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44章女少校之上下其手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古天华的腰伤终于好利索了,作为西京副市长古家数的儿子,被人揍伤了,而且还是个少年,古天华这些日子肚子里憋着一团火。

  开校已经一周了,古公子请了病假没有去报到,一直在家养伤,父母亲都不是护犊子的人,对他没有好脸色,不用问都知道他们这个儿子又在外面跟人打架了,所以古天华越发的憋屈。

  想到朱倩倩那火辣性感的身材,勾魂的眼神,古天华就浑身燥热。

  他知道那晚企图朱倩倩被人撞见了,顺手英雄救美把他揍了的少年跟朱倩倩本是素不相识的,那么想要报仇就无从谈起了。

  而且,以他古天华人高马大而且是体育特长生的身手,都被人家轻描淡写地就撂倒了,那少年绝对不是易于之辈,这种棘手的人物能不碰上最好,再扫一次面子的话,古公子就郁闷了。

  虽然作为中北师大的地头蛇,而且是高干子弟,古天华在中北师大的校园可以横着走,称之为校霸也不为过,但所谓识时务者为俊杰,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古天华忘掉了那个陌生的少年,准备再接再厉,对朱倩倩同学展开新一轮的努力。

  今天据朱倩倩那个女老乡说,朱倩倩请假回家了几天,今天下午就要回校,古天华决定走痴情路线,大张旗鼓地展开轰轰烈烈的光明正大的追求。

  他穿戴一新,来到花店,买了一束红艳艳的玫瑰花,准备在万众瞩目之下,来个单膝跪地求交往的噱头,女孩子嘛,都是有虚荣心的,不信你朱倩倩还给我装矜持。

  韦小宇不知道大咪咪姐姐朱倩倩今天回来了,更不知道朱倩倩的寡居姐姐朱青青也跟着过来散心了,他和小姨正在上演着一场禁忌的大戏。

  在西京市警备司令部单身军官宿舍里,紧紧相拥的两人缠绵悱恻了好一会儿,从沙发的这一头滚到了那一头,两人终于感觉唇舌都麻木了,才四唇分离开呼呼地喘息。

  四目相对而视,的电波相互感染,女少校压住了侄子,将自己丰满饱胀的酥胸重重地压在了他赤裸的胸膛上,一只手钻进了他的,捉住了那条火热粗硬的利器,爱不释手地撸动起来,同时曲起一条黑丝美腿来在侄子的毛腿上上下蹭动,一边醉眼迷离地问侄子:“小宇,小姨是不是疯了?”

  “小姨,我爱你,我爱得要发疯了……”

  韦小宇的手也绝不闲着,痴情地抚摸着小姨的丝袜大腿,那柔滑丰腴的手感刺激的他浑身发抖,当大被小姨抓住后,他哆嗦着将手从小姨的后面也钻进了她的小里,抓住两瓣丰润肥美的臀瓣用力地揉捏起来,听见小姨因为忍着微微的疼痛而发出的呻吟,他双手一翻,抓住了小姨的丝袜吊带奋力一扯。

  陈飞彤感觉腰间一松,一凉,小已经被侄子褪到了腿弯上,一双贼坏的手抓住了自己的两瓣丰臀,顿时感觉自己的心都要碎了。

  辈分的差距,的禁忌,道德的压力,让女少校犹豫不决,而的动,原始的需要又是那样的强烈,她娇喘微微,粉面含春,潮红着樱唇捧着侄子的脸颊:“小宇,我们一定要发疯么,不疯行不行啊……不,哦……”

  韦小宇在少校小姨柔肠百结之时,将手覆盖到了她丰美的上,杂乱茂盛的芳草早已经湿漉漉一片,滑腻的湿了他一手,他和小姨同时剧烈地颤栗起来,两具的火热躯体紧紧相拥。

  “啊,小姨,小彤,你的毛毛真多啊……”

  韦小宇忘情地呼喊起来,贼手在一片柔软肥美的上爱抚着,那扎手的浓密,丰沛滑溜的蜜汁,娇嫩柔软的唇瓣,无一不让他欲火高涨,连姥爷对小姨的称呼都叫了出来,这样他能充分地感受到小姨是个女子。

  一声小彤,叫的女少校浑身颤抖:“不许这么叫……小姨……嘤咛……别……别抠……痒啊……”

  “小姨,要不要小宇给你止痒痒啊?”

  韦小宇的一根手指已经滑入了女少校的肥美唇瓣之间,那娇嫩柔滑的手感,刺激的都要了。

  “嗯……”

  女少校几乎没有犹豫,就低吟着应承了,一只柔荑滑到侄子的里,握着那条火热粗硬的大撸动起来,意乱情迷地要求侄子,“揉……揉小姨的那里……”

  被小姨的柔荑抓着,那柔软的小手,轻重适宜的力度,都让韦小宇爽的龇牙咧嘴,面红如潮涌。

  “小彤彤,要小宇揉你哪里啊,是不是这里?”

  韦小宇滑入了两根手指,在小姨娇嫩的小里滑动着,时而左右摆动,时而上下撩拨,突然按在了唇瓣交汇处的一颗硬硬的上,立刻感受到了小姨痉挛般的抽搐了起来。

  “啊……”

  女少校最敏感的被侄子逮住了,那强烈的电流瞬间传遍了全身,感觉脑海里一片空白,犹如久病的病人临终前的一声哀鸣一般,趴在侄子身上剧烈地颤抖起来,柔荑都忘掉了侄子的,紧紧地抓握着,“啊……小宇……小姨好……舒服……哦哦哦……慢……慢点……小姨受……受不了……”

  听见小姨准确而诚实地表达了自己的感受,韦小宇直叹小姨真是女中豪杰,绝不像一般女子那样矫揉造作,他卖力地替小姨寻找那极乐的,手指按压在小姨充血的上面,就着充盈的快速地揉动拨弄起来:“小姨,小彤彤,你有没有自摸过啊,就像小宇现在这样摸你的小妹妹?”

  “嗯……”

  女少校将自己滚烫的脸蛋深深地埋进了侄子的脖子上,嗅着他男子汉的味道,感受着他手指的灵巧和疯狂,她分开了两腿,让侄子的手指能更方便地揉弄她的,给予她从来没有试过的强烈快感。

  急促的娇喘声中,女少校张开着樱唇大口地呼吸,像搁浅的鲤鱼一般。

  丰腴成熟的娇躯时而绷紧,时而瘫软,完全忘掉了替侄子撸管。

  感觉自己的之中大量的在流淌着,湿润了侄子的手指,湿润了她浓密茂盛的,顺着一缕缕沾在一起的流到了侄子的毛腿上。

  她感到万分羞涩,却没有打算掩饰自己的原始渴望,伸出柔软娇嫩的香舌,开始舔吻侄子的脖子,贪婪饥渴地报答侄子给予她的快乐。

  韦小宇敏感的脖子被小姨喷着檀香之气又舔又吻,还偶尔充满激情地吮吸一下,他感觉自己浑身都充满了用不尽的力量,一翻身,将小姨放仰躺在了沙发上,他跳到沙发下面望着娇躯横陈的小姨,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灯光下,只见沙发上躺着一具令人垂涎三尺的成熟躯体,尽管t恤和牛仔裙裙遮掩去了大部分的春

  光,但修长妙曼的曲线,峰峦叠嶂的轮廓,特别是两座微微颤颤的高耸和黑丝包裹的修长美腿,看的韦小宇嗓子冒烟。

  “小姨,你真美……”

  韦小宇蹲在小姨身边,嗅着扑鼻的体香,口水连连。

  “怎么不叫小彤彤了,咯咯……”

  女少校的眼眸里,含着初尝男女之欢的羞涩,但更多的是挑衅的勾引,明眸似水,春情荡漾,有骄傲自豪,也有袅袅的欲求。

  “姥爷会不会骂我呢?”

  韦完,双手分头伸出,一手覆盖在小姨高耸浑圆的右峰上面,一手撩开小姨的牛仔短裙,顿时,一片黑白分明的无边春色展露出来,令人头晕目眩。

  只见一片雪白的下面,黑黝黝地密布着一片黑的发亮的浓密毛草,比那北方俄国佬的络腮胡还茂盛,镶嵌在两条浑圆丰腴的大腿之间,雪白如莹的肌肤,黑亮迷人的,组成了一幅叫人欲血沸腾的画面。

  被侄子如此直勾勾地注视着,女少校也感到了一丝羞涩,禁不住微微并紧了双腿,这种不带矫情纯粹是难为情的羞涩,演绎了自然之美的极致,真让人叹为观止。而那挂在腿弯处的一条小小的棉质白色,更是为这样羞怯款款的画面增添了无边的情趣之美……

  “让你姥爷知道了,还不扒你的皮呀,”

  陈飞彤的美偏重在她的直爽豪迈不矫情,不口是心非装纯洁羞婉,有啥说啥,但见她美眸流转,“不行,都让你看光了,小姨也你下面……”

  “哎呀,彤彤小姨,小宇就在等你这句话啊!”

  韦小宇站起来,爽快地将褪了下来,直接丢在了一边,握着自己赤红粗长的大,洋洋得意地对着仰躺的小姨炫耀,等待她的溢美之词大加褒奖。

  “真大,”

  陈飞彤好像看透了侄子的虚荣心一样,夸赞了他的大,撑着沙发坐起来,绯红着脸蛋望着眼前狰狞恐怖的一条大,那眉眼中说不出是害怕还是欢喜,却突然轻笑一下,“也真丑,咯咯……”

  从美学的观点上来说,男人这玩意儿真谈不上美感。

  极度充血的,十分肿大,呈现着血脉喷张的状态,条条充盈的血管暴起,会增加摩擦力,给予女人更多的快感享受。

  被一从茂盛的包围着,下面挂着一只同样黑里透红的,里面是两颗小鸡蛋般大小的椭圆形,装填着人类延续生命的自备弹药。

  整个年的看起来,色泽肮脏,形状猥琐,实在是没有多少值得骄傲和自豪的!

  小姨如果表现出娇羞不好意思看他的大的话,韦小宇才会感到是正常,可小姨如此不正经地戏谑他的超级肉肠,这就让他有些抓狂了。

  男人在这方面,总是有强烈的征服欲,而小姨此刻的表现,显然是还没有被他征服,这激起了他的好胜心——虽然他知道跟小姨计较这些显得太斤斤计较了,但他是为了男人的尊严而战!

  他一把搂过小姨蝶首,一手扶着自己火热坚硬的将已经渗出一颗露珠的大便朝小姨鲜红的樱唇之间戳去:“小姨,彤彤,帮小宇吹一管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