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24章玩过火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杨晓菲自从被自己的学生“”后,自己的生活从此变了味道。

  她本以为自己是端庄严厉人民教师的典范,但被自己的学生“强行”夺取贞洁之后,居然从没有考虑过要状告他,这不是一个好女人的作风。

  丈夫又一次打电话来要离婚,杨晓菲没有像以前那样拒绝,并且立刻回到了老家县城,虽然是星期天,但她的同学在民政局,两人爽快地拿了离婚证,她一刻也不想多呆,返回了西京。

  她有很多话想找人倾诉,但她实在没有可以倾诉的对象,虽然脑海里始终闪烁着自己学生的邪恶面孔,但她很清醒,不可能的,自己不过是纨绔子弟心血来潮的玩物罢了。

  韦小宇招惹了涂贯,而且将涂贯弄的灰头土脸不但没事,居然还被涂贯的母亲接走,而且安然无事,杨晓菲通过这些蛛丝马迹,立刻意识到韦小宇肯定不是一般的顽童了,非富则贵。

  飞途实业的掌舵人邹桂芝对于杨晓菲这样的普通市民来说,实在太遥远了,就算她是个不护犊子的母亲,如果有没有背景的人动了她的儿子,她能善罢甘休的么?

  想通了此节之后,杨晓菲忧伤地下了车,有些茫然地走出车站,她不想回到冷清的宿舍,却又无处可去。

  恢复了自由身的人民教师,发现自己的生活越发的枯燥无味了……

  **********************玉手中这条给方晚秋的震撼和恐惧简直无法让她释怀,好奇心终于满足了,但接下来如何辩解自己此刻的放荡不要脸啊?

  要说先前是这个邪恶的少年在挑逗勾引自己,但刚才自己明明是半推半就地抓住他的的啊,他一定会在心底嘲笑自己这个装高贵的女人,其实是个不要脸的妇荡娃。

  天咯,那条跟驴一样大的在自己的揉弄下越来越硬,越来越火热粗长了,异类,绝对是异类……要是那东西进入自己身体的话……

  不好,这个臭小子真把臭手伸进来了,方晚秋只感觉左胸一紧,自己圆润尖挺的左边已经落入了少年的把握中。

  “好柔软啊,好有弹性啊,”

  韦小宇由衷地称赞道,五指一收,丰润的一团脂肪立刻变了形,“阿……姨,我要亲你的,我要吸她们……”

  “嘤咛……”

  高贵的熟妇书记听见自己的娇啼声,羞的无地自容,却非但没有让她胆怯退缩,反倒激起了她亵玩少年的怪异心理,她想接吻,“小宇……你亲过你妈妈的嘴没有?”

  韦小宇还在犹豫要不见方晚秋美媚的玉脸朝自己凑近了,两片因为情动而潮红的樱唇递了过来,他张嘴就含住了:“唔唔……”

  因为手被压在两人之间,他很不方便搓揉市委书记的酥胸,便抽了出来,落到了方晚秋肥美的臀瓣上,带着无限的激情和征服感,他狠狠地抓揉起熟妇的来。

  乱了,乱了辈分,乱了了……方晚秋双手捧着少年的两腮,激情而又贪婪地吮吸着少年的嘴唇,并且主动地伸出了柔软的香舌,钻进了少年的口腔。

  她这是在亵渎少年,她感到羞愧,但炽烈的情火压抑不住,她要发泄出来。

  她感觉自己的压在少年的大上,那种坚硬,那种能摧毁一切的力量,几乎能将她略显娇小的身子撬起来。

  她喜欢这种少年人的力量,她厌恶丈夫的软绵绵。

   她敢肯定政治对手陈飞扬已经不止一次地玩过了身下这个少年,可这并不是她的亲生儿子,而是虞欣桐的孩子,虞欣桐当年跟自己更贴近,为什么陈飞扬能玩,自己就不能?

  陈飞扬需要,自己就不需要么?

  少年的吮吸来得好猛烈,好激情。方晚秋感觉自己的香舌被少年一次次地吸进了他的嘴里,扯的她舌根发痛,但她喜欢这种隐隐的痛楚。

  她干脆伸出舌头,任由少年品尝吮吸,特别是舌尖互相缠绵逗弄的快感,刺激的高贵熟妇再一次迸发出了娇啼声:“嗯……嗯……”

  熟妇的被自己的呻吟大量地勾引出来,她强烈地感受到了自己的需要。

  她需要男人的慰藉,少年更好,亵玩闺蜜儿子的,让她意乱情迷,与陈飞扬共享一个少年的荒谬,更刺激的她浑身发抖。

  她的手钻进了少年的衣内,在他结实的胸口抚摸着,隆起的胸肌让她更加一发不可收拾。

  “呼……”

  方晚秋好不容易别开自己的樱唇,香舌妩媚地舔着被少年吮吸的发麻的唇瓣,一双勾魂摄魄的高贵眸子死死地盯着少年的眼睛,尽显熟妇的风韵,酥胸因为激情而起伏荡漾着,“小色狼,你也是这么玩你妈妈的么?”

  “呼……”

  韦小宇也剧烈地呼吸着,一只手又一次钻进了熟妇的衣裙内,贴着她保持的紧绷光滑的肌肤一路向上,掀开了胸罩,顿时一团尖挺的肥兔落入了他的手中,立刻揉搓起来,“阿姨,你喜欢吗,要不要更粗暴一些啊?”

  方晚秋咬着红唇,承受着酥胸强烈的酥胀,被一个少年把玩的怪异,眼眸里荡漾的春水都要滴出来了:“你……妈喜欢粗……暴么?”

  为什么一定要扯上我妈呢?韦小宇郁闷,禁不住大胆地追问一句:“要不,阿姨,你既然这么想知道我跟我妈妈之间的事,何不我们三个人一起来……哎呀呀……”

  方晚秋隔着裤子一把揪住他的硕大,用令人回肠荡气的挑逗打断他。

  “你是要西京市委书记和市长跟你一起玩3p么臭小子?没想到你的志向这么远大啊,你真替你妈争气……”

  天啦,这可是我们的市委书记啊,一方女诸侯啊,情潮涌动之中,其实跟所有的女人都是一样的,只是她高不可攀的身份外衣,让她超脱了世俗情爱的缠绵,更加刺激,更加销魂,更加令人欲罢不能。

  “阿……阿姨,”

  韦小宇想翻身将这个高贵的熟妇压到身下,但方晚秋压着他不让他如愿,“你要让我发狂么,3p你都知道,你还知道些什么啊?”

  “真想知道?”

  方晚秋将樱唇凑到少年的唇边,极尽妩媚,“那你现在就去把你妈叫过来,阿姨让你玩3p好不好?”

  这等于白说嘛。韦小宇已经被刺激的欲火焚身难以自持了,捏着熟妇早已经硬挺的拨了拨:“我们先把2p玩好吧,阿姨,我要,我想要……呃……”

  “粗鄙的色胚!”

  方晚秋双手掐着他的脖子,看着他脸色变成了猪肝色才罢手,那一个“日”字,饱含了多少令人心颤的内容啊,“说吧,你是怎么妈妈的,呸呸,都是你这个小色狼害的……啊……”

  西京市几千万人民,要是听

  见他们的市委书记跟一个小孩互喷“日”不知道会不会下巴掉得满街遍野啊?

  就在方晚秋羞愤不堪之际,韦小宇趁其不备,将方书记的套裙翻卷了起来,一巴掌拍在了方晚秋丰隆的臀瓣上。

  啪!

  这一声荡的脆响,让方晚秋羞愤欲绝,也击打出了她最不可抑制的。

  “你会付出代价的……”

  方晚秋坐起来,双手急切地解开了韦小宇的皮带,像一个饥渴难耐的欲女一般,将他的裤袋连带都拉掉了,对于那一条高高伫立的大,就像看到宝贝一般,熟妇女书记完全失去了平时的威仪,双手握住就是一阵撸动,“快说,你都是怎么日,她有没有,有没有,有没有哭,快说快说,小色狼……”

  其实,人都是变态的,尤其是高高在上远离普通群众的达官贵人们,她们的眼界是令普通人无法琢磨的,也更令人瞠目结舌。

  韦小宇尽管自诩大胆无敌,却也被他曾经敬仰钦佩的女书记挑逗的失了魂,呆呆着看着熟妇玩弄自己的大,一打老实地倒豆子:“妈妈叫了,她想哭,但是没哭……”

  “她是不是喜欢在上面?”

  方晚秋的已经完全控制不住了,沉静如水的女书记,在这一刻失去了她的沉稳,失去了掌控一切的从容,她骑到了少年的身上,隔着底襟,她将少年的大压倒贴在了他自己的上,她开始前后缓缓地磨动起来,一双玉手撑在少年的胸口,女骑士的风范令人喷血,“她能不能把你这条大鸡鸡连根吞下,她没有给你吹啊,有没有给你舔啊,呀,傻啦?”

  韦小宇是真傻了。

  这还是西京市的女书记么,是那个西京市凌驾于众官之上的大官么?这分明就是一个发了情的母老虎啊!

  虽然韦小宇可以轻易地变被动为主动,但方晚秋总是克制他不让他翻身做主人,韦小宇便放弃了,看看这个如织的女书记如何折磨自己。

  “吹了吹了,妈妈给我了,阿姨也给我吹一下好不好啊,求你了……”

  韦小宇双手钻进了方晚秋的套裙里面,对女书记丰腴的大腿又搓又揉。

  “真的吗?”

  方晚秋听见自己的声音颤栗了,“没想到,没想到啊,陈飞扬啊陈飞扬……”

  韦小宇听出了方晚秋话里跟母亲的暗暗较劲,这让他既亢奋又担忧,千万别因为跟自己的不伦之恋影响了母亲的工作啊。

  “阿姨,妈妈也是被我逼的,你可不能取笑她啊,爸爸那样子,她的日子很艰难的……”

  韦的很郑重。

  见这个小色狼居然这么维护他的养母,方晚秋才知道韦小宇并不算是一个浅薄的纨绔哥儿,但心底却又暗暗生出些醋意:那我看你这个臭小子以后怎么对我?

  “跟阿姨说说,你都是怎么勾引你妈妈的,是不是因为她的美丽,她的子?”

  方晚秋前后磨动的频率快了一些,感觉自己的都完全被春水泡着了,丝丝腻滑的液体都渗出了,润滑着那条火般热铁般硬的大了。

  而中,继续在膨胀,在弱化她的道德观,在撩拨她的心扉,最后的防线几乎不用进攻,她感觉都快要自动崩溃了。

  是不是太过火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