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30章教室培欲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秦策脸色苍白,嘴唇哆嗦着说不出一个字来,他是被气疯了,眼睁睁地看着表弟携二美驾车而去。

  而表兄弟的这一场争执,落入了围观的人群中一个有心人的眼中,他目如鹰眼,身材佝偻,气定神稳,目光追随着白色宝马远去,记住了车牌号,通过耳麦报了出去,吩咐查一查车主及半大少年的身份背景。

  但佝偻之人并不离去,盯着秦策钻进蓝色宝马,随后上了一辆不起眼的大众速腾尾随而去……

  ********************陈若烟将韦小宇和他的班主任老师杨晓菲送到一中教职工宿舍楼下后便走了,带着满心的疑惘:这家伙身边怎么总是漂亮得不像话的女子啊……

  韦小宇毕竟年少,和表哥争锋相对后,此刻渐渐冷静下来,不免有些后悔。秦策在社会上已经混了多年,却在自己的小表弟面前吃了憋,不知道他会不会处心积虑地找回场子?

  韦小宇知道秦策并不是个大度的兄长……

  “你怎么不回家,留下了干嘛?”

  杨晓菲故意端着严师的架子,恢复自己端庄的威仪,声音也冷冷的。

  韦小宇回过神来,望向近在咫尺的老师,发觉老师的眸子立刻避开,昂首挺胸,像只骄傲的公鸡一样并没有上楼,而是朝街的另一头走去。

  “啊,你要带我去哪里啊?”

  循着空气中漂浮的芳香,韦小宇连忙跟上去,落后杨晓菲三步,专心致志地打量起今日的人师来。

  烈日当空,尽管走在街边的林荫道上,杨晓菲也不免香汗微渗。

  听了韦小宇的话,她禁不住羞恨地抿嘴:真不要脸,谁带你去哪里了啊?

  她不敢回家,身后这厮一定会如影随形的,今日刚刚拿了离婚证,她心绪不宁,假如身后这厮又要对她“索取”的话,她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彻底发飙弄的满城风雨。

  所以她打算去学校办公室,将身心埋入工作中,暂时忘却离异的烦恼。

  她今日穿着一条白色的连衣裙,白色,是她祭奠自己已逝的婚姻。

  三十岁的女人,体态略显丰盈,充满着的风情。而白色的连衣裙使得形体看起来妙曼婀娜,裙摆飘逸。

  她波浪的橘黄色长发用皮筋随意一扎,露出细长白皙的脖子,显得明净娇嫩,发梢调皮地跳跃着,韵味侧漏。

  两只白皙的手臂袒露着,在阳光中,是那么的耀眼摄魂。

  香肩上挂着一只包包,邻家少妇的自然之美四溢。

  后背,透出白色胸罩背带的痕迹,绷的很紧,令人遐想着她凶器的沉甸甸与伟大,让韦小宇涎水直冒。

  细细的腰肢,不敢说盈盈一握,反倒有成人的丰腴,充满着韧性的劲道。

  更别说那高高翘起的丰隆美臀,与纤腰相映成趣,肥美的臀瓣轮廓,更是让韦小宇嗓子冒烟。

  颤荡荡,跳脱脱,扭来扭去,真恨不得追上去大肆轻薄几把。

  不知道老师要带我去哪里,难道在她宿舍不太保险,是要去开房么?韦小宇丰富的想象力撩拨的自己心痒难忍。

  炎热的初秋,杨晓菲赤裸的小腿白的令人晕眩,线条性感的叫人心慌……一会一定要扛到肩上好好推两把……韦小宇这样计划着,感觉裤裆里的兄弟早已经在蠢蠢欲动了。<

  p>

  哎,自己这几天实在是房事过频了,不知道自己年的身体还能顶几次呢……

  咦,杨老师怎么进学校大门了?韦小宇连忙跟门卫谄笑点头,屁颠屁颠地紧跟上杨晓菲的步伐,别且做给疑惑的门卫看,高喊道:“杨老师,我错了,别责罚我了吧……”

  杨晓菲回头欲又止,径直朝高一年级教学大楼走去,语文教研组就在一楼,与一班的教室分别在走廊的两头。

  她要去办公室,虽然是星期天,她能肯定办公室应该有老师在加班,那么她就“安全”了。

  无良学生,让你英雄白跑路,哼……丰韵的人师如此想着,唇角浮现出动人的春意……

  推开办公室的门,果然有两个教师在伏案工作,一个是单身女教师,一个是教研组副组长,学究型的老者。

  杨晓菲跟两位老师打了招呼,然后轻飘飘地对跟进来的韦小宇吩咐道:“你进来干吗,这里是你能来的吗,去,把教师打扫了,一会我过去检查,认真点,不然要重来的。”

  韦小宇苦着脸,正要辩解,见老教师严厉地望过来,他连忙表态:“好的,杨老师,我最喜欢打扫清洁了,我会恭候督查的,你放心。”

  杨晓菲已经坐下,从包里取出眼镜盒,将黑框玳瑁眼镜戴上,朝他挥挥手,正襟危坐地开始办公。

  韦小宇艰难地吞了口唾沫,斜侧面正好从杨晓菲微微敞开的领口望进去,一抹粉嫩雪白的深v沟壑映入眼帘,激动的他心旷神怡,却斜眼里发现那个女教师在冷眼看他。

  他不敢逗留,连忙转身遁走,苦逼地跑到走廊另一头打扫教室……

  等韦小宇出了办公室,那女教师立刻起身来到杨晓菲身边,站在韦小宇刚才的位置模拟了一下,贼兮兮地趴到莫名其妙的杨晓菲肩头耳语道:“杨姐,你的帅气学生刚才偷看了你的胸呢,咯咯……”

  杨晓菲顿时面红耳赤,伸手在女同事手臂上掐了一下,低声娇斥道:“别瞎说——周末不去谈恋爱,还装模作样工作个啥啊?”

  “哎,杨姐,要是妹妹有你这样的脸蛋和身材的话,哪里会窝在这里受寂寞哦……”

  杨晓菲听得十分受用,打趣道:“以色事人,色衰而……”

  “酸酸酸,”

  女教师把玩着杨晓菲的头发,不免艳羡又落寞,“杨姐,怎么不见姐夫来探亲啊,男人可不是好东西呢,吃着碗里想着锅里,你可要上心点咯,长期分居两地,就不怕姐夫有新欢啊?”

  杨晓菲一阵酸楚,但尽量不表露出来:“我们都老夫老妻了,什么都淡了,等你以后成家了你就明白了……”

  女教师凑到杨晓菲耳朵边,神秘地逗弄道:“杨姐,人家不是说三十岁的女人那种需要就会像洪水猛兽一样挡都挡不住的么,你怎么这么淡定啊,咯咯……”

  “你……”

  这话刺激的杨晓菲芳心一跳,起身拉着女同事朝办公室外面走:“死妮子发春了是不是?”

  等出了办公室,两人结伴朝洗手间走去,女教师脸蛋红扑扑的抿嘴没有吱声。

  “怎么啦,被姐说中了?”

  进了女厕,杨晓菲拧开水龙头洗手,一边观察同事的反应。

  客观地说,同事小尹并不差,但一幅教师的范儿十足,缺少了一种女

  人的柔和。

  “姐,”

  小尹忸怩着,终于还是没有忍住问出来了,“你这么漂亮,有没有收到自己学生给写的情书啊?”

  何止情书,连身子清白都不保了呢……杨晓菲装的坦然笑问着走向蹲格:“怎么啦,是不知道怎么惩罚学生呢,还是准备答应啊?”

  小尹捧着自己的脸蛋,更显羞涩了:“姐,我当你是亲姐我才跟你说的哦,你可不要传出去啊!”

  杨晓菲已经蹲了下去,急促的水流声已经响起:“你真的心动了?”

  “也许,也许……也许是我前几天下载的一部日本的教……师影响了我吧,我居然……居然经常幻想了……”

  杨晓菲紧紧地盯着小尹的眼睛,脑海里充满了许多猜疑,连忙带着好奇与私心追问那岛国的内容,当听到几个男学生在教师里诱奸了他们的女教师时,杨晓菲的灵魂都颤栗了。

  更颠覆她思想的是,她这几天总是在隐隐地憧憬那种不伦的场面,所以跑来办公室用工作来纠治自己的病态心理……26坐回办公室,杨晓菲再也心无静气了。小尹可以给她坦承心迹,而她却不能暴露自己的“丑事”小尹“病态”的心理只是构思,而她已经将荒唐转化为即成事实了,谁该更羞耻?

  那个该死的小混蛋……杨晓菲脑海里不断是重现那日的激情,被自己学生蹂躏的“惨状”和“无可奈何”……她情不自禁地紧闭了双腿,掩饰在两腿尽头娇嫩羞处的火苗……

  小尹接了个电话,便收拾包包跟她打了个招呼离开了。

  思潮再也不能阻止,杨晓菲已经耳颊潮红,脑海里挥之不去那日的荒唐和不堪……她想到了小尹先前的话“三十岁女人的需要来了挡也挡不住”……酥胸在发胀,幽谷里那颗小红豆也在突突跳动了,学生那日的霸道粗野,少年人的孜孜索求,赤红的大填补她蜜道满满的空虚……

  杨老师听见了自己吁吁的娇喘,娇躯紧绷的颤栗,双腿间丝丝滑滑的羞液……

  “杨老师,我也走了,你忙吧。”

  副组长老学究起身伸了个懒腰,端着茶杯离开了。

  立刻,像开了闸门的潮水一般涌了出来,杨晓菲芳心一团糟:他?

  这个念头猛地跳出来,吓了杨老师一跳,从办公桌上的镜子里,她看到了一张艳若桃李的脸蛋,妩媚得令人心颤。

  被荒唐的折磨的坐立不安的杨老师站了起来,底裤里黏黏的一片让她欲哭无泪,心底充满了一腔的愤恨,这都是那个混蛋造成的,她要……报复!

  闷热的教室里,韦小宇满头大汗,站在讲台上,环视着窗明桌净的教室,他颇为满意,成就感油然而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