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64章姑嫂之间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韦小宇却支吾了:“龙……龙姨啊,一……一定要这样啊?大家在一起,这,这也太尴尬了吧,她们会不会同意啊,她们都是好女子的……”

  龙忆香都快有些看不透这个家伙了,虽然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好色贪婪,但关乎到女子名节的事上,他还能如此有“良心”不想为了自己而强迫人家做不愿意的事情。

  “那你看着办吧。”

  龙忆香发现这厮一边维护他的那些红颜知己,一边却在桌子下面碰她的小腿,便不动声色地狠狠踢了他一脚,见他吃痛皱眉的样子,心底不禁荡漾起一丝涟漪。

  “龙姨一点小便宜都不让我占……”

  韦小宇嘟哝着掏出手机来,翻出王芳的号码,却犹豫着不敢拨过去。

  “口吃馒头心不计数,也不知道谁在水库耍流氓的,没良心的……”

  龙忆香嗲恨地瞪了他一样,别开脸不看他,水库草地上那一幕幕令人耳热心跳的浮现出来,芳心不禁一阵荡漾,假装随意地瞟过去一眼,正好看见他痴呆地望着自己,顿时脸蛋发烫……自己这是怎么了,怎么能对一个少年男孩产生情愫了呢,何况他还是师姐的儿子,辈分身份都是鸿沟啊……

  “龙姨,”

  韦小宇被龙姨风情无限的眼神诱惑的情动如潮,高贵成熟美人的羞态,实在是令人神魂颠倒啊,他装可怜,“如果你不知道你有多美,那你就看我有多流氓就知道了啊,而且,先前那一会儿太仓促,现在回味起来才发觉漏掉了好多美好的尝试啊,龙姨……”

  龙忆香被他的苦苦哀求逗的心扉荡漾,难道先前他那样亵渎自己,又摸又亲又捏的,还不够过瘾么,怎么还有好多美好的尝试?

  只要是人类,无论多么清高,多么孤傲,都难以逃脱好奇心的驱使,龙忆香也不例外。

  “埋单……”

  龙忆香对侍应生招呼道……

  出了饭店,天空月明星稀,城市的味道充满了世俗。龙忆香招手上了一辆出租车,等韦小宇疑惑地挤进来紧挨着她坐下后,她对出租车司机说道:“笔架山公园……”

  后面的话被韦小宇这厮硬生生地打断了,因为她感觉到一只贼手放在了她的大腿上,虽然隔着裙子,但那热乎乎的手感已经让她险些惊呼出声了。

  一个如此绝色的美人打车,司机简直魂都飞了,偷偷滴在车内后视镜里看后座上的龙忆香,被韦小宇看见了,他一边隐秘地抓揉龙姨的大腿,一边暗含讥诮地提醒司机:“大哥,专心开车,吓到我了可就不好了。”

  “咳咳……”

  司机没想到一个少年说的话居然令他从骨子里生出一种忌讳的感觉,干咳两声专心开车了,好几次都忍不住一眼,最终还是忍住了,这样高贵绝色的美人并不是他该乱想的。

  龙忆香却既想司机偷看,这样的话韦小宇这厮就不敢太过分扰她了,又不想司机打搅,让她好好尝试一下这种不伦的偷情感觉,真是让她柔肠百结啊。

  紧挨着龙姨成熟丰腴的娇躯,柔软弹性的散发着迷人的香味,无论是龙姨阻止他乱摸的手的手忙脚乱,还是被他摸到了她敏感部位龙姨猛地紧绷身子的羞乱,都让韦小宇乐此不疲,心猿意马。

  他猜到了龙姨不直接回酒店,而要带着他出去野外,恐怕就是要找一种

  情侣的感觉,偷偷摸摸的刺激,为即将进行的“治病”做铺垫,否则回到酒店就赤裸上阵,那也太尴尬了,绝对不是龙姨的风格,她也放不下那个脸面的……

  既然龙姨是这样打算的,那么韦小宇自然要投其所好,不能让她失望了不是?

  要不是他担心龙姨生气,他真想上下其手了,好好地感受一下龙姨从未被男人照顾过的身体,尽管有所顾忌,他还是尽量探索,收获尽可能最大的好处。

  车厢里一时间缄默着,而司机却感觉得到车子后座上在发生着一场你争我夺的战役,车身偶尔的突然摇晃就是证据,甚至司机还能听见身后两个人急促的喘息声,他一边鄙夷着一个高贵的绝色美人跟一个少年孩子胡来,一边又对这个小色鬼羡慕嫉妒恨……娘的,这世界真是太奇葩了……

  龙忆香算是体会到了韦小宇先前那话中的含义,她羞愤地紧紧地夹着自己的双腿,不让那只贼手再更进一步,否则的话,她热乎乎火辣辣的幽谷蜜源可就失守了。

  但此刻的窘迫,也几乎是她难以消受的,那厮的贼手被她夹在两条丰腴的大腿之间,却一刻也不放弃对她的残忍挑逗,不住地活动着手指,在她赤裸敏感的大腿内侧抠挠,抚摸,阵阵揪心的快感扩散开来,有几次要不是龙忆香强忍住,恐怕已经呻吟出来了……

  听着耳朵边龙姨抑扬顿挫的娇喘声,压抑的娇啼在喉咙里,成熟的身子时而心弦紧绷,时而猛地放松准备迎接他接下来的偷袭,韦小宇浑身都充满了狂热的血,被夹住了一只手,他的另一只出马了。

  紧挨着龙姨成熟柔软的娇躯,芳香阵阵钻进他的肺腑,他将手插进了龙姨的身后,试着去揭开龙姨的衣服后摆。

  龙忆香将自己的丰臀紧贴到座位靠背上,不让他的贼手轻易得逞,可他却抽出了她的手,一下就钻进了她衣服的前摆,贴着她炙热的抚摸起来。

  她顿时泄气,去阻止他的手一路朝上去侵犯她的双峰禁地,而身后那一直贼手乘虚而入,撩开了她的衣服后摆,贴着她光滑的玉背爬上了上去,抓住了她胸罩的扣带,她连忙将自己的玉背紧紧地压到座位靠背上,无论如何也不允许他得逞了。

  “师傅,太晚了,我们不去笔架峰了,去金牛酒店吧……”

  龙忆香宣布投降了,同时,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作为未经人事的老,龙忆香本该鄙视沉迷于男女之爱的人,但仅仅几个小时过去了,她已经被贪婪无耻的侄子给予了许多美妙又羞涩的经历,如果她可以选择,她宁愿和侄子相拥相抱,亲昵地享受片刻的宁静和温馨,感受“在一起”的幸福。

  但她失望了,侄子是不会满足于无动于衷的搂抱的,他对她成熟得发出醉人香味的充满了渴望,要探索出美妙来,要把她的羞涩完全地揭露出来才会罢休,所以她隐隐有了一种从未有过的自豪感:原来做女人真好,做一个漂亮的女人真好,自己简直就像一块永不退磁的磁石一样,强烈地吸引着侄子,这个小男人,这个有着一条巨大的小男人……

  天啦,这臭小子难道猜透了她的心思么?龙忆香感觉自己的玉手被侄子拉着了,并按到他的,让她真实地感受他的伟大无敌。

  司机将车子掉了头,在心底想着:干,这对狗男女恋奸情热了,受不了了,现在要急着回酒店成其好事了……

  龙忆香艰难地抿着,熬不过韦小宇拉着她的柔荑隔着裤裆在他已经的大上揉蹭,于是羞羞涩涩磨磨蹭蹭地舒展开了手指

  试着一把抓握着了那条粗硬的,入手中是一条结实有力的利器,粗若儿臂,硬若钢铁,热乎乎地充满了勃勃的生机,高贵的成熟美人哀羞地闭上了眼睛,隔着裤子生涩地撸动起手中的巨大来……

  “呼……”

  韦小宇爽的长嘘一口气,龙姨的柔荑替他撸管,端庄的气质美人终于冲破了魔障,在一辆出租车的后座上含着无限的羞涩起他的了,这是多么巨大的值得永远铭记的胜利啊!

  但随着快感的攀升,韦小宇感觉又开始隐隐生痛了,是那种后继无力的空虚,又欲罢不能的衰竭感,他终于承受不了了,心灰意懒之下,握着龙姨的手轻声说道:“龙姨,我给芳姐打电话吧?”

  *********************韦小宇告诉王芳,他在陪阿姨,女律师不免有些微微失望,刚回到家里,小姑子许莹莹居然打电话过来了,她隐隐猜到了些什么,不禁舒服地躺倒沙发上才划开了接听锁:“喂?”

  “……”

  “……”

  王芳险些忍不住笑起来,也保持沉默。

  “喂?”

  终于还是许莹莹憋不住了,她细声细气地称呼了一声,“嫂……子……”

  “说吧,什么事?”

  王芳也不为难小姑子了,桀骜不驯的小姑子能乖乖地叫一声嫂子已经很难得了。

  “我想问你,上次钟敏的那个案子,你背后的人是不是那晚跟你的那个小孩?”

  小孩?王芳被这个词弄的一阵心颤,一阵羞愧:“你要找他?”

  “嗯……不是,我只想知道他究竟是什么背景……”

  “这个我不能轻易说的,必须要他同意……”

  “他要怎么才能同意呢?”

  “额……这个嘛,他是个小色鬼,你懂的……”

  “……”

  “……”

  “一定要……那样吗?”

  “还是算了吧,如果你还是黄花大闺女的话……”

  “我本来就是,你以为我很傻很天真啊?”

  说道这里,许莹莹意识到跟自己打电话的初衷自相矛盾了,红着脸补充,“我只是对这个小孩好奇,如果他硬要……嫂子,可不可以商量一下,最多……最多摸摸亲……亲……”

  “咯咯,”

  王芳真想放声大笑,“那你还不如啥都不让他做呢,我的妹子啊,你难道不知道男人的一旦被挑逗起来了,就很难灭的吗,他们不发是很难罢休的啊!我想知道,你遇到什么麻烦事了,需要委曲求全做出这样的牺牲的?我知道,你不是一个轻率的女孩子。”

  “……”

  “说吧,对嫂子这样放荡的女人,你还有什么需要顾及的呢?”

  “嫂子,对不起……”

  这三个字对于孤傲的许莹莹来说实在难以吐出口的,可见她的心态已经大变了,“你有你的生活方式,别人无权指责的……”

  “说吧,你遇到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