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54章水中旖旎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王芳回到了西京,没有联系韦小宇,而是去了曾经的婆婆家。

  生物基因研究院院士胡银珍教授在自己的别墅大厅里跟曾经的儿媳妇并排而坐,侧面的单人沙发上坐着女儿许莹莹许莹莹很少说话,但一双明亮的大眼睛一直淡然地注视着曾经的嫂子。这段时间的一些历世际遇给了她许多思考,她的心态已经不像当初那么极端偏颇了,作为一个律师,沉稳内敛是必修课,她认识到了自己需要成熟,而嫂子,曾经她怀恨的嫂子是她需要学习的对象。

  今天的嫂子装扮端庄,气质稳重,举手投足间都充满了少妇的风情和令许莹莹羡慕的韵味,这让许莹莹很不服气:一个老牛吃嫩草的放荡女人,却有如此端庄的一面,真是叫人鄙夷不得敬佩不能。

  可又想想,作为女人,想要在这个男权社会上做出些成绩来,不牺牲一些,不付出一些几乎是不能成事的,这一点她已经认识到了……

  “小莹,最近怎么样?”

  王芳被曾经的小姑子瞧的浑身不自在,突然笑盈盈地问她。

  许莹莹不无揶揄地回答说:“嫂子还不知道么?我也就是输了一场必胜的案子而已,不要紧,来日方长嘛。”

  王芳怎么听不出小姑子话中带刺,也不以为意,思虑了一秒钟,大度地说道:“我们这一行,不能说完全以法律为准绳作为行事准则,而且很多同行也是以颠倒黑白赢得声誉和社会地位的,而我,更多的是凭良心,当你在凭良心办好事之中,你会发现很多被认可的幸福感和成就感的。”

  “嫂子这是在说教么?当我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

  许莹莹挑衅道,不过神色却泰然和谐。

  “莹莹啊,如果嫂子的话是别的人对你说出来的,你能欣然接受吗?”

  胡银珍开口了,女儿说话总是这么咄咄逼人,令她好生忧心。

  她波浪卷发的青丝乌黑发亮,简直看不出是一个过了四十五岁的女人了,而白皙的肌肤与儿媳妇比起来,也不逞多让。

  女儿许莹莹似乎也遗传了母亲的优点,虽然她的神情看起来有些桀骜不驯,但浑身的肌肤色泽不得不令人叹服,她盯着嫂子的眼睛:“我是服人不服事,我不服的人哪怕事情做的再好,我也不会折服的,没办法,天生的,而有的人,不但做人有问题,做事也不那么令人信服……”

  “莹莹!”

  胡银珍打断了越说越不像话的女儿,气的浑身发抖了。

  见母亲如此动怒,要是在平时母女俩单独的场面下,她是不会屈服的,但今天嫂子这个外人在,而且自己还明朝暗讽了人家,自己作为女儿将母亲气成这样,这岂不是用自己刚才那些话用到自己身上来了么?

  许莹莹望着强装镇定的嫂子,越发的鄙夷,起身邀请道:“嫂子,有没有兴趣我们单独谈谈?”

  “芳啊,是妈不好,让你……”

  胡银珍很内疚。

  “没事,妈,再大的误会,只要可以沟通,就是解开心结的途径啊,你放心吧。”

  王芳接受了小姑子的邀约,起身跟许莹莹走向二楼,心中却在嘀咕:是这个刁蛮小姑子要私下跟自己道歉和解了呢,还是别有动机要挟自己啊?

  *************

  **********韦小宇不知道自己的芳姐即将被她的小姑子将军,揭发她的“丑事”了,他感觉自己越来越划不动了,手臂酸痛,双腿沉重,说不出的疲累不堪。

  但看着远处龙姨已经停止了前进,而是踩着水保持在原地回望着他这里,他又不好意思出声求救,只得咬着牙坚持着。

  龙忆香对于侄子还是一直在密切关注着,发现他越来越慢了,便停下来随时等到他呼救,可这厮就是个倔性子,她害怕出意外,只得往回游来。

  韦小宇见龙姨游过来了,也就不坚持了,扑腾了两下便等着龙姨来救。

  龙忆香见他沉入水面下,只得扎进水里,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已经从水面下来到了自己面前,两只贼手极其猥琐地朝自己的酥胸正抓过来,顿时惊慌失措喝了一大口水,然后就要奋力浮出水面。

  但韦小宇哪里会让她这么轻易逃掉,扑上去拦腰抱住了龙姨健美的娇躯,脸就朝她饱满浑圆的双峰之间埋去,因为水的浮力,龙姨的双峰像充满了气的气球一般,他用脸在上面来回蹭揉厮磨,弹软饱满的感觉简直让他晕眩。

  被韦小宇如此肆意轻薄,龙忆香惊慌失措蹬着双腿,却无奈酥胸被袭,浑身瘫软,尤其是感觉自己的小腿被他挺立的武器扫动,那硬邦邦似有生命力的戏谑,更是让她使不出力气来,只无助地用一双手去抓他的头发,可他的头发很短又抓不住,龙忆香真是欲哭无泪。

  虽然她心底已经在试着接受这个家伙了,准备用自己纯净的身体来救治他,但她还并没有完全下定决心啊,一旦有别的选择她肯定不会牺牲自己的。

  一切都是自己的古功法惹的祸!

  龙忆香被韦小宇抱着轻薄,身体被异样的刺激,氧气消耗的十分厉害,却不能浮出水面呼吸,一个不慎又喝了一口水,渐渐惊慌起来,突然感觉这家伙来劲了,双腿夹住了她的腰,搂住了她的脖子,嘴巴就朝自己的两片樱唇凑过来。

  说时迟那时快,龙忆香感觉他的嘴唇压在了她的樱唇上,分明是极短的时间,她却感觉犹如过了几万年一般,这不但是时间的跨越,更是冲破伦理的飞跃。

  “嘤咛……”

  她听见自己的喉咙里情不自禁地迸发出了一声哀啼,一双玉臂不由自主地勾住了韦小宇的脖子,他那雄壮的一条顶在她肚子上的硬度,令她一阵阵颤栗,她居然本能地就要伸手想去拨开,但被一条伸进她檀香口腔里搅动的舌头转移了注意力。

  龙忆香只感觉一阵晕眩,她完全没有心理准备,就被这家伙夺取了迟来的初吻,惊慌之下,她干脆地推开了死缠烂打的韦小宇,浮出水面后,立刻朝就近的岸边游去,再不逃跑,她都不能原谅自己了。

  韦小宇占到了龙姨的便宜,虽然时间有限,却也大为满意了,但龙姨吃亏逃跑,他超长发挥后的力气也要枯竭了,连忙伸手去拉龙姨的手臂,可是被龙姨挥动的手臂打开了,他的手指却勾住了龙姨泳衣的腋下开口。

  龙忆香只感觉前进的势头一滞,泳衣的肩带勒的紧紧的,立刻感觉不妙,匆忙中回头一看,正好韦小宇也惊异不定。

  “龙姨,我游不动了……啊呜……”

  韦小宇为了逼真,连忙喝了一口水。

  龙忆香见他狼狈的样子,真是又恨又拿他没有办法,经过刚才的一番折腾,她也有些疲累了,只得让他将她的泳衣扯的变了形,拖着他朝岸边游去,哼

  等上了岸再跟他算账。

  眼看要到岸边了,韦小宇突然一个大胆的念头诱惑的他欲罢不能,如果龙姨的泳衣撕坏了的话,嘎嘎……

  一不做二不休,他当即用力一扯,靠,这好几百元的泳衣质量就是好,居然没被扯裂,再来!

  “啊,你怎么啦?”

  龙忆香以为侄子力竭了,想要回头去拉他,就在此刻,她突然感觉自己泳衣的肩带“蹦蹦”两声,都断了,龙忆香几乎要晕厥,这个天杀的小混蛋啊,为了满足他的好色本性,简直是无所不用其极啊!

  “韦小宇,我要杀了你!”

  哀愤不堪的女管家也顾不得许多了,感觉泳衣在朝下面卷去,不但香肩完全曝露了出来,突然胸部一松,两只饱满的双峰也跳了出来,而且泳衣还在继续朝下面卷着,她真是要羞的无地自容了,奋力朝岸边划去,只有远离了这个小混蛋,她才能保住最后的一丝面子。

  韦小宇怎么可能放过到手的美玉呢?

  “龙姨,我纯粹是无意的啊……”

  他争分夺秒地伸手又抓住了龙忆香正在翻卷的破泳衣肩带,跟着她朝岸边靠近,而这一抓的效果,更是立竿见影,令他好不销魂。

  断掉的肩带被他抓住了,泳衣翻卷的速度立刻加快,简直就像剥香蕉一般,将龙姨白花花的身子剥离出来了,虽然只是她的背部,却也让他险些喷出了鼻血。

  “韦小宇,你这该死的小混蛋啊!”

  龙忆香要是手中有一把刀的话,肯定反手一刀结果了这个家伙,感觉破掉的泳衣已经完全卷在了她的腰间,因为臀髋的肥大而不容易再继续翻卷下去的话,她此刻恐怕已经身无片缕了,连忙一手划水,一手死死地抓住腰间的泳衣,防止自己肥美雪白的臀瓣露出来。

  哀羞,悲愤,欲哭无泪,就是此刻京城大院大管家的内心写照!

  见龙姨拉住了泳衣,韦小宇也快要筋疲力尽了,便只好作罢。白花花的玉背已经呈现在了他的眼帘之中,映衬在水波之下,美人鱼的背影简直美到了极致。

  这个臭小子一定在大饱眼福,盯着自己的玉背猛吞口水,想到这些,龙忆香就恨不得回身掐死他……岸边就要到了,她试着沉下水里站起来,果然踩在了一片水草之中,她也感觉有些力竭了,再朝岸边走了两步后,眼睛的余光中看见自己胸前一对粉嫩雪白的玉丘露出了水面,两点嫣红的俏立蓓蕾也若隐若现了,连忙用玉臂搂住,并停住了脚步,也不敢转身。

  韦小宇见龙姨站了起来,也试着落下去,没想到踩在了水草上他虚弱身子一滑,本能地伸手就去抱前面的龙姨,但龙姨光溜溜的上身一片滑腻,他根本抱不住,一路滑下去,甚至扯着龙忆香的破泳衣沉入了水面之下。

  “啊……”

  龙忆香简直羞怒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只感觉侄子的脸贴着自己光溜溜的后背一路滑下去,到了腰间,还将自己的泳衣彻底地剥离到了丰臀下面去了,水流已经钻进了她的徜徉,她犹如惊弓之鸟般,再也顾不得其他了,连忙趟着河水,拖拽着韦小宇惊叫连连地上了岸。

  韦小宇大口地喝了许多水,还呛进了肺叶里,一阵阵眩晕之中,他潜意识里紧紧抱着龙姨的小腿被脱离了水面,最后只看见一片白花花的极致美色,热血涌动之下,便昏迷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