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宫春色 第118章滕氏姐妹受辱

小说:后宫春色 作者:冠希 更新时间:2020-02-12 16:46:3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一章本来更了7000字的,但不知道咋回事,后面一段怎么也更不上去。

  没有他,自己恐怕已经死了一次了,但他是怎么在那样的时刻赶来报信的,倒要问个明白,这次的行动,可是瞒过西京市政府的啊。

  难道,他的到来跟那个叫自己妈妈的女保镖有关?

  “阿姨,别杀我好不好啊,怎么说我也算是有功劳的人嘛,”

  韦小宇跪在地上,伸手想要去抱仙姑的大腿,但又不敢真抱,“阿姨,我错了,我错啦还不行吗,大不了以后给你做牛做马……”

  “胡说八道,站起来,跟我来。”

  虞欣桐转身就走,这里的味儿太浓了,含着毒液的小便可不是那么好闻的,这会更增加她的哀羞。

  “谢谢阿姨不杀之恩……”

  韦小宇屁颠屁颠地站起来跟上去,见虞欣桐翻脸瞪他,他反应极快,“我懂,我懂的,阿姨,我知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我愿意,呵呵……”

  虞欣桐赶紧转过身去,怕自己脸上忍俊不禁的笑意给他看到了。

  不知道怎么的,每次见到这个少年,她都会莫名的心悸。先前缠斗正酣之际,她已经踢中了对手一脚在肋部,眼看就要得手了,却突然心悸强烈失去了机会。

  果真,是这个少年赶来了。可在她搂着韦小宇的身体跃进河流中时,心悸之感却荡然无存了。

  更令她难以释怀的是,那个叫陈若烟的国安局出来的女保镖也会给她心悸的感觉,而且还被她哀肠寸断地叫了“妈妈”虞欣桐陷入了沉默,内心却久久不能平静,那个女孩子长的跟自己实在太像了,她简直就是自己的翻版……记忆啊,二十多年的记忆啊……

  “韦小宇,你告诉我,今晚你怎么跑过来的?”

  在河堤下的防波堤上,背对着韦小宇,虞欣桐伫立在堤边,披着皎洁的月光,宛若九天下凡的仙姑。

  挽着的发髻略有凌乱,却完全不影响她的美,倒增添了几分凌乱的野性风情,特别是细长白皙的玉颈被散落下来的发丝点缀着,更显风韵。

  衣纱还湿着,贴在她完美的身上,妙曼的曲线毕现,窄削的肩,柔软的臂,纤细的腰,丰隆的臀,修长的腿,无一不是完美无瑕,无可挑剔。

  韦小宇看的痴了,上天真是太眷顾他了,如此绝色居然也能让他碰到,还能发生那么香艳的情节……

  “说话啊,你可不要告诉我你是心灵感应。”

  虞欣桐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问楚这样的问题了,难道冥冥中真是这样的?

  擦,还真就是心灵感应呢,韦小宇被仙姑抢先了,倒不知道怎么解释了:“阿姨,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的?”

  “知道铁腕市长大人的公子又不是难事,谁让你母亲怎么耀眼呢?”

  虞欣桐的话语里却没有几分对陈飞扬的尊重,倒有调侃的意味。

  韦小宇当然不以为然,仙姑阿姨确实有资格和资本调侃他母亲,但他眼前总是漂浮着那鲜艳的香菊和黑黝黝的一丛芳草,思想十分不集中。

  如此圣洁高贵的仙姑,被他邪恶地轻薄了,自己这算是幸福呢还是该自我批评啊?

  “阿姨,我不知道怎么跟你解释了,还真像你猜的那样,我刚才妈妈那里出来,就浑身不自在,心神不宁,正好看到一辆吉普车开的很快,就给出租车司机多加钱,跟上来看热闹的,却不知道……阿姨,我说的是真的啊,如有谎,天打五雷轰。”

  虞欣桐没有回头,她听得出韦小宇没有骗她,突然问:“

  陈若烟跟你走的很近吧?”

  刚想站起身来的韦小宇惊的一又坐了下去,不可置信地望着仙姑的背影:“阿姨,你……该不会是要对我妈不利吧,连她身边的人都调查的这么清楚了?”

  虞欣桐没想到这厮居然有这样的觉悟,对他的母亲这么紧张,倒不失为一个孝子了:“你是电影看多了吧?难道你没有发现阿姨跟你母亲的保镖长相酷似?”

  韦小宇带着仙姑,哦不,虞阿姨交付的使命回到了檀香苑,替她从陈若烟那里挖掘一些有用的信息:生世之谜……

  滕氏姐妹早已就寝,他打坐了半个小时后,也沉沉睡去……

  早上六点,他定时醒来,昨夜的疲累一扫而空,看来龙姨的这套功夫大有裨益啊,一定要勤加修炼。

  这是周日,他在床上又晨练了半个小时,出了卧室,居然看见滕氏两嫂子都在厨房里做早餐,而且都穿着同样的衣服,同样的打扮,顿时让他性趣大增:两嫂子都居然没有戴胸罩!

  白色的短袖衬衫,里面若隐若现的是肉色的肌肤,略微宽松的剪裁,将里面玉体的曲线勾勒的清晰可见。

  都是一条带毛边的牛仔短裤,相当的短,四条白皙丰腴的大腿充满着性的诱惑,赤裸美腿,实在销魂啊!

  “小宇,又出去跑步啦?”

  滕潇转过脸来朝韦小宇自然一笑,挨着姐姐滕舒,似乎有共同的盟友般了,便打趣道,“隔壁小姑娘昨晚和妈好像急急忙忙地出去了呢,不知道有没有回来,咯咯……”

  滕舒并不回头,却似和妹妹商量好似的,一起咯咯笑起来。

  “我靠,一只小吉瑞!”

  韦小宇大叫一声。

  滕氏姐妹立刻转身,老鼠这东西,是女人的天敌。

  但哪里有什么小吉瑞,却有一条大吉瑞目光炯炯地在她们姐妹真空的胸部扫来瞄去,面露馋色,相当猥琐。

  滕潇立刻知道上当,双臂赶紧抱住自己凸点的胸部,却听见身边悠悠转身的姐姐说道:“这下你信了吧?”

  “嘿嘿,舒嫂子,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啊?”

  韦小宇挫着手朝滕潇走近。

  滕潇红着脸,银牙一咬,终于拿出了嫂子的本色来:“小宇,你就不怕我跟你妈妈告状吗?”

  “额,”

  韦小宇有恃无恐,盯着潇嫂子红润的少妇脸庞,“嫂子,我不知道你能告我什么呢,你们大清早的真空装上阵,我还要告你们残害青少年呢,嘿嘿……”

  滕舒背着身,抿笑摇头:“小潇你别跟他胡扯了,你没他脸皮厚。”

  韦小宇的目光在舒嫂子圆圆翘翘的臀瓣上扫视着:“关于厚——这个问题,嫂子比我厚的地方多了去呢……”

  “听见了吧?”

  滕舒再次给妹妹敲警钟,转过身来笑盈盈地盯着韦小宇,也不掩饰凸点的绮丽了,“臭小子,你不是想看么,就让你看吧,难受死你,哼!”

  听姐姐如此敞亮不顾忌叔嫂身份的话,滕潇却脸浅有些窘迫了,但一双清眸忍不住望向了小叔子的裤裆,顿时看到穿着宽松短裤的小叔子裤裆渐渐隆起,跟着她心跳的节奏,一点一点地翘了起来。

  “咕噜……”

  韦小宇确实难受了,盯着滕舒故意挺了挺的酥胸,里面浑圆娇翘的酥挺丰满,尤其是那两颗颜色略深的蓓蕾,将衬衫顶出明显的突起,看的他顿时浴血沸腾了。

  但碍着潇嫂子在场,

  他还有些不敢造次,连忙用手去遮挡裤裆:“潇嫂子,让我也看看你的奶奶好不好?”

  “才不给呢。”

  滕潇犹豫再三,还是下不了决心,红着脸蛋背转了身,却感觉自己浑身都在颤抖着,虽然有姐姐做了榜样,虽然榜样的力量往往都是无穷的,但她还是无法就这样抛弃叔嫂的禁忌。

  “舒嫂子,”

  韦小宇感觉自己喉咙里都要冒烟了,砸吧着嘴唇和滕舒的眼睛激烈碰撞着,“我可不可以摸一下啊?”

  “想都别想。”

  滕舒连忙给他打眼色,还朝身边娇羞的妹妹瘪了瘪嘴,意思是说:臭小子,猴急猴急的,你就不能等等你潇嫂子放开一些么?

  韦小宇自然读懂了嫂子眼中传达的情意,却仍旧贼心不死,朝背着身娇羞不限的潇嫂子望了一眼,伸手飞快地在舒嫂子凸点的胸乳上摸了一把。

  滕舒没想到小叔子这么大胆,真空的胸乳被摸,一道异样的犹如闪电的暖流立刻从上传递开去,迅速传遍全身,一股热浪拥抱了她的娇躯。

  我恨死你了……滕舒不敢出声,用唇语羞骂胆大妄为的小叔子。

  见舒嫂子被自己轻薄,却含羞带嗲的妩媚模样,韦小宇感觉意犹未尽,跨上前一步,双手齐出,分别抓握住了滕舒胸口的一对尖挺玉兔,肆意一捏一揉一搓。

  滕舒惊慌又酥软,这种当着第三个人卖弄风情打情骂俏的勾当,而且是在厨房重地,清凉的清晨,冒险的刺激,瞬间便勾引出了她潜藏内心的种子。

  只见她眸水荡漾,半闭半睁,似乎在忍受着痛楚一般。

  两片本来血色如常的樱唇,也渐渐抹上了娇艳欲滴的殷红之色,那是春潮荡漾的征兆。

  两条雪白修长的性感大腿,更是情不自禁地并在了一起,似乎在阻止她神秘幽谷里要冲出来的禁忌快感一般娇羞不禁。

  韦小宇看的心旷神怡心猿意马,脑子一热,就想豁出去了。

  既然舒嫂子都按捺不住寂寞,让自己成就了鸳鸯之好,在她的帮助下攻克潇嫂子不过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罢了,宜早不宜迟嘛,今日正是好日子呢。

  他不甘心隔着衬衫搓揉舒嫂子少妇的酥胸了,贼手直接从滕舒衬衫的下摆钻了进入,贴着她平滑的肌肤一路飞速向上,一息之间,他便得偿所愿了,毫无遮拦阻隔地握住了舒嫂子的一对软弹尖挺的肥兔。

  “啊……唔……”

  滕舒阻止不及,被色胆包天的小叔子得了逞,顿时迸发出一声幽婉的惊呼,又立刻意识到妹妹就在身边,连忙捂住自己的小嘴。

  但这都是徒劳。

  “当我瞎子也就算了,还当我是聋子呢?”

  滕潇朝娇羞不禁的姐姐白了一眼,转身从呆若木鸡的韦小宇身边挤过,还用臂膀故意撞了他一下,朝客厅走去。

  韦小宇分明看到潇嫂子错身而过的瞬间,无论是眼眸还是脸蛋上,都洋溢着红润的羞意,他斗胆叫了一声:“潇嫂子……”

  滕潇本能地脚下一滞,顿时感到不妙,但还是迟了,她清白如玉的娇躯被小叔子从身后紧紧地搂住了,一双有力的贼手还不偏不倚准确地抓握住了她胸前的一对毫无束缚的玉兔。

  “嘤咛……”

  本能的娇啼,禁忌的异样刺激,荒唐的清晨,滕潇这个女警嫂子被亵渎了,“放手呢,别……你还捏……啊……”

  很久不曾被男人握捏过的酥胸,不期然被小叔子抓捏了,女警的一颗芳心完全没有准备,顿时海潮般地翻腾起来,

  羞涩万端地闭上了眼睛。

  她挣脱不了,似乎又有些不愿意挣扎,娇躯的酥软无力,娇喘微微之下,她在心底哀羞地叹息着:罢了,反正姐姐都没有坚持住,自己也不是第一个受他羞辱的,只要大家不说出去……

  “臭小子你放手呢,想大小通吃啊?”

  滕舒故意上来打岔,面含妩媚的春情,“你就不怕受到报应么?”

  韦小宇领会得舒嫂子的鼓励,朝滕潇白皙的玉颈上哈着热气:“嫂子,我们会不会有报应啊?”

  “嘤咛……”

  滕潇正要鼓足勇气呵斥一下无耻的小叔子,却被小叔子用他的男性象征在她隆翘的股缝里顶了一下,哀婉地娇吟着摇摆着受袭的敏感部位。

  怀抱着温香软玉的嫂子娇躯时而僵直,时而扭动,散发着迷人幽香的躯体,让韦小宇兽性大发起来。

  如今觉得自己情场上无往而不利的韦爵爷,发现对付寂寞的女人,最为直接有效的还是赤裸裸的挑逗省事。

  情动的女人,尤其是心房已经对他开放的女人,需要的不是扭扭捏捏的挑情,挑逗到一定时刻,便应该抓紧机会,给予最致命的一击。

  “嫂子,我有一条大呢,给你看看好不好?”

  他无耻地说着,真拉下了短裤,让自己坚硬无比的大露了出来。

  “你禽兽啊你?”

  滕舒也被小叔子如此下流的禽兽行径震撼了,但再次见到这条曾让她几度销魂的,她虽然说着娇羞的话,却是一阵心旌摇曳,恨不得妹妹并不在场,她可以跟小叔子一度春风。

  滕潇被一阵热浪簇拥着,意识都有些迷离了,而她的一只玉手却被小叔子牵引着朝自己的臀后伸去。

  她明知道小叔子是在撕去她最后的一丝矜持和羞涩,却小手却执拗地不愿意就这样轻易地受到小叔子的摆布。

  他才几岁啊,自己是一个成熟的女警呢,不但是他的嫂子,更是有着长姐威严的权利,怎么能让这个小子邪恶地摆布?

  “舒嫂子,帮帮忙……”

  韦小宇拉不过滕潇的玉手来触摸自己引以为傲的大,立刻曲线救国,向滕舒求助。

  谁知道,滕舒也觉得如此直接的侵犯她的妹妹太过分了,伸手抓住他的大就掐:“谁跟你一起疯,看我掐不死你……”

  “哇,好爽……”

  韦小宇不呼痛反而无耻地叫爽。

  叮铃铃,叮铃铃……门铃突然响了起来,顿时让叔嫂三人各奔东西。

  韦小宇做贼心虚地钻进了自己的房间,听见门铃声仍旧在响着,连忙奔出来去开门,一边叹道,两嫂子太脸浅了,还大人呢,还是不够成熟啊!

  门一开,一股特别的香风首先飘了进来,门口鲜花一般的冰山美人陈若烟淡然的笑意渐渐绯红了,扭身便朝电梯走去:“你手机怎么关机了?快收拾一下,我们在大门口等你。”

  进了电梯,冰山美人立刻失去了从容,玉手捂着胸口喘息起来:这个小坏蛋,一见到人家就……就硬了……真坏……

  韦小宇要是听得到冰山美人的心声,不知道会不会笑烂他的嘴。

  “亲爱的两嫂子,不好意思,我要出去了,晚上回来我们好好……”

  “死远点,最好不要回来了。”

  滕舒重新进了厨房,虽然嘴里如此嗲骂着,但思想却迫不及待地进入了夜晚模式……