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27章飞升——熟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才不要自慰呢,因为那个色迷迷的小子自慰,自己都不能原谅自己的,美女画师这样警告着自己,但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的一只柔荑已经钻进了自己的小内内里面,纤细的玉指居然触摸到了一小片潮湿。

  真丢人啊!美女画师哀羞地坐了起来,看着葱嫩的玉指尖上亮晶晶的水迹,居然还沾着一根卷曲黑亮的毛发,白色的毛根,黝黑发亮的耻毛,这都是勃发的证据啊!

  不能,坚决不要自渎。年轻的画师跳下床来,赤着一双玉足走在凉凉的红木地板上,脚掌传来的凉爽却压不住内心的炙热,她捧着自己火辣辣的脸蛋,焦躁不安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而小内内里面的潮湿非但不减,反而在她的每一步走动中都提醒着她,小妹妹着火了呢,要不要呼叫“消防车”啊?

  想到自己灵巧的手指陪伴自己度过了几多个春秋,刘萌儿禁不住将春水泛光的玉指凑到自己的琼鼻下,一股淡雅又浓郁的腥臊味儿钻进鼻子,顿时羞禁不堪地抽出纸巾擦拭干净。

  韦小宇,小色狼,你让本姑娘蒙羞了,看本姑娘怎么折磨你?刘萌儿换上裙子,略微打理一下,便开门去寻那个臭小子的晦气了。

  别墅里静悄悄的,刘萌儿在一颗榕树下看到表姐方芸儿躺在躺椅上惬意地看书,似乎又没有看进去一样在走神,她走过去。

  “姐,看什么书啦?”

  刘萌儿搂着表姐蝶首问道。

  方芸儿被打搅了思绪,有点慌乱,一时居然记不得书名了,倒也机灵,将封面展示给表妹看了一眼。

  “哇,你居然看这种书,《野合发生在春天》”

  方芸儿惊愕的下巴都要掉下来了,立刻记得了书名,又立刻领悟到了表妹的古灵精怪,不禁反手去捏表妹的翘:“死妮子脑子里整天都装着什么呀,《野百合的春天》居然也能被你说成是《野合发生在春天》羞不羞人啊你?”

  “咯咯咯咯……我……”

  “嘘——小声点呢,大家都在午休。”

  “你这算是站岗放哨?姐,我就搞不明白,你怎么就喜欢这样侍候人的工作……”

  “道不同,不相为谋……”

  “拉倒吧你,赶紧辞职找个人嫁了算了,妹我都想相夫教子了呢。”

  “果然春心荡漾了,咯咯……”

  “好吧,荡漾了,对了,我妈把韦小宇那家伙放出来了没有,有没有去偷听是怎么教诲他的啊?”

  方芸儿摇摇头:“姑姑的性格你不知道啊,怎么可能骂他呢,老顽童……”

  “说的有理,”

  刘萌儿迈步朝母亲休息的房间走去,“我去看看一老一小两个都不正经的人在干嘛……”

  韦小宇正在为发现新大陆振奋不已,方阿姨的菊花这么敏感?擦,一定要好好利用一番了。

  想到此,韦小宇的手指朝臀沟下面抹去,在两人紧密结合处摸了摸,粘了许多的液体后,对着主动起伏的熟妇菊花插了进去。

  “啊……”

  &

  nbsp;方晚秋正策马奔腾,感觉自己终于在忘情之际,似乎全根吞噬了少年的,正为自己的壮举感到莫名的惊喜,自己敏感的菊蕾居然被偷袭了,而且那可恶的手指竟然停留在了她的菊蕾之中搅动着,阵阵无法控制的春潮,如决堤的洪水一般,倾泻出来了,“小宇……别……别抽出来……阿姨……阿姨……啊啊啊……”

  刘萌儿刚蹑手蹑脚地走到房间门口,耳朵贴到门板上,就听见了房间里母亲如此惊措的话语,立刻莫名其妙,又立刻幡然惊悟,内心翻江倒海,连连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的,是自己想多了。

  但是,有这样的按摩手法么?刘萌儿感觉自己的心都要跳出胸膛了,耳朵再次贴了上去。

  “阿……姨,你……你怎么啦?”

  韦小宇的震撼绝对不下于门外的偷听者,手指也能让一个熟妇?

  凭着他有限的经验判断,方晚秋这个西京市委书记,被自己弄到了。

  他睁开眼睛,看见了他梦寐以求的画卷。

  方晚秋的短发凌乱地铺在潮红欲滴的脸蛋上,双眸迷醉不醒,紧咬着下唇,浑身剧烈地颤栗着,痉挛着,像抽风,女王的抽风。

  他感觉自己的被丰沛的春水浸泡着,火辣滚烫的浇灌在了他的上,他有点控制不住要了。

  但看着如此高贵的美丽熟妇,权倾西京的女王这么快就享受到了,而他才感觉时间过了几分钟而已,不尽兴,在喷射之前像溺水的人要抓住救命稻草一样,用有限的时间再加把力。

  他猛地起来,连翻身压住女王的时间都来不及了,他已经达到了喷射的边缘。

  他扶着熟妇的,狠命地起来。

  啪,他的大腿与熟妇书记的撞击的声音足以穿透门板,钻进偷听者的耳朵。

  这可以认为是在敲背么?拍大腿?刘萌儿努力辨认里面传来的紧锣密鼓的声音,尽量替母亲辩解,但母亲让她失望了。

  “够……啦……阿姨到了……别……阿姨会……晕厥的……”

  方晚秋刚刚飞升到云端,感觉自己在飘啊飘,多年没有经历过这样彻底的释放了,却没有想到不尽兴的少年,开始催命一般地弄她了。

  硕大的阳根,小拳头般大小的,在她收缩的里疯狂地窜动着,她都感觉自己的下面全是一滩泥泞的春水了,而且这撞击的声音,回旋在房间里,一片春意盎然的场面,让中的美熟妇感到了羞耻。

  但看着少年奋力拼搏的样子,一双深邃的眼睛此刻变的赤红狰狞,像个勇猛的斗士,不屈不挠的英雄,她迷醉了,于心不忍。

  她是个极能体谅别人的女高官,是个体恤下属的上司,是个具有包容心的阿姨。不能只顾自己爽快了,还要照顾少年的需要。

  看着少年勇往直前的韧劲,听着脆响疯狂的撞击声,美熟妇既担心这房间掩藏不住盎然的春意,又被撩动起了褪不下去的,迷离的瘙痒又像巨浪一样回来了。

  “阿……姨……我要…………”

  韦小宇一阵猛烈的撞击,感受着在高贵熟妇的里冲击的快感,那柔软紧凑的小,泛滥成灾的,春情荡漾的面容,娇喘急促的呼

  吸,都让他再也控制不住。

  “再等一下,和阿……姨一起,一起……”

  女高官一听到“”二字,激情再次爆发,天啦,闺蜜的儿子要了,他的大要了啊,但不会这么快就来的,但她又想跟闺蜜的儿子一起达到那和谐的,于是她急切地命令道,“抠阿姨的……屁……眼……快……”

  嗡——刘萌儿脑海里一片空白,眼前飞舞着漫天的雪花,她感觉自己失去了意识和思维能力,但却能清晰地感觉到自己的花蜜在浸润自己的小内内,乳鸽在胀大。

  母亲,这还是那个可亲可敬的母亲么?刘萌儿感觉自己应该对母亲绝望,但眼眶里却涌不出哪怕一点泪花。

  她为父亲感到屈辱,她为母亲的“偷人”感到丢脸,但恨意却并不强烈,她回忆起了上次父母亲那一晚不成功的房事,父亲的歉疚,母亲宽容的话语中饱含的不满和辛酸。

  我该怎么办?刘萌儿感觉自己的双腿犹如灌了铅一般沉重,偷听到母亲与一个半大的孩子荒,而自己却春水泛滥了,这是一种怎样的心理啊,有病啊刘萌儿?

  “阿姨……我要你的屁……眼好不好?”

  韦,但知道此刻已经来不及了,他飞快用手指插进了疯狂熟妇的菊蕾之中,紧凑的包裹,荡的情话,他用力地将自己粗大几乎要的大奋力地插进美熟妇的最深处,又飞快地抽出来,再,像是要捣毁高贵书记的花园一般,带着亵渎高贵的“恨”意,他的手指作践般地抠弄起美熟妇的菊蕾。

  “好——来了……”

  美熟妇的说来就来,那么急迫,那么凶猛,就如被电击了一般,整个娇躯瞬间绷紧,心跳几乎都停止了,一股欲要破体而出的洪流猛然冲开了闸门,“啊……”

  痉挛,又见痉挛,魂飞魄散的痉挛。

  韦小宇疯狂地喷射着,春水浇灌的再也承受不住这极品的享受和刺激,他喷射出了体内的精华,狠狠地射进了美熟妇的深处,渗进她的。

  “阿姨……我爱你……”

  韦小宇动情地呢喃着,一股股有力的喷射还在继续,他紧紧地搂着美熟妇的,恨不得将她的娇躯镶嵌进自己的身体里来。

  抽搐,美熟妇剧烈地抽搐着趴在了少年的胸口,气若游丝:“真好……”

  “阿姨,”

  韦小宇感觉自己的是要一滴不剩地喷了,他喘着粗气,抓揉着方晚秋光滑收缩的,“是真好呢,还是说小宇的大的你真好啊?”

  方晚秋又是一个抽搐,似乎喃喃自语:“小色狼,你怎么射这么多啊?”

  “有没有灌满阿姨的小呢……唔……”

  韦小宇的话被美熟妇堵在了嘴里,是用她的樱唇。

  捧着少年的头颅,方晚秋感觉自己玉背上已经香汗涔涔了,她闭上双眸,带着复杂的心情,亲吻着少年的嘴唇,刚才居然错过了这个环节,这让方晚秋感觉少了些什么,她要弥补起来。

  刘萌儿拖着灌铅的双腿,扶着墙壁,一步步地挪走了,她实在是需要好好消化一下今天的“收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