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39章姨侄之间之丝袜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额,之前几章有点拖沓,我改进。

  亲人之间当然不能乱来,那么师生之间就可以了啊?哼,陈飞彤自我辩解道:我又不是真要跟这个小屁孩做出什么丑事来,可他上次面对自己的近乎半裸的胴体却遮遮掩掩,一点也没有强烈的占有,偷偷摸摸的,难道是自己的魅力比不上那个女老师?

  “对了,小姨,你怎么在这里啊?”

  韦小宇对于小姨军裤里包裹着两瓣肥嘟嘟的月臀发生了极大的兴致。

  她们扭来扭去,非常之饱满肥美,却绝对是肥而不腻,恰到好处……

  听韦小宇如此问,陈飞彤顿时就怨气冲天,也不招手拦出租车了,沿着街边林荫道,将之前的事情和盘托出。

  韦小宇和小姨并排而行,不时碰一碰小姨柔软的手臂,感受到小姨的弹性,和她身上散发出来的熟悉香味,心猿意马之际,却锁紧了眉头。

  联系到之前跟表哥秦策之间发生的误会和矛盾,韦小宇倒不关心表哥和江楠,而是对那个二舅的手下猎鹰的表示了关切。

  这是一种冥冥中的预感,觉得此人与自己有关,于是详细问了小姨,那个猎鹰的形貌特征,越听越心惊,那不就是前晚跟虞阿姨缠斗的佝偻人么?

  国安部特勤处的人,居然在西京市动用了阻击枪,这已经完全出离了天朝安全部门的行事风格了啊。

  那么以此推论,美若仙姑的虞阿姨的身份和立场……韦小宇突然感到很忧心,他怎么也不能相信,虞阿姨属于“敌对”的一方,那么若烟姐姐呢?

  他想到了和虞阿姨长相酷似的冰山美人,揣在裤袋里的手还握着若烟姐姐给买的新手机呢……

  韦小宇沉默了,被突然的透心凉意惊醒过来,才发现跟着小姨进入了一家商场的大门,中央空调的凉风,让他立刻神清气爽。

  “小姨,来这里干嘛,你要买东西啊?”

  陈飞彤随口答道:“蹭空调罢了……”

  韦小宇看见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流,无论男女老少都对身边一身军装的小姨频频侧目,露出艳羡的目光,小姨简直成了众人瞩目的焦点,身为她的侄子,他也颇感自豪,对小姨情不自禁地露出馋涎之色。

  “看看看,把你眼珠子挖出来。”

  陈飞彤和侄子并排乘着电梯上楼,对于周遭人们的注视,陈飞彤早已经习惯了,作为一个身材美貌都出类拔萃的稀罕尤物,而且总是以戎装示人的她,对瞩目已经具有了极大的免疫力,但对于侄子的偷偷注视,她却很在意的。

  不为别的,盖因为今天她从电话中深深滴“了解”了一番她这个才上高中一年级的侄子。

  “别挖别挖,”

  韦小宇被揭穿了,难道地脸红尴尬,这可是公众场所,他还不太敢耍流氓,再说了,小姨喜怒无常,可不是他敢轻易戏谑的,“小姨,马上秋天来了,你要不要准备置办一些应时的衣服呢?”

  陈飞彤总觉得侄子的一举一动都充满着不轨,她一时没有明白过来,似嗲似怒地望着他。

  “额,比如说……黑色丝袜啊这些东西,”

  韦小宇连忙格开小姨伸过来掐他的玉手,解释说,“你,你总是穿着军装,也没有见你怎么穿常服,老实说啊,制服再好,也有审美疲劳的嘛,而且也少了一些……一些女人味……”

  “真的?”

  陈飞彤假装漫不经心地问道,但心底已经很在意侄子的评论了。

  试想,能将班主任女教师哄倒在他牛仔裤下的少年,对女人没有一定的鉴赏能力能行吗?

  “肺腑之啊小姨,毕竟我也算是个男人嘛……”

  “好吧,我试试看了,”

  陈飞彤辨别一下指引牌,对侄子说,“你随便逛逛,别跟过来,一会打电话跟你汇合。”

  说完,微微红了脸蛋,“莫名其妙”地瞪了侄子一眼,朝女装区进发。

  韦小宇就像被小姨使了定身法一样,目瞪口呆了好半天都一动不动地望着小姨修长高挑的妙曼制服背影消失不见才喘出一口气来,一再地扪心自问:小姨那别样的眼神和羞态,来的实在有些费解啊?

  想不通,就暂时不想了,掏出手机来,母亲的手机号他当然记得的,拨了出去:“老妈,在干吗?”

  陈飞扬的声音有些冰冷:“在开会,又有什么事?”

  “又?”

  韦小宇想打情骂俏一下,还算是忍住了,让母亲找个僻静的房间听电话,然后便将昨晚遇到的阻击枪事件和今天听了出来,当然,他一边缓缓地叙述,一边尽量将旁枝末节的“无关”人物淡化了,让表达出的主旨是“儿子在关心母亲的辖区安全以及她的前程仕途”陈飞扬当然“识大体”尽管心中太多疑问,但并没有立即追问他,把握住了国安部特勤一处在西京有重大任务,以及还有另一股势力在与之对抗。

  陈飞扬正在和公安局几个头面人物召开碰头会,会议主题就是昨晚的阻击枪事件,听了儿子的及时汇报,陈飞扬犹豫了再犹豫,终于还是没有给特勤一处的二哥去电话询问。

  既然二哥没有透露给她,那就证明应该是组织纪律限制了的,那么也就更加说明,这是上面交代的任务,甚至不需要跟西京的当政者打招呼。

  陈飞扬黛眉微蹙,很快就想到了许多,比如,特勤处的任务涉及的层面是西京的高层,甚至是常委这个级数了。

  又比如,这个机密任务是只有她不知晓呢,还是西京所有的高层都不知晓,西京市国安局有没有参与?

  还有,阻击枪都用上了,这绝对不是以往安全部门在国内的行事风格,这已经“出格”了……

  陈飞扬感觉压力突然是无比的大,是她从政以来未曾遇到过的。

  只因为她到西京时间太短,还没有一套属于自己的班子,才会感到遇事就大受制肘,看来西京是暗流涌动啊。

  当务之急,她需要以怎样的思路来应对这一切可能的后果?

  哼,究竟有多大的事,涉及到哪尊大神了,居然不给我这个西京政府一把通气,就在我的地盘动刀动枪了?

  既然不想让我知道,那我就让更多人关注,看你们要不要“捂”哼,那时候你们再来找我吧……

  韦小宇不知道母亲已经因为他的汇报而开启了巾帼模式,看着拧着几个袋子的小姨出现在面前,他想要帮小姨拧,但陈飞彤神秘地笑着婉拒了。

  “小姨今天就让你这个小男子汉来帮我品评品评,如果不中肯的话,哼哼,眼福可不是那么好享受的哦!”

  陈飞彤话带威胁,却面带绯红……

  回到陈飞彤在西京警备司令部的宿

  舍,陈飞彤让侄子自便,她便进了自己的卧室,反锁了门准备去了。

  韦小宇听见小姨卧室里卫生间里响着哗啦啦的淋浴声,胡七乱八地遐想了一番,在空调冷气渐渐舒爽之中,他打量小姨的这套蜗居。

  橄榄绿的主色调,具有军营的气氛。一卧一厅一厨,带一个小阳台。

  他站在阳台上,能看到不远处的场上还有几队士兵在冒着烈阳练,那种不畏艰辛的精神,有些感染了他,他不禁神思飞驰:自己的理想是什么啊?

  良久……

  “咳咳……”

  他听见身后的小客厅里小姨的提示音,理想抱负什么的立刻抛到九霄云外,嗖地转身,顿时被惊的魂魄飞散了。25毋庸置疑,陈家姐妹的美是融合了内涵和外在的铭刻到骨子里的美,如果硬要给她们姐妹区别一下,那么母亲陈飞扬胜在气质和内涵,而小姨陈飞彤却是直接刺激眼球的绝品尤物,只因为她一向庄严的戎装打扮掩盖了她火辣的一面。

  而此刻,在侄子的“规劝”下换上纯女子装扮的陈少校,给侄子完美地诠释了什么叫着波大臀圆,什么叫着烈焰红唇,什么叫着魔鬼身材!

  湿淋淋的长发盘在头顶,发梢似乎还在滴着晶莹的水珠,一副出浴美人的画面,立刻就慑住了人的魂魄。

  陈飞彤的眉毛以前几乎从来不加修饰,不似弯月,倒像两撇刀锋。而今天,她稍加描绘,便勾勒出了什么叫浑然天成的意境,令人只敢膜拜,不敢亵渎。

  陈飞彤的双唇与姐姐陈飞扬最大的不同就在于,陈飞扬的唇线让人敬畏,而妹妹的唇瓣却是在吸引人去亲吻吮吸。

  被她涂抹上了深红的唇膏,爆发出烈焰一般的火辣热情,看的韦小宇情不自禁地舔了舔干涩的嘴唇。

  背心款式的白色棉质t恤,紧紧地包裹着她傲人的上围,胸前两座挺拔浑圆的双峰,随着她大方而款款行来的步伐,颤悠悠地跳动着,动感的乳波让韦小宇双腿颤抖,恨不得冲上去双手齐出,抓握住小姨的豪乳不让她们调皮地跳跃。

  纤细的腰间,陈少校破天荒地穿了一条牛仔短裙,裙边上是一缕一缕的毛边,尽显狂野火辣,紧紧地包裹着她肥美的圆臀,是真正让牛仔裙从遮羞之物演化成了性感之物的尤物。

  让韦小宇这个当侄子的冲破禁忌瞬间的是小姨的黑丝!

  神啦,这一双美腿是不是您最伟大的杰作啊,我渴望要成为你的信徒,顶礼膜拜您,舔你的脚丫子……

  “是不是太风了一点啊?”

  陈少校难得地在两颊上漂浮了两朵醉人的红晕,从侄子要掉眼珠子的反应来看,自己此刻绝对是他眼中的至高女神,虽然陈少校向来不屑于矫情的矜持,但如此出格的装扮还是让她颇为害臊,尤其是在看到侄子掩饰隆起的裤裆而弯着腰窜到沙发上坐下的丑态之时,她佯装不知情似的自然地询问道,问完后,还模仿走台的模特一样,半转身,侧影对着侄子,一只修长的柔荑放到自己微微送出的髋部,在浑圆的臀瓣上轻轻地一搭,美眸尽量自然、消除尴尬地望向侄子,诚恳地征询,“你觉得我敢不敢穿成这样走出去啊?”

  “不行!”

  韦小宇想也没想就叫道,“我要先欣赏够了才能给别人看!”

  按理说,陈飞彤该羞涩嗲骂的,但她要让一些不确定的决定自然地展开,于是她很长辈地白了侄子一眼:“切,臭八道什么,你这个参谋可不合格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