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66章双秋的默契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芳还是无法想象这样荒谬的事情,也不直接婉拒,却抓住了事情的关键:“你好,请问,这个所谓的药引找到了吗?”

  龙忆香不禁对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女子表示了尊重,诧异地望了一眼得意的韦小宇,心道:臭小子品味倒也不滥嘛……

  龙忆香对王芳的问题无法直接回答,难道能不知廉耻地表白“虽然我是他的阿姨,但为了救他的命,我愿意用我保存了近四十年的处子之身来做药引”吗?

  她巧妙地回避了这个问题:“这个你们就放心好了,现在就看小宇在你们心目中的位置了,不过,王小姐,我……啊……”

  韦小宇被龙忆香“就看小宇在你们心目中的位置了”这句话揶揄的性起,龙姨这不是在委婉地要挟他的爱人们吗,姜还是老的辣啊,不服气地要出龙姨的丑,于是伸手飞快地在她高耸的胸口抓了一把,那饱满尖挺的手感,真是销魂。

  啪,龙忆香羞愤地在韦小宇的坏手背上拍了一记,挣扎要站起来,却被侄子紧紧地箍着腰肢,还无耻地用他渐渐变硬的棍子顶她的丰臀,真令成熟美人羞涩不堪。

  听见那边的惊呼声中含着羞怒,王芳心头一紧,不禁联想到那个小男人的邪恶风格,难道这个所谓的他妈妈的姐妹刚才被他也“欺负”了?这个猜想撩拨的女律师好奇心大发,哇塞,这臭小子,连他阿姨都敢亵渎,还有什么事干不出来啊?

  她真有了过去一探究竟的冲动!

  “请问……”

  她刚开口,就被龙忆香打断了。

  “王小姐,我们在金牛大酒店509房间,你可以再斟酌一下……”

  龙忆香说完,就把手机朝韦小宇手中一塞,乘机逃离了他的怀抱,也不羞嗲地去揍他了,聘婷优雅地走向落地窗,仿佛刚才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心底却在疑惑:通话中,她分明听见了另一个若有若无的呼吸声,会是谁呢?

  “芳姐,求你了,我真的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韦。

  “好了,我知道了,你阿姨不是质问你在我们心目中的地位吗,我哪能得罪我们的太子爷啊,我还怕今晚就陈尸床上呢,”

  这明显是在借坡下驴,王芳继续说道,“好吧,臭还有哪些你的红颜知己要过去?哎,想想你这家伙处处留情,真恨不得阉了你,可别什么庸脂俗粉都不放过啊,我可真会看不起你的……”

  “那么,嘿嘿,请芳姐通知一下秋姐好么,我新卡没有她的号码了……”

  “秋姐,谁啊,该不是我们西京市的一把手吧,咯咯……”

  王芳潜意识里首先就将闺蜜徐逸秋排除了,虽然徐逸秋这段时间和丈夫冯新民很不和谐,关系似乎还很紧张,可她那样在政府部分熏陶出来的高贵清高,怎么可能真被韦小宇这个邪恶的小混蛋拿下的?

  韦小宇抹了一把脸,差点冲动地炫耀出来了:嘿嘿,芳姐真聪明,一猜就中。

  “咳咳,芳姐,别开玩笑,就是我家对门那个,你认识的……”

  “……”

  “芳姐?芳姐?”

  “臭小子,我,我真服了你啊……”

  王芳一时之间真无法表达自己的震惊了。

  “芳姐,小宇不才啊,嘿嘿……”

  “嘿你的大头

  鬼,你叫我怎么跟她说,你是不是已经出卖我了,你说?”

  “这个……芳姐,好姐妹嘛,要有福同享,有夫同享嘛,你说,我的品味不会差吧?”

  “还有谁?”

  王芳懒得跟他斗嘴了,和无耻之徒斗嘴虽然其乐无穷,可还有一个人在监听着呢。

  突然,一个新的弱弱的声音传进了两人的耳朵。

  “嫂子,我……我跟你过去吧……”

  许莹莹的语气说不出的复杂,令人揪心,又叫人怜悯。

  “谁呀?”

  韦小宇喷血都要喷出来了,哪个菩萨心肠的好姑娘啊这是,难道不知道来这里并不是什么好事情啊,可是聚众宣呢,我韦爵爷这么好艳福?难道真有人品爆发这种事?

  “莹莹,你……你为什么呀?”

  王芳惊疑不定,小姑子究竟遇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了啊?

  “我,我先过去你那里跟你说吧,你等我。”

  说完,许莹莹挂了电话,将手机压着自己剧烈起伏的酥胸乳鸽,犹豫了几秒钟,便义无反顾地开始挑选行装了……

  *********************“啊,不……对不起,”

  徐逸秋语无伦次了,恐慌地要分辨,“方书记,韦小……啊,不,不是……”

  “韦小?韦小宇?你也认识?”

  方婉秋面色镇定,一副咄咄逼人的表情,心底却已经恐慌紊乱了。

  方婉秋盯着徐逸秋的眼睛,似乎想看透她的心思。

  徐逸秋抵挡不住方婉秋长期身处高位所练就的凌人气势,本来就惊骇的心理防线猛地崩溃了,既然已经引起了方婉秋的怀疑,她还不如和盘托出,以一个真实的自己展示给方婉秋,说不定,大家同为女人,自己的遭遇也许还能引起书记大人的共鸣呢。同时,也算在自己对上司交个底,将自己彻底交付给书记大人。

  “方书记,”

  徐逸秋未语先哽咽,红了眼圈,丰腴的娇躯压抑地抽泣起来,“我……我恐怕让你失望了……呜……”

  接着,她将自己夫妻俩之间的隐私都讲了出来,却并不说是丈夫冯新民力主她诱惑韦小宇的,而是她心理不健康,被那个邪恶的小屁孩一再撩拨,终于没有守住妇道。

  方婉秋静静地听完了徐逸秋沉痛的哭诉,期间并不安慰,更没有同情的丝毫表示,完了后才淡漠地说了句含义丰富的话:“那孩子,哎,满脑子的聪明都用到漂亮女人身上去了,你大可不必太歉疚的。”

  徐逸秋泪眼迷蒙中,似乎看到了威仪并存的方书记眼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恍惚,聪明如徐逸秋,心里不禁咯噔一声:她也是漂亮的女人啊,而且是位高权重的美人呢,难道……

  她不敢继续想下去了,却准确地把握住了方书记话意的主旨:方书记和陈市长之间,似乎很有默契,更准确地说,应该是两个派系似乎在斗争,更是合作。

  这是方书记在正式考察自己了呢,徐逸秋连忙用湿巾纸擦拭着泪眼,恭敬而忐忑地试问道:“方书记,为了西京人民的福祉,我愿意协助您,协调好西京市的党政群联系,同心协力造福西京,不知道……方书记还愿意关照小徐么?”

  但她没有想到,位高权重的方书记居然神秘一笑,打趣她道:“少年孩子是什么滋味啊,咯咯,

  咯咯咯……”

  “啊?”

  徐逸秋不可置信地望着高贵的女书记,等完全听懂了含义时,不禁绯红了漂亮的脸蛋,低垂了长长的湿润睫毛,羞涩不禁地嘟哝道,“很……好……”

  “是啊,很好,很好两个字用得太传神了,逸秋,你能对我袒露如此隐私,而且能很好地抓住我话中所要表达的意思,很好,咯咯,很好啊……”

  “谢谢方书记……”

  徐逸秋不知道该怎么表达自己此刻的心情了,此刻,包包里的手机响了起来,“方书记,不好意思,我接个电话。”

  方婉秋心情大好,上位者矜持地颔首示意自己的大秘接电话无妨,心里却在好笑:那个臭小子可真能耐呢,被他看中的美人都逃不过他的五指山,不知道他有没有真的亵渎陈飞扬……

  “喂?”

  徐逸秋一边站起身来,一边看见是闺蜜王芳的来电,便朝方婉秋示意自己出去接电话。

  方婉秋做了个坐下不用回避的手势,便盯着徐逸秋风韵少妇的脸蛋和身段研究起来,一个荒唐的念头不禁浮现脑海:以后如果自己想那个小坏蛋了,究竟要不要回避这个比自己更年轻的大秘呢?

  又一个更大胆的思想按都按不住蹦了出来:有一个词叫3p,或者叫一龙二凤……

  方婉秋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发烫了,不动声色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却发现听着电话的徐逸秋渐渐地潮红了脸蛋,一双美眸羞涩不禁地偷望她呢,不禁大是疑惑起来,难道是那个混蛋小子在给她打电话?

  方婉秋突然莫名其妙地有了些醋意,又想想,自己这是怎么了,上位者专断惯了,已经容不得别人好了?

  “好吧,一会我去你那里。”

  徐逸秋咬着樱唇挂了电话,不安地望了一眼方婉秋,吞吞吐吐地说道,“方书记,有,有一件事,可能比较紧迫,所以……”

  “那个小屁孩给你打电话了?”

  方婉秋貌似随意地问道。

  徐逸秋连忙摇头,又红着脸犹豫地点点头:“不是他,但事关他……”

  “哦……”

  方婉秋更好奇了,却又不好表露出来,将这个“哦”的尾音拖的很长。

  徐逸秋兰心蕙质,领会到了方书记的旨意,略略犹豫:“……他太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了,现在一个姓龙的女子正守在他身边,不容得我们不信,所以……”

  “龙?龙忆香?”

  方婉秋似乎自自语,今天中午那臭小子还生龙活虎地在自己身下蹦跶啊,怎么这就不行了,难道下午他又祸害了哪个女子么?

  见徐逸秋疑惑自己自自语出来的“龙忆香”这个名字,方婉秋郑重地说道:“你去吧,宁可信其有,对了,如果见到了龙忆香,最好对她表示足够的尊重,知道了吗?而且,她也值得你们尊重的。”

  徐逸秋满腹疑问,却不能多问,郑重地点头准备道别。

  哪知道,方婉秋突然想起了什么似的:“这小子,还真艳福不浅啊,连龙大管家都忘掉了身份……哦,你去吧,在下面见到芸儿的话,让她上来就行了。”

  徐逸秋走后,方婉秋开始无所适从了,那小子如此紧要关头,自己却不能参与,真不能不说是一桩憾事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