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45章女少校之沦陷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朱倩倩和朱青青虽是亲姐妹,而且身材和性格都异常泼辣惹火,但外表气质却大相径庭。

  妹妹朱倩倩觉得是个丰满辣妹形象,打扮装束也张扬前卫,将自己的美好身材大尺度地展现出来,她是一道迷人风景,是一个惹火的尤物。

  而姐姐朱青青,也许是为人妇后秉承了中华传统思想的妇道观念,穿衣打扮得体多了。和妹妹一样,拥有傲人的三围,却在保守中散发出良家少妇的矜持,是一种风情之美,当然,她一开口,就会自毁形象,让人大跌眼镜。

  “,西京真他妈的人多,不愧是直辖市啊,我要多玩几天了。”

  下了火车,姐姐朱青青便大发感叹,立刻引来两三男侧目垂涎。

  “姐,内涵,内涵一点好不好?”

  朱倩倩拖着行李箱,她一出声,男们顿时双眼放光,都聚焦到了她伟大的豪乳上去了。

  两姐妹对周遭垂涎的眼光当然看在眼里,不禁相视一笑,同声叹道:“哎,就是这民风不咋滴……”

  出了站,上了辆出租车,姐姐问妹妹:“怎么,都不跟你的小男朋友通知一声,大家见见面喝喝茶聊聊聘礼的事情?”

  朱倩倩翻了个白眼,似乎发现司机通过车内后视镜在偷瞄她,她提了提衣襟:“谁知道他现在在哪里风流快活呢……”

  朱青青表示了极大的忧虑:“我说妹啊,你该不是脑子出毛病了吧,好像你的男朋友风流快活已经成了习惯似的,那你还跟他干嘛?”

  朱倩倩想到那张《西京日报》封面照片的事,那个混小子居然是西京市市长的儿子,如此高官的官二代,是她朱倩倩能掌控得了的么?

  如果自己早先知道他的背景,自己还会跟他玩暧昧,直到把自己彻底送出去么?他究竟是什么地方吸引了自己呢?

  要说,古天华的家庭背景也不是平常百姓能攀比得上的了,但为什么自己就对古天华一点意思都没有?

  “怎么啦,你自己究竟知道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朱青青拉过妹妹的手,想要个妹妹突然忧郁的眼睛里看出什么来。

  朱青青的丈夫半年前出车祸离世了,幸好他们还没有生养小孩,但这半年来,朱青青的伤痛也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得亏她性格开朗,但偶尔想想自己的遭遇,也会泪眼闪现的,妹妹一说让她来西京散散心,她便同意了。

  随便来看看妹妹的男朋友,作为过来人,朱青青觉得自己能提出中肯的意见的。

  “好啦好啦,你妹妹像是个傻瓜的样子吗?别说了,人家司机大哥还要专心开车呢,是不是大哥?”

  “咳咳……”

  司机做贼心虚干咳两声,速度起来……

  ******************韦小宇和小姨已经难分难解了。

  他一把搂过小姨蝶首,一手扶着自己火热坚硬的将已经渗出一颗露珠的大便朝小姨鲜红的樱唇之间戳去:“小姨,彤彤,帮小宇吹一管吧……”

  女少校没有防备到侄子突然这么疯狂,连忙用手握住他的大,扬着脸羞愤地问他:“这……是不是就是所谓的?”

  “是的,专业用语叫,嘿嘿,小姨,原来你懂的不少啊,是不是经常自己偷偷地研究啊——小姨,彤彤,嘴巴张开嘛,求你啦……”

  陈飞彤感觉手中侄子的大又烫又硬,充满了破坏的力量,摧毁一切的勇猛,而她又是崇尚力量和硬汉的女少校

  女军人,似乎侄子的打炮在这一刻彻底地点燃了她的诉求。

  嗅着侄子浓重的男人味道,的特有味,女少校握住了侄子大的茎秆,望着赤红硕大的,那丑陋狰狞的模样似乎都变的异常撩人了,她跃跃欲试,舔了舔自己嫣红的樱唇,异样碍难地白了侄子一眼:“小姨怎么感觉吃大亏了呢……”

  “等下我也给彤彤小姨吹喇叭的嘛,我保证让小姨也爽歪歪好不好?”

  韦小宇险些摔倒,看来不疯狂一些,小姨难以就范了,于是握着自己的大,在小姨潮红的脸蛋上拍打起来,看着小姨羞愤万状躲闪不及的模样,他乘机将大抵在小姨两片微微张开的樱唇之间,奋力一挺,一蹴而就,爽的他亢奋地嚎叫起来,“好爽啊……”

  “啊……哦……嗯嗯嗯……”

  女少校的之唇,终于被侄子的破去了贞洁,随着那散发着腥味的大深入自己的口腔,她感觉自己的两腮都被撑的鼓了起来,柔软的香舌更是被挤的无处可躲了。

  粗大雄壮的,热热的烫烫的,如具有生命力一般,简直就是侄子的帮凶,对她纯洁了二十八年的小嘴进行了惨无人道的蹂躏,这让女少校既羞愤又癫狂,涟涟的口水香津都包不住了,从嘴角流淌了出来,这是多么靡啊。

  被侄子扶着螓首,硕大的被自己含在嘴里抽动着,女少校丢弃了仅有的一丝矜持和羞怯,双手握着侄子的,开始主动尝试“”她圆睁着双眸,看着侄子茂盛漆黑的杂乱,甚至用一只小手托着侄子硕大的,把玩着她里两颗椭圆的,沉甸甸的手感令她暗暗惊惧,也刺激的她忘掉了一切。

  女少校抬眸看见侄子双目赤红,充满了征服的激情,她难得地羞羞地瞥了坏侄子一眼,垂下眼帘,看着手中血管暴起的在自己的小嘴里缓慢进入,她终于蠕动了自己的娇嫩香舌,试探着在上舔了一下。

  “嗷……”

  韦小宇激动的浑身发抖,双手抱着小姨蝶首,抚摸着她的秀发,意着曾经彪悍奔放的小姨终于被自己征服的乖乖含着了自己的,主动地帮他这个侄子发泄兽性,这是多么巨大的转变啊!

  女少校无师自通,从侄子的反应中摸索到了一套销魂的口技,动作越来越娴熟,越来越投入了。

  口水香津涟涟不绝地流了出来,她用小手就着自己的香津用力地着侄子的,感受玉掌中条条轮起登蚓一般的血管,看着这条粗大无旁的紫黑色,在她的和撸动之下,越发的犹如钢钎铁杵,坚硬无比,她心底充满了成就感。

  香舌时而抵着,时而绕着打转,时而在他敏感的系带上左右撩动,时而猛地吞进自己的喉咙口上,连续不断地主动前后扬动螓首,让这大在自己的口腔里快速窜动。

  此刻,她已经不觉得自己被坏侄子“欺负”了,居然还有些感谢他能给予自己这些新奇的经历,每当她抬眸看到侄子被她“折磨”的龇牙咧嘴的样子,女少校就感到阵阵得意:哼,臭小子,别以为小姨就治不了你了……

  韦小宇当然是嘴里闲不住的人,他太兴奋了,太性福了。

  “小姨,小彤彤,哦哦哦,对对,再深一点,啊……”

  啪,他大腿上挨了女少校一巴掌。

  “哟哟,爽死我了,小姨,小彤彤,真不知道你的小嘴是不是比你下面更舒服呢……”

  陈飞彤羞急了,贝齿一合,媚眼如丝地看着侄子顿时住了嘴,咬着牙关对抗她的咬合,终于在她感觉可能会伤到侄子的之时,侄子求饶了。

  “哎呀呀,小姨,亲亲小姨,我错了……”

  看着小姨嘴角流出了那么多口水,将

  自己的弄的湿漉漉的,油亮亮的,韦小宇再也控制不住了,固定着小姨蝶首,,一阵猛烈的,“彤彤,你太厉害了,我要,你的小嘴里……”

  陈飞彤有些惊慌了,不知道侄子的自己能不能接受,但看着自己仅仅靠小嘴就能让侄子缴械投降,她心底都准备好了事后嘲笑他的语句,于是一边嘟着小嘴,让自己的口腔模拟出柔肠的效果,一边飞快地撸动他的,把玩他的,甚至用小手伸到侄子的会位去撩拨他,给予他最大的刺激。

  但韦小宇此刻却有些头晕目眩了,激动亢奋的年似乎也意识到是自己这几天性事太过频繁的缘故,还在发育的身体承受不了了。

  可看着小姨如此尽心尽力地为他效命,媚态尽显,说不出的勾人,他又有些控制不住停下来,还没有小姨的下面呢,如果就这样,等下还硬得起来她的小妹妹么?

  他骑虎难下,左右为难,突然看见小姨的一只小手居然伸进了她自己的胸襟里面在搓揉自己的了。

  “小姨,你是不是也想要了?”

  韦小宇颤栗着停下激动地问女少校。

  女少校吐出坚硬如铁的,异常妩媚地反问他:“你说呢……”

  韦小宇一边伸手把握住小姨的揉弄起来,一边不确定地问:“哪里想要了,是下面吗?”

  听见侄子说话的声音都颤抖了,陈飞彤不敢看他的眼睛,侧身坐在沙发上任由侄子揉弄自己发胀的酥胸:“你说呢……可是不行,我是你小姨……”

  是啊,韦小宇当然也知道这是最大的问题了,他可以跟两个嫂子上床,也可能跟母亲玩过火的暧昧,却不好跟自己有血缘关系的小姨冲破最后那道关卡啊!

  “那,小姨,你想不想要呢?”

  韦小宇问出一个实际的问题,同时一只手攀到小姨黑丝包裹的大腿上揉摸起来,那滑滑的圆滚滚的肉感,令他欲罢不能,怎么也不甘心不跟小姨冲破最后的束缚,那岂不是人生最大的遗憾吗?

  陈飞彤深情地盯着侄子的眼睛,甚至微微分开了两腿,似乎在暗示侄子的手摸的她很舒服,他可以更进一步,抚摸她的双腿间那神秘的幽谷,那里需要他的光临和照顾:“可是……可是小姨害怕啊,被别人知道了的话……”

  韦小宇顾不得了,一口含住了小姨的嫩唇亲吻起来,舌头径直钻进了她的檀香小嘴,小姨的香舌也立刻就缠绵了上来,娇喘声再次响起,屋子里充满了迷离激情的声音。

  他不能再让下去了,血缘的近亲,道德的枷锁,会让出来后自我暗示,好事肯定是要泡汤了。

  他虽然不确定是否真的能跟小姨发生最原始的欢爱,但至少他在此刻不想断了这种可能,看事情如何发展吧。

  该死的道德桎梏!

  他一只手臂搂着小姨脖子,缠绵地舌吻,津液往返,吮吸之声,两人喉咙里的迷离激情呻吟之声不绝于耳,他的另一只手反复地揉捏着小姨的两只豪乳,眼睛的余光中,看见两只充满了气似的雪白丰满,被他揉弄的泛起了红晕的光泽,白里透红的视觉冲击,让他的力量越来越大,看着两颗在上挺立的嫣红异常娇美可爱,他吻上了小姨的脸蛋。

  “嗯……”

  女少校被侄子突然激情迸发地深吻之后,感觉自己的意志力被反复地冲击,基本上快要崩溃了,发出一声如释重负的叹息和低吟,眯着眼睛,抚摸着侄子的头发,勇敢地拉过侄子揉弄自己的手,放到了自己春水泛滥瘙痒难忍的两腿中间,呢喃不堪地在侄子的耳朵边“哀求”“小宇……摸……摸小姨……小姨好难……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