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26章女骑士——熟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阿姨,可以,能进去了……”

  韦小宇抱住美熟妇蝶首,就含住了她娇嫩火热的耳朵舔吻吮吸起来,一口热气哈在美熟妇的脖子上,“阿姨,你的水水儿好多哦……”

  “你妈才多……”

  方晚秋瞬间变成了市井泼妇,又因为她高贵知性的气质,令这句话里就像饱含了春情之药剂一般。

  我擦,老妈,你真可怜,又被骂了一次。

  “没你多,真的……”

  韦的之凿凿,褪出,伸手尽力去够方晚秋的,想要拨开,然后直捣黄龙。

  市委书记当女骑士,该是怎样的销魂呢?可惜手机嗝屁了,不然一定要偷偷摄取几张留着美好回忆。

  方晚秋岂能是个受人摆布的女人?她立刻执拗地从套裙里抽出韦小宇的手。

  无论是从身份,从年龄,从阅历,从性格上来说,她都不允许让韦小宇控事态的发展方向,就算是两人要做出悖伦的丑事来,也是要自己掌握主动,就算被世人唾弃,也是她这个阿姨,她这个正部级女高官来承受。

  这是一种母性的光辉,更是大权在握的女王敢于承担责任的魄力!

  “闭上眼睛。”

  方晚秋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栗着,她还是内心彷徨要不要继续下去,要不要在这个不期然的中午做出如此惊天霹雳的丑事来,她更不愿意让这个邪恶的少年眼睁睁地看着她的媚态,她疯狂,她不守妇道荒无耻的一面,她伸手去遮住少年的眼睛,再次警告,“不准看,你不听话我就赶你出去。”

  韦小宇听得出方晚秋已经不以“阿姨”长辈自居了,是否已经在这一刻将他看成了同等地位的伴侣了呢,纯粹的男人和女人之间的事儿?

  这让他更加看重了身上压着他的丰人,这一刻,他宁愿做她的奴隶,心甘情愿,因为他赚的很多了。

  “阿姨,手拿开吧,我发誓,我听你的话。”

  韦,双手扶着高贵的腰肢,软软的,肉肉的,充满着成熟的诱惑。

  方晚秋移开自己的玉手,捧着少年英俊的面颊,默默地,爱怜地抚摸着韦小宇菱角渐渐分明的脸颊,缓缓地趴到少年的胸口,用玉洁光滑的玉腮厮磨着少年的耳鬓:“小宇,我们不要继续下去了好么?阿姨好怕……”

  又恢复以长辈自居的方晚秋,让韦小宇听出了身上这个权柄超脱的高贵熟妇的犹豫,尽管他也不忍心让方阿姨陷入道德的至酷中,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啊!

  他怎么可能甘心让如此良机白白浪费?

  “阿姨,爱欲无罪……”

  韦小宇也不知道怎么劝诫下去了,但相信这四个字能令方晚秋减轻沉重的压力,双手钻进了套裙里面,抚摸上高贵熟妇的两瓣丰腴的臀瓣,揉一揉,抓一抓,弹性很足,又光滑销魂。

  “好吧……”

  方晚秋喷着檀香之气吐在少年的耳廓上,听闻着他粗重急促的呼吸,再次腾

  起,抬起被少年特意照顾的丰臀,玉手从前面钻进了自己的,捉住了那条粗硬火热的大,撸了撸,实在是大的离奇,大的让人爱不释手,控制不住要吞噬一番,“阿姨被你说服了,爱欲无罪,谁教你的?”

  韦小宇卑鄙地陷害老妈:“是妈妈……”

  “阿姨会信你么?”

  方晚秋扶着少年粗大的,热的烫手,烫的她灵魂在灼热了,用大在自己的大腿根上划动着,娇喘骤然急促起来,眼眸迷离,“小宇,帮阿姨拨开……”

  这是命令,更是高贵女书记的煽情!

  “愿为书记大人效劳!”

  韦小宇迫不及待地用力抓捏了一把熟书记的瓣,才拉住她的朝旁边扯开,虽然他看不见书记的裙内春色,但手上却触摸到了熟书记泛滥的春潮,黏黏的,滑滑的,十分充沛,“书记大人,请坐!”

  方晚秋却笑不出来,书记大人的称谓,让她感受到了女王的权柄,亵渎少年的荒,请坐,更是一针见血地指出了此刻即将发生的丑陋,高贵与低贱,只是一步之遥啊!

  “哦……”

  丰熟高贵,权倾一地,端庄知性,又难抑的书记,终于抓着闺蜜儿子的大凑到了自己的蜜径口上,柔软的唇瓣与如铁的肉杵亲密接触了,她迸发出的这一声娇啼,绝对可以载入二人人生史册。

  足以销魂,是舒畅的呻吟,是击破道德枷锁的欢吟,是荡的呐喊,是爱欲无罪!

  敏感的终于毫无阻隔地顶在了高贵书记的口上,那柔软潮湿的滑溜溜,刺激的韦小宇兽性大发,虽然闭着眼睛不能亲眼看到方阿姨迷离荡漾的春情,但她的反应却逃不过他的侦查,他奋力朝上一顶。

  “呀……”

  方晚秋几乎咬破红唇的惊愕,略显娇小的身躯剧烈地颤栗着,却勇敢地承受着来自酥胀的紧迫感,带着惊慌,又带着期待,她感觉到少年的 已经进入了她最为紧凑的,疯狂在这一刻上演,她亟不可待地追问少年,“舒服么小宇,阿姨这么老了,还……跟你这个小孩子做这种事,阿姨很不要脸吗,,阿姨难过……”

  “阿姨,”

  韦不出完整的话来了,双手扶着熟妇的腰肢将她轻盈的身子朝自己的玉柱上按压,“别……说这些……享受……吧,小宇……能跟阿……姨做……爱,是我的荣幸……我的幸福……好爽……阿姨,你的小……好紧……”?就是这样子的吗?方晚秋满腔的羞意和交织着,她真想让少年睁开眼睛,用他的心灵记录下她此刻的放荡乱。

  人生一世,总要做几件心惊肉跳违背本意的事情才够本啊?方晚秋如此不堪地想着,丰臀朝下缓缓地压。如果此刻掀起她的裙摆,一定能看到我们高贵无可方物的女书记,就像一个艺高胆大的江湖艺人一样,张着一只涎水直流的柔软唇瓣小嘴,吞噬者一把利剑。

  随着利剑一分一分地被吞噬,熟妇的肉蚌越来越涨,鼓鼓的,就像嘴里含着一块面包一样肥美,茵茵芳草丛中,含着一只血管暴起的,何其靡?

  “阿姨,我的大不大?”

  韦小宇听不见女书记的

  声音,只听见她急促犹如病人一般的哼哼着,便勾引她说话。

  此情此景之下,不知道高贵端庄的女书记会说出什么话来呢?

  “阿姨……想用小刀给……你削一削……涨死了……”

  方晚秋浑身都在颤栗着,也许是因为少年太过粗大她难以消受,也许是因为自己的正在吞噬着一条异于常人的而感到幸运的刺激。

  但被吞噬到一半的时候,女书记便迫不及待地抬起了丰臀,她想要磨一磨,将中聚集得满满的瘙痒赶走。

  “哦……”

  熟书记闭着春眸,感受着那的在自己层层叠叠的媚肉上刮过的快感,感觉身子都要腾飞起来了,一双玉臂撑在少年结实的胸口上,当即将要脱出自己的时,她又心急火燎地坐了下去,“小宇,舒不舒服,这个……时候……你……妈妈都说些什么……呀……”

  韦小宇爽的龇牙咧嘴,没想到熟妇的居然有这么紧凑,跟朱倩倩的一般。

  更没有想到,高贵的女书记在这个荒诞的事情上,总是要与他的老妈较劲。

  老妈,你应该就在不远处的房间午休吧,儿子不但要出卖你,而且还要“污蔑”你了,对不起了啊老妈!

  “妈妈说,乖儿子,用力你妈妈的小……老妈的小痒痒啊……”

  韦小宇意着母亲,顿时感到特别的刺激,禁不住奋力起来。

  “叽咕叽咕……”

  房间里立刻畅响起的水声,虽然被套裙裙摆覆盖遮掩着,这种意境之下,更显得迷离销魂。

  “真的么……你……妈妈好……”

  方晚秋双手撑着少年的胸部,半抬着,让小牯牛一样的少年着她的,大就像一只逃窜的老鼠一般,在她媚肉层叠的里飞快地窜动,瘙痒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快感迭起潮落,让丰熟的女书记居然在内心直叹:不枉今生啊!

  “爱欲无罪啊阿姨……0”韦小宇不敢再作践老妈了,贼手抓捏着方晚秋的,光滑肥美的手感,让他爱不释手,突然灵机一动,一根手指偷偷地溜进了熟妇的臀沟之中,在那朵菊花的位置扫动了起来。

  “哦哦哦……”

  方晚秋顿时几乎瘫软,菊花眼可是她身体上最敏感的地方啊,这个秘密只有她一个人知道,丈夫都没有告诉,却没有想到身下这个臭小子却来撩拨她了,而且正中她的脆弱,禁不住菊花一紧,春水更加泛滥了,主动地起落着,似乎想摆脱少年的贼手手指,又似乎是主动用敏感娇弱的菊花去撩拨他的手指,快感在激烈地飙升着,“小宇……小恶魔……小冤家……别折磨……阿姨了……”

  高贵可敬的母亲正在承受着一个少年的粗大的销魂,而作为女儿,刘萌儿一无所知。她睡不着,韦小宇那高高隆起的部位在眼前总是挥之不去,辗转反侧之中,刘萌儿居然发现自己又了自渎的念头。

  真羞……青春洋溢的腐女画师紧紧地夹着修长紧绷的双腿,而越是这样遮掩自己的羞欲,那赶之不走的却越是大肆侵袭她娇美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