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31章教室培欲续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将韦小宇赶走后,陈飞扬和方晚秋为阻击枪事件交换了意见,末了,望着市委书记红潮未褪尽的双颊,眸眼闪耀着亢奋退潮的神韵,还躲闪着陈飞扬的注视,陈飞扬挺翘的琼鼻鼻翼微微翕动,满屋子里充盈着奇异的味道,跟儿子某天晚上喷射到自己脸颊上的味道是那么的相似,她绝美的脸蛋上漂浮起异样的疑惑和神采,毫不掩饰自己的怀疑。

  “姐,小宇太淘气,让你费心了。”

  陈飞扬眼睛里含着戏谑的笑意望着方晚秋。

  先前那惊心动魄的一幕幕还萦绕在眼前,年人的大胆和自己的激情共同铸就了今日的荒唐,丑事已经成为事实,既然逃不过陈飞扬的猜疑,方晚秋也不枉费心机掩饰了。

  “这不算什么,主要费心的还是你这个当娘的,”

  方晚秋不动声色地回击,“从那来,他才没少让你揪心啊,是吧飞扬?”

  陈飞扬诧异:那臭小子嘴巴会这么不严实吧?莫不是方晚秋被自己抓了个现行为了找回面子来诈我的吧?

  她抬腕看了看时间,起身欲走:“呵呵,你听他胡说八道,看我回去好好拷问他——好了不说了,周局长还在等我呢……”

  此刻楚芸香过来说,座驾被韦小宇征用了,陈飞扬也需要赶到市公安局与周丛林碰头,只好借用了方晚秋的座驾一用。

  陈飞扬走后,方晚秋颓然坐在沙发上捧脸自怜:发生了,丑事真的发生了么?

  身处高位,以前又长期在京城卧龙藏虎之地供职,高墙森院之内不乏藏污纳垢之事,她似乎已经习惯了听闻丑事八卦,但真的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才发现压力如此之大。

  人的,真是难以满足啊。自己的地位,对金钱已经可以视若无睹了,却最终难逃“”二字。如果身为一个男性高官,拈花惹草几乎可以被社会所认可,可自己是个女人呢……

  尽管她高处不胜寒,经见过太多骇人听闻的大事,但此刻事后还是难以接受自己与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交欢的事实,因为她的品行已经跟“荡无耻”挂钩了……

  轰,门突然被猛地推开了,方晚秋看见女儿刘萌儿冷着脸闯进来,直愣愣地盯着她的眼睛,却不说话。

  做贼心虚,方晚秋不能呵斥女儿不守规矩:“怎么啦,我们的女画家,谁惹你生气了?”

  房间里怪怪的味道,有些酸,有些涩,还有些淡淡的腥味,让刘萌儿胡猜乱想,想着先前偷听到了那些声浪语,真正不敢相信是高贵端庄的母亲和一个少年之间发生的。

  望着母亲有些回避的眼睛,再看看她脸颊上残留的红潮,刘萌儿心底一阵悲哀,和为母亲感到不值。

  可又想到那晚偷听到父亲的“无能”身为女儿,对母亲责怪臭骂刘萌儿也开不了口,她气呼呼地做到单人沙发上生闷气。

  方晚秋当然不会想到自己和韦小宇的丑事已经被女儿窥听到了,却又对女儿的反常摸不着头脑,想要起身去安慰一下,但腿间还夹着一把纸巾,她只好打趣:“是不是小宇惹你了?”

  刘萌儿听

  到“小宇”两个字不禁浑身一颤,心头发紧。

  她盯着母亲越发显得姣好的面容,似乎突然明白了什么:父亲无能,母亲寂寞空虚,同样身为女子,她替母亲悲凉,甚至可以允许母亲有机会遇到个合适的人得以慰籍一次,但她不想知道这个“合适的人”姓氏名谁,更不敢想象这个人就是那个小混蛋韦小宇。

  原来自己一直纠结的是不能面对韦小宇,天啦,比自己还小的少年啊,少年啊!

  刘萌儿一遍遍在心底哀羞愤慨着:妈妈被那厮夺取了清白和清誉,简直比自己受到他欺凌侮辱还令她难过……

  “真的是?给妈妈说说看,他又怎么惹你了?”

  方晚秋见女儿阴晴不定,不禁放心不少。此刻,在她的心目中,韦小宇已经不再是个古灵精怪的小孩子了,而是个男子汉了,能给予女人愉悦的男人。

  不知不觉中,她的语里已经暴露了她对韦小宇这个闺蜜的儿子的奇特关注,就像……就像关心自己的小情郎……

  “哼!”

  刘萌儿满腔的悲愤无处诉说,嗬地站起身来朝外走去,“我要让他求生不能求死不得!”

  什么事惹得女儿对小情郎如此恨之入骨?方晚秋惊疑地望着女儿妙曼的身影离去,一个难以承受的念头冒了出来:天,该不是那臭小子连自己的女儿也轻薄非礼了吧?母女通吃?

  方晚秋再也坐不住了,在房间里来回踱步,心底悲鸣着:不要啊,小混球你可不能这样啊……你萌儿姐比你大六七岁呢,就算你很喜欢你萌儿姐,也要再等几年的啊……额……自己都想到哪里去了……最最关键的是,你可不能像出卖你养母那样出卖阿姨我啊,不然,我方晚秋只好杀人灭口了……

  ***********************韦小宇自然不知道自己今天桃花运当头搞出的几番好事情,已经搅合的一对母女不得安宁了,他此刻正赤裸着精壮的上身躲在教室门背后,准备再接再厉,给予他亲爱的女班主任一个悱恻的教室培欲。

  想想就令人浑身充血欲罢不能的荡念头,听着脚步声轻手轻脚地一步步靠近,韦小宇就鸡动不宁。

  杨晓菲一只小手按在饱满的胸乳之间,按压着内心的彷徨,咦,这混蛋知道今天没有机会了,难道已经偷偷离开了?

  杨老师心底居然隐隐地浮现了一些失望和落寞:该死的小混蛋,难道你不知道世间任何美好都是需要自己努力追求的么?你有点耐心会死啊你……

  杨老师走进教室,一眼就看到教室卫生焕然一新,心底刚升起一丝“哼,臭小子还算听我的话”的安慰,潜意识的第六感马上意识到自己此刻处境凶险,一声软绵绵的惊叫娇呼出声:“啊……”

  “菲菲老师……”

  一声轻浮得令人牙酸的呼唤中,韦小宇黄鼠狼一般地从门背后窜出,双手直接从老师背后的腋下穿过,准确而无耻地把握上了两座丰满挺翘的神峰,双手五指一收,两团肥美的少妇便落入了他的魔爪,消受的他龇牙咧嘴魂儿都要飞了。

  哀羞的女教师被偷袭者从身后下流地袭了酥胸,她丰盈而充满了弹性的娇躯

  立刻软了,颤抖着双腿温香软玉一般地依偎在禽兽学生的怀里,欲拒还迎般地扭动着,挣扎着,羞怯着,娇呼着:“放开我……你想死啊韦……小宇……放开老……师……”

  哇,这哀羞的娇呼软绵绵,柔丝丝,把韦小宇骨子里的馋虫都勾引出来了,魔爪的力道情不自禁地加大了,两团柔软中又显坚挺的被他隔着衣襟抓揉的变换出了惨烈的形状,一小片雪白粉嫩的都被他挤出了罩杯,在连衣裙的领口时隐时现,勾煞人也!

  他将抵在老师丰厚圆臀上的大鸟胡乱地戳着,一边在老师雪嫩的脖子上喷洒着热气,语气相当之猥琐:“老师,你猜我会不会放手呢,嗯?”

  说完调戏的浪词后,大舌头长伸出来,在老师体香盈盈的脖子上一路舔上去,直到杨老师的娇嫩的耳朵后面,那里是人体最为敏感的部位。

  最后他啊呜一口,含住了老师嫩嫩软软的耳珠,充满情动地吮吸起来,啾啾之声顿时充斥在庄严的教室里。

  韦小宇做着如此大逆不道的勾当,同时紧紧地抱着怀中柔软成熟的丰腴娇躯,控制着这具羞愤挣扎扭动的温香软玉,听着老师哼哼愔愔的鼻音,感受着她的羞怯不堪,浑身都涌动着激情的浪潮,几乎窒息。

  “嘤咛……”

  杨老师本就情动奕奕的躯体,在坏学生几秒钟的轻薄之下便越发的瘫软不堪了,娇吟哼哼,又压抑欢愉之中,她闭上了秋波闪烁的眼眸,一面羞婉不禁地抗拒着小男人的亵渎,一边紧张地思索着对策。

  丰臀上抵着的大,在万分之一秒之内就勾起了她对那日狂野激情的回忆,骄傲的被肆意把玩着,更是直接撩拨着她的。

  太大胆了,这个可恶的坏学生。

  听他如此戏谑地逗弄自己,杨晓菲老师简直羞愤的无地自容,只恨自己没有杀手锏能将这个胆大妄为的坏学生一招制服,于是落得个一日为师终生为母的女教师被自己的学生欺凌。

  天可怜见啊,我杨晓菲难道要沦落得跟那变态的岛国中的女教师一样了么?

  “王……八……蛋,你……不得好死……”

  再次即将被学生乱,杨老师欲哭无泪,妄想用最恶毒的语来发泄自己的愤慨。

  她同时用两只手去妄图搬开学生的坏手,还左右躲闪着自己丰隆的,妄想避开学生那超级狰狞可怖的。

  “哦哦……哦……”

  韦小宇被怀中扭动的丰熟撩拨的更加激情亢奋,老师含着屈辱含着娇羞,好似欲拒还迎的抵抗,爽的他欲火中烧,“菲菲老师,你……你不知道你越是挣扎,我……我越是爽的发狂么?难道菲菲你是故意的啊?嘿嘿……我就知道老师这几天学生冷落了你,你是等不及了对吧?”

  杨晓菲听了韦小宇无耻之尤的“分析”羞愤的险些晕厥。

  “我呸……放……放你的臭屁,真是恬不知耻……世间再也没有……你这样坏的恶劣学生了……”

  杨老师被学生如此赤裸裸地调戏,却无可奈何,羞急的脏话又开始脱口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