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33章教室培欲又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飞彤来到西京市警备司令部后,工作基本上已经走上正轨。

  除了带队市一中的军训,周末别无他事,她是闲不住的人,便和两个比较机灵的纠察队员一起,驾车逛街。

  两个纠察队员都满心欢喜,能和副大队长一起出勤,是他们莫大的荣幸,如果真能碰到不遵守军规的兵蛋子触霉头的话,自己二人一定要抛头颅洒热血不给美女上司丢脸,说不定一不小心走红运了呢。

  运气不错,她们才逛了两条街,便发现了一辆挂本市驻军军牌的奥迪a6l动静很大,在交通较为繁忙的地段居然不时地超车,陈飞彤立刻斗志昂扬,驱车追了上去。

  拐过两条大街,奥迪钻进了京西大酒店的大院停车场,一个身穿军服的青年下了车,打着电话匆匆朝酒店大厅走去。

  陈飞彤从那军服的肩章认得出,中尉军衔,她心底不禁嘿嘿笑起来,小样,我找的就是你这样的扎手的人物。

  停好车,陈飞彤意气风发地带着两个机灵鬼跟了进去,正好看见那青年中尉站在电梯里,轿门合上徐徐上升。

  陈飞彤直看到电梯在六楼停下,才进了另一部电梯,电梯上升中,她对跃跃欲试的手下叮嘱道:“小文小武,呆会听我命令,无论遇到什么大鱼,都不准给我示弱,一切有我在,知道了吗?”

  小文小武毫不懈怠,啪地挺的笔直行了军礼,异口同声保证道:“是!”

  陈飞彤很满意,但就在电梯门打开的瞬间,酒店六楼过道上剑拔弩张对峙的场景就惊的她们目瞪口呆了。

  ***********************杨晓菲对于学生如此无耻的亵渎语句,简直无法找到一个词汇来形容他的卑鄙。她是语文教师,有较高修养,崇尚的是诗情画意,怎无奈遇到这么个喜欢化诗情为低俗的混帐纨绔啊!

  女老师被逼急了,市井俚语也是层出不穷的,又是老一套:“你妈才需要了,你妈才流水了,你妈才痒痒了,这样说你高兴了吧,真是个小畜生……”

  “妈,儿子要你……”

  韦小宇将错就错,又不是第一次角色扮演了,上次也尝试过的,说完,一矮身就去横抱他的妩媚老师,他一定要在庄严圣洁的讲台上,让老师妈妈在哀羞之中控制不住而迭起!

  学生突然之间发难的粗野,既在杨晓菲的预料之中,又在她的期待之外,猝不及防之下,她已经被放坐到了讲台上了。

  惊羞之际,她没有责骂大胆的学生,却回头朝整整齐齐排列的课桌椅望去,心境在瞬间变幻,犹如此刻她作为教师,正面对济济一堂的学生讲课,将她的理想,她的知识,她端正的品行道德,她高雅的层次和内涵都传身教给自己学生。

  然而,她此刻却被她可恶的坏学生无耻地放在了圣洁的讲台上,准备对她清灵的思想给予最哀羞的亵渎,天啦,她的传身教啊!

  “韦小宇……”

  可怜的老师想要奋力并住自己的两条赤裸美腿,但坏学生激情难抑地硬钻了进来,一只坏手已经迫不及待地撩起了她的裙摆,袒露出一大片雪白丰腴的美腿了,她羞愤不堪,一双无助的柔荑左支右绌,却怎么也阻止不了坏学生一分一寸地侵占她贞洁的领地,“这里是教室啊……你怎么可以这么无耻啊……”

  “老师妈妈,你刚才不是说要我吗,我估计你会害羞,所以越俎代

  庖了,嘿嘿。”

  韦小宇抓着老师的裙摆就要替老师脱裙子。

  杨晓菲死死地按着裙子不让他脱去:“不要……不要……你这个禽兽,我真替你妈害臊……”

  “这可都是老师你引导有方啊,菲菲,是不是我扮演你儿子,你感到十分冲动啊?”

  韦小宇站在老师的,将裙摆已经强行撩到了杨晓菲的腰际堆成一圈,两条又长又白的美腿夹在他的腰上,特别是丰腴毫无一丝瑕疵的大腿,紧绷又肉感十足,摸上去就像在触摸绸缎一般滑滑的。

  但杨晓菲不会让他舒服地抚摸她丰腴的大腿,不住地摆动着,企图用裙摆去遮住她春色明媚的幽谷禁区:“无耻,我只以为你妈妈的身份能让你感到羞耻而退却,哪晓得你根本就是一个禽兽……韦小宇,你一定要让老师无地自容才肯罢休吗?”

  一边跟哀羞的老师对话,一边猥亵她的身子,实在是一件惬意非常的事情啊。

  但杨晓菲突然这么说,韦小宇知道已经触及到了她的道德底线,于是暂时停下进攻,搂住杨晓菲充满肉感的腰肢,将下巴放到她高耸的双峰之间,仰着脸央求道:“菲菲,我们在这里做一次吧,上次你不是都答应了的吗?”

  “做你个大头鬼,谁答应你了,不要把你的思想强加于别人好不好?”

  杨晓菲当然记得上次高涨之中,被他逼着答应在教室欢爱的事,但她怎么会承认呢,她不时地回头透过窗户玻璃张望,“好了好了,便宜你也占够了吧,如果真有人闯过来看见的话,你是不是不要我活命了啊?”

  “你放心好了,如果真有人来了,在三五十米之外我就能听见的,”

  韦,“你刚才从办公室一出门,我就知道了呢,所以我藏在门背后。”

  “吹牛,”

  杨晓菲刚才就在疑惑,她那么轻手轻脚地走过来,怎么让这小子偷袭了的,“不行,我可不能冒险……”

  “啊,菲菲,原来你也想要啊,只是不好意思在教室里对不对?”

  韦小宇抓住了杨晓菲的语病,得意地“揭穿”了老师。

  杨晓菲顿时语塞,干脆别开脸:“随你怎么想,跟你还有理可讲吗?”

  见老师被自己拆穿了后的咬唇回避,韦小宇笃定自己的所作所为是正确的,再也不用迟疑了,一只手飞快地从裙摆里伸进去,直接来到杨晓菲高耸的胸口,将她的胸罩推了上去,一把就抓握住了一团硕美饱满的:“菲菲,我们开始吧,我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啊……”

  杨晓菲胸部禁地被侵略,犹如敌军占领了她的要害之地一般,美女蛇被捏住了七寸,迸发出一声欲断肠的低吟,长长地喘了一口气,一把将韦小宇的头颅搂进怀里,不让他动作,“不要……真的不行,这里可是教室啊……”

  “菲菲,有没有听说过‘真军教室’这个词啊?”

  听见老师终于隐晦地承认了“可以,但不能在这里”的意思,韦小宇鼻腔里充斥着老师成熟迷人的体香,一时心花怒放。

  杨晓菲不用猜都知道,这个词组绝对不是什么好事:“你思想里只有乌七八糟的东西,我干嘛要知道……不,不要动,痛……”

  “菲菲,你的

  咪咪真大,我一只手根本就握不住呢,晚上你一个人睡觉的时候有没有自己摸过啊,啧啧,这手感真销魂啊……”

  “不说话你……会死啊……”

  杨晓菲的左胸被坏学生揉面团一般地抓揉着,那种一紧一松的搓捏,将她的一步步地推升着,特别是在他用手指夹住娇嫩的时而用力,时而拨弄,时而提一提,撩拨的她娇喘渐渐急促起来,是那种充满的喘息声,迷离之中,就像春药一般,让圣洁的教室弥漫起荒唐又激情的气氛来。

  “菲菲,舒不舒服,力量合不合适?”

  韦小宇奋力挣开老师的搂抱,去追逐老师羞涩的眼睛。

  杨晓菲悴不及躲,被坏学生正好看到她欲眼迷离的媚态,情急之下双手捂着自己的脸蛋,嗲斥道:“感觉被猪拱一样……”

  “额……”

  韦小宇故意尴尬。

  杨晓菲禁不住轻声吃吃偷笑起来,然而大胆地放开双手,将自己艳若桃花的脸蛋展露出来,也不回避坏学生直勾勾的注视,故意板着脸说:“韦小宇,你可要记清楚了,我杨晓菲既然已经被你这个无耻之徒玷污过一次,我可以不在乎再次被你玷污,但我绝对不是什么富家公子哥的玩物,也绝对不愿意当一个让人发泄兽性的工具……”

  韦小宇不想谈沉重的话题,否则他会羞愧而退却的。

  “你怎么会是玩物工具呢,你是我的菲菲亲亲宝贝啊。”

  他的一双手伸到老师的后背上,抚摸着那光洁如玉滑不留手的肌肤,一边试图解着胸罩扣带,一边充满深情地说,“宝贝你放心,我先前的承诺绝对有效,日久你会见我心的,好了,我们不要耽搁时间,让我们共谱爱曲好不好?学生的大宝贝早就如饥似渴地想宝贝的小妹妹了呢……”

  29杨晓菲揪住韦小宇的耳朵,羞恨地叹道:“不知道我上辈子做错了什么,居然能遇到你这样一个世间极品……”

  “极品大炮?”

  韦小宇显然故意理解偏差了,馋着脸调笑道,“菲菲老师这些天有没有在回味极品大炮的威力啊?”

  他解了半天,硬是没有解开老师的胸罩挂钩,干脆回到前面来,双手将两只碗一般大小的罩杯推了上去,分别抓握着两只丰美浑圆的子把玩起来。

  “嘤咛……”

  被再次把玩,若轻若重的力量,颇有技巧的揉搓,让坐在讲台上的美妇老师一阵阵心悸的颤栗,两条赤裸的雪白美腿情不自禁地夹住了年学生的腰,咬着朱唇,眯着双眸,酡红着两颊,压抑着欲要脱口而出的娇啼,“让我下去……我……我不要在……讲台上……”

  “必须在讲台上,菲菲老师,一会儿你就会发现讲台上的妙处了,嘿嘿……”

  说完,韦小宇一把撩起裙摆,眼睁睁地看着两只雪白浑圆的大展露出来,在他眼前勾魂摄魄地颤荡着,诱惑的他狠狠地咽了一口唾沫。

  “你……你非要作践人才高兴啊?”

  杨晓菲见坏学生面对自己的一对豪乳所表现出的震惊与狂喜,芳心禁不住一阵自豪的骄傲,所以没有遮掩她们,而是上身微微后仰,一只手撑在讲台上,一只手拉着后面的裙摆遮住美臀的春光,潜意识里她可不想自己的身体再被任何别的一个人瞧了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