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70章一龙三凤练双修续1-170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扬陆续跟丈夫韦隐啸和父亲陈老通了电话,分析和探讨了目前自己的处境,以及对外甥秦策此次事件的应对办法,听取了意见和建议,都让她自己最终拿主意。

  她又和楚云香一起讨论了半个小时,周丛林才匆匆赶来。

  这是西京市公安局长兼党委书记周丛林第二次进入市长官邸的书房了,对于西京政府众多的官员来说,这绝对是一种荣幸,但周丛林的荣幸感却被苦涩冲淡了。

  “陈市长,现状不乐观。”

  周丛林一坐下便开门见山,“东桥分局的老王似有难之隐,对事件的的汇报也是闪烁其词,应该是受到了压力。”

  说完,周丛林便住了口,带着希冀地望着高贵绝色不可方物的女市长。

  陈飞扬略一思索,便想通了前因后果,也不绕弯子了,含笑问周丛林:“老周,你说句实话,我来西京之后,有没有给你希望,有没有让你失望的地方?”

  周丛林不敢再与女市长对视了,站在书桌边的高贵端庄的绝色中年女子,既是一个魅力无边的女人,更是一个位高权重的女人,而她身后所站着的,可是能左右整个天朝政局的韦家和陈家,是天朝改革派的泰山北斗,也是正值壮年希望平生有所作为的他所愿意靠拢的势力,现在改革派给他机会了。

  周丛林是军人出身,却能在派系色彩浓厚的天朝不依附于任何一派而能站稳脚跟,靠的就是他左右逢源谁也不得罪却谁也不特别关照的处事风格,但现在他身处漩涡之中,再也无法独善其身了,必须站队了。

  事情很明显,他作为市公安局长兼党委书记,打着市长的旗号要听取汇报,一个分局的局长却可以不买他的账,那么在西京政坛,除了市委书记方婉秋能与陈飞扬抗衡外,另一个就是市委常委排名第四的政法委书记曾宏了。而曾宏,和刚刚去世的顾伟刚一样,旗帜鲜明地同属梁氏一派。

  这样,全盘的情况就一目了然了,梁老是中央排名仅次于今上的人大委员长,其派系曾经把持了西京党政,因为影响恶劣的荆山大桥事件而功亏一篑,却还能牢牢地把持着西京的政法委位置,而且还能觅到机会反击改革派,可想其能量的巨大,这不得不让周丛林忌惮。

  而周丛林最怕的就是,陈飞扬作为改革派在西京的领头人,毕竟是一个以前并没有主政过一方的女流之辈,尽管铁腕风格早就远播了,周丛林仍旧担心这个美的有些不真实的女人一旦受到挫折撂了担子,那么他的报复便会成为笑柄……他是军人,骨子里是藐视女人的……

  “周局,”

  楚云香见周丛林表情阴晴不定,轻声提醒道,“不会有交易,我们要的就是公理,公正,公平,和新气象。”

  周丛林耸然动容,作为一个圆滑的政客,他当然不会相信什么真正的“公理,公正,公平”了,他在意的是“新气象”三个字,天朝真的需要新气象了。

  “陈市长,”

  周丛林站起身来,四十有六的人了,仍旧能站的笔挺,器宇轩昂,朝美艳大方的女市长啪地行了一个军礼,表态道,“古有穆桂英梁红玉挂帅,老周寄望今朝能在您的旗帜指引下,让西京出现一片祥和的新气象!”

  “老周你

  好样的,明早我就把东桥的王局拿下,隐瞒案情不报,玩忽职守,顺便追究一下是否有贪赃枉法和作风问题,”

  陈飞扬端庄的笑容令百花失色,轻描淡写几句话,却是有如雷霆万钧之势,“这个案子一定要办成铁案,相关目击证人立刻隔离询问,24小时内必须水落石出,并且召开记者会,大张旗鼓地通报案情细节,届时我会亲自到场,不避亲……”

  ************************浴室里,三女都犹豫着你看看我,我看看她,一个也不先宽衣解带。

  王芳,徐逸秋和许莹莹都是冰雪聪明的女子,知道龙忆香这样安排的目的,不过是为了等一会的赤诚相见做一个铺垫,免得到时候再互相抹不开面子磨磨蹭蹭的话,会耽误韦小宇的救治。

  要是在平常,几个女子一起洗澡沐浴并不会怎么难为情,可今晚是为了一个共同的小男人,待会儿分别还要和那家伙做那难以启齿的羞事,而且还要配合默契,这就让几个知性的女子颇为尴尬了。

  这样的气氛,既让她们羞涩不禁,又隐隐充满了期待,皆暗忖着:一会自己该怎么表现呢?酣畅淋漓跟着快感走还是羞羞涩涩佯装纯良淑德?

  终于还是王芳放得开一些,抿笑着开始解牛仔裤的裤扣:“看你们僵持到什么时候,一会还不信你们不脱裤子就能跟那个小色狼做了呢……”

  徐逸秋羞笑着在王芳手臂上捶了一下,吃吃笑着嘟哝道:“那天我还真没有脱呢,吃吃吃……”

  王芳瞪大了眼睛,许莹莹却来揶揄嫂子了:“嫂子还跟那个小色狼玩过开花呢,咯咯咯……”

  这下轮到王芳去捶打小姨子了:“你这个小蹄子,我帮你你还揭露我,待会儿看你被他的大棒槌捅的惨兮兮的看你还笑得出来不……”

  徐逸秋掩着嘴难以置信地望着闺蜜,她真难以想象小色狼那么粗大的玩意儿闺蜜是怎么受得了的,似乎都感觉自己的菊花在隐隐作痛了一般……

  听见浴室里很快传来嘻嘻哈哈的打闹声,龙忆香一阵阵惆怅。

  她突然感觉自己有些孤单,一只柔荑不知不觉地来到了裙摆深处,修长的手指触摸到了一片微微的湿意,连忙抽出手,感觉自己的脸蛋发烫发烧,暗嗲道:臭小子,亲也亲了,摸也摸了,阿姨一切都准备好了,却杀出一个小妖精来,你让龙姨好生失落啊……

  韦小宇洗好出来后,见龙忆香一个人静静地站在落地窗前不知道在想什么,高挑妙曼的身影是那么的叫人心向往之,又听见大浴室里三个女子欢快又羞涩的打闹声,他一时间幸福感填满了每一个毛孔。

  “龙姨,你在想什么?”

  韦小宇走过去,从后面环住了龙忆香的腰,深深地嗅着她脖子上散发出来的醉人体香,感觉龙姨本来柔软的身子一下子绷紧了。

  “没想什么。”

  龙忆香忸怩着身子,执拗地挣脱开了,望了望头发湿漉漉的侄子,也不说什么,径直走向了卧室。

  韦小宇望着龙忆香高挑娉婷的身影,似乎明白了什么……

  这一刻终于来了,韦小宇坐在大床的中央,就腰上围着一条浴巾,床的两边分别坐着两个神色羞涩又紧张

  的美人,气氛说不出的旖旎。

  龙忆香说话了:“小许,虽然你并没有练过武,但我看你体质尚佳,而且也是自告奋勇,有了主动性,所以我比较放心,但过程中你需要注意的是,无论发生什么,你都要有足够的信心坚持下去,绝对不能半途而废,一直要坚持到……嗯痉挛抽搐的时刻,也就是,额俗称的时刻,高……潮,你应该体验过吧?”

  王芳和徐逸秋听到这里,不禁忍俊不禁抿嘴羞笑起来,而韦小宇却是毫不掩饰地嘿嘿奸笑,四双直勾勾的眼睛注视着许莹莹的神色反应,令这个年轻美貌的女律师十分尴尬地低头轻声“嗯”了一声,一双雪白的手指绞缠着,赤裸的玉臂和脖子上似乎都抹上了一层嫣红的胭脂粉一般,红润亮泽,吹弹可破。

  见许莹莹虽然羞涩,却也能应付如此尴尬,龙忆香便继续说道:“因为小宇是练过武的,我也不知道他待会儿进入癫狂状态时会是怎样的表现,而且……”

  她有些惆怅地望着王芳和徐逸秋:“我也还是云因未嫁之身,对房中术也是一知半解,仅限于理论上的知识,所以,小王和小徐你们俩一会儿可不要袖手旁观,对于可能出现的任何状况都要说出来或者解释一下,我才好对症做出调整,知道了吗?”

  王芳,徐逸秋和许莹莹相互交换了一下眼神,都是一幅“果然如此”的神情,这让龙忆香立刻红了脸,聪明如她怎么不知道那三个女子来之前肯定是议论过了的:如果许莹莹不自告奋勇的话,那么那个处子药引会是谁呢?原来还真就是这个高贵神秘的绝美女子龙忆香啊,呵呵呵……

  韦小宇一幅云端里看厮杀的姿态,瞅瞅这个,又看看那个,美人们或羞涩,或尴尬,或对他羞怒而视,不一而足,皆是美色可餐,不堪亵玩,好不令人心痒鸡动啊!

  “好吧,小许,为了不至于在过程中你不堪忍受,要让你心无旁骛,我来给你试试催眠,你一定着我,小宇你不要打岔,小王和小徐你们先去客厅呆一会好吗?”

  龙忆香说着,取下脖子上的银饰挂坠来,见王芳和徐逸秋起身出去了,才拿到许莹莹眼前慢慢地晃荡起来,像老式摆钟里的摆针,一面舒缓地说着,“放松,放松,心无旁骛,任何事情都不着这个挂坠,看着,看着……”

  韦小宇没想到龙姨还有这样一手,一动不动地观察着,如果把这一手学到的话,以后恐怕还能派上大用场呢。

  “放松,放松,进入忘我的境界,放松……”

  龙忆香像是在吟唱催眠咒,看着许莹莹的两只眼睛跟着挂坠左右转动,渐渐形成了有节律的机械式动作后,她伸出了另一只雪白的玉手,放到许莹莹浴巾包裹之外的赤裸香肩上,轻柔地抚摸起来……

  索然无味的催眠进行了大约一刻钟,韦小宇都有点要打哈欠的意思了,突然看见许莹莹长长的睫毛一合,两行豆大的泪珠滑下了白皙的脸蛋,不禁大为吃惊。

  “莹莹,别伤心,”

  龙忆香悠悠地呼唤道,“我们睡觉吧,睡着了就什么都不记得了,来,我们脱衣服……”

  韦小宇听见自己的呼吸突然急促起来,龙忆香立刻用眼睛狠狠滴制止他,他才努力让自己平静下来,屏住呼吸,不发出一丝异响,惊愕地看着许莹莹开始解浴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