠正道,接着撇开厉害关系,“我是他阿姨,可不能乱了辈分。”

  王芳和徐逸秋相视而笑,意味十分明显:还想当阿姨呢,一会我们会让你当不成阿姨的,呵呵……

  “没事的,如果龙女士真的见危不救,王芳可有三张小嘴呢,那臭小子肯定吃不消的,咯咯咯……”

  徐逸秋立刻招来王芳一顿粉拳。

  此刻,床上的战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

  许莹莹死死地抓着床垫趴在床上,将自己同样美好的身后春光都丢给了韦小宇去侵犯,紧紧地并着双腿。

  韦小宇充血坚挺,却也痛楚不堪,也不忍心太过用强将许莹莹翻过身来,无奈,他覆盖在许莹莹光滑的玉背上,大嘴不住地舔吮许莹莹的脖子和香肩,涎水淋淋,一片水光,两只坏手钻进许莹莹前胸,抓

  住两只软绵绵的乳鸽肆意捏揉,同时,更是无耻地将自己的大奋力地朝许莹莹的股缝里戳。

  “啊……不要不要……”

  许莹莹哀声呼救着,娇躯绷的紧紧的。

  第一次和异性玩这样羞耻的事,却没有隐私可,当着几个旁人被一个少年轻薄猥亵,虽然自己心甘情愿,却不能施展自己暗暗憧憬了许多次的妩媚之功,怎么不让她芳心纠结不已啊?

  酥胸如此遮掩,也被少年握住了,还贼坏地搓揉把玩,阵阵酥痒和发胀感,让她娇喘急促不已,更叫她欲哼不敢的是,这坏家伙现在居然找到了她的两只小巧的蓓蕾在捻着,道道电流传遍全身,羞的她好不心痒。

  玉体被又舔又亲又吸,的原始被一点点地激发了出来,而他坚硬的大更是夹在她的臀沟里戳着,那发烫的大正好抵在她小菊花和水汁开始分泌的之间的敏感的会位,无论是向前还是向后,要么进入她的,要么进入她的菊花,都是让她哀羞到极致的后果啊!

  身下年轻又陌生的女律师,让韦小宇是欲罢不能,一边承受着的疼痛之苦,一边又被她刺激的舍不得罢手,暧昧色调的橘黄色壁灯之中,他用双腿努力地分开了许莹莹的两条美腿,随着她两腿的渐渐张开,他感觉自己的大越来越活动自如了,大被一片柔软的湿润引诱引导着,他意识到那里应该就是女律师的蜜道口了。

  龙忆香既然没有再交代别的,那么是不是就可以正式开始双修了呢?

  韦小宇经过一阵热血沸腾的折腾,身体的空乏感已经让他有些神智恍惚了,满脑子都是“上了这个,进行双修之后,我就得救了”的念头,禁不住伸手下去在两条丰腴的摸到了一片湿滑,丝丝卷丝之中的一片柔软的凹陷处,他将大抵在那里,准备刺入。

  “啊,不要,嫂子,嫂子,秋姐啊,快来啊,他要进来啦!”

  许莹莹感觉到背上少年的一系列动作之后,自己溪水汩汩的口上顶住了那烫热的大,危机感的本能让她惊叫起来,一边用小手伸过去试图将那坚硬如铁的大拨弄开,可当小手碰到那神奇坚硬又滚烫结实的时,阵阵心颤的向往又让她欲拒还迎,所以拨弄的并不是那么坚决了。

  王芳毕竟不是小女孩了,虽然感觉今晚的事情太过荒谬匪夷所思,却也知道这是正事,不能因为羞耻感而出了纰漏,便问龙忆香:“他们现在可以开始了吗?”

  正在思考怎么应对王芳和徐逸秋准备“陷害”她乱辈分的龙忆香闻道:“难道还要我一声令下么?”

  “那我们去瞧瞧,嘻嘻……”

  王芳嬉笑着拉着徐逸秋直奔战场,徐逸秋还有些碍于情面磨磨蹭蹭,却也禁不住现场观摩破瓜的刺激,羞红着脸跟了过去,留下龙忆香一个人不知如何自处了。

  灯光朦胧中,王芳和徐逸秋相携站在床边,这个角度正好看见床上四条腿尽头的春色,只见韦小宇腿间一团丑陋,丛生的硕大无比,黑黢黢的,一根粗壮的长正顶在许莹莹的口上。

  看的她们既紧张又好奇,还弥漫着跃跃欲试的心痒……

  而许莹莹被韦小宇用脚分开了两腿,雪白丰腴的大腿尽头,一道裂缝微微张开着,“咬着”那根她们都熟悉的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