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29章二美荟萃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中影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韦忆柳的独生子秦策,也就是韦小宇的表兄,度翩翩,十足的一副浪荡哥儿形象。

  借着母亲的身份和地位,秦策组建了自己的经纪公司,收罗和培养他认为有潜力的男女新星,再打着母亲的名号去向各个影视剧组推销兜售,大多数剧组和投资人以及导演都得卖面子,因此,秦公子如今是混的风生水起。

  今日,秦策陪同颇具潜力的青年导演刘扬今日来到西京,为一部中影集团投资的络改编的穿越电视剧物色女配角。他没有跟舅妈陈飞扬打招呼,盖因为舅妈一向不吃他那一套,他自然也不会主动去触霉头的。

  刘扬虽然名曰青年导演,其实已经年近四十了,是去年在国外一个电影艺术节上凭着一部展示当今物欲横流社会的剩男剩女凄美爱情悲剧而一举成名的,他拿到了最佳导演奖,这让在影视圈摸爬滚打了十多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日出的刘导身价见涨。

  跟所有暴发户一样,苦尽甘来的刘导淡定不了了,脾气更是见长了,目光也带色了,一句话,他是个活脱脱的“导演”了。

  这次选角,大多数男女演员都被投资人以及背景不凡的经纪公司安插好了,只剩那么几个苦情女配角可以让他说了算,他自然要好好地利用这样的机会的。

  如今流行一句话,高手在民间,或者说美女在民间。

  刘导没有走海选这样噱头十足的路子,他选择了不寻常的路——化身星探,到民间去亲自物色。

  要不是时间不太宽裕的话,刘导一定是要去领略江南美女的,以自己现在棘手可热的名导桂冠,不“潜”几个可心的做着明星梦的天真女子,还算导演吗?

  天才的思路都是别具一格的,秦策这样认为,于是他陪同刘导秘密杀到了西京,倒这个不太清醒的才俊导演能捣鼓出怎样的好事来。

  驾车的是秦策的女秘书张兰,一个相貌身材虽然并不算极品但却相当销魂的少妇,这几个月,秦策都对这个销魂的女秘保持着极大的兴致,简直就是一团火,一旦有机会,秦策都会让这团火烤一烤。

  刘扬坐在蓝色的宝马后座上,透过车窗玻璃“探星”整整一个上午,西京的大街跑了三分之一,还没有一个让刘导满意的。

  吃过午饭,也不午休了,继续上街。

  终于,恹恹欲睡的秦策听到后座上的刘导爆发出一声尖叫:“停车停车,张小姐停车,哇塞,啧啧,极品,极品啊,功夫不负有心人啦……”

  ************************“无耻变态色魔不得好死!”

  突然一个声音从二楼的栏杆上传来。

  然后二人听见一个怒气冲冲的脚步声大踏步远去了,姨侄二人又是面面相觑。

  “你什么时候又招惹你萌儿姐了?”

  楚芸香无奈地问道。

  “我是无辜的啊。”

  韦小宇比窦娥还冤的样子,心底却羞愧得很:她这样骂我算是轻的了……

  手机盒里的新手机铃声响了,韦小宇取出手机来,对着来电号码皱眉,谁呢?

  “喂,你好……”

  他郑重其事地接了电话,但一听对面的声音,立刻紧张了。

  “小宇,你

  在哪里,能不能尽快赶到……”

  “晓菲……老师,怎么啦……”

  管制区域是打不到出租车的,韦小宇急迫地拉上陈若烟带他去市内,至于母亲怎么回去,他管不了那么多了。

  陈若烟载着韦小宇风驰电掣地赶到了西京中山路中心汽车站旁,在车站宾馆外面看见了杨晓菲。

  是的,被刘导惊为天人的美女正是刚刚离婚归来的杨晓菲老师。

  见韦小宇和一个高挑绝色的女子赶来,已经被刘导烦的头晕脑胀的杨晓菲似乎看到了救星,眼里闪过一丝定心的安慰,恢复了她知性的气质,不再慌乱胆怯了。

  “杨老师,就是这个人纠缠你?”

  韦小宇脸色不善,在母亲的地盘让自己的女人受伤害的话,那绝对是打他的脸。

  不把衙内当地痞,那么他当然也不会当对方是人了。

  “嗯,他说他是什么导演选角……”

  杨晓菲厌恶地望了眼刘导,发现刘导的一双色眯眯的眼睛直勾勾地盯着韦小宇带来的绝色美女合不拢嘴,连忙察看韦小宇的反应。

  陈若烟依旧冷若冰霜,墨镜里看不出她的表情,也没有语,完全当刘导是空气,却有意无意地望了望让韦小宇急吼吼赶来的杨晓菲。

  两个女子,一个端庄知性,韵味十足;一个绝色倾城,孤傲清高,惊的刘导魂飞魄散。

  “我擦,我来了,你还这样一幅猪哥相,”

  韦小宇望着刘导一幅失了魂魄的蠢相表示相当蛋痛,伸手在刘导眼前晃了晃,“喂,我说大哥,我如果飞你一脚的话,你还知不知道躲啊?”

  刘导当然不是愚蠢的猪哥,盖因为旁边车里坐着的可是在京城都说得上话的太子党,他有恃无恐,对一个半大的少年自然不放在眼里,甚至都没有听韦什么,而是咽了一口涎水,举步就要朝陈若烟走近:“小姐,你好,我是……啊……”

  宝马车里,秦策透过玻璃将外面的一切都看的仔细,当小表弟一个窝心脚将刘导踹的倒飞躺下时,秦策将张兰的小手从自己的裤裆里抽出来,推开车门自以为十分潇洒地走了过去。

  韦小宇正要痛打落水狗,却看见表哥秦策迎面走来,疑惑着要打招呼,秦策却在刘导身边蹲下去,他也不说话了,静观其变。

  “哎呀,刘导,这都是怎么回事啊,你看你,怎么这么不小心呢,来来来,我扶你起来。”

  秦策装模作样,引得杨晓菲和陈若烟都禁不住抿嘴笑了,这正是秦策要达到的效果。

  然后秦策嘴角上扬,颇为倜傥地瞟了眼陈若烟和杨晓菲,目光落到小表弟脸上:“呵呵,小宇,脾气见长了嘛,都学会揍人了呢。”

  韦小宇淡然一笑,他一直和这个风流公子表哥没啥交集,明显听得出来,这个表哥还当自己是个啥都不懂的小孩子,但他要维护自己女人的尊严:“万事总有第一次嘛,策哥,地上躺着的真的是个什么狗屁导演?”

  若即若离地扶着刘导站起来,秦策拉下了脸,半真半假地对表弟说:“你,你要注意措辞哦,这还真的是个导演,也是哥的朋友,来,给刘导说声对不起,刘导自然不会和你一个小孩子过不去的,对吧刘导?”

  要是放在以前,表哥说的这番话合情合理,韦小宇

  自然不会反感,但此时此刻,他不会示弱的。

  “策哥,私下里小宇这个当弟弟的可以聆听你的教诲,但今天这个状况之下,表弟不会服软的。”

  说完,韦小宇直愣愣地盯着诧异的秦策。

  “咳咳,”

  刘导一口气缓过来了,抚着胸口对秦策说,“秦公子,在西京你说话会打折扣的,算了,强龙不压地头蛇,我刘扬大人有大量,不会跟小屁孩计较的,咳咳。”

  “听见没有,策哥,这厮是不是欠揍?”

  韦小宇冷冷地反问,在心爱的女人面前,被人数落成小屁孩,实在是没面子啊。

  秦策何尝听不出刘导的话在挑拨,在火上浇油?他也暗悔刚才的话说的过于满了,小表弟已经上高中了呢,京城很多比表弟还小的太子党比他秦策还嚣张,如今舅母主政西京,表弟纯粹就是一方霸主了,自然会飞扬跋扈的。

  但身为表哥,年龄几乎是韦小宇的一倍,况且还有这么两个大美人在场,秦策的面子放不下了,冷冷地回应道:“小宇,你还真长大了哈,那么你就过来再揍他一拳试试?”

  骑虎难下了!

  韦小宇毫不犹豫,直接走了过去:“这种要求正合我意。”

  话音未落,一记窝心脚直接踹了过去,带着与表哥较劲的狠劲,尽管刘导惊恐地躲闪,秦策也从旁拉扯,但刘导仍旧没有躲过,倒飞着躺地上去了。

  而韦小宇的眼睛却一直和表哥对视着,绝不妥协。

  秦策还无法接受这个现实,张兰却跑出来了,一边帮腔道:“秦总,这是哪家的土霸王,要不要打电话通知……呃呃呃……”

  杨晓菲虽然对韦小宇和他表哥的背景云里雾里,但却深深滴感受到了韦小宇的执拗和强硬,她有点后悔给韦小宇添麻烦了。

  在她彷徨不安的时候,让她更加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从韦小宇表哥同一辆车里跑出来的娇娆女子唧唧歪歪才半句话,就被韦小宇带来的绝色美人闪电般地飘过去伸手锁了喉。

  秦策铁青着脸,望着脸色涨红成猪肝的张兰,他气闷欲绝,半晌说不出话来。

  “姐,算了。”

  韦完,拉上杨晓菲的玉手,“杨老师,别紧张,一切有我呢,我们走。”

  “韦小宇!”

  秦策扶着不住干咳的张兰,手指隔空颤抖着指着表弟,“你,好,很好……”

  望了望周围开始聚集起来看热闹的人群,韦小宇放开杨晓菲的手返身快步走到秦策跟前,冷冷地说:“在家里大家可以有嫌隙,但在外面,我们要团结一致,策哥,这句话我想你绝对不该陌生吧,难道你已经忘掉了?”

  秦策当然不会忘,这句话是每逢家庭聚会时,老爷子韦烈阳,也是韦小宇的爷爷,秦策的外公一再叮嘱的。

  但秦策在表弟面前灰头土脸威风失尽,他几乎失去了理智:“你连长幼辈分都搞不清楚了,还有脸来质问我?”

  “你今天的所作所为不值得我尊重你!”

  韦完,对依在秦策怀里给他翻白眼的张兰猛地瞪眼恐吓,“我要动你,天王老子都罩不住,你给小爷安生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