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53章成熟美人鱼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徐逸秋今天一整天都在家里呆着,内心一直不能平静,患得患失,时而抿嘴羞笑,时而蹙眉深思,时而不安地走来走去,时而静静地蜷缩在沙发上发呆。

  她不想承认自己在想那个少年,却脑子里总是挥之不去他坏坏的贼笑,两人几乎当着丈夫的面行那苟且之事的场面也历历在目,一遍遍地在眼前重演着……

  好几次,她都按捺不住狂跳的芳心拿起手机,却又因为矜持和羞耻,又放下了,渐渐地,随着时间的流逝,她焦躁起来,这个小混蛋怎么都不联系她一下呢,难道自己真的是他的一个玩物罢了?

  这种猜想越来越笃定,让徐逸秋忍不住幽幽地连连叹息。

  她知道,和他有了关系之后,她的人生便从此发生了不可逆转的转折,结局如何已经是她难以预想的了,但这不可预知的过程,令她芳心纠结难以释怀……

  手机突然响了,徐逸秋感觉自己是急不可耐地抓了起来,但来电显示是“方书记”惊喜变成了惊异,她恭敬地接听了:“喂,方书记您好……”

  “逸秋啊,周末在干吗呢?”

  方婉秋的声音自然随意,像好姐妹之间拉家常。

  “没干吗呢,方书记,我在家里休息……”

  徐逸秋开始忐忑,不知道方书记突然来点所为何事。

  “哦,”

  方婉秋不会说什么“好,休息好才能工作好”之类废话的,“晚上有空吗,你找个雅静的地方,我们晚上坐坐吧。”

  “啊……好……”

  *************************租了一辆车租车,韦小宇专门找了一个女司机。

  女司机见是一个少年和一个极美妇人,警惕性放松了许多,而且韦小宇还展示手袋里的泳衣,女司机便完全失去了戒备,载着他们去了洛河上游的水库。

  想起不久前的晚上,自己跟女律师王芳在水库大坝上的香艳激情,韦小宇禁不住又怦然心动了,不知道今天能不能对龙姨有所突破。

  不过,芳姐出差好几天了,也没有怎么联系,自己似乎有些薄情寡义了,这样不好,又想到跟自己有过关系的女人一个一个地增加,而她们却不能享受正常情侣之间的亲亲我我,这让他一阵难过。

  要不要整一个能容纳至少十几个美人单独拥有至少一个房间的住所呢?想想,随着美人数量的增加,相互之间免不了争风吃醋,攀比,斗心眼等等不和谐的可能,韦小宇又颇为烦恼……

  此时太阳已经偏西,初秋的季节,已经不是很炙热了,不过,以龙姨长年坚持锻炼的身体素质,就算是冬泳也不在话下,韦小宇打消了担忧,对建立后宫的念头暂时丢到一边,专注地欣赏身边的龙姨。

  可惜,龙忆香似乎有些心神不宁,也不说话,望着车窗外的西京外景出神。

  因为有女司机在,韦小宇也不打搅龙姨,更不能露出色狼本色,静静地打量着龙姨美妙的侧面剪影。

  以前长发的龙姨青春不再,却增添了更加成熟内敛的稳重和智慧,无论是肌肤色泽还

  是身段的保持,都绝对跟虞阿姨俩是极品中的极品,如果,虞阿姨真的跟若烟姐姐,额,应该是杨忠英,额也不对,应该是姐姐,如果她们之间有血缘关系的话,那么……韦小宇突然一阵不安和躁动,感觉有万千的疑问想要向龙姨追问。

  而这些疑问是不好直接问母亲陈飞扬的,那么,只能从龙姨这里找突破口了,而龙姨的突破口在……

  水库到了,韦小宇的心也狂跳起来了,他心猿意马地望向龙忆香,龙忆香正好望过来,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中异样的迫切或者羞涩的神采,这让龙忆香大为惶惑,嗲道:“你先出去。”

  韦小宇一心想着就要欣赏到龙姨绝美的身材了,没有反应过来,露出沮丧的神色不动。

  龙忆香怎能不知道这厮想着什么乱七八糟的好事啊,但碍于女司机还没有下车,她只能佯怒道:“快滚,还想看阿姨换泳衣啊?”

  女司机神秘一笑,先推门走出去回避了,韦小宇这才释怀,屁颠屁颠地下了车,拧着自己的泳裤,跑到堤坝上,四处一望,除了远处水霸管理处的小房子外,别无人烟。

  他站在曾跟芳姐鬼混的栏杆前很是回味了一番,才翻过栏杆跳下去落到水纹监测台上开始脱衣服裤子。

  当他脱光后,居然发现大鸟已经蠢蠢欲动,穿上泳裤,明显一条微微弯曲的大蛇轮廓,擦,这样子也太猥琐了吧,不知道会不会把龙姨吓着了?

  龙姨这次来,虽然本就是治病救人的,可如此坦诚地给予她难以承受的“威胁”她崩溃了怎么办?

  刮来一股河风,他不禁感受有了一丝凉意,这对他真是一种打击,看来自己的身体确实劳过度了啊,这就更不能唐突了龙姨,于是他朝水里走去,直到水面遮掩住自己狰狞夺目的腰部以下,才满怀憧憬地等着龙姨的出现。

  翘首期盼,千呼万唤,龙姨的身影终于款款出现在了他的视线之中,他险些在水里站不住,被冷水凉萎缩了的大宝贝立刻翻身站起来了。

  失去了衣裤的遮羞,极少的布料贴身勾勒,高贵洁美的龙忆香展示出了她作为女人最美最性感的一面,而智慧冷艳型美人,以性感撩人的形象示人,这种焕然一新的冲击力,是韦小宇这个年人无法抵抗的,他浑身充血,随波逐流了。

  只见龙美人一双美眸含羞带嗔,十分的忸怩不自然,一条玉臂似遮非掩地护在高耸饱满的胸口,而另一条莲藕般白皙似玉的手臂垂下来,欲遮还露地用玉手捂着那神秘的三角地带,两条雪白健美的美腿笔直修长,随着她每一步款款走下石阶而来,都洋溢着韧性的柔美,风情的妩媚。

  融合在这优美的大自然中,美若天仙的龙忆香与大地融为一体,互增光彩,相得益彰,完美的结合。

  特别是她首次将侄子看着一个成年人而袒露自己视若珍宝的身体,这种羞,这种窘,这种矛盾交织的难为情,又存别样心思的忐忑和不安,全写在晕红的脸蛋上和眼眸里,异样的娇婉和妩媚风情,真令人欲罢不能!

  龙忆香既想大方自然地走近水中,面对一个少年的注视,她大可不必遮遮掩掩,可他并非青春懵懂的青涩少年,而是色迷迷的小男人了,这让她很别扭,脸也烫,心也跳,感觉到水中的距离是那样的漫长,如芒在背。

  &nb

  sp; 她低垂着眼帘,不敢跟侄子那火辣辣的目光碰触,可等她终于鼓足勇气扫过去时,才发现韦小宇居然在水面只露出鼻子了,两只手臂在水中开始扑腾。

  “小宇……”

  龙忆香知道这小子的水性不错,一般情况下是不会溺水的,只怪自己今天的装扮太过曝露,他可能心神荡漾忘掉了水性,一声惊呼之时,只见她快步跃过去,一个漂亮的入水式,扎进了水中,等她再次浮出水面时,已经来到了韦小宇的身边。

  韦小宇确实是看的呆了,脚在水下的石墩上一滑,加上身体虚弱,仓促之间喝了两口水。但他很快便镇定了,重新浮出水面,而此刻龙姨已经扎进了水中,他灵机一动,将错就错,等龙姨浮出水面时,他装着溺水的人沉下水面,双手扑腾着去够龙姨的身体。

  龙忆香刚一浮出水面,就感觉自己丰满的酥胸被袭击了,韦小宇的两只手准确无误地分别在自己的双峰上抓捏,突如其来的被轻薄,龙忆香还从来没有经历过,顿时又羞又气,又不能对这家伙撒手不管,谁知道他是真是假啊?

  龙姨的胸真大啊!

  韦小宇感叹着,虽然龙姨的胸部不像陈氏姐妹那样豪迈丰挺,却跟楚芸香这个三弹元勋比起来是各具特色的。加上河水的浮力,抓捏上去的手感真是令人销魂。

  龙忆香分不清真假了,酥胸平生第一次被异性抓捏轻薄,一种新奇的怪异酥麻之感油然而生,似乎浑身在一瞬间失去了许多力量一般几乎瘫软。

  她对自己的这种本能反应感到羞耻,暗骂自己怎么这么不争气,明明对这个小混蛋充满着异样的戒备心理,身体却因为他而起了不该有的反应。

  但韦小宇憋不住气了,猛地浮出水面张开双臂朝她搂抱过来时,龙忆香不想让他认为自己在纵容他,于是格开他的双臂,趁机到了他身侧,像所有救生员一样,玉臂勾住了他的脖子,将他朝岸边拖去。

  韦小宇装不下去了,连忙解释:“龙姨,龙姨,不用上岸了,我是没有注意喝了几口水罢了,现在好了……”

  “你……”

  龙忆香又羞又气,又不好发作,松开了他,“那你自己能游了?”

  “嘿嘿,能,能游了……哎呦……”

  他话没说完,就被龙忆香在他上蹬了一脚,等他在水中转过身来时,只见龙姨已经径自朝水库中央游去,一双柔软的雪白玉臂在水面上翻上翻下,两条修长雪白的美腿在水面下柔软地摆动着,像一条柔美不可方物的成熟美人鱼一般,扑进了河水的怀抱之中。

  韦小宇呆呆地看着,突然醒悟过来,连忙追上去,怀着对美人鱼的向往,他奋力挥动双臂摆动双腿,但似乎龙忆香是故意要甩开他似的,越游越快,很快就落下了他好一段,而且越来越远。

  韦小宇十分气馁,这破身体哪里还有追风逐月的强悍,跟风烛残年都有都的一比了,好不让人沮丧啊!

  女司机坐在堤坝上,望着水面上两个人影渐行渐远,拐过一个河湾消失不见了,暗赞这两人水性真不错,不知道哪里来的无聊的人,她也很满足,给了她伍佰元,包车三个小时,慢慢等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