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25章丰熟——市委熟书记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陈若烟返回别墅,手中拿着一只手机盒子,而手机却在她手上把玩着。

  这是她替韦小宇买的,而且是自作主张,连他的手机卡都补办了,她首先把自己的号码存了进去,却对于存什么名字纠结着。

  若烟姐姐?不好,太传统,缺乏深意。

  烟姐?也不好,太直白露骨了一些,那小子恐怕会对自己发狂的……

  “若烟,这是……给小宇买的?”

  楚芸香突然出现在陈若烟面前,一双明察秋毫的眸子,直透冰山美人的心扉。

  冰山美人险些手足无措,她知道自己刚才心无旁骛的模样已经被楚芸香看了个透彻了,心底直懊悔自己怎么失去警惕了。

  “是啊,中午反正没事,就去买一个回来,楚姨没有午休么?”

  “哪能睡的着啊,呵呵。”

  楚芸香接过手机看看,对有些局促的女保镖说,“若烟,没事吧,我们聊一会?”

  陈若烟不动声色地应道:“好的。”

  进入了一间客房,楚芸香爱怜地打量着冰山美人,直到陈若烟红了脸蛋,她才呵呵一笑:“呵呵呵呵,长的真漂亮——坐吧,跟楚姨不要客气,若烟啊,二十五了吧?”

  “嗯,”

  陈若烟不知道楚芸香会谈什么内容,肯定不是专门来夸她长的俊的,但楚芸香是陈飞扬身边的智囊,不会轻易地刻意找她谈话的,“五月份的生日。”

  这是个聪明绝顶的姑娘,楚芸香不打算旁敲侧击了,直截了当地问道:“小宇妈妈不忍心你一个大姑娘了还这么为别人劳,想让你自己选一个工作,机缘合适的话,成个家最好了,你自己的意见呢?”

  陈若烟没有立即回答,只愣愣地望着和蔼的楚芸香。

  难道陈市长不放心自己了?或者她们已经发现自己对小宇的情丝了?又或者,自己遇到生母的事情已经被她们察觉了……

  “别胡思乱想,”

  楚芸香拉过陈若烟的玉手轻轻一拍,“难道你感觉不出来小宇妈妈已经当你成她女儿了么?”

  话不在多,多了反而弄巧成拙;而在精,点到为止,更具说服力。

  “如果不是必须离开,我不想去别的地方,”

  陈若烟坚定地说,然后垂下美妙的眼睑,低声道,“我没有家……”

  “别说了若烟,我们都错了,没有体会你的感受。”

  楚芸香顿时红了眼圈,一把将高挑的冰山美人拥进怀中,这真是个灵秀的姑娘,说话这么有技巧,这么煽情,虞欣桐的儿女都不是省油的灯啊。

  而在别墅的某个房间里,市委书记和她闺蜜虞欣桐的儿子还在继续上演着乱了辈分的迷情,火势渐旺。

  见这个小色狼居然这么维护他的养母,方晚秋才知道韦小宇并不算是一个浅薄的纨绔哥儿,但心底却又暗暗生出些醋意:那我看你这个臭小子以后怎么对我

  “跟阿姨说说,你都是怎么勾引你妈妈的,是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她的子?”

  方晚秋前后磨动的频率快了一些,感觉自己的都完全被春水泡着了,丝丝腻滑的液体都渗出了,润滑着那条火般热铁般硬的大了。

  而中,继续在膨胀,在弱化她的道德观,在撩拨她的心扉,最后的防线几乎不用进攻,她感觉都快要自动崩溃了。

  是不是太过火了?

  “阿姨,我要……”

  韦小宇被高贵美熟妇逗弄的已经要了,双手飞快地替方晚秋解开衬衫的扣子,当女书记的胸襟大开之时,方晚秋阻止了韦小宇替她脱掉衬衣的企图。

  “你还不满意么臭小子,一定要把市委书记扒光才甘心啊?”

  方晚秋听见自己如此挑逗入骨的情话,看着少年的一双贼手分别握住了自己的一对尖挺揉搓,阵阵快感令她禁不住要发疯了,一只玉手情不自禁地伸进自己的套裙里面,拨开自己的底襟,将自己柔软娇嫩的潮湿唇瓣直接压着大蹭揉起来,“小色狼,满意了不,你让阿姨这么无耻丢人,说说看,你要怎么报答我?”

  韦小宇感觉自己的大被两片柔软而湿漉漉的唇瓣夹着厮磨,激情瞬间达到沸点,几乎有了喷射的冲动了。

  他龇牙咧嘴,忍受着来自丰美熟妇的挑逗和诱惑,双手禁不住用上了力气,抓的市委书记两只粉白尖挺的都从指缝里挤出来了,其状令人欲罢不能。

  这可是一具已经四十一岁了的成熟美妇的胴体啊,却还保持的这么完美无瑕,毫无岁月的痕迹,宛若花信少妇。

  颇有特色的短发,一如共和国女高官的传统发型,却一点不让人审美观缺失,高贵无可亵渎的神韵和气质令人具有强烈的征服。

  玉颈修长而白皙,挂着白金的挂坠,因为她前倾的身子,心形的挂坠在韦小宇眼前晃动着,给人以贵妇的诱惑。

  袒露的玉臂几乎和她敞开的胸部一样白嫩泛着红潮,那是的象征,更是胴体的一部分,肉,总是令人想入非非。

  白色的胸罩已经被推了上去,两只不算硕大却绝对结实尖挺的被他捉在手中把玩,就算是有所下垂也会让韦小宇爱不释手的,何况还挺拔饱满,充满着生命力的弹性,催动着他的热血汹涌。

  早已经充血硬挺,殷红的颜色让韦小宇口不生津,这可是刁钻如精灵般的萌儿姐姐曾经吮吸过的乳汁之源啊,现在就近在咫尺,而且可以随意亵玩,不知道萌儿姐知道了该是怎样的一番羞愤无助啊?会不会主动献出她青春四溢的娇躯胴体来让自己品尝评论呢?

  嘎嘎,太令人期待了,以后一定要找个机会让萌儿姐“无意中”领略一下自己跟她高贵神圣的母亲苟且的情景,母女双收,而且是高高在上的权柄女高官母女,啧啧,不行了,要吸吸这两颗才行了。

  “啊呜……啾啾啾啾……”

  韦小宇挺起上身来,一口含住了方晚秋的一只,立刻发出令人心颤的啾啾吮吸之声,舌头更是按压着这倔强不屈的一阵肆意碾压拨弄。

  直辖市市委书记的啊,天下梦想吮

  吸这的男人不知凡几,自己一个无耻邪恶少年居然得逞了,不知道会让多少男人梦碎欲绝呢。

  “嘤咛……”

  方晚秋顿时犹如被子弹击中了胸部一般,又犹如一口气调不上来窒息而亡的人,瘫软地趴到了少年的胸口,立刻脱离了少年的吮吸,那种撩心撩肺的感觉挥之不去,灵魂都在颤栗。

  罢了罢了,沉沦一次吧,爱欲无罪,世俗道德见鬼去吧。

  “小宇,你要是敢透露半个字给任何人,我会让你生不如死的。”

  方晚秋犹如回光返照的病人一般,咬牙切齿地叮嘱少年,同时玉手在自己早已经春潮泛滥的扶着那条巨大的,抬起了。

  由于套裙的遮掩,韦小宇什么也看不见,但并不等于他什么都感觉不到。恰恰这样欲盖弥彰的遮掩,更令他遐想无边。

  “阿姨,我可不会把我的幸福跟别人分享呢,妈妈也不行……”

  韦小宇佩服自己急中生智说出了如此高水平的话来,双手想要去撩方晚秋的套裙裙摆,但被方晚秋阻止了。

  “你可以跟你妈妈说的……”

  方晚秋说出口就后悔了,却也不打算收回来,玉手中的火热如此坚硬,她必须高高地抬起丰臀才能够得着,这又让她一阵阵心紧的期待,荒芜太久了,空虚,不只是两个干瘪瘪毫无生命力的字,而是实实在在能令人发涸的原罪之词。

  “最好我们三人能3p,是吗阿姨?你放心,我会争取的……”

  韦小宇自以为领会了方书记的指示,投其所好地谄媚道,又顺便一口含住了在眼前晃悠的一颗,“啾啾啾啾……咝——”

  单臂撑在少年胸口的方晚秋,顿时犹如被少年吸取了生命精华一般,娇啼声中瘫软下来,却不防那粗硬高挺的,正好凑在她春水横溢的口上,娇躯一软,丰臀一沉:“啊……好……涨……”

  韦小宇就像看到蝎子针尾一样,身体的两头都跷了起来,中段的硬轴被一眼柔软紧凑的泉眼套住了一小半敏感的,他差点就喷:“阿姨……好爽……”

  他伸手托住方晚秋的两瓣丰臀,死死地隔着套裙裙摆抓住,想矫正位置然后奋力一挺,将自己的机关炮捅入高贵美熟妇的深处去,让她见识自己的雄壮和粗野。

  但方晚秋本能地意识到危险的临近,抬起丰美的想要躲闪他的袭击,因为她以为自己紧窄娇小的是经受不了这样粗大的填充的。

  所以恐惧则乱,知性高贵的美熟妇也忘掉了,就没有容纳不下的这个道理。

  “臭小子,别坏,别……”

  方晚秋左右摇晃着自己的肥,躲闪那只利剑的刺入,而那利剑的却在她的周围戳来戳去,当戳到她敏感的和羞涩的菊眼时,她哀羞焦急的连连求饶,“不行不行……太乱了,阿姨后悔了,不可以……啊……痛……”

  韦小宇看不见高贵美妇的神秘美景,没想到自己的一顿乱戳,居然连带着美熟妇的底襟一起顶进了她的幽门泉眼之中,竟然大半个都进去了,紧紧满满的,镴枪头像被石头缝夹住了一般的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