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65章三方通话的撩拨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又出大事了!

  京洛会所,背后的主人是西京第一衙内朱青松,党群副书记朱恒的公子,明面上是朱青松的姐姐朱青竹在管理。

  京洛会所今天来了三个身份不一般的客人,他们就是秦策,江楠,以及秦策的情妇张兰。

  秦策和江楠在享受泰式按摩的过程中,跟按摩女小敏置气,江楠也知道这个会所的背景,虽然他并不怕所谓的西京第一衙内,但也不想把事情闹大,最主要的是,如果西京第一衙内仗着地头蛇的天时地利人和闹腾起来的话,江楠不好向爷爷那里交代,于是他让另一个按摩女小宁去叫她们妈妈。

  然而,小宁用手机拨打妈妈的电话,却不知道她们的妈妈桑正在和朱青竹谈事情,是关于按摩小姐和会所分成的事。

  最近,朱青竹很烦,主要是因为丈夫娄海洋在自己的会所里香艳按摩被陈飞扬组织的突然袭击逮了个正着,虽然陈飞扬暂时还没有进一步的动作,可谁知道这个母老虎会在什么时候发作啊?

  还有一点令朱青竹一直烦心的事是,她和丈夫娄海洋已经大半年没有进行过一次成功的房事了。她不明白,娄海洋在外面找女人那么来劲,但面对自己时却“抬不起头”就算被她看的紧了好几天不能找女人发泄,面对她保养得极好的身子时能勉强“站起来”可还等不到碰到她就一泄如注了。

  三十多岁的女人,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纪,这样下去如何受得了?

  而这几天,朱青竹居然发现妈妈桑带的姑娘们经常偷偷出大台(跟客人走)这是她无法容忍的事情,所以她对这个胆大妄为的女人不客气了。

  令她不可置信的是,这个妈妈桑居然敢跟她据理力争,而且口气毫不示弱,好么继续合作,要么她带走姑娘。

  朱青竹反倒狐疑了,这个妈妈桑并非不知道她朱家的家世,还敢如此犯上作乱,要不是个傻逼,要么就是有恃无恐,背后有强力支持。

  正好,此刻小宁打电话过来要妈妈桑过去和客人协调,朱青竹见机反倒平静了下来:好吧,你不是牛气吗,我就看你没有了会所的背景如何跟发疯的客人善后。

  妈妈桑果真骨气,自己一个人去跟客人沟通去了,朱青竹想了想,最终还是没有跟过去,因此酿成了大事。

  妈妈桑也是心情不爽,到了按摩房,好对秦策相劝了几句后,秦策并不买账,她还就不侍候了,丢下一句“你们两免单,太尊贵了,我的姑娘们侍候不起”就要领着姑娘们一走了之。

  秦策傻眼了,擦,难道自己出了京城就啥也不是了,只是自己把自己当回事?

  江楠没有傻,这简直是在用鞋底抽他的脸嘛,二话不说就直冲妈妈桑,虽然好男不与女斗,可这傻逼妈妈就是欠揍的货。

  小敏见势不妙,连忙出来拦住盛怒的江楠,赔笑脸要劝,却被江楠一把推开,小敏站立不稳,一个趔趄仰头便倒,后脑勺正好磕在按摩床的床角上,只听得一声沉闷的惨叫后,一个青春洋溢的生命就此香消玉殒……

  *******************************“咯咯,”

  王芳真想放声大笑,“那你还不如啥都不让他做呢,我的妹子啊,你难道不知道男人的一旦被挑逗起来了,就很难灭的吗,他们不发是很难罢休的啊!我想知道,你遇到什么麻烦事了,需要委曲求全做出这样的牺牲的?我知道,你不是一

  个轻率的女孩子。”

  “……”

  “说吧,对嫂子这样放荡的女人,你还有什么需要顾及的呢?”

  “嫂子,对不起……”

  这三个字对于孤傲的许莹莹来说实在难以吐出口的,可见她的心态已经大变了,“你有你的生活方式,别人无权指责的……”

  “说吧,你遇到了什么事?等等,”

  王芳一看手机来电显示,韦小宇的电话进来了,她想了想对许莹莹说,“是他的电话来了,我给你合并通话吧,你不要做声,听着就是了,完了你再决定是否要见他好吧?”

  “嗯……”

  许莹莹居然感觉自己的心扉都要跳出胸膛了,这一刻,她居然有些慌张,似乎更多是期待,是怎样的一个少年竟然能俘获嫂子这样挑剔的女人的心啊?

  “喂?”

  王芳似乎有点后悔了,谁知道韦出多么让人尴尬的话来啊?

  “芳姐,我想你了……”

  韦小宇坐在酒店房间的客厅里,看着龙姨假装在泡茶,其实在侧耳倾听他和他的红颜知己通话。

  紧盯着龙姨那撅着的浑圆犹如马臀般的完美,他想,既然龙姨你想听,那我就表演给你听好了,看你羞红的脸那是多少令人激动的事情啊!

  “你想你的,我又不能不准你想……”

  王芳坐起来,眉眼情不自禁地洋溢起风韵妩媚的神采。

  “还有,我兄弟也想你了,嘿嘿,怎么样,来看看我们兄弟俩?”

  龙忆香险些泼出了开水,回眸狠狠地刮了这口无遮拦的臭小子一眼,那眼眸中荡漾的风情,令人心醉,冷傲的美人此刻退去冷艳的外衣,尽显成熟的妩媚风情。

  许莹莹感觉自己的脸腾地红了,那火辣辣的感觉直窜上了耳根,拿着手机的手似乎都在颤抖了:那真不是个好孩子,这么赤裸裸的挑逗嫂子,不知道嫂子会不会也脸红心跳啊,甚至,会不会有身理上的反应呢……

  要不是知道有小姑子在监听,王芳恐怕会按捺不住跟这个小色狼调笑一番的,她已经一周多没有和他缠绵了,食髓知味的身子都快有些扛不住了呢。

  “呸呸呸,你就不能说点正经的啊,真怀疑你接近我是为了我这个人还是仅仅是我的身体,真令人失望……”

  王芳的反应和语可谓恰到好处地把握了分寸,既给了小姑子一个交代,也“警告”了小色狼不要继续胡乱语。

  小色狼为了尽情在龙姨面前显摆,哪里还领会得到女律师的良苦用心?非但没有收敛,还变本加厉了:“芳姐,你批评的太对了,我深深滴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现在我们两兄弟都想当面给你赔礼道歉了,来吧,芳姐,反正你一个人在家也蛮寂寞的,你来了我们热闹热闹,把这几天你积累起来的馋虫都消灭掉好不好?”

  龙忆香鄙夷地瞪了他一眼,居然大胆地比出了一个小指头,仿佛在讥诮他:吹牛吧你就,还替人消灭馋虫呢,自身都难保了,还大话连篇。

  韦小宇一脸黑线,可怜巴巴地望着龙姨骄傲地昂着螓首大方地坐到他对面的沙发上,静候他邀请助拳的红颜知己们到来。

  &nb

  sp; “臭这些,就没有别的说了吗?”

  王芳虽然这样说,体内的馋虫倒被他勾引出来了似的,开始犹豫着要不要问他究竟在哪里,他家里她是不敢去的。

  “有好多心理话要跟芳姐说呢,来吧,芳姐,我们今天玩个新花样,保证你欲罢不能,嘿嘿……”

  许莹莹听的暗啐:这家伙真是无耻之尤,小小年纪,声音才在开始变声,说话却跟一个老流氓一样了,好像嫂子完全跳不出他的手掌心似的,难道仅仅凭他神秘的背景吗,还是有值得女人欣赏的地方……

  王芳也不想再跟他胡扯了,越让他说的多,小姑子许莹莹都会听了去,这让她面子上很难过的:“懒得跟你瞎说,要见我就自己过来,我可不会做那种千里送b的事情,挂了……”

  许莹莹被嫂子的“千里送比”羞的浑身都蜷起来了,难道男女之间情到浓处之时,都是这样直白赤裸的么?

  “不要啊芳姐,我有正经事求你啊,”

  韦小宇见龙姨带着讥讽的嘲笑望着他,好生失败啊,连忙给芳姐解释道,“芳姐,事情是这样的,我,我……哎,芳姐,求你了,来救我吧,我,我……”

  “少来这套,我才三岁啊?亏你想得出这种下三滥的招数……”

  “不是啊,芳姐,你听我说吧……”

  他在龙忆香的注视下将自己这些日子接连猎艳完全没有顾忌正在发育的身体吃不消,现在终于落到命悬一线的下场的事说了出来,并且说,“现在嗯……我妈妈的一个好姐妹过来了,她也是我最亲爱的阿姨,师父,她来救我,可,可必须要一个作为药引,和我那个,咳咳,就是传说中所谓的男女双修,可我练的这套功法太强悍,采阴补阳之后,药引肯定承受不住我的摧残,所以,还需要几个具有丰富经验的女子来接力,直到我……”

  “咯咯,咯咯咯……”

  王芳忍不住大笑起来,感觉这是她听过的最好笑的笑话。

  许莹莹也大是鄙夷:我晕,这厮也太无耻了吧,不但要糟蹋一个,还要让几个经验丰富的女子来和他一起乱,真是厚颜无耻,卑鄙下流到极致啊,嫂子这么精明知性的女人怎么就落入了这个混蛋手中了呢?费解啊,姑且再听听。

  韦小宇听见芳姐的放声大笑,也意识到自己的这番话鬼才会信呢,何况是芳姐,这下怎么办才好呢?他无助地望向龙忆香。

  龙忆香无奈地摇摇头,伸出手来,韦小宇连忙坐过去,将手机放到龙姨手中。

  龙忆香刚要起身逃走,却被韦小宇抱住了蜂腰,仓促间为了避免摔倒,她只能坐在了侄子的怀里,明显地感觉到自己丰满的美 臀下面压住了一根硬物,虽然没有如铁的坚硬,却也烙人。

  “喂,你好!”

  龙忆香一把按住韦小宇企图钻进她衣襟前摆里的贼手,清了清嗓音给王芳打招呼,“我姓龙,是韦小宇的阿姨,他刚才说的都是真的,当然,你们可以过来印证的。”

  王芳还是无法想象这样荒谬的事情,也不直接婉拒,却抓住了事情的关键:“你好,请问,这个所谓的药引找到了吗?”

  龙忆香不禁对只闻其声未见其人的女子表示了尊重,诧异地望了一眼得意的韦小宇,心道:臭小子品味倒也不滥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