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57章意乱情迷-龙忆香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扬和市公安局长周丛林及一干干警细细地研究了一番阻击枪事件,她也将儿子韦小宇和妹妹陈飞彤汇报的情况综合起来思索了一会,始终有几个疑点让她难以释怀,最主要的就是二哥国安局一处秘密派人来西京所为何事。

  西京市公安系统的精英们,在局长周丛林的榜样下,都缄默沉思,不敢打搅市长大人的思路,却按捺不住一个个的偶尔扫过看似随意的一眼过去,怀着各种不同的心思欣赏冷艳高贵不可方物的女市长。

  直辖市的市长,已经是他们难以企及的高度了,强力的权柄,美艳绝伦的气质,就是沉思的神态,都是那么的不怒自威令人浑身紧张,何况她还是出了名的铁腕执政风格,听说三两语就将常务副市长的权利收走了不少,弄的人家如今灰头土脸,而且,还在上周五晚上的突击治安整治行动中,将常务副市长的香艳按摩逮了个正着,那姓李的恐怕从此就一蹶不振了呢。

  而最近,西京市可不平静,先是荆山大桥垮塌事件,震惊中外,然后是炒的沸沸扬扬的反腐斗争,虽然还没有正式启动,却已经搞的一干大小蛀虫人心惶惶了,女市长的这一手可谓是敲山震虎,在极短的时间内就树立了威信。

  然后是前市长顾伟刚的离奇死亡事件,现在又出了个天朝开国以来破天荒的阻击枪事件,一干精英们看着美艳绝伦的女市长星期天还要来工作,此刻一副愁眉不展的神态,他们都感到一阵羞愧不安,是自己公安系统太不给力了啊,害的女市长不能休息……

  陈飞扬当然不知道在她沉思的这几分钟内,居然让一干老干警侦破精英们心生愧疚了,算是在不经意间提高了士气,给他们打了一剂鸡血。

  她的无心插柳当然是得益于她天生的丽质以及家庭环境的熏陶了,但她毕竟也是凡人,诸多纷繁复杂的线索必然是需要时间和精力来捋顺的,一时之间她也感觉一团乱麻,没有明晰的头绪,想不通便罢了,她不愿意以自己的困惑给大家增加心理压力。

  案情已经分析的差不多了,接下来的工作应该是让这些老练的干警们去行动起来,她站起身来,环视圆形会议桌一周,舒展开蛾眉,自然而轻松地笑道:“同志们,你们的能力和经验是让我完全放心的,大话套话我不爱说,你们也不爱听对吧?那我就现在郑重承诺,顾市长的案子和阻击枪案子一旦得到侦破,我一定越俎代庖,替周局长向公安部提请嘉奖,重重的嘉奖,好不好?”

  “好!”

  一个即将退休的老刑警率先高声吼道,跟着众皆给予热烈而激动的掌声,这掌声是送给市长的美貌,更是送给她贴心的讲话……

  散会后,陈飞扬回到政府大楼自己的办公室,她需要安静地分析所有的线索。

  放松了半躺在沙发上,一个个线索撺起来,在儿子韦小宇报告的情报处她停滞了,这小家伙怎么这么能生事呢?她坐了起来,沉甸甸的酥胸荡漾出一片诱人的浪涛,一丝异样的回忆禁不住浮现在了眼前,儿子硕大的,狰狞的,猛烈喷射出的乳白色,甚至那浓烈的腥味犹自飘荡在房间里……

  她感到一阵阵耳根发烫,连忙站起身来,情不自禁地低着头,望着自己波涛汹涌的胸口,突然感到一阵虚度昭华的遗憾,自己如此出类拔萃,可又有几个人知道,她好几年都没有做过真

  正的女人了呢?

  要不是儿子……美艳绝伦的女市长躁动不安地在办公室走来走去,一丝羞涩,一丝渴望,和无尽的怅惘,让女市长拿起手机,找出儿子的手机号码来,却迟迟拨不出去。

  她胆怯了,那个臭小子一接到自己的电话,会不会认为自己在想他啊,他岂不是更会得意了,更会对自己这个养母得寸进尺,终有一天,会做出那种败坏道德的人伦之事啊……

  可,自己现在真想听听他的声音,哪怕是让他气一下也愿意,甚至,甚至希望他此刻就在自己面前,就在这间庄严的大办公室里,就在自己正经地工作的时候,对她邪恶地扰……

  “啊……”

  女市长憋闷地长吁一口气,可吁不尽酥胸的发胀,的发烫……

  ***********************龙忆香既然豁出去了,做出了断然的决定,也就不怕这厮嘲笑了,却不敢跟他邪恶的眼睛对视,但观察他腿间的反应也是不怕的。

  可尽管韦小宇一副色与神授的丑态,可他却几乎没有一点反应,似乎只是微微地搏动了一下便偃旗息鼓了。

  这让从来对自己的美貌和身材充满自信的龙忆香有些不服气了,气咻咻地诘问道:“还没有反应?你该不是故意的吧?”

  “啊嗖……”

  韦小宇夸张地擦了把口水,表示被冤枉了,“龙姨,天地良心啊,你这么一个超级无敌大美人脱光了给我看,我就是神是佛也不能故意不起反应的啊,哦不,你还没有脱光呢,呵呵……”

  “小不要脸的,真不晓得你哪里学来的这些无耻,”

  龙忆香说着,羞红着脸颊,颤栗着樱唇,迟疑而又勇敢地将双臂朝两边收回,随着遮掩物的离开,一片雪白丰腴的呈现着浑圆的轮廓展露了出来,就在韦小宇眼珠子都要掉出来的瞬间,她闪电般地用两只玉掌分别握住了自己的两只尖挺半球,像付出了生命的牺牲一般,给韦小宇最大的精神和感情压力,“龙姨只能做到这样了,这世间绝对没有另外一个人能让你龙姨牺牲这么多了……”

  “龙姨,你对我真好,比我亲妈还好……”

  韦小宇神思不属,但好听的话,动人的话张口就来。

  “你……你这混小子,”

  龙忆香此刻酥胸半裸,几乎完全光着身子,哪里听得“亲妈”这样的字眼啊,这不是在讽刺她为老不尊么,不是在挖苦她失去了做长辈的资格么,只见她羞婉不禁,羞怒不堪,可一双能惩罚这厮的手却握着自己的一对滚圆尖挺的玉兔不能放手,真让她气怒难消,蹙着黛眉,瞪着眼眸,“你呀你,你让我这张老脸往哪儿搁啊?”

  “龙姨,你可千万不要妄自菲薄啊,你这张艳若桃花的绝色脸蛋如果都算老脸的话,世间就再也没有‘美’这个字的存在了,”

  韦溢美之词,而龙姨也绝对配得上这些辞藻,可他却看见龙姨又要发作了,连忙虚弱地缩了缩脖子,“龙姨,我,我冷……”

  龙忆香一听,简直羞愤不禁了,就算这厮是真的感觉冷了,可这话从他嘴里出来,却是那么的不容易被人相信

  绝对是要占人的便宜:“冷死拉倒……”

  “龙姨,阿嚏……我是真的冷呢……”

  “你是真要让龙姨今天把这张老脸丢这里才甘心啊?”

  “龙姨,瞧你说的,阿嚏……如果世间有哪怕另一种可能,我说是万分之一的可能,我也不愿意亵渎我最亲的人龙姨你啊,阿嚏……”

  韦小宇暗自赞赏自己,打喷嚏打的居然这么自然,嘎嘎,哪里还用怕龙姨你不上钩呢,桀桀……

  “臭的是真心话么?”

  龙忆香虽然这么问,但她宁愿相信这厮完全是想要占她的便宜,这样说,不过是替自己挽回一些颜面罢了。

  一想到自己居然被这厮玩的团团转,龙忆香就要抓狂,就替师姐难过:师姐,要是你知道你有这么一个出息的儿子,你是要哭还是要笑啊?

  “龙姨,虽然我是因为练功变的这么贪色无耻的,阿嚏,阿嚏,可我尽管存在对你的贪恋卑劣念头,我也在内心自责羞愧的,你想想啊,阿嚏,谁愿意做这样的禽兽之事啊,对吧,阿嚏……”

  “哼,你还不是在怪龙姨教你的功法害了你么,你是不是在心理暗笑,龙姨这是自作自受,你说呀?”

  “龙姨,阿嚏……”

  韦小宇暗赞龙姨如此立场坚定,自己都拿出浑身解数了,她还不上来给自己温暖,不得已,只好继续下作了,他虚弱地喷嚏着,撑着草地就要躺下去。

  “臭小子,闭上你的眼睛。”

  龙忆香说时,也不管韦小宇闭不闭眼睛了,用一只手臂横在自己柔软又尖挺的双峰上,另一只手撑在地上,只一个小的纵跃,就飞快地张开双臂将韦小宇搂进了赤裸柔软的怀里,当韦小宇的脸深深滴被自己揽进自己的双峰之间时,她哀怨地叹了口气,“这……真是造孽啊……”

  韦小宇也不迟疑,如获至宝地双臂一环,便抱住了龙姨赤裸的身子,温香软玉的娇躯是那么的充满弹力和丰润,暗香浮动,他几乎醉了:“龙姨,谢谢你,我会一辈子对你好的……”

  韦小宇藏在龙忆香双峰之间瓮声瓮气地说话,喷出的滚烫热气喷洒在她柔腻玉洁的之上,让龙忆香感觉一阵阵心颤的慌乱:“别,别说话,闭上眼睛默念吐纳心法,你会渐渐温和起来的……啊……别,别坏……别啊……”

  “啊呜……啾啾……吧唧吧唧……”

  韦话了,他的双手爱恋无限地抚摸着龙姨光滑似缎的玉背肌肤,而嘴巴更是艳福不浅,随口一张,便含住了一颗鲜嫩的樱桃,仿佛龙姨特意送到他嘴里来一般,他贪婪地吮吸着,用舌头拨弄起来,感觉那盈鼻的乳香钻进了他的五脏六腑,舒爽了他的每一根神经,每一个荡的细胞。

  同时,他蹭动着自己的脸颊,感受着龙姨的柔软,肌肤的细腻润滑,那丰润弹软的两团肉乳夹着他的脑袋,拱卫着他,诱惑着他,令他一阵阵晕眩的幸福。

  “啊啊嗯……”

  龙忆香平生第一次真正感受到了什么叫意乱情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