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51章先培养感情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扬借用了方婉秋的座驾到市公安局和周丛林碰头去了,等方芸儿驾车赶回别墅的时候,刘萌儿已经等不及了,吵着钻进车里要市里。

  方婉秋不明所以,只好依了她。本来和闺蜜的儿子有了关系之后,她还需要在这幽静的地方回味反思并自省一番的,但宝贝女儿莫名其妙的耍性子,她也不以为忤,心情复杂地愉快着,迁就一下女儿也无妨。

  上车后,方婉秋没有留意女儿别开脸不看她,也没有像往常那样跟她歪腻开玩笑,她却在衡量,是不是要把徐逸秋破格提拔起来做她的专职大秘。

  她的专职大秘前两天才跟她坦诚了,想要留在京城任职,不想离开,因为儿子要高考了,就那么一个儿子,望子成龙的殷切心情方婉秋不能不给予理解,于是准了,推荐其到团中央任副书记去了。

  其实,这段时间来,徐逸秋已经在履行一个专职大秘的职务了,各方面看来,还算让方婉秋比较满意,虽然在某些方面稍显经验不足,但谁都不是天生的能人,都是在实践中锻炼出来的……

  “姑姑,听说洛水河昨晚发生了阻击枪事件呢,谁能这么大胆啊?”

  方芸儿突然打破缄默,她自然是送陈飞扬的时候听到的。

  方婉秋收回思想,笑着考侄女:“你认为呢?你先说说你的看法。”

  “我?还是算了吧,姑姑不是不知道我天生就不喜欢动脑子呢——对了,姑姑,这样的事件,开国以来几乎就没有发生过,现在发生在你的地盘上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啊,而且好像全知道内情似的?”

  刘萌儿突然发出不和谐的声音:“哼,她老——人——家人逢喜事精神爽,当然笑的开心了。”

  她特别把老人家三个字咬的很重,似乎意有所指。

  做了“丑事”心虚的方大书记听着十分刺耳,诧异地望向身边的女儿,刘萌儿不服输地跟她对视着,一点不避让。

  方婉秋从来没有见过女儿如此态度跟自己对峙,心里咯噔一声:该不是这古灵精怪的丫头发现了什么端倪吧?

  方婉秋越是这样猜疑,心理暗示之下越是笃定女儿不会凭空跟着她对着干的,心里便越是发虚,但长期居于上位者的威严自然而然地表现了出来,她冷了脸,还需要先探一下虚实:“萌儿,你没事吧?”

  刘萌儿虽然跟父母很亲近,辈分的界限在家里并不是很明确,但第一次看见母亲对她露出了凌人的苛严,顿时气势上便弱了七分,可满腹的委屈又无处去诉说,一双明眸里渐渐地浮现出了泪花。

  可怜的刘萌儿感觉鼻尖酸酸,强忍住夺眶而出的泪水,她怎么也不能在表姐面前流露出一点不利于母亲的论,便坚定地说:“我没事,我马上要回京,我不想在这里呆了……”

  “为……”

  方婉秋终于还是没敢把“什么”说出口,她心中是五味杂陈,难以表,别开脸道,“回家后我们母女俩好好谈一次好吗?”

  “……”

  刘萌儿也别开脸,任由泪水断了线的珠子一样扑簌簌地掉下来,她知道母亲的艰辛和孤独,高处不胜寒的寂寞空虚,可她怎么也难以接受可敬的母亲跟一个混小子发生关系,这太折磨人了,太令人纠结崩溃了……

  方芸儿噤若寒蝉,紧张地扶着方向盘一句话也不敢说,这明显是人家的家庭秘密啊,车厢内的气氛实在是尴尬,好尴尬,也

  好揪心啊……

  韦小宇自然不知道,一个青春貌美的女画师此刻正恨不得将他扒皮抽筋挫骨扬灰,他的病越发的严重了:“嘿嘿,龙姨,开个玩笑而已,可一定要找黄花闺女吗,这是怎么个名堂啊?”

  “双修。”

  “哇塞,传说中的双修?”

  韦小宇眼前冒星星,“一定要双修才行吗?”

  “至少我不知道还有别的选择了,不过,我个人更喜欢手起刀落。”

  龙忆香用玉手做了一个一刀劈下的动作。

  “额……”

  韦小宇连忙双手捂紧裤裆,不知道是因为紧张,还是想象到了那血流如注的凄惨场面,他很宝贝他的命根子,难以想象大宝贝被手起刀落阉掉后的悲惨生活,冷汗涔涔,从额头双颊流下来了。

  龙忆香心里咯噔声响:这臭小子现在这么严重了,据师傅描述,这就算是脉象紊乱,邪气进入岔道即将走火入魔的征兆了啊,怎么办,怎么办?

  她愣愣地看着韦小宇由于精神不可控制地高度集中而目露精光,在进一步地消耗燃烧着潜能,如果再耽搁的话,很有可能动摇体质的根基、元气之母而再也无可救药了。

  当前,唯一的解决办法,也许只有这臭小子希望的那样,自己这个功力深厚的老来做药引了。

  龙忆香想到如此败坏伦理道德的后果,就一阵阵心里慌乱无措,浑身说不出的不自在……

  “振作起来,跟我出去逛逛,我还从来没有来过西京呢。”

  龙忆香快刀斩乱麻,将一切可能的后果都暂时抛诸于脑后,先考察一下这家伙,消除一下怪异的感觉,看看有没有可能让自己豁出去救他。

  韦小宇抹了一把冷汗,喘着气说:“龙姨这是打算先培养感情吧……”

  “你?”

  龙忆香没想到这厮居然如此聪明,才一个月不见,心智成熟了这么多,一语就道破了天机,顿时羞愤交加,不知不觉地显露出了一丝柔情嗲羞。

  揭穿了龙姨后,韦小宇立刻收获到了龙姨难得一见的羞嗲女儿态,十分受用。

  只见她绝美的容颜上漂浮起了两朵殷红的胭脂红,大大的黑眸里第一次荡漾起了秋水般的妩媚,薄薄的樱唇咬着唇角,一副羞媚娇婉,情丝缠绕的模样,真令人心神荡漾,不能自己啊!

  龙忆香的出行,简单,绝不繁琐,以真挚的面貌示人,即算是这样,也引得路人纷纷侧目,甚至有登徒子或者惜美赏美之人瞬间犹如被雷击,生出痴痴呆呆的丑态,令韦小宇很是自豪。

  走在龙姨身边,嗅着她身上飘散出来的淡雅清香,如沐春风。

  一会儿盯着她细长白皙的脖子猛瞧,大吞口水,感觉实在是性感,既有成熟高贵的端庄,又有气质智慧型美人的高雅,真令人心旷神怡。

  特别是龙姨的两条细长美腿和肥美臀部所勾勒出来的侧影,那度,又不失力量的健美,而美臀更是让人垂涎三尺。

  随着她节奏明快的步伐,两瓣肥隆浑圆的美臀左右扭来扭去,充满着丰厚的肉感,微微荡出臀浪,不知道脱开裤子后,那两瓣白花花的会是怎样的一番销魂蚀骨的媚态啊!

  久看之,会让人血脉渐渐喷张,呼吸粗重急促起来,甚

  至忍不住要扑上去狠狠地抓揉那肥嘟嘟的臀瓣,撕碎她的高贵,亵渎她的端庄,凌辱她的智慧,将她脱俗出尘的气质转化为欲拒还迎的婉转承欢……

  龙忆香焉会没有觉察坏侄子在偷偷垂涎她的身段?只是她宽容了他,他现在如此露骨的贪色丑行,都是她的古功法造成的后果,所以她应该承受这样的亵渎。

  但她委实还有些转换不过来这样的尴尬相处。

  当年,在京城的某座森严大院里,她和师姐两人孤儿被师傅收养,并传授神秘武道。师傅是个神秘莫测的女子,在传授武道之余,更多的是锻炼她们的自立自强,教习她们姊妹两个分析时政,忠心党国,有朝一日为国为民效力。

  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们发现与师傅所交往的,居然是党和国家的一些重要领导。师傅也让她们在侧聆听学习,而师傅她们往往都是谈经论道的形式,将不能明的一些治国强民的大道理说出来探讨交流……

  “龙姨,太阳太辣,我们去逛商场吧?”

  韦小宇体贴地建议。

  “好,很久没有这样空闲了,挑选些用的穿的……”

  “龙姨,你这是要在西京逗留些日子啦?”

  “……”

  龙忆香现在可不能把这家伙当小孩子来看了,谨慎地回答说,“三五日应该就够了……”

  “三五日就能妙手回春,我就能活蹦乱跳了?”

  “小宇,龙姨没心情跟你胡扯,你正经点行吗?”

  见龙姨说的认真,韦小宇犹豫了一下,沉凝着点头,踏上了西京商城的台阶:“龙姨,我跟若烟姐姐是不是长的很像啊?”

  龙忆香瞬间停住了脚步,回头盯着韦小宇的眼睛,似乎下了一个重要的决心:“小宇,龙姨郑重地告诉你,陈若烟本名叫杨忠英,而你,叫杨忠杰,不到万不得已,你从龙姨这里听到的这些,都要烂在肚子里,否则,你就是害龙姨,你发誓。”

  盯着龙姨感情复杂的眼眸,韦小宇犹如被五雷轰顶,而她眼中难以述的关爱,更是让他浑身颤抖。

  龙姨的这几句话,所包含的内幕隐情,深深滴折磨着他,如跗骨之蚁,钻心噬骨。

  “龙姨,我听你的……”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小若蚊蚋,死死地咬着牙齿,吞噬着自己的心。

  “没有残害,没有杀虐,没有黑暗,”

  龙忆香伸出玉臂,揽住侄子的脖子,甚至主动让自己尖挺的双峰压在了他的肩头,“你妈妈,我指的是陈飞扬,她会在合适的时候告诉你前因后果的,小宇,你是幸运的,也是幸福的,所以,你不要多想,好吗?”

  韦小宇扬起脸来,盯着龙姨绝美的眼睛,淡然问道:“那么我姐姐呢,她是幸运的么,她现在幸福么?”

  龙忆香没有想到韦小宇居然能问出如此有深度,如此直陈要害的问题,她愣愣地盯着侄子英武不凡的面容,很多欣慰,很多惊喜交织在一起,居然让她有了那么一丝丝情感的悸动——有关于男女之爱。

  这让她心扉惶惶,又柔软温情,假以时日,他应该是师姐的骄傲,已逝首长的安慰!

  那个犹豫不决的心思,动摇了,做药引,是为了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之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