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56章先给点刺激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许莹莹胸部剧烈地起伏着,她真是不明白,自己居然被王芳将了军而无法反驳了,性,真的那么神奇,能让一个外表端庄知性的女人疯狂到?

  “我能不能查看一下?”

  王芳站起身来。

  许莹莹连忙跑过去挡住自己的电脑:“你什么,有什么好看的?”

  她装着不懂王芳的话意。

  “没什么,就是看看最近的浏览记录,翻看一下存盘的大小罢了……”

  许莹莹盯着王芳笑眯眯的眼睛不说话,两人就这么对视着,终于许莹莹别开了脸,转移话题:“那晚那个弄的你迭起的家伙比你小很多?”

  弄的你迭起,这样的字眼听在王芳耳朵里令她又羞又气又无可奈何,她很清楚许莹莹故意用如此不堪的词来取笑她,以报自己她电脑的戏谑,她疑惑地反问:“你是关心这件事,还是关心那个人?”

  许莹莹不知道在想什么,随手将电脑开机了:“两者都有,你愿意说便说,不愿意我当然也不勉强,知道你总归是有羞耻之心的嘛……”

  王芳真恨不得扑上去按倒这个小蹄子狠狠地打她的,句句话都是那么的刺耳不和谐,充满着挑衅,要是那邪恶的家伙跟她相处的话,估计不会超过十分钟就有用大狠狠教训她的冲动。

  想到这里,王芳嘴角不禁浮现出一丝报复的笑意,故作神秘准备转身走出去:“你要关心他这个人你就跟我要他的手机号,如果你是仅仅关心这件不知羞耻的事情的话,我也没有啥说的,正如你所说,我总归是有点羞耻之心的……”

  许莹莹也不知道自己想要知道什么,明显知道王芳是在逗引她,她也不会轻易上钩的,看着王芳拉开门要走出去了,许莹莹不甘心地丢出一句:“你们那晚真像两只发情的动物……”

  王芳也甘示弱,回过头来揶揄道:“我们发情了知道交配发泄,你呢,只能看着显示屏跟自己的手指自渎……”

  许莹莹急了:“你真放荡……”

  王芳却轻松了不少,轻笑道:“你都不会放荡,拜拜!”

  许莹莹对着关上的门嘟哝道:“谁又不是天生放荡的,你以为我学不来啊,哼……”

  **************洛水河水库。

  “龙姨啊!”

  韦小宇哀怨真挚地喊了一声,表达着挽留,歉意,敬佩等复杂的感情。

  龙忆香单手撑在草地上,光溜溜的玉背对着韦小宇,咬牙切齿地问:“你又想耍什么花招?”

  “我,我很虚弱……”

  韦道,“所以,你不必跑啊,我对你一点威胁都没有的啊……”

  “被你看了就是占大便宜了,那你还想有啥威胁,嗯?”

  龙忆香抱着胸部回过头来,无限愤恨地瞪着他,“你自己想想,我们都是两代人了,搞成今天这样的场面你就没有一点羞耻,没有内疚,没有惭愧?”

  韦小宇感觉自己巨物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可惜一阵阵酸楚的疼痛感折磨的他虚弱无力,尴尬地笑笑:“龙姨,我真的很虚弱……”

  “

  虚弱也不耽搁你内疚羞愧,”

  龙忆香鄙夷地说完,却不知道自己此刻究竟该怎么办了,难道就这样一直抱着酥胸背对着他么,而且自己的玉背也完全曝露在他的视线之中,还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不堪的事情呢,真让她欲哭不能,“臭小子,闭上你的狗眼。”

  “干嘛,我都不能动……”

  韦小宇苦笑着摸了摸自己,“龙姨,你看,你这么大一个美人赤裸着在我面前,他都没有一点反应了,呜呜,龙姨,救我啊……”

  想想大小那么多美人,有的仅仅跟自己鱼水之欢了一次,而有的正在计划之中,要是这破身体真的无可救药了,他还真不如去死了的好……想到伤心处,他不禁嗓子都哽咽了,眼圈涩涩的,一时悲从中来,眼泪汪汪的了,无限凄楚地望着半裸的成熟美人鱼。

  韦小宇简直就是龙忆香的心头肉,不说他是她从小看着长大的,她倾注了太多心血培养教育他做人处世的道理,就说他还是自己唯一单恋的男人的儿子,更是自己师姐的骨肉,他的伤,他的悲,都犹如感同身受,如何不让她心软悲切?

  再说了,救治韦小宇的方法也只是师傅口传的,而且这古功法这么多年代的传承了,也不知道究竟有人练到了什么境界,随着时代的变迁,人类体质也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所以这救治的方法究竟有没有用还真是个疑问,否则的话,韦小宇不能恢复如此,她也真不知道怎么跟师姐和师傅交代了,还有那个单恋的男人……

  可,现在所有的客观条件限制了,似乎救治他的药引要自己这个做阿姨的来承担,无论是情理上,还是道德上,龙忆香都难以接受,更无法想象无论事情成败后的后果……

  “那你说,你想怎么办?”

  龙忆香凄切地低声问道。

  韦小宇听了这话后,犹如临终的病人回光返照般眼睛发亮,盯着龙姨玉洁如脂的玉背建议道:“龙姨,我知道你内心为难,我也不会勉强你的,更不会逼迫你的,你是我最亲的人,要不,你先刺激我一下看看……”

  说到后来,他的声音渐渐地小了下去,他也知道自己够无耻的。

  “……”

  龙忆香背对着这厮,终于听到了他真实的想法,不禁一阵阵脸蛋发烫,芳心咚咚地跳起来,像手臂托着的是两只小鹿一般,她长长地叹了口气,尽量表现出自己是处于无奈的口吻,“那……要怎么刺激?”

  “龙姨,”

  韦小宇听见自己的心跳声了都,“你,你该不是在考验我的人品吧?”

  龙忆香自然有她作为女人的矜持,道德的束缚,伦理的辈分,都是她心里难过的坎:“有话快说,不然过期作废。”

  哼,难道龙姨你会眼睁睁看着我以后不能人道了么,我才不信呢。韦小宇心里嘀咕着,不过说话很真诚,也很迫切:“好好好,龙姨,我说,你可不能骂我小不要脸的哦……”

  “你不就是个小不要脸的?”

  龙忆香羞骂之后,顿觉自己居然露出了小儿女的情态,像是跟钟情之人打情骂俏一般,可这是她侄子啊,哎呀,无限的羞婉洋溢在她的眼眸之中,可惜韦小宇看不见。

  “龙姨既然都骂了,那我就心安理得了,咳咳,龙姨,你转过身来,让我看看你

  的……你的咪咪好不好?”

  天啦,龙姨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居然是如此之重啊,不见她的胸部了,就是这么一说自己就热血开始沸腾了,到了的话,天,自己会不会晕过去?

  韦小宇开始喘粗气,充满着期待之中,居然感觉大有了一丝蠕动,而接踵而来的就是钻心的痛,这让他心底一阵阵悲凉,要是真治不好的话……

  “小不要脸的,胸就是胸,什么咪……咪乱七八糟的,你真替你妈长脸……”

  “额……小姨让我这么叫的。”

  韦小宇感觉自己真是无耻至极,为了得到龙姨,居然给小姨一口黑锅背上了,不知道她们俩以后会不会对质呢……

  “你不要瞎说,你小姨才不会这么让你叫呢……”

  “咳咳,你以后可以问她的嘛,龙姨,我说,不要耽搁时间了,你看,”

  韦小宇无力地抬起手来指向天空,“这时辰不早了,已经日薄西山了呢,再不抓紧时间的话,龙姨你又穿这么少,我怕会感冒,难道龙姨现在感觉不到冷,该不会是还感觉热吧龙姨,你身体这么好?”

  龙忆香被韦小宇揭露了羞怯的内心世界,一时间真感觉恨不得扒开一个地缝钻进去远远遁去,被他折磨这么久,最初的无限尴尬已经淡化了不少,她心一横,坐在草地上转过身来,两只玉臂遮着自己的酥胸,面对着韦道:“你不就是想要轻薄龙姨吗,好吧,你看吧,看个够,我诅咒你永远没有反应。”

  哎,女人怎么这么害羞呢,龙姨这么识大体见过大世面经常出入中南海的高端女子,在涉及到男女之事的时候也这么放不开,真让人既迷恋又感慨啊!

  韦话了,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地扫视着龙姨正面的美景,虽然被遮住了关键的羞处,但她的气质,她所表现出来的大器风范,也是让他叹为观止的:“龙姨,你……你真美!”

  龙姨属于偏瘦型美人。

  此刻红润着脸颊,凌然不屈的眼眸也掩映不住丝丝羞怯,高挺的鼻梁给人以坚忍不拔之感,轻咬着薄薄的朱唇,似嗲还怨,似嗔还羞,却还做出视死如归,一朵鲜花被猪拱了的鄙视,真让韦小宇是荡气回肠,恨不得自己瞬间生龙活虎,一跃而起扑过去,就地正法,不知道吮吸她的樱唇和,揉弄她的腿间幽谷之时,她是会强烈反抗呢,还是会欲拒还迎地娇声低吟呢?

  龙忆香既然豁出去了,做出了断然的决定,也就不怕这厮嘲笑了,却不敢跟他邪恶的眼睛对视,但观察他腿间的反应也是不怕的。

  可尽管韦小宇一副色与神授的丑态,可他却几乎没有一点反应,似乎只是微微地搏动了一下便偃旗息鼓了。

  这让从来对自己的美貌和身材充满自信的龙忆香有些不服气了,气咻咻地诘问道:“还没有反应?你该不是故意的吧?”

  “啊嗖……”

  韦小宇夸张地擦了把口水,表示被冤枉了,“龙姨,天地良心啊,你这么一个超级无敌大美人脱光了给我看,我就是神是佛也不能故意不起反应的啊,哦不,你还没有脱光呢,呵呵……”

  (月底几天了,大家,月票投啊投,我晓得,我的读者你们都是些很稳重的,响鼓不用重锤,自觉点嘛,大家都愉快了,世界也和谐了,鼓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