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34章教室培欲续终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策在二货表弟那里吃了瘪回宾馆的路上,越想越觉得不服气,加上小蜜张兰和刘导扇阴风点鬼火的挑拨,秦策再也无法让自己认栽了,打电话给在西京服役的曾经的一个纨绔兄弟江楠。

  江家虽然没有如今的方家和韦家陈家在政坛如此风生水起,但江家的势力主要是在军队,绝对是共和国举足轻重的强硬家族。

  江楠和秦策臭味相投,志趣爱好都颇为雷同,虽然被家族逼着穿上庄严的军装服役镀金,但主要精力却不是在立功升官上,而是做着各种生意。

  军队的后勤部门绝对是个肥缺,江楠可不是一般的不学无术的纨绔红n代,很是一个注重自我修养的生意人。

  秦策的经纪人公司就有江楠的暗股,所以他和秦策也算是合伙人。

  虽然秦策没有细说,但江楠听得出秦策十分不爽,二话不说,立马驱车赶去,在西京,江楠自忖还不会让兄弟受委屈的,军区司令员曾经是他爷爷的四大金刚之一呢。

  他当然不会想到他驾车横冲直撞已经被猎人盯上了……

  到了京西大酒店,他径直来到六楼,看到611兄弟的房间房门开着,门口警戒地站着一个短发汉子,而且房间里似乎都异常的动静。

  江楠何许人也?枪不离身的红n代,当即掏出配枪来冲过去:“别动,你们是谁,要干嘛?”

  警戒的汉子有那么一瞬间的诧异,不情愿地缓缓举起来手,他很识货,看清楚了来者手中乌黑发亮的手枪绝对是真货。

  江楠侧着身子朝房间里一望,兄弟秦策被人挟持了,腰间顶着一把特制的亮晃晃的匕首。

  “我靠,怎么回事?”

  江楠一头雾水,问不敢稍动的秦策。

  秦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我他妈怎么知道啊?”

  他脑子里闪过表弟韦小宇的影子,但立刻否定了,表弟虽然较之以前长大了,不受他这个表哥轻易管束了,但也还没有理由搞出这样的动静来。

  他刚回到房间,房门就被敲响了,吩咐秘张兰去开门,张兰居然唧唧歪歪说脖子痛,去照镜子去了,他一边开门一边在心底说:妈的臭还真把自己当女人了,回去就踢一边去……

  门一开还没有看清来人,首先是一只略显枯槁的手像鹰爪一般瞬间就掐住了他的脖子,然后就被一股无穷的大力倒推着抵在了墙上了,是一个佝偻的中年人。

  突遭变故,秦策惊魂未定,就听见了兄弟江楠熟悉的吼声。

  所以,秦策也根本不知道就究竟是怎么一回事……

  ********************************“必须在讲台上,菲菲老师,一会儿你就会发现讲台上的妙处了,嘿嘿……”

  说完,韦小宇一把撩起裙摆,眼睁睁地看着两只雪白浑圆的大展露出来,在他眼前勾魂摄魄地颤荡着,诱惑的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

  “你……你非要作践人才高兴啊?”

  杨晓菲见坏学生面对自己的一对豪乳所表现出的震惊与狂喜,芳心禁不住一阵自豪的骄傲,所以没有遮

  掩她们,而是上身微微后仰,一只手撑在讲台上,一只手拉着后面的裙摆遮住美臀的春光,潜意识里她可不想自己的身体再被任何别的一个人瞧了去。

  “菲菲老师,男女之爱,情到浓时就应该是这样的啊,何来作践之说呢?”

  韦小宇托着两只刚出笼的大白馒头一般的豪乳,晃动她们,看着荡漾起的一片浑厚乳波,狠狠地咽着涎水,用大拇指拨弄着那嫣红的两粒蓓蕾,调笑道,“看,你的都硬了呢,看来老师你也情动了嘛……”

  “滚,自以为是的臭流氓,”

  杨晓菲想闭上眼睛,不忍心看着自己美妙的身子被自己的学生玩弄的样子,却又想看看这个英俊的坏学生垂涎自己身子的丑态,她好矛盾啊,哀羞地咬着樱唇,一副欲拒还诱的嗲怒,“还不都是你害的,这不过是身体的正常反应罢了……”

  “是是是,菲菲老师,我先舔舔她们好不好?”

  盯着两只雪白的豪乳,韦小宇连连吞着口水,看着那几乎半透明的下面,根根蜿蜒的犹如蚯蚓一般的血管最后集中在两粒娇美的周围,两枚指甲盖般大小的泛着一粒粒小小的突起,这一切都是情动的表现啊。

  “真不害臊,我不同意你就不……不……舔了么?”

  杨晓菲真恨不得伸手给坏学生一个大耳括子,总是要把她最羞耻的一面诱惑出来,可恶。

  “嘿嘿。”

  韦小宇当然不是征求老师的意见,嘿嘿两声后就张开嘴巴,朝左边那只白花花的豪乳含了上去,连带挺立的一起,他含住了一大团柔软的,用力地吮吸,同时用舌头拨弄着硬硬的,时而猛地一顶,似乎要将充血的压进她硕美的之中。

  “嗯……嗯……”

  杨晓菲渐渐呈现出一幅不堪挑逗的媚态来,鼻音里哼哼地表达着她的在扩散。

  蹙着蛾眉,似乎在忍受痛苦;娇美的脸蛋红潮滚滚,在抗拒着最羞涩的呻吟发出来;咬着半边朱红的下唇,双手紧紧地抓着讲台的边缘,竭力控制着娇躯的颤栗。

  看着自己雪白的被少年津津有味地含着,拱着,蹂躏着,肥美饱满的两团被他蹭揉的变幻着可怜的形状,她终于控制不住张开了樱唇,大口地娇喘起来:“够了……够……了……”

  “咕噜……”

  韦小宇吞下去一大口涎水,抬起头来,盯着老师含春的眼眸,建议道,“菲菲老师,舒不舒服,我卖不卖力啊?”

  已经折磨得知性的女教师淡化了道德的桎梏,看着自己涂满了坏学生口水的剧烈地一起一伏,她干涸着嗓音嗲道:“你……你还不是为了自己舒服,为了发泄你的丑陋兽……性……”

  “菲菲老师,我们都这样了,你就不要再老是找借口了好不好啊?男女之间的欢爱之事,就要又欢又爱才有滋味的嘛,”

  韦小宇夹着老师两条丰腴的白皙大腿,将她近乎瘫软的身子朝讲台外面拖了一拖,“菲菲老师,来,搂住我的脖子,让我感受一下你动情的样子好不好?”

  “你……你哪里来的这么多……混帐主意啊?”

  被坏学生挪动身子,杨晓菲知道欢

  爱的最终那交融的一刻即将来到了,她既期待又内心自责,哎,又一次臣服在了自己学生的诱惑之下了,“不想,不抱,不……”

  被老师故作羞涩的矜持刺激的欲火高涨的韦小宇奸诈一笑道:“一会儿你就想抱你的小情人了,嘿嘿……”

  说完,他就扎起马步,让嘴巴正好够得着情动老师的,双手奋力将老师的两条大腿朝两边劈开。

  但杨晓菲意识到坏学生将要做什么丑事后,顽强地努力夹着双腿,不让坏学生得逞,嘴里还一边羞愤不已地骂着:“混蛋……不可以……不要,不要那样……丑死了啊……”

  “菲菲老师乖乖听话,别乱动,当心摔下去我会心疼死的,嘿嘿……”

  韦小宇见老师要伸手来抓他的头发,连忙一墩身,将老师的两条丰腴大腿架到肩头上,同时试探着站起来一些,老师两腿尽头的沼泽湿地顿时一览无余,看的他神魂颠倒。

  “哎呀……”

  杨晓菲低声尖叫着,双手连忙又回到背后抓紧讲台边缘,否则她真要摔下讲台去了,如果受伤了,恐怕是盘古开天以后的第一人了,就在这惊异的一瞬间,她回头朝教室扫了一眼,看着一排排整齐划一的课桌椅,就像有济济一堂的学生端坐着在观摩他们老师受辱一般,这念头让她又羞又气,干脆一闭眼,仰着螓首,任由这个坏学生为所欲为了,“真是可恶的冤家哦……你可不要再羞辱我了,该干嘛……你……你快点……我的手都酸了……”

  “老师,遵命。”

  韦小宇的耐性也不能持续太久的,早就想要吃肉了,当下伸出舌头,从老师光滑的左腿开始,从圆润的膝盖一路舔下去,带着一路口水,来到了老师麝香味道浓郁的禁地,忍不住抬头叹道,“菲菲,你的好湿啊……”

  “……”

  杨晓菲已经出离羞耻了,闭嘴不说话,免得被他接着话头羞辱下去,只集中神识,等待他花样繁多的进攻。

  所谓美不美,看大腿,老师的大腿白皙无瑕疵,丰盈充满了肉感,而这不过少一道开胃菜罢了,最美的风光总是在险峰幽谷。

  老师白色的,算不得很性感情趣,在肚脐眼下面的腰上是一个蝴蝶结的系带,中规中矩,很适合她端庄知性老师的身份。

  但底襟上却是湿淋淋的一片,与她人民教师的身份不符了。光辉伟大的教师,怎么能潮涌,泛滥成灾呢?

  老师在颤栗,在忍受着他无耻的撩拨,韦小宇看见老师平坦的剧烈地起伏着,在她吸气的时候,也就绷紧了,将她神秘的轮廓勾勒的惟妙惟肖,像有一张竖着的小嘴一般,底襟的布片几乎陷进了那道裂缝之中,肥肥美美的唇瓣,还散发着一股麝香般的迷离味道,真令人销魂啊!

  这个混蛋在干嘛啊,怎么半晌没有动静呢?

  羞怯的煎熬让杨晓菲这个人民教师再也难以承受了,女人的被自己的学生长时间地欣赏,羞急的她真是柔肠百结:“流氓,来吧,开始吧,别折磨人了……让,让我下来……”

  韦小宇还在回味老师的话,杨晓菲已经坚决地张开两腿,从他的肩头上取下,顺势滑了下来,飞快地说:“那算了,我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