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63章多来几个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西京市临江的一处幽静别院里,方婉秋和徐逸秋两人凭窗而坐,微微带点腥味的河风吹拂来,别有一番优雅情调。

  桌面上摆着几样素雅特色小菜,色香味俱全,一看就令人大生食欲,尤其是方婉秋和徐逸秋这样经常迫于应酬出入大酒店的官员来说,实在是难得的偷得浮生半日闲啊!

  “怎么样,有困难吗?”

  方婉秋很久已经没有这样大快朵颐过了,心情舒畅,自然食欲大增,放下筷子,用湿巾纸优雅地揩了揩唇,笑问对面略显矜持的徐逸秋。

  市委书记已经给了自己思考的时间,现在已经该自己表态了,徐逸秋却仍旧下不了决心。她生性淡泊,虽然身处官场,身边都是阿谀奉承力求“上进”的人,但她深知背景和作为美貌的女人这两样是自己的硬伤,毕业后就运气好进了直辖市市委办公厅工作,六年下来,居然“混”到了市委办公厅办公室副主任之一已经是她认为的极限了。

  而现在,市委书记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主动要关照自己,这简直是匪夷所思的事啊。

  她首先就想到了会不会是韦小宇那家伙出的力,可谁都知道书记和市长任何时候都不可能如此和谐的,陈飞扬再铁腕强势,也绝对干涉不到方婉秋的思想的,再说了,那家伙就是个小屁孩,陈飞扬再宠爱他,解决一下丈夫冯新民那种无足轻重的职位可以勉强解释得了,想要把自己提拔到直辖市市委副秘书长的位置上当市委书记的大秘这样的大事,打死徐逸秋都不会相信的。

  最重要的是,任何大领导挑选大秘,都是慎之而慎、考察再三的,可以说,大秘就是领导的军师,参谋,大管家,一荣俱荣,一败俱败……

  “是不是感觉莫名其妙?”

  方婉秋似乎猜透了徐逸秋的心思,笑道,“冯新民是你的丈夫吧?陈市长和我今天已经定了他去芙蓉镇了,她能关照你的丈夫,我就来关照你了。”

  徐逸秋听的怦然心跳,市委书记说的这话可不简单了,是完全把自己当她心腹大秘了啊,将她和陈市长之间天生无法一团和气的趔趄都坦诚了出来,自己如果还矫情婉拒的话,那么自己明天就必定从办公厅走人了。

  可越是这样,徐逸秋就越是感到压力重大,自己那个小男人是市长的儿子,可自己又要效力他母亲的政治对手,那邪恶的小子知道了后会不会疏远自己呢,会不会给自己难堪啊,会不会……啊,自己是怎么了,自己的丈夫可是冯新民啊,自己怎么就总是替那邪恶的小子着想了呢,怎么就这么在乎他的感受了呢……

  方婉秋还听不到徐逸秋的回应,上位者的颜面感觉受到了轻视,又看见徐逸秋脸色一阵白一阵红的,越发的感觉自己的无尚权威受到了挑衅,语气已然不善:“好吧,当我没说……”

  “啊,不……对不起,”

  徐逸秋语无伦次了,恐慌地要分辨,“方书记,韦小……啊,不,不是……”

  “韦小?韦小宇?你也认识?”

  方婉秋面色镇定,一副咄咄逼人的表情,心底却已经恐慌紊乱了。

  天,徐逸秋都知道了些什么啊,和那小子今天才有了那羞人的丑事,徐逸秋怎么知道的?还是韦小宇那臭小子早跟这个风情美少妇有了什么好事,他在她面前显摆来

  的:嘿嘿,秋姐,连市委书记我都上了呢……

  方婉秋越想越羞愤,却以上位者的姿态逼视着对面说错了话目瞪口呆的徐逸秋,要一个合理的解释,心底却在发狠,要是真是那臭小子坏的事,她一定要跟陈飞扬一拍两散……

  *********************韦小宇再次幽幽醒来时,只有龙姨在房间里,虞阿姨已经不见了。

  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连忙查看身体,才发现被单盖在身上,连忙对坐在临窗沙发上眺望窗外景致的龙姨尴尬一笑,见龙姨白了他一眼又别过脸去,而那侧身的剪影却是那么的撩人,他不禁看的呆了。

  龙姨明显是洗过澡了,一头及肩的青丝在蓬松中十分具有韵味,显得干练中富有决断的果敢。

  略显清瘦的身影却毫不妨碍地显现出了成熟美人的丰满,韦小宇心中念叨着“不过是骨架纤细一些罢了,还是很有肉滴”隐秘地吞了一口涎水。

  龙姨此刻穿着一条丝绸面料的白色浴袍,灯光照耀下,发出华贵的光晕,龙姨仿佛就是一个雍容的贵妇一般。

  柔软的丝绸十分贴身,将龙姨的妙曼身材完美地勾勒了出来,从侧面看,她隆起的酥胸和坐在沙发上的美 臀侧影最是让人心痒,那浑圆的一团肉肉……

  “现在感觉怎样了?”

  龙忆香始终要面对现实,还是尽早表现的随意一些,免得在沉默着将气氛推上更压抑的尴尬就不好了。

  她说完,站起身来,明显知道那厮在垂涎自己的身段,却假装不知道,去拉上窗帘。

  龙姨高贵端庄的气质,让韦小宇对自己龌龊的思想感到羞愧,却又挥之不去,密切地注视着龙姨背对着她抬起手臂踮起脚拉窗帘的背影,特别是那肥嘟嘟的翘臀,又圆又美:“好多了,龙姨,虞阿姨刚才怎么在这里啊?你们早就认识吗?她是干什么神秘工作的啊,不知道你们谁的武功更高……”

  “闭嘴吧你,哪里这么多话?”

  拉好窗帘,龙忆香恨中带嗔,嗔中带怒,怒中有嗲的样子抢白他,“起来吧,要不要吃饭啊?”

  “咦,嘿嘿,龙姨你一说我就饿了,好叻,吃饭。”

  韦小宇一把掀开被单,可惜浴巾还裹在自己的腰间,并没有吓到龙姨。

  龙忆香怎么猜不到他的龌龊企图,见他难为情地一笑,不禁又气又好笑,抿嘴嗲骂道:“小不要脸的……”

  说完,见韦小宇被自己的羞嗲表情迷的眼睛都直了,连忙转身出了房间,丢下一句:“床头柜上是新买的衣服和裤子。”

  韦小宇穿好衣裤出来房间,龙姨已经换好了一身新衣服,眼前又是一亮:“哇,龙姨,很少看到你穿这么性感啊……哎哟,我说的是实话啊,嘿嘿,龙姨,是不是专门穿给我看的啊?”

  “小不要脸的,随便你怎么说,我只当你是病人。”

  龙忆香被侄子盛赞了这套衣装,心下颇为安慰,一丝甜蜜不知不觉地在心尖上发酵了。

  初秋的季节,夜晚已经凉爽了,出了酒店,街上就微微有了凉意,所以龙忆香的这身打扮正好季节流行色,高贵,新潮,又最完美地展示了她妙曼的高挑成熟身

  材。

  一件黑色的高领贴身弹力长袖衫,将她清瘦的身子包裹的惟妙惟肖,又最佳限度地勾勒出了她浑圆的饱满双峰和纤细小腰。

  一条灰色的坎肩长围脖,从胸口垂下去,正好覆盖在她行走时跳跃颤动的酥胸上,那种时隐时现的胸涛更加令人望眼欲穿。

  腰间包裹她翘美丰臀的是一条与灰色坎肩成套的及膝筒裙,棉质的面料将她翘臀的浑圆和丰肥完美地展示了出来,看的韦小宇真恨不得一把将龙姨拉进无人的巷子里抓捏几把。

  腿上穿着黑色的加厚弹力长袜,只隐约看得见一线赤裸的雪白腿弯,小腿的线条笔直而惹人去触摸。

  脚上是一双暗银色的高跟中帮皮靴,老少皆宜,又时尚新潮,显得她更加高挑妙曼无比……

  沐浴在不知名的香水中,韦小宇疲累的身体也充满了活力,屁颠屁颠地跟着龙姨寻了一家高级西餐厅,周围全是对龙姨行注目礼的男人,都被龙姨天香国色的容颜所迷惑,被她高挑妙曼的身材所倾倒,被她高贵端庄又不失性感的冷艳气质所震慑……

  两人用刀叉整治着盘里的牛肉,龙忆香给韦小宇讲了一些关于她和虞欣桐的事,听的韦小宇感觉想讲故事,但他所关心的龙姨的职业身份什么的东西,龙忆香一是真不知道,二是不太愿意韦小宇太早知道,便没有讲。

  然后,龙忆香便在这公众的场合,小声地讲了救治韦小宇所必须注意的事项,这样,韦小宇才不至于听的发狂让她难堪。

  但讲到需要多几个知情识趣的女子来“护法”接力时,龙忆香也是羞的面红如蒸,只狠狠地整治盘中可怜的牛肉,说不出的令人又爱又怜。

  韦小宇听的又鸡动了,抓住了龙姨所说的重点,迫切地问道:“龙姨,你是说,你是说你要亲自来拯救我么?”

  “值得你这样高兴么?”

  龙忆香用鄙夷的眼神刮他一眼,然后变的忧郁了,幽幽地道,“我只是不想为了你这个小混蛋而坏了别的女孩子的清白罢了,却没有想到你没心没肺地要嘲弄你龙姨……”

  韦小宇顿时露出羞愧的神色,虽然他猜得到龙忆香是故意这样揶揄他的,以保存她受损的颜面,以道德的压力来约束他得意忘形,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但他仍旧被龙姨眼中深深的忧虑和无可奈何所震撼,不好意思再“羞辱”龙姨了。

  “龙姨,我……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也是我会用生命去实践的诺……”

  “这些话你去对你那些红颜知己说去吧,不要辜负了人家,我会照顾我自己好好的,”

  龙忆香成功地将这厮的邪恶暂时压制了,顺势心怀一丝莫名其妙的醋意问道,“我刚才说的你都明白了吧,现在你就打电话叫她们吧,还有些事情需要先交代的,明天我就要回京,你姥爷让我回去。”

  韦小宇却支吾了:“龙……龙姨啊,一……一定要这样啊?大家在一起,这,这也太尴尬了吧,她们会不会同意啊,她们都是好女子的……”

  龙忆香都快有些看不透这个家伙了,虽然他毫不掩饰自己的好色贪婪,但关乎到女子名节的事上,他还能如此有“良心”不想为了自己而强迫人家做不愿意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